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剑指修途 爱搜书 剑指修途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轰隆隆——”大块大块的山石接连砸下,洞穴晃动的越来越厉害,方才还生机盎然的若桑枝折花残,黑色与红色混在一起,扭曲成一种让人不适的棕。

    地上的裂缝仿佛贪婪的嘴,妄图将一切都吞下,朽坏的锁链坠入其中,不知所踪,扬起的尘土为一切蒙上了一层雾色,洞**并不静默,却死寂的可怕。

    “呵。”

    在洞穴临近崩塌的时候,不知从哪传来了一声嗤笑,刹那间,万籁俱静,一切都定格在了笑声响起的时候,半空中停留的石块,与弯而不折的花枝,显得有些可笑。

    “出去了啊......有趣。”

    “嘀嗒......嘀嗒......”

    话音未落,洞穴之上,有黑色的水珠掉下,尚未落地变化为滚滚涛浪,碎石与残花只发出了最后一丝消融的声音,便被洪流彻底吞没。

    地面冒出一串又一串的泡沫,水流挤进地面中仿佛生来就有的孔洞中,孔洞间细薄的石壁被相继腐蚀......最后,洪流灌入刚刚融出的深池,溅起了一束水浪。

    “哗——”水滴回落,砸出道道涟漪,山石若桑皆消失不见,唯剩一方黑水,重回平静。

    ............

    “呼呼——”劲锐的风迎面而来,逼得顾惜湛不得不眯起眼,风与剑气擦出的火光,如同雷痕般尖锐深刻,蜿蜒向未知的地方。

    模糊的灰蓝越来越近,阴气呼啸着妄图将火光吞没,女修向着灰黑伸出手,指尖又亮起了一点白。

    [咔,咔......]

    浓郁的阴气**现无数皲裂的痕迹,它们迅速交错成罗网,纤细的末端隐隐开始破碎,下一刻,整片阴气彻底分崩离析。

    剑气由暗即明,撕碎了全部灰黑,终于露出它所隐藏的东西——

    漫无边际的浅暗蓝色上布满破碎的白痕,如同被道道丑陋伤疤分割的水面,而蓝色后方,隐隐能看到山水的虚影。

    见此,顾惜湛愕然地睁大了眼,瞳孔里,映出了一动不动的灰蓝。

    这不是水光,而是,破碎的界壁。

    来不及细想,灰蓝已到面前。

    无视丹田传来的阵阵空虚感,灵力以浩然之势灌入剑身,女修迅速抽剑出鞘,斩向一道白痕,妄图将两块灰蓝连成一个足以通过的口子。

    “轰——”时间仿佛慢了下来,剑锋一寸寸地逼近白痕,继而嵌入其中,然后,在与剑锋交错的地方,白痕上出现了第一道裂口。

    女修的眸子里,倒映着纵横交杂的裂痕,碎片被逐渐分离,在白痕彻底断裂的瞬间,整个世界都仿佛停滞了,下一刻,碎片四射!

    “哧——”如同感觉不到疼痛般,顾惜湛毫不犹豫地坠进灰蓝,任由碎片与骤起的罡风撕裂血肉,洒落半空的鲜血爆成蓬蓬雾气,转瞬即逝。

    ............

    界壁背后,是万顷碧空,与一刀悬崖。

    片片流云迅速从身旁擦过,身后的日光在剑身上拉出她的影子,长剑被分割成明暗两半,丹田干涸,周身经脉一阵阵地刺痛,她勉力召出飞剑,斜斜挂在剑身上,却还是无法消减坠落之势。

    悬崖侧壁,横亘着长长短短的树枝,顾惜湛擦着枝叶坠下去,砸落无数枝桠,沿路的鸟雀“呼啦啦”地扇开细枝落叶,惊慌四飞。

    耳畔轰鸣的风声越来越响,她半仰着头,看着一团又一团的浅绿深红从眼前划过,炸成片片艳色,继而伸出尚且有鲜血汩汩的左手,死死抓住了身侧的枝干。

    ............

