百度搜索 黑金霸主 爱搜书 黑金霸主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夜已深,好不容易安抚好了几个熊孩子,让他们乖乖地钻进了被窝,也终于获得了一会儿清净。

    昨天回来睡的太晚,今天起的也晚,约纳斯还没有一点睡意,坐在钢琴前面,手指在琴键上隔空轻弹。

    刚才在收音机里听到了一首歌曲,让他对自己毕业典礼上面要表演的节目有了一些想法。

    原本他是准备跟其他同学一起表演个节目,给其他同学伴奏,随便应付过去。

    但是这样做的话,会给其他同学留下不好的印象,除非他跟一些同学一样,几个人合作音乐剧什么的,才不用单独准备节目。

    表演单独节目,主要以乐器演奏和唱歌的多。他没有窃取后世歌曲的想法,不是因为道德的原因,只是因为没有必要。

    他从来没有想过在歌坛发展,哪怕如今的歌手一个个日进斗金。

    在二十世纪,一个歌手可要比一个演员的地位高的多了。一个顶级歌手,一年的收入要超过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的电影公司。

    好莱坞七大电影公司,或者六大电影公司经常亏损,比不上一个歌手的收入高,这可不是什么稀奇的事。

    但是约纳斯也绝对没有这方面的想法,因为他没兴趣。

    他刚才在收音机里听到的是他在后世非常喜欢的一首歌,鲍勃迪伦在197年为电影《比利小子》谱写的歌曲《敲响天堂之门》。

    约纳斯以前对摇滚乐感觉一般,作为一个富裕阶层,天生就跟摇滚乐有隔阂。

    不过原本的周磊非常喜欢,他在七八岁被爸爸逼着学古琴的时候,那时候正是中国摇滚正红火的年代。

    从中国摇滚,到世界摇滚,周磊对摇滚乐有多年的偏爱。

    他对鲍勃迪伦版本的这首歌兴趣不大,毕竟年底有些久远,当初的编曲有些过时。

    他最喜欢的是枪花版本的这首《敲响天堂之门》这首歌与枪花的《不要哭泣》一直是他在ktv的保留曲目。

    不过枪花的版本乐器太多,编曲太复杂,还有配音。要是完按照那个版本改编,可不是他一个人能够完成的。

    所以,最好改编的版本是艾薇儿的版本,一个吉他,一架钢琴,就能完成部配乐。

    他钢琴弹的不错,但是不会吉他,可是科斯特勒的吉他水平很高,所以他就想拉着科斯特勒一起完成这首改编的《敲响天堂之门》。

    欧美的版权意识很浓,但是只要不是商业演出,不用来盈利,歌曲改编也不需要得到版权人的同意。

    这首歌的曲子他原本就会,坐在书桌前面,不到半个小时就把这首歌的曲谱扒了出来。

    不顾天色已晚,他给科斯特勒打了电话。

    科斯特勒果然还没有睡,毕业典礼上表演的节目他也没有准备好,听了约纳斯计划,立即答应了下来。

    第二天一早,约纳斯还没有醒来,突然一个小人就跳上了他的床,把他从梦中惊醒。

    眼睛还没有睁开,加里布埃尔就扑在了他身上,嘴巴亲着约纳斯,糯糯地喊道:“约纳斯哥哥,带我去骑马了……”

    虽然有点起床气,可是面对四岁的加里布埃尔,约纳斯一点脾气也发不出来。

    他睁开眼睛,将加里布埃尔塞进了被窝,胳肢她。“小坏蛋,哥哥还没有起床呢。”

    加里布埃尔一边笑,一边用力挣扎。“姐姐,救我,约纳斯哥哥坏……”

    约纳斯这才看到伊莎贝尔站在床边咯咯直笑,她年龄大了一点,知道害羞了。

    约纳斯瞪她问道:“加里布埃尔是不是你怂恿过来的?”

    她一听,吓的起来就跑,显然是做贼心虚了。

    约纳斯将加里布埃尔抱了起来,笑道:“你先去洗漱,哥哥洗完了就带你去骑马。”

    加里布埃尔开心了,跳下了他的床就向外跑。“妈妈,约纳斯哥哥要带我骑马了……”

