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明末之虎 爱搜书 明末之虎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年轻皇帝一时激动,嘴中说出要给李啸封侯的话语,让阶下的张凤翼吓了一跳。

    “陛下,朝廷名爵,乃是极其难得之物,岂可轻授于人。这李啸诚然功高,然其不过是一名卫所指挥使,地位尚是低微,若要凭夺回皇陵珍宝之功,便封以侯爵之位,未免拔擢太高。况且李啸这般年轻,便跃居高位,这消息一传,各地的统兵大将闻之,又会作何感想?要知道万历年间,征战一生立下大功的大将李成梁,也不过封为伯爵而已啊。”张凤翼小心翼翼地劝说道。

    听了张凤翼的劝说,崇祯从方才的兴奋中回过神来,缓缓坐回龙椅,对张凤翼淡淡说道:“九苞所言,亦是有理,倒是朕急切了些。那依你看来,这李啸,该如何封赏,却为合适呢?”

    张凤翼眨了眨眼,压低声音对崇祯说道:“陛下,以在下之见,这李啸虽有大功,但太过年轻,还是不宜让其晋升太快为好。不如重加金银赏赐,再加其军职,升其武勋散阶,便是足矣。”

    崇祯沉默了一阵,缓缓说道:“九苞所言甚是,只是现在朝廷金银钱财甚缺,各地军饷尚难支应,如何有余钱对李啸大加赏赐啊。以朕看来,经此一战,单县除铁龙城外,包括县城皆是一片残破,不若就以这单县一地,赐于李啸,以为嘉赏。再免其税赋,以抵其军兵薪饷。朕之安排,九苞以为然否?”

    张凤翼点点头,感慨地说道:“陛下此举,让李啸得了这单县一地,自此自供其军,不再由朝廷拔于俸禄军饷,这般尝试,倒是颇有新意。”

    只是他随时沉吟了一下,又犹疑地对崇祯说道:“只是,臣怕这般模式推广开来,自地军将,据地自营,自此再不受朝廷羁绊,年深岁久,岂非复成了唐代藩镇之祸?况那李啸,若日后再立新功,陛下又该如何以何处土地,来嘉赏于他呢?”

    崇祯脸上顿时笼上一层灰色。

    张凤翼说的话,其实还是很有道理的。

    现在各处的统兵将领中,尾大不掉,不听指挥者比比皆是。诸如左良玉、刘泽清之类,便是其中典型。若这些人也强烈要求皇帝给自已赐地养兵,朝廷怕是真的对这些野心勃勃的家伙,彻底失去控制了。

    而在南明弘光朝时,由于朝廷钱饷窘迫,史可法无力支付江北四镇的大把军饷,遂默认他们可以就地征集钱粮,结果,每个镇的辖区,成了四个大军头名正言顺的自留地,高杰、刘泽清、黄得功、刘良佐四人,愈发不把朝廷放在眼里,在各自领域威福自操,朝廷根本无法插手,俨然是一名土皇帝。

    崇祯皇帝脸色阴沉下来,张凤翼提出的问题,其实相当复杂,他虽为皇帝,却也没有能力回答。

    现在朝廷钱饷紧缺,给李啸大批实物赏赐,实是不能办到。如果能想个办法,把这已是残破一片的单县,合情合理地赏赐给李啸,却又不会引起其他军头的忌恨,就是最完美的做法了。

    皇帝沉默地想了一阵,便低声说道:“九苞你且下去,先派人往山东核查情况,李啸嘉赏之事,待你回来再说,总之,此事务要妥当,绝不可寒了忠臣志士之心。”

    张凤翼拱手致礼:“微臣谨遵圣谕。”

    在张凤翼派人前往山东后三天,崇祯皇帝收到了鲁王朱寿鋐的一份奏章。

    朱寿鋐同样在奏章中,对李啸此次成功守卫铁龙城的功劳,大加褒扬,说正是李啸成功击败了流寇,才让山东之城得以保,百姓也免遭流寇荼毒,实是大功一件。鲁王对李啸的称赞,让崇祯皇帝对李啸更是极为欣赏。

    只是,朱寿鋐的奏章,重点不是这些,而是以下的一段话。

    朱寿鋐在奏章中说,李啸这样的年轻才俊,乃是我大明中难得的将才,以他观之,堪称不世出之英雄豪杰。这样的宝贵人才,需要刻意拉拢方好。

    他在信中说,他已与泰兴王朱寿镛议好,欲将朱寿镛之女朱徽佩,赐婚李啸,以坚定其忠诚为大明效力之心,成为真正的国之柱石。

    皇帝陷入了沉吟。

    他思考了一阵,嘴角泛起了淡淡的微笑,随即对一旁的小太监说道:“速着首辅温长卿来殿中见朕。”

    不多时,温体仁快步来到殿中。

    一番君臣礼节之后,皇帝让温体仁看了鲁王朱寿鋐的奏章,随后问道:“爱卿,你对此有何看法?”