    “哗啦啦——”

    石壁与潭水之间,瀑布铺成一线匹练,不太均匀的白色轮廓模糊了山林间过于浓烈的色彩,翻腾的水流狠狠撞上礁石,又打着旋儿轻柔而去。

    脑后坠着条高马尾女修跷着脚坐在草地上,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扯着草叶,一边漫不经心地看向一步之外的潭水,“喂,我说好了没有?”

    “好了好了。”半晌,水下传来含糊不清的应答声,下一刻,泛着圈圈涟漪的水面陡然破开,上扬的水浪与一个人影一起,离开了潭水的束缚。

    “呸——”破水而出的男修摸了把脸,甩掉脸上的水珠,一边往岸边走,一边将手上的东西往储物袋里塞去。

    见他搞定了,女修随手扔掉草叶,拍着手站了起来,“那我们......”剩下的话被上方传来的波动堵回腹中,她敏捷地退后一步躲开从天而降的血水,双手按上腰侧的剑柄,剑欲出鞘。

    冷静的目光向上移去,却瞬间失了应有的波澜无惊,下意识地松开了剑柄,抽出一半的剑身回落入鞘,发出一声利落的击鸣,她却连看都未看一眼,反而举起手,试图抓住那个眼熟的身影。

    然而那人像是猜到了她的意图,下落的身体突然斜了点,在她指尖擦出一道黏腻的润湿后,直直砸进深潭。

    “嘭——”水花四溅,回落的潭水染上了不浅的红色,飘荡着的衣摆轮廓被流水打散,涟漪之下,那人早已失去了踪影。

    女修愣了下,跳下潭水的同时,终于忍不住对着早就看傻眼的男修怒吼出声,“还愣着做什么?!快把恒明师妹捞出来!”

    “哦哦,好好好。”男修这才反应过来,嘴里不住地答应着,旋即俯下了身。然而还没等他碰到潭水,尚未平静的水面再起波涛,方才落水的人钻出了水面。

    “咳咳咳......”伴着压抑的咳嗽声,指缝间的红色砸进碧水,很快就失了颜色,又过了几息,顾惜湛按了按隐隐作痛的胸骨,用指腹擦掉唇角的血迹,抬起头看向同门。

    “恒明见过燕白师姐,己韶师兄。”

    在凌霄,并不是每一个金丹修士都为峰主亲传,而除了各峰亲传会按着字辈取道号外,其他弟子的道号要随意的多,诸如燕白,诸如己韶。

    摆摆手省去了客套,燕白想要将她从水里拉上来,却又对她身上交错重叠的伤口束手无措,手刚伸出去又迅速缩回来,如此重复了好几次后,只见一只修长却伤痕遍布的手,伸到了她面前。

    “劳烦师姐,拉我一把。”顾惜湛站在水中,有水珠滑落的脸上一片平静,漆黑的眸子流转生辉,被打湿的发黏在脖颈上,却没有半分窘迫。

    一言不发的点点头,燕白小心翼翼地避开顾惜湛手背上两条见骨的斜口,然而刚刚握住对方的手,她就不由的皱起眉头。

    气息混乱,灵力波动几近虚无,伤口上附着一种奇怪的力量,甚至血有越流越多的迹象,这位师妹的状态,很不好。

    扶着她在草地上坐下,燕白看了看地上晕开的血痕,“师妹,......”

    “燕白师姐,”她还没说完,就看见顾惜湛抬起头,直直地看过来,“这是何处?”

    “小落谷外围。”

    小落谷位于南彤秘境东北。

    终于进来了......

    当看到界壁的时候,顾惜湛就明白这两年多的时间,她并没有进入秘境,而是在秘境与外界的夹层中晃悠,而今天,她终于进来了。

    “的伤是怎么弄的?”

    顾惜湛也没打算瞒她,“这里与外界间有一夹层,我被界壁碎片划到了。”

    夹层?界壁?燕白的眉头皱的更紧,“能治?”

    “能。”

    见她肯定,燕白点点头,将掉到前面的马尾甩回背后,“安心疗伤,我们给护法。”

百度搜索 剑指修途 爱搜书 剑指修途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剑指修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墨枳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枳冕并收藏剑指修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