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武魔真经 爱搜书 武魔真经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李尘站起,举目望去。

    难怪那伙人胆敢白天华日之下拦路打劫,原来足有两三百号人,把前方官道挤得几乎满满的。

    前方一些行人、江湖人士,包括其他马车等等,尽都停下,甚至于在后退。

    是的,那些几乎挤满官道的打劫的小喽啰,个个手中都举着明晃晃的刀剑,在上午的阳光照射下,煞是刺目,尤为令人害怕。

    但是李尘的一双眸子,却倏地闪过愤怒之色,因为他看到几个熟人,还是仇人。

    那帮小喽啰领头的,赫然是铰城乔城主,麾下几大小头目,就是当初跟随其一起逃跑的铰城几个世家家主。

    真所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不费功夫。

    况且这事不仅跟他李尘有着仇怨,还与蒙钰殷等有仇,尤其是宗门战死的“一剑耀九域”霍一剑。

    想当初,该死的乔城主、“百花仙子”等逃去欲花谷,要不是掌门霍一剑带着三大弟子去欲花谷为蒙钰殷报仇,想找回场子,怎么会遭遇仙乐宗外山大长老?怎么会后来宗门遭到仙乐宗突袭,让得掌门霍一剑连番受伤,并遭到重创。

    由此,当凌天宗强势降临宗门,霍一剑也不会那么憋屈地死于一个凌天宗副堂主之手。

    因为霍一剑已经隐隐地摸到伪大能境的门栏,数度差一点就一脚迈入。

    就好比当初李尘登临败剑峰老大之时,要不是众弟子一浪接着一浪狂呼,那会儿霍一剑就迈入伪大能境,那时他恰巧捕捉到一丝灵感,可惜被打断了。

    同样,李尘为何会被责罚去败剑峰,还不是因吕浩在铰城被洞穿琵琶骨吗?乔城主就是罪魁祸首!

    另外,霍一剑如果不是因那连番受伤,并遭到重创,他也没去欲花谷,继续闭关潜修,那么很有可能在接下来的一两月间一举迈入伪大能境。

    只要霍一剑迈入,即便武元心法的品阶,包括武技,尽都低于凌天宗宗主“义薄云天”凌霄,那也是质的飞跃,可以一剑斩杀恐怖的凌霄!

    当然,霍一剑是否能真的踏足伪大能境,还建立在猜测的基础上,但不管怎么说,霍一剑憋屈地战死,与这个小人物乔城主有着莫大关联,铰城乔城主,是这一切仇恨的源头!

    没错的,如果不是他乔城主当初觊觎李尘的武元心法,怎么会引发后面一系列事情的发生?

    现在的李尘,越想越愤怒,恨不得直接上前宰了他。

    可是李尘不清楚,这些家伙不是跟随“百花仙子”去了欲花谷避难吗?后来在沂山古墓也没问问“百花仙子”,没想到这些家伙又从羌州逃到帕州地界,居然在这里占山为王,召集一帮喽啰,做起拦路打劫生意。

    李尘跳下马车,强压心头愤怒,好整以暇地观望,看看这个曾经威风八面的乔城主,在狗命最后时刻会如何表演。

    倒是乔城主没表演,是其身边一个老家伙在表演,但见那老家伙挥舞着手中一把明晃晃的玄铁青钢剑,凶狠地叫道“今天大当家的开心,只要你们每人将腰袋扔过来,就饶过尔等性命,还放你们过去,否则,胆敢说半个不字,定叫尔等立时粉身碎骨!”

    继而,老家伙又举剑往李尘这边指过来,“那些赶马车的,将马车留下,立即滚蛋,否则,杀你个人仰马翻!”

    “怎么办?”

    铁叶月忽然问爷爷。

    铁爷爷道“等等,看看他们怎么说。”

    不料铁叶搏却说“等什么?他们要是胆敢来抢我们的马车,我手中的刀可不是摆设。”

    铁叶搏说着,抽出腰间的钝刀。

    李尘看得出,这把钝刀,乃是模仿军方钝刀炼制,不仅厚实,也很锋利,看上去是青钢玄铁钝刀,应该可以应付玄铁青钢剑。

    铁爷爷祖孙三个,前后的十几辆马车主人,尽都在低声商量,可是商量结果却是,他们无法应对那么多的打劫的喽啰。

    五、六十个年轻武者的武元修为是不错,貌似还比对方那些小喽啰强大一些,可是单凭乔城主一人,就可把他们部扫荡。

    乔城主现在并没运转武元散发气势,看上去安静的很,但也憔悴得很,估计近来日子一定不好过。

    散发气势的是那个老家伙等几大世家家主。

    就这么几个人就把所有人都吓住了。

    不大一会儿,前面有人开始摘下腰袋扔过去。

    还真是的,只要扔过去腰袋的,就可不用回头,从路边走过去,那些小喽啰没动手。

    倒是轮到一辆坐人的马车却没什么动静。

    坐人的马车是指篷车,人是坐在酷似四四方方的篷中,外面人看不到,除非里面的人掀起小窗帘。

    “桀桀……”

