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 爱搜书 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骆宝宝道:“小姨,姨夫,们能不能先松开我的手?这样拽着我说话很费劲啊!”

    小朵和项胜男赶紧松开手,骆宝宝活动了下手脖子,然后拽过绳索打了个结。

    “若是我没记错,娇娇她奶奶的个头应该是这么高,她套在这绳索里面,脚尖够不着地,可是一眼看过去却又感觉只要使点劲儿脚尖还是能够着地的,对不对?”

    小朵和项胜男虽然都不清楚骆宝宝想要表达什么,但对她方才那句话来说,确实是对的。

    项胜男点头,“是的,然后呢?”

    骆宝宝道:“然后就是,若是娇娇她奶奶是真的一心求死,那么,她就不会把绳索留这么长,她就会把绳索剪得短短的,甚至只需要打一个套能够把脑袋钻进去就成。”

    “而把绳索留这么长的人,通常都不是真的想死,是想来吓唬吓唬别人罢了。”

    “宝宝说啥?说我娘不是真的想死?”项胜男的眼睛差点瞪出眼眶,骆宝宝的这个推测让他不敢置信,仿佛一道雷劈了下来。

    骆宝宝点头,“嗯,还有这绳索上的割痕,们看,这也是动了手脚,就是想着绳索能够突然断裂,这还是不想死。”

    “可是这些割痕却被重新修补上了。”

    “被修补?啥意思?”项胜男越发的不解,满头雾水。

    骆宝宝继续道:“修补就是加固了绳索,让它不断,让上吊的人真死。”

    “还有这里,这剪刀的口子一看就是新的,就在这几天,显然这绳索被人剪过,指不定就是小姨捡到的那三寸绳索。”

    小朵的脸色变了。

    骆宝宝继续抖料:“还有这绳索这里,们看,颜色是不是要深一些?”

    “对,确实要深一些。”两口子道。

    “这就对了,这一截刚好是勒住娇娇她奶奶脖子的地方,所以……”

    骆宝宝没往下说,因为项胜男和小朵都不敢看。

    “而我要们看的,是这个地方,这个剪过的端口。”骆宝宝又拿了另一处举到他们面前。

    “知道这上面沾惹的一点黑色是啥吗?”她问。

    俨然像个老师,而他们两个则是学生。

    “那是啥?”项胜男问,现在不管骆宝宝说出什么来,他都麻木了。

    “这是血。”骆宝宝道。

    “却不是死者的血!”她又补充了句。

    “那是谁的血?”项胜男问,似是想到什么,他的脸色突然阴郁下来:“该不会是剪绳索的人的血吧?”

    骆宝宝打了个响指:“必须的。”

    “所以,据我的推测,娇娇她奶奶本心应该是不想上吊,她还想活,于是打算演一出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戏码来吓唬身边人。”

    “而她的这个目的被人洞悉了,而那人呢,却想她真的去死,于是就在绳索上动了手脚。”

    “不仅加固了绳索上原本割裂的部位,还故意把绳索剪短了三寸,如此一来,上吊的人一旦挂上去就下不来了,最后假戏真做!”

    一番话说话,项胜男和小朵如遭雷击,小两口做梦都想不到,凭着一根绳索,骆宝宝竟然能推出这背后隐藏着的阴暗真相!

    “这、这怎么可能!不、不,这不可能……”

    项胜男摇着头,脚下往后退,脸上的血色褪得一干二净。

    他怎么都不敢相信这背后还会隐藏这样丑陋卑鄙的阴谋,他家只是普通的庄户人家,爹娘也都是庄户人,吵吵闹闹一辈子,没有谁会有那种心机。

    “宝宝,这些东西都是从哪听来的?这种推测,会闹出大事的!”小朵又惊又怕,看了眼项胜男那副濒临崩溃的样子,赶紧呵斥骆宝宝。

    骆宝宝一脸委屈,但却没有因为他们二人的反应而屈服,更没有去动摇自己的推测。

    “我娘给我买了很多话本子,有一本最后的记录的都是历朝历代那些号称神断的官员断案的事情,我看到过类似的案例,这才说的。”骆宝宝道。

    “若是们不相信,那就当我什么都没说好了,但我说过的东西我都敢打包票不会错,也不会推翻自己的推测,这跟绳索,绝对被人做了手脚!”

    骆宝宝笃定的话语,让小朵不知该说什么好了,她只能无奈而又心疼的望向项胜男。

    项胜男脸色难看至极,喘着气,胸腔间剧烈起伏,好像有什么东西要从里面炸开似的。

    他盯着骆宝宝,一字一句问:“那觉得,动手脚的人,会是谁?”

    小朵也紧张的看着骆宝宝,既期待,又恐惧从她口中说出的那个人名。

    骆宝宝歪着脑袋认真的想了想,道:“是谁动的手脚,这我真的不好说,不过,从绳索上的血迹来看,动手脚的人的手上,肯定会留下疤痕。”

    “那人在做那件事的时候,想必心里也是极为紧张的,所以剪子会不小心剪到手,血才沾了上去。所以小姨和姨夫可以在家附近留意那样的人,但最好要尽早,因为那伤口应该不会很深,时日一久疤痕会变淡,那就失去了最后的证据了。”

    听到这儿,项胜男跟小朵对视了一眼,两人的脑子里突然都想到了同一个人。

    项胜男突然来到小朵发现三寸绳索的柜子里一通扒拉,在里面果真找出一块帕子。

    帕子包裹着一个东西,抖开一看,是一把锈迹斑斑的剪刀。

    小朵惊得捂住了嘴:“剪刀果真被人藏在那里面,我昨日只找到了三寸绳索,指不定剪下来的绳索和剪刀就是放在一块儿的,这事儿,果真有蹊跷啊!”

    “肯定是我爹!”项胜男咬牙切齿道。

    “这是他和我娘的屋子,没有人比他更熟悉这里的一切了,可恶,他为什么要这样做?我要去当面问他!”

    项胜男拿着剪刀冲出了屋子,要去找项父对峙,小朵喊:“快,拦住姨夫。”

    骆宝宝看到项胜男已经快跑到堂屋门口了,这个时候去追可要费一点力气,于是,她抽出手里的绳索甩过去,直接勾出项胜男的脚踝并绕了个圈。

    项胜男摔倒在地,发出噗通一声闷响。

    骆宝宝吐了吐舌头,赶紧把绳索抽了回来,小朵跑了过去扑在项胜男身旁,“胜男别冲动,不能这样冒冒失失去找爹,这事儿咱得从长计议啊!”

百度搜索 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 爱搜书 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巅峰小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巅峰小雨并收藏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