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武魔真经 爱搜书 武魔真经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天纵奇才……”

    “天纵奇才……”

    乌龙教大长老说到这四个字时,再也说不下去,因为哪怕天纵奇才,那也是人,只要是人,就不可能抵挡住冰山寒潭中奇寒、奇毒侵蚀的。

    倒是四长老忽然拍了下脑袋,一惊一乍地,“天哪,老夫想起来了,我们刚刚是不是因为看到天空倏地闪现莫名的七彩莲祥云,让我等不自觉地陷入顿悟状态?”

    “是啊,这有什么不对吗?月前这冰山寒潭就金光四射,上空也奇异地出现七彩祥云。”

    “可当时我们仰望的,是一片七彩祥云,而不是一朵朵七彩云环绕成七彩莲花模样。”

    “反正都是七彩云,四师弟,你就别想那么多,总之,我看李少侠是凶多吉少。”

    拓跋凌耶闻听,唯有叹息,要是那会儿他没陷入顿悟状态,或许可以阻止李尘,但如今,覆水难收,再怎么后悔也无济于事。

    “看看,看看哪一具白骨比较特别。”他伤痛得很,因为他虽然和李尘见面的此数不多,可每一次见面,都会让他终身难忘。

    采莲是吓得哭了,哭哭啼啼地,“师兄,难不成你还哪能辨认出哪一具白骨是李少侠的?”

    “要我是说,他……他是不是离开了?”哭啼的声音中隐含着一丝侥幸。

    “不可能。”大长老断言道,“我记得很清楚,在那七彩莲花祥云没显现前,他亲口所说,要跳下去试一试。”

    看来,李尘真的跳入寒潭了。

    无奈之下,他们只能用随身武器,伸进寒潭边扒找,想辨认是否有一具白骨是李尘的,然则不管是天阶品位的硞琊剑,还是大长老的黝黑木杖,一旦靠近寒潭之水,即刻就被消融,就像是拿着铝片伸进铁水熔炉中似得。

    天阶武器都禁不住寒毒之消融,何况是人?难怪即便穿着何等样的高阶防具下去,人也会变成一具白骨。

    可奇怪了,即便天阶武器都被消融了,被消融的高手强者为何还能留下一具白骨?

    拓跋凌耶、大长老、四长老、彩蝶四人发现这诡异的现象,吓得不禁都回退一步,这潭水不但奇寒、奇毒,还阴森诡异得很。

    过了好一会儿,彩蝶才哽咽道“师兄,大长老、四长老,我们该怎么办?”

    拓跋凌耶、大长老、四长老转头相视一眼,没回答,因为他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但不管如何,他们也没就此离去,反而盘腿而坐。

    或许心中保有一丝侥幸吧。

    又或许担心异族再来抢夺冰山寒潭。

    可是他们没等到其他大陆的异族高手强者,却等来了不少亘武大陆之人,尤其这些人还贪婪地盯着冰山寒潭。

    不过这些人惧怕乌龙教两大长老一身恐怖的邪功,又不敢靠近,只能远远地盯着,渐渐地,贪婪而来的人越聚越多……

    ……

    李尘摆着武魔真经融合篇第二幅怪姿势在潭水中肆意修炼,并不知道潭水之外发生了什么。

    随着他飘而飘地修炼,也在渐渐地往下沉,越往下沉,就越伸手不见五指,原来潭水之下黑暗的很。

    不过隐隐地,李尘好似感应到某些白色的光亮,就像是黑暗中飞来飞去的萤火虫。

    “奇怪,难道这就是潭底异宝月前散发出的金光?”

    “可这金光怎么会是白色呢?”

    李尘一念至此,不由得将还没转化为蒙元的武魔混沌元运转至双目,刹那,他独特的目力,可以透过奇寒致毒的潭水,清晰地看到越来越深的潭水之下,那闪动的光亮,不是金色,也不是什么飞来飞去的萤火虫,而是一只只肥嘟嘟的白蚕,尤其看清它们张着小嘴巴喝水的样子,太呆萌了,让李尘几乎看呆。

    “什么鬼?”

    “我只知道蚕吃桑叶的,从未曾听闻过蚕还能这样喝水的,尤其还是生活在如此奇寒致毒的潭水里。”

    “我明白了,这不是我记忆中地球上的蚕,而是这异界的异种之蚕,对,它叫雪蚕,不叫蚕。”

    “可也不对呀,既然是雪蚕,应该生活在雪地里,怎么会生活在奇寒致毒的潭水里?”

    “也许是当它们长大了,爬出寒潭,钻进雪洞,被人发现,就称之为雪蚕。”

    “对。”

    “应该是这样。”

    然则李尘刚刚暗付到此,潭底深处忽然传上来一道诡异的怪叫“愚蠢的人类,天上地下,唯有这寒潭,才是我冰蚕之家。”

    “告诉你愚蠢的人类,这可不是普通的潭水,而是雪津之水,乃是冰山山脉沉淀无尽岁月从山底挤压出的最为纯净的雪津之水。”

    “寒是雪之寒,毒是雪之毒,重要的,这里蕴含着冰山无尽岁月孕育挤压出的精纯能量,这能量是我们的食物。”

    “说,愚蠢的人类,你偷吃我们的食物,该如何补偿?”