    举着明晃晃剑的那个老家伙,没了往昔一家家主的气度,已然沾染江湖坏习气,连说话还要怪叫。

    但听他桀桀怪叫道“那辆篷车的,快,速速扔出腰袋,金银细软,否则,定叫你立时香消玉殒。”

    是的,就连李尘都闻到那辆篷车中传来女子特有的香气,相信近距离的老家伙也能闻到。

    可惜,驾驶着篷车的一位中年人,看装束,不像是寻常人,倒像个某个世家的仆人。

    这会儿那中年人转头,低声问“小姐,怎么办?是闯过去,还是……”

    “不用了。”

    篷车中传出一道悦耳动听的声音,仿若喜鹊在脆鸣。

    继而,篷车上的小窗帘被掀开,从中递出一包细软。

    但人们的目光,包括那老家伙、乔城主等等打劫的,没在意那唯有大富人家才会用丝绸来包裹细软,盯着的反而是递出细软的那只玉手。

    玉手太美,仿若白玉精工雕琢,没一丝瑕疵,尤为那白嫩的,白嫩地令人几乎呼吸急促。

    “拿下!”

    乔城主忽然淫心大动道“山上正缺一位压寨夫人,就她了。”

    “是么?”篷车中又传出悦耳动听的声音,这会儿的声音,直接勾的众喽啰垂唌欲滴,恨不得冲上去掀掉蓬盖,亲眼一睹娇滴滴的可人。

    是的,从这声音听上去,应该是个年龄不大的少女。

    “没错。”

    乔城主等众喽啰可谓齐声高喝,让得李尘这边的一些年轻武者目露愤怒之色,可是他们却不敢动手,因为对方人数实在太多。

    “好吧。”

    悦耳动听的声音又一次传出,随着篷车前帘掀起,从中低头走出一玲珑有致苗条身材绿衣裳的女子。

    一看身材,以及那骤然散发的独有体香,就知道是个豆蔻年华的少女。

    不想苗条身材的绿衣裳少女刚刚抬头,居然让得乔城主等两三百号喽啰尽都倒退一步,甚至于好似被吓得面色苍白。

    什么情况?

    李尘在后面,根本看不到那绿衣裳少女的相貌,但猜想即便她貌若天仙,也不会把对方吓得倒退一步吧,还都面色苍白。

    难道是他们认识这个少女?

    这魔鬼般身材的少女,身份惊人?是来自血州城亦或蒙郡城里的传承大世家?

    不!

    不是。

    因为乔城主忽然惨嚎一声“你特么滴吓死我了!”

    惨嚎声中,他腰间的玄铁青钢剑已然拔出,并投掷而出,眼见此少女就会顷刻间香消玉殒,不料斜里忽然闪来一只虚幻的掌印,一拍、一抓、一缩,那把堪堪要刺穿绿衣裳少女咽喉的玄铁青钢剑,居然向李尘飞来。

    李尘接过剑,把玩道“其实我并不想管这趟麻烦事,不过是大家去财免灾,然则你居然敢白天华日之下杀人,那我就容不得你了。”

    “谁?”

    “你是谁?”

    乔城主这次是真正地被吓得倒退一步,因为只要不是白痴,均知道一旦武元迸发出一只虚幻掌印的,绝对是武林高手,而武林高手,却不一定能武元迸发。

    而那位绿衣裳少女也转头掩面道“谢谢这位少侠出手相助,我尚玲儿必有后报。”

    李尘听得一愣,因为他发觉,此少女说话间,没一点害怕,亦或说刚刚那剑刺到她白嫩的脖子前,她没一丝的害怕,这是不是在说明,这少女看似细腰软柳似得,弱不禁风,实则身怀深厚武元修为,根本就不在意那一剑。

    只不过是他李尘提前出手罢了。

    但李尘现在没心思考虑这个,压制的愤怒,已然直冲脑际。

    “我是谁?”

    李尘哈哈大笑“当你临死的刹那,我会告诉你。但要是你能告诉我为何会在这里出现,我可以承诺,给你留具尸。”

    “我……我不认识你。”乔城主吓得一边仔细观看李尘,一边倒退,想寻机逃跑。

    是的,即便李尘没经历之前沂山崖谷底的“起死人而肉白骨”,随着他一两月来武元暴增让得形体相貌变化,乔城主不近距离仔细看也认不出,何况他现在心惊胆寒,难以集中精神仔细地看,还是距离较远。

    “说!”

    李尘厉声喝道。

    然则乔城主并没回答,反而转身而逃。

    可惜,李尘的身形还在众人的瞳孔中,他的本体已然掠至狂逃中的乔城主身侧,几乎附耳轻语“我是李尘。”

    “不!”

    “不可能!”乔城主本能地惊恐大叫。

    就在此时,实在安奈不住愤怒的李尘,抬手一剑,用乔城主自己的玄铁青钢剑,从侧面刺穿他的头颅……

    ……

    (三更)

    。

百度搜索 武魔真经 爱搜书 武魔真经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武魔真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作者亮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作者亮剑并收藏武魔真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