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星际回收商 爱搜书 星际回收商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当然了,这只是牛千木私下里所想的,他是不会去提醒逍遥王。他是尊上的仆人,当然要站在尊上这边,尊上不喜欢的人,他去帮着对方,这立场上就不对了。二来,他也不想雷氏真的出来,要是真有那些聪明人做事入了尊上的法眼,他们这些早就投靠到尊上身边的人地位就危险了。位置就那么多,人少了才会稳啊,牛千木虽然不是那么在意位置不位置的人,只在乎尊上重不重视他,可他在感情上还是站在早就投靠在尊上身边这些人这里。

    策神当然不知道逍遥王在打他的主意,就是知道,逍遥王找上门来,他也不会给逍遥王什么准话,他和那个雷氏没有关系,让他去保那些雷氏去和父王做对,除非雷氏一个个让他在他们的魂魄里打下魂印,否则,他才不会去做。

    那一句话说的很对,最了解你的人是你的对手,牛千木虽然不是策神的对手,可是做了那么多的事情,心里面犯了虚,生怕某一个未来的日子,策神突然间就要和他算帐了,所以最近一段时间很在意策神,没事就乱想,倒是把策神想透了几分。

    现在的策神已经能确定地方军随时随地的都有人在保护他,跨过几个星域,地方军接连出现,是接力似的,他可以确定这是牛千木的主意,见那些地方军的军船像过路似的,远远的跟着,不近,也不远,只是保证和策神的座船之间能保持在一定的距离之上,在有意外发生的时候可以随时近前保卫,倒是不讨人厌烦。策神见状,对牛千木的恶感少了一分。

    这一段时间,雷森确实是被家里这一窝子事给恼着了,他想像里家里和和美美,儿子们聪明,坚强,个个都是人中之龙,两个女儿那怎么着也都是人中之凤。而且,他对雷蓝依儿的信任几乎是没有限度的,雷蓝依儿却在孩子们身上玩起了手段,偏向一方,偏偏的还表现的如同没事人一样,这让他很恼火。同时,也让他对大神他们心里面那一点气消了,换上了些些的内疚。他不是一个迂腐的人,不会以为这些人没有经过母胎就出生的人不是他的血脉,精子和精血有区别吗,在他看来,精血更高贵一些,必竟,精子一下子就上万上亿的,而精血却要一点一点生,一次取多了,人就像生病了一样,得调养好久。不客气的说,在他心里面,这些超智脑可是比天机仙音,雷蓝依儿生下了子女要宝贝的多,人家没有肉身之前就是智脑,明事理,能做事,生下来之后更不得了,能修炼,有了很多的可能。再加上他担心的他们魂魄问题已经让大神给解决了,就是不能人人都生出魂魄来,能生出一半来,那这一半的儿子,以他人的天赋和自律,根本就不用他怎么操心,以后都有着无限的可能。是他以后最可靠的帮手,也有可能成为他的骄傲。

    雷森在刀臂族的宇宙转了一圈,重绘了地图,这里和翅目族宇宙一样,也是堡垒似的,把幸存的刀臂族,从大城市里迁到堡垒中,外人难以攻破。这一定是翅目族和刀臂族之间通了气,或者是神族的想法,故意这么做的。这让他很生气。

    生气的雷森在刀臂族宇宙攻击了几回,都没有什么大的成绩,小打小闹的让他提不起精神来。离开了刀臂族的宇宙,雷森到了翅目族宇宙同样转了一圈,从堡垒数量上能看得出来,不如刀臂族的,大小也不如,刀臂族和翅目族一样,在经过了神族和雷森这个他们口中的恶魔双重打击下保存下来的实力比翅目族强多了。这一点,不是人数上的感知,雷森在攻击刀臂族堡垒时,他们飞出来的半仙级的人手妥妥的都是两个以上出动,不像是翅目族,顾东顾不了西,他攻击十次也难见有一次半仙出现。这也让雷森坚定了要先灭掉翅目族,然后才是刀臂族。最后则是把这三个宇宙彻底的拿下,成为他的地盘。

