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首席医圣 爱搜书 首席医圣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师兄,你想岔了。”

    宋澈道:“爷爷临终前,其实最牵挂的就是你,你还不知道,当你出师之后在医院工作的头几年,爷爷每隔几天都要关心你的近况。”

    “因此他跟一些省医科大乃至卫生厅的领导打过招呼,希望他们能在合情合规的范围内,适当给予关照,特别是在你晋升心胸外科副主任的时候,爷爷还专门打了电话……你知道的,爷爷是最厌烦走人情关系的。”

    闻言,翟凌霄一阵错愕:“这些事,你们都没跟我说过。”

    “爷爷知道你心气高,如果让你知道自己是靠关系上位的,反倒会折了你的自尊心。”

    宋澈叹息道:“大家都知道,省医科大附一医的竞争有多激烈,光靠个人的实力,未必能一路通畅,人情面子,总是绕不过去的……甚至,在爷爷临终前的几天,他好几次念叨着你,他说你什么都好,就是爱逞能,生怕你不小心走了弯路。”

    “师傅他……”

    翟凌霄哽咽了,眼眶腥红,摘下眼镜,揉了揉湿润的眼睛。

    良久,他吐出一口混扎酒精的浊气,怅然苦笑道:“我是明白了,师傅老人家,是知道我的医术成就终归有限,索性顺着我的心意,推着我往行政这块发展。”

    接着,他深深的凝视着宋澈:“小师弟,师兄我早就看清了,能继承师傅衣钵的,只有你,从今往后,师兄会倾尽力的辅助你,将咱们师门发扬光大,给师傅重新正名!”

    无论宋澈,还是翟凌霄,都知道,宋老这辈子最不甘心的事情,就是从国家顶尖的御医行列,跌落谷底。

    但到了晚年,宋老也看开了。

    人生起起伏伏几十载,风光过、惊世过、出彩过,那就够了。

    不过,翟凌霄始终觉得,师傅临终前,他的医学建树和贡献,始终没有得到朝廷的正名,是对这位一代御医的辱没!

    “暂时不用想得太长远,我现在就想遵照爷爷的遗嘱,脚踏实地的继续历练一阵子,能将爷爷传授给我的医术展现在世人的面前,那就是我最大的荣耀了。”宋澈道。

    “对,一定要将师傅的绝学展现在世人的眼里,让他们知道,什么叫真正的杏林国手!”

    翟凌霄踌躇满志的道:“小师弟,我听人说,你加入了那什么医圣堂计划,跟师兄说说,你接下来准备怎么搞,又需要做点什么?”

    宋澈哭笑不得。

    别看翟凌霄都混到省重点医院的重点科室副主任了,但有一点他始终没变,就是尊师重道。

    或者说,极重情义。

    为了捍卫宋老的医学传承,就是让他赴汤蹈火,都不会皱一下眉头。

    就是冲着这点品质,宋老才会收他为徒。

    许久未聚,此刻,两人索性敞开心怀,一边把酒言欢,一边述说心思。

    不知不觉间,一坛米酒喝完了,翟凌霄也醉得趴在桌上昏睡。

    宋澈则给煮了一锅醒酒汤,喝下后又假寐休息了一会。

    直到天将黑,见翟凌霄还没醒,他本打算扶他进屋里歇息,忽然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响起。

    宋澈本不想接,奈何电话一直响个不停,于是就从翟凌霄的兜里找出手机,看到来电显示是一个叫“刘昊”的。

    “主任,您在哪呢?出紧急状况了!十万火急!”

    宋澈看了眼不省人事的翟凌霄,道:“翟医生人刚好不在,是医院里出什么事了?”

    这个叫刘昊的声音稍稍一滞,道:“翟主任现在能不能赶回来,产妇科那边有个新生儿出现了心脏问题,正在紧急抢救,医务处让我们准备手术待命!”

    “我和翟医生马上到!”

    宋澈二话不说,挂了电话之后,又使劲摇晃了一下翟凌霄。

    “嗯?天亮了?”翟凌霄睁开眼,茫然四顾。

    “天要塌了!”

    宋澈喊道,见他醉意这么重,干脆掏出一根银针,又抓住翟凌霄的手臂,从臂弯到手腕,迅速扎了几个穴位!

    刹那间,翟凌霄的醉意消除了不少,忍着镇痛,道:“怎么了,小师弟。”

    “医院有紧急病患,边走边说!”

    宋澈拽起他,疾步走出老宅,找到了翟凌霄停在弄堂外的轿车。

    “给我钥匙,我来开。”宋澈道。

    “喝了酒不能开车的。”翟凌霄道。

    “人命关天,拖不得!”

    宋澈也不想这么干,但这荒郊野外,一时间上哪打车?

    不由分说,宋澈探手取过翟凌霄挂在裤腰带上的车钥匙,很麻利的发动引擎、踩下油门!

    “小师弟,你这是行驶在犯罪的道路上,搞不好你这是要坐牢的!”

    翟凌霄一边坐上副驾驶,一边继续念念碎。

    “你忘了爷爷的醒酒窍门了?”

    宋澈说着,又翻出一根银针,扎在了自己的大腿内侧!

    见状,翟凌霄的嘴角狠狠一抽。

    宋老头嗜酒如命。

    虽然都是放在工作之外的时间喝,但做大夫的,难保遇到点突发状况。

    有几次遇到有病人得了急症上门,宋老头就会用独家的解酒窍门。

    先是用针灸刺激足五里,也就是足厥阴肝经穴,加速肾脏的新陈代谢、稀释酒精。

    接着,再用一种呼吸吐纳法,加速身的血液流动,通过呼吸,将酒精源源不绝的“吐出体外”!

    说着挺简单的。

    但做起来,却相当费劲。

    翟凌霄也尝试学过,但都以失败告终。

    一方面,他只能学到皮毛,收效甚微。

    另一方面,这个呼吸吐纳法太痛苦了!

    强行调节人体的呼吸系统,那一刻,会觉得肺部像是火烧针刺般的痛楚,大脑也会因为缺氧而混混沌沌。

    宋澈几个周天运行下来,额头已然见汗,更难受的是,大闹思维也变得迟缓。

    为了保持清醒开车,他只得又给自己扎了几针提醒。

    “小师弟,你……”

    翟凌霄看得自己都觉得剧痛。

    “现在不是纠结这些的时候,你今天过来,没把医院的事情都安排好?”

    宋澈质问道。

    作为医生,喝酒本来就是大忌,甚至在休息时间也不敢太贪杯,就怕医院临时有急事召唤。

    原以为翟凌霄过来前安排好了工作,结果还是发生了后院失火,实在冒失!

百度搜索 首席医圣 爱搜书 首席医圣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首席医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江湖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湖喵并收藏首席医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