    约纳斯的家里养了两匹马,不是那种贵重品种,是荷兰马与安达卢西亚马的串种。

    这种马是温血马,性格温顺,动作灵活,不像纯血马一样精贵,容易养活。

    约纳斯小时候,汉娜买了两匹小马,让约纳斯练习盛装舞步的。

    不过约纳斯对骑马兴趣不大,后来身体发育,越长越高,更不适合练习马术了,也就荒废了下来。

    不过家里就有马,虽然参加比赛远远不行,但是普通的骑术,约纳斯还是非常娴熟的。

    带着几个小家伙来到了马棚,他跟埃米尔一人一匹马,给马套上嚼头,防止马吃了有露水的青草会拉肚子。

    再装上马鞍,约纳斯将两个小家伙放在自己的前面,带着他们沿着自己家外面小路开始溜圈。

    他们家在梅根与琉森之间的岬角,被一条铁路隔开,在铁路与湖之间,只有四户人家,每一家的面积都超过了一万平米。

    这一片区域没有其他人家,非常幽静,两座大一点的山头,几座丘陵组成了波浪起伏的优美环境。

    约纳斯家独占了一个山头,但是房子外形却很普通。在他们家东南,是卢瓦尔家族的城堡。

    卢瓦尔家族原本是法国的贵族家族,法国大革命以后逃到了瑞士,在这里落地生根。

    不过他们家族人丁稀少,到现在只有老卢瓦尔一个人活着,住在这座外形精美,却冷清的古堡中。

    前世的约纳斯就是到卢瓦尔城堡游玩途中出的车祸,那个时候卢瓦尔已经去世,这座城堡被改成为一个游玩景点。

    在琉森的风景明信片上,这个古堡,还有卡佩尔桥,以及琉森西南山上的古奇城堡酒店,一直都是宣传的主要对象。

    穿越以来,约纳斯第一次来到了他在几十年后出车祸的地方,看到四周的美景,心里却平静无比。

    变成了约纳斯,那个周磊还会不会存在呢?

    他一直不敢去深思,更不敢打电话回中国确认。

    如果有周磊这个人,他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要是没有,他会更加茫然。

    而且,现在他也根本联系不上国内,因为前世的周磊家,到了九十年代才装了第一部电话。

    他在许多个夜里都想到过这件事,内心有去中国旅游的计划,到时候自亲自打听一番。

    沿着小路一直来都了东面的湖边,沿着湖边的小路向北走了一段,让两个妹妹在湖边玩了一会儿,才准备回家。

    阿尔贝凑到约纳斯的面前,不好意思地喊道:“约纳斯哥哥,回去的时候,我跟你骑一匹马好不好?”

    约纳斯还没有说话,埃米尔就叫道:“混蛋,现在你也嫌弃我了吗?”

    加里布埃尔也叫道:“混蛋埃米尔,约纳斯哥哥是我的,我要跟约纳斯哥哥骑一匹马。”

    阿尔贝可怜巴巴地看着约纳斯。“跟妈妈骑一匹马,真是受罪。”

    约纳斯笑了起来:“我无所谓,只要你能说服加里布埃尔。”

    加里布埃尔却不干。“我们才不跟妈妈骑一匹马,妈妈是个大笨蛋……”

    这句话触犯到了埃米尔的逆鳞,她没有一个妈妈的样子,开始对几个孩子施行起来。

    不过,她疯疯癫癫的样子吓不住人,阿尔贝翻了个白眼,两个妹妹都往约纳斯的身后躲。

    约纳斯看着闹腾的妈妈,也忍不住摇了摇头。虽然已经四十多岁了,但是埃米尔还还如同一个没有长大的孩子,着实让人有些无语。

    闹腾了好一会儿,阿尔贝还是没有争赢两个妹妹,跟妈妈骑上了一匹马。两个妹妹如同打了胜仗,坐在约纳斯的身前得意无比。

    回到家中,科斯特勒竟然骑着一辆自行车从家中过来了。

    “约纳斯,我带了吉他来,你这里有《敲响天堂之门》的乐谱吗?我们试着合奏一下,看看效果。”

    “你吃饭了没有?”

    “谁还顾得吃早饭啊!埃米尔阿姨,早上好。阿尔贝,还认识我吗?”

    加里布埃尔活跃的很,看着科斯特勒问道:“你是谁啊?”

    伊莎贝尔凑到她耳边说道:“你忘记了,几个月前,科斯特勒哥哥还带你去买过香肠吃。”

    过了几个月,加里布埃尔对科斯特勒的记忆已经模糊,咬着手指看着科斯特勒,想打招呼却又不知道怎么喊。

    她这副模样可爱极了,科斯特勒忍不住摸了摸她的头笑道:“加里布埃尔,伊莎贝尔,早上好。”

    瑞士人很少会允许外人触碰自己的孩子,不过埃米尔是法国人,加上两家关系亲近,倒也不算逾礼。

    埃米尔笑道:“科斯特勒,你怎么越长越漂亮了呢?”

    科斯特勒翻了个白眼,恨恨说道:“我马上就把胡子留起来。”

    约纳斯又补一刀:“这句话你已经说了两年,胡子却也没有长起来吧?”

    埃米尔哈哈笑了起来,科斯特勒瞪了约纳斯一眼。“绝交十分钟。”

    汉娜站在二楼的大门口喊道:“孩子们,快去洗手,然后回来吃早饭。科斯特勒,你也一起来。”

    科斯特勒这才瞪着约纳斯说道:“你今天要是拿不出让我满意的曲谱,别想让我原谅你。”

    约纳斯自信地说道:“放心好了,不会让你失望的。”

    (网文界大风,今天心情受到影响,一些情节要重新设计,先写日常过渡一下。)

百度搜索 黑金霸主 爱搜书 黑金霸主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黑金霸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摇摇-欲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摇摇-欲坠并收藏黑金霸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