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凌天剑神 爱搜书 凌天剑神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看样子,这一枚炎皇令,似乎是这整座火海镇压的关键之物,一旦贸然取出,只怕会造成难以预料的后果。”

    凌尘皱了皱眉道。

    每一枚虚皇令,本体其实都是世间少有的珍宝,它们本身都具备着极为强大的力量,眼前的这位汐颜宗主,显然是已经将这一枚炎皇令的潜在力量,都悉数地调动发挥了出来。

    并且以此物作为核心,布置了这火域中的阵法,将下面那一尊魔头给封印住。

    “只怕就算是我们不取这炎皇令,下面那一尊魔头,照样会破封而出,只不过是时间问题而已。”

    青衣客摇了摇头,他并不认为依靠着一个死人,能够将下面这尊魔头困多久。

    “这火海下面的,究竟是什么人?”

    凌尘的面色有些凝重起来,刚才从火海下方冒出来的那一道黑影,散发出来的气息实在太过邪异,而且究竟是什么样的人物,才能够从火神宗那个年代,一直存活到现在?

    “不清楚。”

    青衣客摇了摇头,他也是第一次进入火域,如何能够得知。

    “是邪王楼主。”

    就在这时候,一道白光从凌尘手中的天府戒中飞了出来,投射成了一道虚影,赫然正是之前的那位白发男子。

    “邪王楼主?此人还活着?”

    凌尘闻言,也是忍不住吃了一惊,邪王楼主,正是入侵这火神宗的势力,邪王楼的领袖,此人,按理来说,早就该陨落在这火域中了才对,没想到居然还活着。

    “没想到汐颜即便拼上了性命,都只是将此人封印在此,看来这魔头的实力,实在太过强横。不愧是达到了圣道八重境的可怕家伙。”白发男子的脸色也是显得十分凝重。

    “既然如此,这炎皇令,怕是暂时动不得了。”

    凌尘看向了青衣客,这炎皇令太过重要,若是一旦取出来,就要承担放出下面这尊邪王楼主的风险。

    “这倒的确是件麻烦事。”

    青衣客神色凝重了起来,他虽然也想立即拿走虚皇令,但是他却保证不了,能够在这邪王楼主破封而出的时候,能够全身而退。

    更何况,他还需要考虑,放这一尊魔头出世的后果,会不会给整个九州大地,带来一场浩劫?

    然而,就在这时候,下方的火海却又突然狂涌了起来,在那火海的中央,那一道黑影再度浮现了出来,发出极为刺耳的尖啸声,整个火域,再度颤抖了起来。

    咔擦!

    拴住棺椁的八道锁链,竟是断裂了其中一根,那一道悬浮于半空中的棺椁,陡然从那半空中坠落了下来,往下掉了十数米后方才停了下来。

    “怎么会?”

    凌尘吃了一惊,这锁链好端端地怎么会突然断掉?看这架势,这邪王楼主,似乎开始在突破封印的力量?

    “似乎是因为开启了棺椁的缘故。”

    青衣客目光落在了那棺椁内侧,只见得那汐颜的身躯,竟是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风化、消散,那棺椁中的力量,在迅速地流失,以惊人的速度减弱。

    “这棺椁也是我火神宗的一件镇派宝物,名为‘葬天棺’,它将汐颜的全身力量都封印在了棺椁之中,如今棺椁一开,精气和力量开始消散,自然便难以再镇压住下方的邪王楼主了。”

    白发男子摇了摇头道。

    “那眼下可如何是好?”

    凌尘望着那下方动荡不已的火海,不过只是瞬息的工夫,又是一根锁链断裂了开来,维系悬棺的锁链,只剩下了六根。

    “我先试试,能否压制此獠。”

    青衣客十分沉着,只见得他剑指一屈,背后的青色宝剑暴射而出,化为百道剑气,齐齐向着那下方的黑影斩去。

    上百道青色飞剑,以暴风骤雨之势向着那一道黑影射了过去。

    然而在这般密集的攻势下,那一道黑影却是陡然张开了嘴巴,往前方的虚空猛然一吸,竟是在那一道道震惊的目光中,一举将按数十道青色飞剑给生生地吞进了肚子里。

    那一道道飞剑,命中了那一道黑影,竟是连其身体都是未能穿透,被其阻隔在了体外,寸进不得半分。

    “此等小伎俩,也想奈何本座?”

    一道浓烈而讥讽的尖笑声响彻而起,下一刻,那黑影的一双眼睛陡然折射出惊人的异芒,从他的身上,一缕缕古老而邪恶的纹路悍然攀爬而出,陡然覆盖住了那一把把青色的飞剑。

    砰砰砰砰砰!

    一把把飞剑纷纷炸裂了开来,化为齑粉,未能伤到那黑影分毫。

    倒退了十数步,青衣客面色惊诧,青色宝剑飞回到了他的手里,黯淡无光。

    “今日便是本座脱困之日,我倒要看看,事到如今,谁能够拦得住我!”