    在刀臂族的宇宙和在翅目族的宇宙各呆了不短的一段时间,雷森敏锐的发现,他在翅目族宇宙呆着更自在一些。难道是天道的认可?雷森有些不确定。要是天道能认可他,并且像在盘龙宇宙中一样,天道机变成了他的帮手,无论是神族还是翅目族都不在话下了,他想灭就能免掉了。在翅目族宇宙,雷森发现了几处秘境似的存在,没有人看守,雷森也不敢随意进去,怕里面有什么意外的危险,在他措不及防之下,给他来一下子,不死也残了。他在秘境外面停留了好长时间,回过头来去到翅目族遗弃的大城市中,去找秘境的资料。

    城市只是保留着一个壳子,外观上没有怎么破坏,路还是原来的路,路灯保存的完好,此时是夜里,雷森谨慎的变成一只小兽,奔跑在路灯下。他很兴奋,路灯亮着,说明这个城市的智脑还在工作,他只要找到智脑,查一查,说不定就能找到和秘境有关的信息。

    一路上,雷森看到许多监控摄像头,那些摄像头紧盯着城市的动静,他一路跑来就有一部分摄像头紧盯着他。好在,城市里人退兽进,进到城市里逛街的动物不少,雷森不担心自己会暴露,被刻意的盯上。

    小兽四处看了看,旁边就是杂草丛生的水沟,几点灯光照在草叶上,反射出点点的光斑。水是清澈的,水里面的大鱼从水中跳起,唆咂岸水的草叶,在草叶上留下齿痕。

    小兽跑到水边,伸出肉掌,一个拍击,把一跳跳起的大鱼拍进水中,翻起了肚子。小兽跳进水中,从肉掌里弹出利爪,抓进大鱼头部,大鱼挣扎起来,溅起一水花把岸边打死一大片,几次把小兽带进水中,看上去看是激烈。终于,大鱼慢慢的放缓了挣扎,偶尔弹一下尾巴,测起水花,发出哗哗的声响。小兽从水中浮出来,吃力的把大鱼拖上岸,在岸边抖落一地的水珠。水沟边上,一个摄像头悄无声息的移开,不再关注这一块的情况。

    小兽把大鱼拖进草丛里,扯了几团草盖住大鱼的身子,在草丛里抬头看摄像头,见摄像头和他成一百八十度的角度,去关注另外一边几只水鸟,便人性化的露出笑容,后腿一跳,从草丛里跳出来,跳到水边,悄无声息的滑进水中,不见了踪影。

    摄像头移回来,没有扫到小兽的影子,便又回扫回去,照着飞起的鸟。那几只鸟闻到了鱼的味道,先后跟着飞起来,飞到小兽藏鱼的草丛中,把盖在上面的草团扯开,你一口,我一口的吃起来,还兴奋的朝天鸣叫。摄像头跟了过来,似乎发现有什么不妥的地方,滴溜溜的乱转了一番后,才定下来,照着鸟吃鱼。

    水兽在水中看到一块沉底的大石头,伸出爪子里,在大石头的一端轻轻一搭,一推,大石头移动,从石头下的泥土中冒出一个个水泡,泛起黑泥沉渣,小兽的动作便停下来。抬头盯着水面上看。过一会,水泡消失,黑泥沉渣一部分随着水流移开,一部分沉了下来,落在大石头上的石头的周围。小兽伸出爪子继续推动大石头,推开一点点,便停下来,等下面安静了,再推,如是再三,等石头下出现一个能容人出入的洞口,便一头扎了进去。

    洞里面曲曲折折,如同兽肠一般,这是人工的,旁边都是滑溜的金属,小兽在里面左拐右弯的,四脖划水,划了很长一段时间,终于看到了洞口泛出的光,又划了几下,在一个静静的秘室的角落里,一个比盆口略大的水面中慢慢的浮出一个黑毛发亮的小兽头。

    小兽黑漆漆的眼睛把秘室看了个遍,没有什么太多的东西,有的是在秘室顶上排列有序的线,一根挨着一根,密密麻麻的,要是数得有几十万根。这些线都接入到一个灰色的金属箱内。属箱小兽很熟悉,里面就是这个城市的主脑了。

