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武魔真经 爱搜书 武魔真经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原来,紫衣女子的剑之实体,本来是偷袭向李尘右脚底的。

    当李尘斗转身形,就是头朝下,这会儿在剑芒掩护下的剑之实体,已然近在咫尺,直指李尘脑门。

    李尘不仅能感觉到剑风扑面而来,瞳孔中,一道闪着寒光的剑尖也急速变大……

    “好个阴险的老女人,难怪当初掌门和‘追风三绝剑’三位师叔尽都为侠义之辈,也要去修理她,果真不是好东西。”

    电光火石之间,李尘一念至此,暴喝“死!”

    倏地,在数道不可思议的目光中,一只肉掌硬是拍向剑尖……

    这不是拿豆腐撞石头吗?

    的确,这是江湖人人皆知的常识,再怎么武元深厚,也没人敢用肉掌正面迎向剑尖,准确地做法,应该是用掌扫,亦或拳头砸向剑背,让剑尖偏离急刺方向,从而避开要害被刺中。

    因为没人可以将肉掌修炼至坚硬如玄铁。

    同样,即便是武元迸发而出的虚幻掌印,也会被剑之实体刺穿,如果虚幻掌印的主人武元修为比之对方高深,那么被刺穿的虚幻掌印,可以余势不衰,拍中目标,或死、或伤等等。

    很显然,众人看得出,至少下方三大高手可以判断,那奇异少年的武元波动,并不比欲花谷谷主紫衣女子高深什么。

    然而,三人的瞳孔却骤然收缩!

    因为那坚硬至玄阶五品的玄铁剑,从剑尖至剑身乃至剑柄等等,居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融化”……

    不。

    那不是被融化。

    仿若传闻中的一种炼化手段。

    可是有如此眼光的,唯有下方三大高手,以及魂飞魄散的欲花谷谷主紫衣女子。

    然则在他们四人眼中是肉眼可见,可在那些精英弟子仰望的目光中,却是呼吸间,就见得享誉天翔王国八大郡域的大高手之一的欲花谷谷主,竟然像是气化似得淡淡消散!

    “逃!”

    满头白发的老妪、麻布大汉,包括另一个十大高手之一的血影门门主,现在唯有的念头就是这“逃”字一个字。

    可是既然他们想致李尘于死地,还四大高手一起出击,李尘那能放过他们?

    所谓杀一留三,斩草不除根,必会遗祸无穷。

    但见仿佛中,半空接连闪现三只虚幻掌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拍向刚刚拔脚想逃的三人。

    “我和你拼了!”

    血影门门主巨吼,独臂一挥,袖口中竟然溜出六六三十六道黑芒,尤为让得李尘感到倏地心悸的,似乎后面还有什么。

    但他居于半空,急切间以别无他法再次闪避,唯有一剑劈出,劈出一道耀眼剑芒,向那让得他感到心悸的方向劈去。

    继而,李尘又一左掌拍出,嘘嘘渺渺的一只无影无踪的弥天巨掌,铺天盖地地镇压而下。

    没人能想到,仅是呼吸之间,那个奇异少年能再创奇迹,要知道血影门门主很少一次性施展三十六支黑芒,这乃是“血影飘香”巅峰之技。

    可惜,不知道咋回事,三十六道黑芒一闪,就尽都倏地消失无踪,有为让得血影门主终究骇然变色的,半空一道耀剑芒劈下,劈向虚无之处,居然劈出一道诡异的红芒,那红芒真的像是血影,居然是凌厉的红刺,直刺而上。

    这,才是“血影飘香”的真正杀着。

    然而它还没急闪至李尘脑门,就倏地同样消失无踪。

    几乎同时间,刚刚那三道虚幻掌印,也准确无误地拍中三人,瞬息间,三人就化为三点几乎不可见的血迹。

    没错,即便现在很多精英弟子高举火把,把墓中之墓照耀的灯火通明,视线也没大白天清晰,所以,那三点血迹根本不可见,仿佛和之前欲花谷谷主紫衣女子一样,消失无踪。

    骇人!

    太过骇人啦!

    血影门、欲花谷、剑台宗,以及另一个门派的精英弟子从来没见过这么骇人而又惊魂的武技,不仅能将玄阶五品的玄铁剑拍没了,还能将人也瞬息间拍没了。

    尤为血影门门主的三十六黑芒以及致命一击的红芒,竟然也先后莫名其妙地消失无踪。

    唯有李尘自己才痛苦而又愤怒地知道,就在刚刚遭受生命威胁之际,不得不将体内好不容易恢复的一点的独特武元,几乎消耗的精光。

    没办法,单靠赤阳武元,根本发挥不出“催元掌”的威力,同样也炼化不掉坚硬的玄天剑,只有混杂,亦或单纯的独特武元。

    而刚刚为了对付血影门门主的三十六道黑芒、一道诡异的红芒,发出无影无踪之弥天巨掌,就是完由独特武元组成。

    否则,即便可以击毁三十六道黑芒,也不可将之诡异的红芒击毁。

    事实上还有一点唯有李尘自己清楚,那道诡异的红刺,是由一支黑刺浸泡过剧毒的,想想看,能把黑刺浸泡成红色,还有隐匿踪迹,那要怎么样的剧毒?

