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武魔真经 爱搜书 武魔真经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退了?”

    “退了!”

    “凶残的红嫠群真的退了!”

    幸存的赤阳门外山众弟子欢呼,可是一脸阴沉的竺执事等五个老家伙闪电般奔回来。

    原来他们几个从七姑那凄厉地直直尖叫声中听出了不对劲,老江湖想的,从来都比年轻人多得多。

    赵光戟、雷霸苍、范猽三个内山弟子扒开几乎堆积如山的红嫠尸体,也往后面扑来,因为他们在乎的是刚刚那阴测测声音,究竟是哪个妖孽弟子被杀死了。

    距离黑暗中七姑最近的祁连宏也很快燃起火把。

    奔过来的数人可以借着火把光亮看到,七姑抱在怀里的李尘,已然昏迷不醒,尤其是脸上,爬满了黑线,仿若蠕动的黑蚯蚓。

    恐怖而又骇人。

    赵光戟、雷霸苍、范猽三人齐声惊呼“他……他就是你们要护送的妖孽弟子?”

    竺执事跌足长叹“完了,一切都完了,本以为这次能升级到五星执事,恐怕回到宗门能保住老命就不错了。”

    “这是什么毒?”人群中的晴儿忽然问。

    赵光戟一把夺过祁连宏手中的火把,就近仔细地看了看李尘的脸,惊骇地脸色“唰”地苍白,急促道“怎么回事?怎么回事?他怎么会引来杀手盟银字号杀手的?谁走漏的消息?”

    祁连宏摇了摇头道“没有,没有哪一个走漏消息,前天在铭山中,我告诉几位师叔,说他是我们赤阳门弟子,后来不知咋滴,几位师叔就一起发出宗门紧急传讯器,过了一会儿,我们就出发了。”

    “是这样吗?”赵光戟转问哭丧着脸的竺执事等五个老家伙。

    竺执事长叹一声道“是这样的没错,可当时群雄在场的时候,也得知他还有另外一个身份。”

    “什么身份?”赵光戟急促问。

    竺执事答道“隐世的太岳道观掌门。”

    “怎么可能?他才大多?”雷霸苍显然不相信。

    竺执事叹道“我也不相信,可是潇湘凌宇那家伙掏出他腰袋中所有物品,看了其中一枚古玉扳指,就颤声道,他来头真大啊,不仅是我们赤阳门弟子,还是隐世的太岳道观掌门。”

    这话让得范猽不觉喃喃自语“我听过潇湘凌宇‘剑雨君子’的江湖名号,既然他如此说,想来不会错的。可是这两个身份都引不来杀身之祸啊?”

    赵光戟一针见血地直指要害,他急促问“你们后来肯定又发生了什么,对了,竺执事,你们怎么就突然一起发出宗门紧急传讯器的?那会儿就发现他是宗门精武殿妖孽弟子身份啦?”

    祁连宏插话道“是师叔骂我将一个太岳道观的掌门误认为宗门弟子,还又和邪道之人搅和一起,我才说他修炼了赤阳心法。”

    “等等,你说什么?什么和邪道之人搅和道一起了?”赵光戟问。

    祁连宏答“是乌龙教的一个妖孽少年,那少年还带着一个小师妹,我们是在躲避怪物途中碰上他们的,并没搅和什么。”

    赵光戟等三个内山弟子,闻听,头都大了。

    乱七八糟,不仅牵涉到北疆冰原大陆的乌龙教,还又冒出个怪物。

    好在他们并不关心怪物,关心的是那个邪道少年。

    他们怀疑是那个邪道少年得知李尘修炼了赤阳门镇宗心法,将来一旦成长起来,必是乌龙教强硬的对手,所以在离开众人后,买通杀手盟银字号杀手,途中截杀。

    只是祁连宏和晴儿两人不相信,因为当时那个乌龙教少年弟子,还帮着李尘的,看似两人惺惺相惜,怎么可能买凶杀人?

    然而除了那个邪道少年,再也没外人得知李尘修炼了赤阳心法!

    一直哭泣的七姑,看他们一个个问东问西的,就气愤地哭道“你们问这些有什么用啊,赶紧想办法救人啊。”

    赵光戟摇了摇头,惋惜道“对不起,我们没办法给他解毒,据闻,杀手盟银字号杀手,从来没失过手,一旦被毒镖刺中,哪怕擦破点皮,也会中毒身亡。”

    七姑一听傻眼了。

    难怪怪他们不管不顾地只关心究竟是谁走漏了消息,是谁买来杀手盟银字号杀手截杀李尘的,原来李尘没得救。

    但七姑又不相信李尘会被毒死,她清楚地知道,尘儿经历了数次生死大劫,都死里逃生,怎么会在这里被毒死呢?