    李尘听得又惊又喜。

    惊的是这怪叫之物,说不得就是一只成精的冰山雪蚕,要是让他遇上一只冰山雪蚕之王就好了。

    不过这种希望渺茫,因为邪尊当年从这里捕捉到一只冰山雪蚕之王,距离现在并没过去多少岁月,至多也就一百多年吧。

    而那只冰山雪蚕之王,数年前也被他李尘炼化吸收了。

    “愚蠢的人类,没听到吗,你该如何补偿?”潭底深处的怪叫又传上来。

    李尘窃笑,但也顺着这道怪叫,施展传音之术,“你想要什么补偿?”

    “问得好。”潭底莫名之物大叫,“把你体内那虚幻小金人孝敬给本皇,就足以啦,须知这寒潭经过你一番肆无忌惮地炼化,没有万年之久,是无法恢复的。”

    “虚幻小金人?李尘闻听骇然,他想不到,这莫名的怪物居然能透视,尤其提出的这个补偿要求,比之要了李尘之命,还重。”

    没错,虚幻小金人,不仅是李尘太玄心法之蒙元的根本所在,也是武之虚身的根本所在,一旦交出,那他瞬息就会散功似得成为一个凡人,继而变为一具白骨。

    可是让李尘没想到的,他的想法,对方依旧洞察的一清二楚。

    但听怪叫传上来,“愚蠢的人类,你很特别,我不会要了你的命,因为我从你身体内闻到同族的味道,况且你即便没了小金人,也不会成为一个凡人,你可继续修炼武魔真经嘛。”

    “武魔真经?这你也知道?”李尘真正地骇然啦。

    “哼,当然,本皇活了无尽岁月,不但亲眼看到当年神魔大战,还看到卑鄙无耻的天魔丮用独创的武魔真经在这片人祖之界布下一场惊天阴谋。”

    “不过你要是心甘情愿地将虚幻小金人孝敬本皇,本皇倒是不介意告诉你破解之法,让你可以放心大胆地修炼武魔真经,不再受到卑鄙无耻的天魔丮钳制。”

    李尘越听越骇然,可他也不会信怪物之话,因为这虚幻小金人就相当他的第二条生命,尤其是武之虚身进阶了,怎么可以轻易交出?

    “你是谁?”李尘忽然传音问道。

    “愚蠢的人类,你没资格知道本皇,本皇的耐性有限,如果你还不心甘情愿地交出,那本皇也只能硬去,到时,哼哼,你的小命也玩完。”

    “你可以试一试。”李尘言语间,身形一展,径直往潭底俯冲而去。

    “好胆!”怪叫声未落,从伸手不见五指的潭底深处,骤然射出数条金色的丝线,准确地说,那是蚕丝。

    可是这金色的蚕丝一经射出来,就让得李尘头皮发麻,因为他可以清晰地感应到,金色的蚕丝上传出骇然惊魂的寒气与毒,这根本就不是寒潭之水的寒毒可以比拟。

    但李尘看清那是金色的蚕丝,也骤然爆喝,更是大喜“我去!原来你是雪蚕之皇,特奶奶的,没想到这寒潭之底真有异宝!”

    说时迟那时快,李尘浑身蒙元顷刻间爆发,尤其是右手食指划过一道玄奥的弧线,继而,玄黄色虚幻剑芒一闪即逝,悍然斩断射向他的几根金色蚕丝。

    旋即,他布满蒙元防护膜的左手一抄,抄起几根被斩断的金色蚕丝,装入腰袋,这不但是好东西,也是异宝!

    “不!”

    潭底深处传出雪蚕之皇惊恐地尖叫“你……你特么地是什么人?怎么可以斩断我的‘情思绕指柔’?”

    “哪怕昔日黑魔神、天魔丮,乃至那神秘的人类强者到此,也不可能斩断,因为我月前刚刚进阶九阶灵兽,毫不逊色上古九星魔尊。”

    “哪有如何?”李尘传音冷笑,“不巧的是我修炼的蒙元,乃是一切邪魔外道的克星。”

    “不!”雪蚕之王大叫,“不可能,我乃是天上地下独一无二的雪蚕之皇,是可以进阶终极神兽的存在,哪里是你一个卑贱、愚蠢的人类可比?”

    “快交出虚幻小金人,否则,本皇发起怒来,连我自己都感到害怕。”

    “是吗?”李尘冷笑声中,武之虚身“唰”地迸发而出,并带着本体无视距离倏地冲到潭底。

    隐隐地,他看到一物,不由得,本体再次头皮发麻……

    ……

    (二更)

    。

百度搜索 武魔真经 爱搜书 武魔真经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武魔真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作者亮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作者亮剑并收藏武魔真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