    然而碰上的,却是百毒不侵的李尘。

    也有李尘没想到的,当他看到那满头花白的老妪,仅是一时心软,差一点让得自己陷入万复不劫之境地。

    看来爷爷说的没错,江湖诡谲,人心叵测。

    不可以相貌视之,也不可以年龄视之,同样也不可以男女之别视之……

    ……

    “死了?”

    “都死了吗?”

    “百花仙子”呆呆地自言自语。

    “是!”

    附近不远处一道冷哼声响起,“他们不分青红皂白地要杀死我,我唯有动手杀死他们,既然你是那阴险女子的弟子,那就为你师父报仇吧,我等着你!”

    “不!”

    “百花仙子”倒退一步,眉宇间闪过异色,决绝道“我刚刚已经汇报给师父了,你是我幸运结识引来的王城奇异少年,如果交好你,必对我宗门有利,可师父她和其他几个掌门,既然不知为了何缘故要击杀于你,反被你杀,那也是咎由自取,我不会为师父报仇的。”

    “我能做的,就是保护其他同门师姐妹不受到伤害,如果可以,我请少侠能放过我们。”

    “请少侠放过我们。”其他几大门派的精英弟子仿若也极其聪明,也尽都高呼。

    可李尘却不打算就此不清不白地了了,刚刚即便自己确认那个老妪乃是邪派之人,自己也没打算将之击杀,可到头来,尤其这些弟子的表现,太出乎他预料。

    他厉声喝问“说,是不是因为那个老妪是邪派之人?”

    “百花仙子”转头扫射一圈,沉思片刻道“是。我……我猜测他们之所以想将你杀之灭口,估摸着多半是因为这个,一旦让你将她是邪派高手的消息传出去,我们几大派都有可能遭到江湖群集而攻之,不要说宗门是否能保住,只怕我们所有人都会死无葬身之地。”

    “因为江湖上正派武林,对邪派深恶痛绝,我们却是和邪派结盟……”

    这话,李尘听得明白,也懒得再去问这邪派究竟是个什么邪派,倒是“百花仙子”忽然道“那些弟子就是‘白骨门’的,虽然一贯盗用白骨修炼,可很少去杀无辜凡民。”

    “那他们会杀无辜武者?”李尘随口一问,其实这并不管他事。

    不过“百花仙子”解释道,这些“白骨门”的弟子,包括其掌门,也就是满头花白的老妪,修炼的是邪功,但刚死不久的人,对于他们来说却一点用没有,只有腐烂了,化为白骨,才有用。

    从这个意义上讲,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白骨门”弟子也不会冒着生命危险去击杀江湖人,只有要白骨盗取即可。

    但无论如何,修炼邪功,盗取坟墓里的白骨,都为武林正派所不齿,尤为恨之。

    要知道那些白骨中,很有可能有一些是正派武林宗门世家的长辈……

    比如狮州江湖的沧澜剑派、欧阳世界、万剑门、莫世家、沂山剑派、倩剑派、蓝世家等,就算武林正派,而血影门,亦正亦邪,至于欲花谷和剑台宗,不正不邪,正派、邪派两边都不得罪,两边也都私下里有着来往。

    李尘懒得理会这些,他从没认为自己是救世主,只认“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虽千里必诛杀”这个死理。

    他忽又问道“那么除了这个,还有其他原因吗?”

    “有。”

    “百花仙子”道“有可能是因为这墓中之墓,那些各派弟子各占一块地盘,在这下面挖掘了约有一个多时辰,居然什么都没挖出,可师父他们不相信,古墓主人生前费了这么大精力建造如此规模的墓穴,还弄了个假墓穴在上面,怎么可能没藏有宝物?”

    “少侠你进来了,要是放任你留下或离去,不是……”

    李尘摆了摆手,道“好了,我明白了,不过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罢了。”

    四大高手之死,怨不得别人,一件宝物都没找到,还想着霸占这里,他们不死,谁死?

    ……

    李尘举目望去,不管是欲花谷的那些女弟子,还是血影门、剑台宗、白骨门那些男女混杂弟子,尽都惴惴不安地看着他,生怕他再动怒,部灭口。

    但他们忘了,他们本就和李尘没什么仇怨,现在既然不想为四大掌门报仇,那就更没什么仇怨。

    当然,这些足有大几十号的精英弟子,要是来自凌天宗,李尘会毫不犹豫地一一杀光。

    他叹口气,转身,迈上靠着里面石壁的一座石棺。

    他走近一看,石棺里的尸体下,果然压着四大掌门等弟子们如弃草芥的黑石……

    (三更)

    。

百度搜索 武魔真经 爱搜书 武魔真经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武魔真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作者亮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作者亮剑并收藏武魔真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