    她抱起李尘,傻呆呆地走到浑身是血的活吞身边,活吞赶紧趴下,让七姑坐到它的背上,这会儿躲在数根下的小鸿天和红嫠,也跳上活吞的背。

    在众人伤痛的目光中,活吞驮着抱着李尘的七姑,还有小鸿天、红嫠,渐行渐远地进入树林深处。

    随后的,还有黄猫和其他四头赤猿虎。

    “就这样放走他?”祁连宏忽然道“李师弟不是夭折命的人,当初一人对抗倾巢而出的昆剑宗,尤其是力战伪大能的阎髯时,都没死去,他怎么可能这会儿被毒死?”

    晴儿也说“要不我们去追回他?”

    雷霸苍哼道“真他妈地倒霉,刚刚还以为能护送个妖孽弟子回归宗门得到赏赐,现在什么都没了,追什么追?你们不知,我们还不知道吗?但凡中了杀手盟银字号杀手毒镖之毒的,绝不会活过两个时辰!”

    竺执事叹口气道“你们……你们都散去吧,我……我回归宗门,一力承当罪责。”

    “怎么可以?”贾执事道,“我也参与了,要承担罪责,算我一个。”

    其他三个老家伙伸伸头,缩缩脑,没说话。

    “怎么办?”范猽问,“那个可怕的亡灵尊者肯定追不到银字号杀手,回来我们就惨了。”

    赵光戟和雷霸苍默认。

    继而,幸存的几十个赤阳门外山弟子,跟着赵光戟等三人,往树林深处东北方向斜插而去,随后的是五个老家伙。

    很显然,他们一旦走出树林,就会分道扬镳,唯有竺执事和贾执事继续赶回宗门,至于潮郡城,已经没必要去了……

    ……

    走了大半夜。

    活吞渐渐走出暗暗的树林时,背上傻呆呆七姑怀抱的李尘,忽然咳喘了一声,继而自言自语“奇怪,怎么软软的?”

    “啊!”傻呆呆的七姑闻听,被吓得直直尖叫“尘儿……尘儿,你……你别吓我,你是人是鬼啊?”

    李尘抬起头,脸色不觉一红,因为刚刚他的头,正依靠在七姑的怀里,难怪软软地……

    他赶紧做起来,挣脱七姑,道“我没死,哪里来的鬼?”

    “你……“你……你刚才中毒了,赵光戟他们都断言,但凡中了银字号杀手之毒的,都死了。”

    “银字号杀手?”

    “是啊?赵光戟他们说的,是杀手盟的银字号杀手。”

    “好你个杀手盟。”李尘大怒,“不管你怎么神秘,我李尘都必将你捣毁,居然敢派遣银字号来杀我,对了,还有这个银字号杀手,我必须查出来,千刀万剐!”

    “你……你,尘儿你真的没死?”七姑说着,抬手摸了摸李尘的脑门,热乎乎的,像是人的脑袋。

    李尘道“说什么呢,我怎么会死呢?我是谁?我是李尘,我背后有着七姑罩着,老天不会让我死的。”

    说话间,李尘转头四望,这才留意到周围并没其他人。

    “人呢?”

    七姑恨恨道“他们看你中毒,就不管你了,我就抱着你坐上活吞,一直漫无目标地走到这里。”

    李尘闻听,低头沉思片刻,道“这不怪他们,他们认为我必定被毒死,留下我这具尸体干嘛?好吃吗?”

    “尘儿,我们现在去哪里?看样子,马上要走出树林了。”

    “去潮郡城。”

    “么?”

    “七姑,我被人盯上了,唯有靠着赤阳门这颗大树,才能避过死劫,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他们杀死我,下一个目标就是你。”

    “什么什么?怎么会对准我?我又不是赤阳门的妖孽弟子。”

    李尘道“七姑你忘了那个家伙,恶狠狠地问你枯黄兽皮的事了?”

    “天哪,尘儿,你……你怀疑是他收买杀手盟银字号杀手来截杀你的?”

    李尘没回答,因为这个答案的原因不能让七姑知道,这可是牵涉到武魔真经的。

    他之所以冒着被搜魂的风险,要去潮郡城汇合赤阳门弟子,不是为了自己,是担心七姑。

    自己被潇湘凌宇盯上,不是因为他是所谓的赤阳门妖孽弟子,而是只要杀了他,赤阳门那些人就会丢下七姑,实际情况果然如此,他们没挽留七姑。

    对于潇湘凌宇来说,目前任何事情都没有抢夺“武魔真经”重要。

    同样,李尘搜肠刮肚,当时在场的,唯有那个“剑雨君子”潇湘凌宇值得怀疑,因为只有他关心香儿身上的武魔真经。

    潇湘凌宇不敢去惹恐怖的香儿,只能向七姑下手。

    继而,李尘忽然想到先行一步离去的上官云飞,记得当时上官云飞追问七姑,月神教教主香儿是否是她的侄女。

    显然也是为了武魔真经问的。

    或者另外一个大能也有可能,虽然那个大能没说话。

    李尘想到这里,如芒在背,必须想办法找出这个幕后黑手……

    ……

    (四更)

    。

百度搜索 武魔真经 爱搜书 武魔真经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武魔真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作者亮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作者亮剑并收藏武魔真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