    温体仁快速思索了一番,然后缓缓答道:“启禀皇上,臣认为,李啸在我大明局势如此困难,流寇如此肆虐之际,还能守住铁龙城攻溃流寇,这般大功,纵是我朝开国之猛将,亦难为之。这等不世出的英杰人物,陛下确需多加拉拢,以固其心,使其永为我大明忠诚柱石,方是上善之策啊。”

    崇祯笑了起来:“朕也确有此意。如何拉拢李啸,爱卿有何建议,却可详细说下。”

    温体仁那尖锐的三角眼眨了几下,便急急说道:“陛下,李啸出生寒微,门户低贱,以臣观之,李啸现在看为看重之事,当是自身地位名爵。臣以为,现在钱粮紧张,陛下不如效国初故事,授李啸世袭指挥使一职,将这赤凤卫赐于李啸世代驻守,以为其子孙万世立业之基。”

    崇祯沉吟了一下,点点头道:“那赤凤卫大小不过半个县多一点,李啸立此大功,授其赤凤卫世袭,却不为过。”

    温体仁见皇帝同意,又急急说道:“陛下,在赐封李啸世袭之际,亦可同意鲁王的请求,将徽姵郡主赐婚李啸,至此,君臣姻亲,永为亲戚。那李啸,乃是寒微之士,受皇上这般深仁厚泽,定当尽心竭力以求报效朝廷,断不会再生有异心。”

    崇祯点头微笑,脸色欢喜。他想了想说道:“长卿,朕意以为,除升其军职散阶外,可将单县赠予李啸,以嘉其击败流寇,夺回皇陵祖物之大功。且想以这般方式,让李啸善自经营,自供其军兵,以解朝廷薪饷之不足。只不过,兵部张九苞却说,恐这般赠予土地,他处军将闻之,定会深为忌恨,且有年深岁久,转成藩镇之忧,故朕颇为犹豫,却不知卿意如何?”

    温体仁略一沉吟,便拱手言道:“陛下,此事不难,臣有一策,可解陛下之忧。”

    崇祯眼睛一亮:“爱卿速速讲来。”

    温体仁轻咳两下,低声说道:“陛下,那单县,本是山东南部偏僻小县,又经战火荼毒,已是一片残破,非得数年不得恢复,若能以这般土地赏予李啸,臣以为,却是虚名笼络为多,于朝廷无甚妨害矣。至于他处军将嫉恨,皇上完可以将单县做为媺姵郡主嫁妆,以这般名义,再赐于李啸,这样的话,其他各地军将,自亦是无话可说。另外,兵部张尚书所言恐其日后成为藩镇,却实为危言耸听。那李啸,只不过得到了一个小小的残破单县,又不是什么钱粮丰足之地方,供给自家军兵尚是困难,如何还能起异心?况且,皇上现在只是钱数粮窘乏的应急之举,皇上既已同意将赤凤卫赐给李啸子孙世袭,再加上一个残破的小小单县,实不足多虑。若万一陛下还有担心,将来李啸若再立新功,再不赏他土地便是。总之,臣认为,陛下现在将单县以郡主嫁妆的名义赐予李啸,既能坚其心志报效朝廷,又能绝他处军将之口舌,也不必担心其会成为藩镇,故臣以为,这般举措,当为最佳之策。“

    崇祯皇帝脸上泛起了满意的笑容,他大笑道:“温卿之意,甚合朕心,如卿之见拟旨,就待九苞核实战功后,封土赐婚,让那李啸,永为我大明之忠诚良将!”