    小兽咧开嘴,从他嘴出飞出几片残影,只见那金属箱上的线齐斩斩的断开,秘室内响起了刺耳的警报声。小兽从水中跃出,跃到金属箱上面,随着金属箱一起消失了。

    城市里的路灯开始明灭不定,所有的摄像头也像吃了兴奋药剂一样上下左右,左右上下飞快的转动,但很快,路灯灭了,摄像头也停止了转动,野兽的叫声就这样在城市里突然高涨起来,一些鸟在飞进了黑暗的天空,不敢在地面上活动。

    雷森的空间里,雷森变回真身,一脸的笑容,过程很在趣,结果也很如意,就是不知道这里面的智脑会给他带来什么东西,能不能给他带来他想要的资料。

    智脑他不敢轻易的交给别人来弄,这样的智脑都有后手,怕是一动就会自毁,让他空忙一场。他得去找超智脑,还得是了解这种智脑的。对异族智脑最了解的也就是策神了。雷森一拍脑袋,还得去找策神,正好冷却了这么一段时间,再和策神好好谈谈。没办法,他本来是放弃了的,可是一考虑还是发现策神最合他的心意。王朝是什么,是子传父,王位相传是家事,是以他这个现任的王的意志为主,不要民主,他认可的才行。要是不他认可,再大的本事,再多人的认可也是吊用没有。雷森偶尔也会反思一下,策神在他面前的表现太小心了,生怕出错了被他惩罚,完不是父王相得。反思一下,他这个做父亲的实在是太失败了。这一次要放下姿态,好好的与策神交一下心,说服他。

    雷森出了空间,便拿出腕脑和策神联系,奇怪的发现,竟然联系不上。不由得心里面一沉,一些不好的想法浮上心头。是不是策神出了什么意外,才无法联系得上?还是说,他冲雷蓝依儿发了一通火,雷蓝依儿报复到策神的头上了,把策神给软禁或者给杀掉了?

    手忙脚乱的雷森让腕脑和牛千木联系上,劈脸就问,“策神在哪?”

    牛千木接到雷森的通联,本来是一个惊喜,被雷森这个口气极度不好的一问,吓了一大跳,变成了一个惊吓,结巴道:“尊,尊上,策神王子殿下正在星空中做星际流浪人呢,据他的座船说,他对魂魄若有所悟,正在闭关。”

    雷森松了一口气,没有出事就好,于是语气变缓,“他现在在哪一个星空,把随近的星球发给我。另外,你替我通知他的座船主脑,不管策神在干什么,立即告诉策神,到星球上与我汇合,汇合前先联系我,我有事找他。”

    “是。策神王子殿下目前所在的位置是XXXX,最近的宜居星球是YYYYY。我马上通知道,让他去和尊上汇合。”牛千木连忙把策神现在的位置告诉给雷森。

    “好,就这样,你要是有空,也来吧,我正好听一听你的汇报。我回来的消息暂时不要告诉别人。”雷森挂掉了通话,一个闪身,便出现在牛千木告诉他的星球上。

    牛千木抹了一把汗水,心道:“好险!还好我比较聪明,能理解尊上,要是不理解,以为策神王子殿下失宠上,对策神王子殿下冷淡了,这下了可就把冤仇结大了,想化解也化解不了了。”牛千木夸了自己一句,“我好聪明。”

    策神的座船主脑接到牛千木的通连,愣了一愣,“尊上要见我们家王子殿下?好,我这就去通知我们家王子殿下,我现在也更改航线,向星球地方军报备。”

    策神听到主脑的转述,悠悠的叹了口气,“来了,还是来了。这一次估计难躲过去了。但愿我的那些条件不会惹怒了父王,否则日子不好过喽。主脑啊,那就更改航线吧,同时通告后面的地方军军船,让他们给我护航,本王子殿下要大驾临他们的星球。”

百度搜索 星际回收商 爱搜书 星际回收商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星际回收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紫判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紫判官并收藏星际回收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