    黑影疯狂咆哮,随着汹涌无比的火浪向着四面八方席卷开来,剩下的六道锁链,也是“乒乒乓乓”地纷纷断裂了开来,最后仅仅是剩下三道还在苟延残喘。

    那一道黑影,则是在一道道锁链断裂后,已经逐渐脱离了火海,正悍然向他们逼近而来。

    “大事不妙。”

    见到这般情形,凌尘也是眼瞳陡然一缩,眼中浮现出一抹震动之意,在这下面的可是邪王楼楼主,千年前的人物,这种本该已经陨落了的老魔头,一旦脱困而出,谁人能敌?

    就算是青衣客那等圣者级别的实力,施展出御气百剑,竟都是无法伤到这魔头一根汗毛。

    “哼,魔头休得逞凶!”

    只见得青衣客将宝剑收入了鞘中,旋即他手掌一翻,那一枚青色的虚皇令便出现在了他的手中,只见得他眼神凝重到了极点,在他的催动之下,那一枚虚皇令之中,蓦然飞出了一团深邃的黑色风暴,向着下方的邪王楼主悍然席卷而去。

    嗤嗤嗤嗤!

    邪王楼主被黑色风暴笼罩的霎那,他原本极为狂暴的气势,也是迅速被压制了下去,黑色风暴,在他的身体上刮起了极为绚丽的火星,硬生生地将他给压回了那火海当中。

    火海之底,那邪王楼望着那肆虐而来的黑色风暴,然后视线落在了青衣手中的令牌上,眼瞳中,猛的涌起一股骇然之色,尖声道:“这是……风皇令?!”

    只有虚皇令,才能拥有如此强悍的力量,虽说他并未见过九大虚皇令中的风皇令,但是在汐颜的手里,他见过同为虚皇令之一的炎皇令,这两枚令牌虽然属性不同,但是释放出来的波动,却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没错,魔头,此物,想必你应该不陌生吧。”

    青衣客操控着手中的风皇令,令他惊讶的是,这一枚风皇令对于这邪王楼主,似乎是存在着某种特殊的克制效果,不然的话,对方连他的御气百剑都能够轻易破解,不至于会对这一枚风皇令如此惧怕。

    “想不到虚皇令还有这等功效?”

    凌尘也是十分诧异,一直以来,他都只是将虚皇令作为一样武学的承载工具罢了,他还从来不知道,这虚皇令,对于眼前这魔头还有着这等额外的克制效果。

    “只是区区一枚风皇令而已,莫非你以为仅靠这一枚令牌,便能够重新镇压住本座,做梦!”

    那邪王楼主暴喝一声,他的体内,磅礴无匹的黑色真气汹涌而出,在这种状态下,迅速地将身体稳住,然后将那一道黑色风暴给逼退了回去。

    “仅仅一枚虚皇令还不够么?”

    眼看着风皇令的力量被那邪王楼主逼退回来,青衣客也是陡然皱起了眉头,虽说虚皇令对这邪王楼主看起来有不小的克制作用,但是这种克制效果并不是无穷无尽的,当双方的力量实在相差太多的时候,克制的效果,便会明显被弱化。

    “我也来帮忙!”

    凌尘目光一阵闪烁,旋即便是将他所拥有的那一枚虚皇令给取了出来,随着凌尘的真气灌注,一缕缕狂暴的雷霆,从那其中蔓延了出来。

    这种时候,若是还藏拙的话,怕是不要命了。至于暴不暴露,则顾不了那么多了。

    “雷皇令!”

    青衣客见到凌尘手中的虚皇令,也是不由眼睛一亮。

    “什么,还有一道虚皇令?”

    那邪王楼主明显对于虚皇令存在着恐惧心理,在凌尘取出雷皇令的霎那,他也是身体一颤,感受到了浓浓的威胁。

    “很小,小子,立刻催动雷皇令,配合我一起镇压这魔头!”

    青衣客眼中的喜色不言而喻,两枚虚皇令凑起来,镇压这尊魔头,无疑就有了更多的底气。

    “好!”

    凌尘点了点头,旋即运转真气,剑指蓦然点在了那一面雷皇令上,在凌尘这般点戳之下,一道雷霆,陡然从那雷皇令中迸射而出,从半空之中狠狠劈下,落在了那邪王楼主的身体之上。

    嗤嗤嗤!

    雷霆命中了那邪王楼主,立即将后者的身体完全笼罩在内,但是仅仅是霎那,所有的雷霆只是在那邪王楼主的身体表面就炸了开来,根本没有对后者造成实质性的伤害。

    “这……”

    看到这一幕,连凌尘本人都不由愣了愣,额头上泛起了几道黑线,尴尬到了极点。

    “哈哈哈,小子,莫非你在给本座挠痒痒不成?”

    原本如临大敌的邪王楼主,顿时仰天狂笑了起来,两眼中涌出不加掩饰的讥讽之意。

    (本章完)

    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

百度搜索 凌天剑神 爱搜书 凌天剑神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凌天剑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竹林之大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竹林之大贤并收藏凌天剑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