    温体仁伏跪于地:“吾皇圣明,微臣谨遵圣意。”

    又过了五天,张凤翼派出之人,从山东单县返回,回禀皇帝李啸战功无误,且带回了那两大箱皇陵被盗珍宝,崇祯皇帝龙颜大悦,将这些物品,放入太庙之中,并亲自祭拜,以告慰列祖列宗。

    随后,皇帝着温体仁拟旨,给李啸下达封土赐婚的圣旨。

    七天后,正在铁龙城中,监督查看军兵武器与盔甲生产进度的李啸,收到了宣礼太监带来的皇帝圣旨。

    铁龙城指挥官厅的大院中,早已洒扫完毕,并铺了宽阔红毯,李啸率一众幕僚将领,跪地听太监宣旨。

    “奉天承运,皇帝敕曰:朕惟时艰节现,板荡识忠。自崇祯七年末,流寇狂逞,入寇东南,攻州克县,涂炭生灵,更陷我中都,掘我皇陵,穷凶极恶,反悖之至,足让天下军民为之切齿矣。幸有赤凤卫指挥使李啸,驰驱王事,扶危戡乱,击灭流寇,牢护鲁南,并救回皇陵被盗之珍物。朕闻奏报,不胜欣然之至矣。李啸忠直大义,为王先驱,实朝廷之砥柱,国家之干城也。此等大功,讵可泯其绩而不嘉之以为宠命乎?兹特封李啸为世镇赤凤卫指挥使之职,世代效忠,万世不替。晋军职为参将,加授散阶昭武将军,赐武勋上轻车都尉,另赏黄金1000两,纹银3万两,绸缎2000匹,以慰其功。所部从征将士,俱谕兵部从优叙议。朕再赐婚泰兴王之女,郡主朱徽姵嫁于李啸,赐单县一地以为郡主嫁妆,择日成婚,永为姻亲,示以荣宠,自此君臣永洽,合为一家。望李啸戒骄毋矜,另加丕绩,克尽职守,戮力中兴。钦哉!。。。。。”

    宣礼太监念完这段长长的圣旨,口干舌燥地咽了口唾沫,然后笑着对李啸说道:“李指挥使,还不速速接旨谢恩?”

    “臣李啸接旨,恭祝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李啸一脸恭敬之色地领旨谢恩,随着将一盘300两的雪花纹银送于宣礼太监,太监顿时一脸笑得稀烂,略作推辞,便顺势收下了。

    宣礼太监走后,李啸立刻被欢呼的部下所包围。

    “哈哈,这下咱们李大人娶了郡主,成了皇亲国戚了,那咱们岂不也是天子亲军啦。”赤凤总总长田威一脸笑得灿烂如花。

    “那可不,哼哼,若不李大人出了死力,击败流寇,守住了鲁南,山东局势早就不可收拾了,而且李啸还给皇上夺回了皇陵珍宝,这般大功,封李大人世镇卫所,俺还觉得不够意思呢。”铁龙总总长安和尚亦大声笑道。

    “俺只觉得,李大人立了这般大功,这皇上虽给了赐婚,只不过这赏赐却是少了些,有些小气呢。”铁龙总副总长莫长荣轻叹道。

    “呵呵,长荣,皇上虽没给多少银钱,却给了我军整个单县作为郡主的嫁妆,这般手笔,亦是可以了。”军前赞画陈子龙在一旁微笑道。

    “是啊,这残破单县,若在其他军将手里,不过荒地一块,但学生却深信,这单县在李大人手里,却可发挥出最大的效益来。”铁龙城总管吴亮也笑着插话道。

    “李大人,俺对这些不感兴趣,俺只知道,现在咱们成了皇亲国戚,天子亲军,这下咱们在山东可就威风了,奶奶的,那刘泽清等向与我军作对的小人,再借他一万个胆,也不敢再对李大人暗作手脚了。”后勤队长陈猴子也急急插言,脸上同样满脸喜色。

    看到周围一众亲密将领的欢喜模样,心下最感慨的,还是表面故作平静的李啸。

    他内心之中,其实激动得无可名状。

    从一个默默无闻的乡下猎户,经过了近两年的艰难奋斗,现在终于成了皇帝钦命的世袭卫指挥使,并且皇帝亲自赐婚迎娶郡主,22岁的李啸,在这个明末乱世,堪为传奇般的存在。

    不过最让李啸开心的,还是自已在皇帝心中的份量。

    现在皇帝又是封他世镇赤凤卫,又是亲自赐婚将郡主朱徽姵嫁给他,无疑是在表明,皇帝极为看重,并在力拉拢他。这样一来,李啸将来的行事,处处受掣的情况会减少很多,很多事情,等自已实力到了,就可以甩开膀子去干吧。

    时来天地皆同力的感觉,真好。

    只不过,心下喜悦的李啸,突然想到一个人,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了。

    这个人,便是一直痴心相随着自已,一直在等着自已来迎娶她的祖婉儿。

    自已这样做,对得起她么?

    (多谢曦翱鼲见月票,感谢支持)

百度搜索 明末之虎 爱搜书 明末之虎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明末之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遥远之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遥远之矢并收藏明末之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