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星际回收商 爱搜书 星际回收商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策神的座船主脑接到牛千木的通连,愣了一愣,“尊上要见我们家王子殿下?好,我这就去通知我们家王子殿下,我现在也更改航线,向星球地方军报备。”

    策神听到主脑的转述,悠悠的叹了口气,“来了,还是来了。这一次估计难躲过去了。但愿我的那些条件不会惹怒了父王,否则日子不好过喽。主脑啊,那就更改航线吧,同时通告后面的地方军军船,让他们给我护航,本王子殿下要大驾临他们的星球。”

    主脑见策神轻松,便嘻笑道:“那是,我这就通知他们,本船建造始,还没有停留在任何一颗星球上,停留在他们星球上,那是他们的荣幸。呵呵。”

    “呵呵……”策神也在笑,“滚!别打着我的旗号自作主张,否则,我把你废掉。交给我父王变成智流晶赏给别的智脑!”

    “王子殿下莫生气,我这就滚。滚之前先声明一下啊,我是替王子殿下着想,一颗忠心呐,王子殿下就是不体谅,也不能那么薄情,把我交给尊上变成智流晶啊。那样太不人道了,是不是?我还想一直侍候在王子殿下身边呢!”

    “先去做事。别那么多的废话,飞船上就你话多,你一个主脑做好你本职的工作就行了,哪来的那么多的话,看来,我改造你,让你有了进化的基础是改造错了。再多话,我就把你改造回来。滚蛋去!”策神王子转过身,边摇头边向种植舱走去。

    策神也要准备,准备一下心情,把和父王雷森见面的场景要好好的推理一下,什么样的场景,什么样的开场,什么样的语气。他不知道父王这一段时间所经历的事情,是顺利还是波折,是高兴,还是愤怒,可是他还是要推理一番,多设那么十几种可能,然后把整个会面谈话的流程模拟出来,再加入一些不确定的因素在里面,找到解决的办法。既要不能让自己吃亏,也不能再次让父王不高兴,至多让父王郁闷。

    至于主脑,很快的和后面的地方军军船联系上,一阵呵呵,“呵呵,呵呵呵……你们知道我的身份,没错,我是策神王子殿下座船的主脑。今奉王子殿下命令,特来通告你们一声,王子殿下要转向就近的星球,你们不用在后面躲躲闪闪的了,我都替你们感到难受,现在有机会了,王子殿下让你们摆好阵形,护着他一起去你们的星球。同时,也通知你们星球两方执力,星球执政长和你们军头,王子殿下这一次是私事,不劳他们出动,王子殿下身份敏感,和地方大员接触是要忌讳,希望他们能理解,能不见还是不要见了,省得大家之间闹得不愉快。对了,你们是不是觉得护着我们王子殿下很是不爽啊?”

    座船主脑这是拉仇恨,他被改造后,情绪和主见都有了很大的不同,对于一出来就接连被地方军和执法殿轻视大是不爽,现在有机会他当然对地方军没有什么好声好言了。

    地方军派来保卫策神王子的座船上的军人倒是时没有什么难看不难看的感觉,他们只是听命令行事,上面让他们干什么他们干什么,没有选择的余地。他们既是保护,也是监视,上面的人最近的命令是要摸索清楚策神王子殿下座船的性能数据,这很重要。他们不清楚策神王子殿下心里面会怎么想,但是他们知道他们执行的命令十分不妥,这分明是在怀疑策神王子殿下啊,就算是策神王子殿下的座船再先进,那必竟是王子殿下,不是敌人,也不是敌对势力,这样对待,有点儿大逆不道的感觉。虽说不难看,可是总是心里面犯虚。

    座船上的军人没有直接回应策神王子座船主脑的质问,他们中首船主脑代表他们很程式化的回应:我们这就汇报上去。现在,我们将变换队形,请你船配合。

    “配合,配合,来吧,来吧!”见对方不回应,座船主脑也有些儿无味,“王子殿下有令,不得离我们过近,本主脑再次提醒你们一次,别让你们的人多事,要是惹来麻烦,到时候别怪我们王子殿下见死不救。呵呵,好药难医该死的人……”

    地方军的军船变换队形,把策神座船护在中间,船队改变了航线,在灰色的星空中划出一个圆弧,快速的改变航线向着旁边的宜居星球飞去。

    地方军军头和星球执政长倒是理解策神,一个王子,确实不适宜和地方大员走近,就是没有意思,也能被别人解释出种种的意思来。如果策神王子殿下不说明了,他们这两人不管如何都不能再像以前那样学着别的星球对策神王子殿下视而不见,就是明知道后遗症极大,也得硬着头皮参见策神王子殿下,如今策神王子殿下直言到星球上只是私事,不愿意和他们相见,反而是替他们解了围,让他们松了一口气。与此同时,也是让他们对策神王子的印象改观了,策神王子殿下不是那种不讲道理,蛮横的人,是非常体谅下面人的无奈的。

    地方军军头也是刚接到总军头被宰相拿下的消息,听说刚调查就调查出一堆烂事来,就是总军头没有什么大的罪行,也不可能返回到原来的职位上去了。自然而然的,他的一些指示和命令就做不得说了。宰相身前的人告诉他,策神王子殿下座船上的一些技术表现不要动心思,谁动心思谁倒霉。不过地方军军头没有及时的通报给前面执行任务的军船,他也好奇,这个策神王子倒底是何方神圣,竟然能制造出表现如些诡异的座船来。不过,策神王子突然要改变航线到他们星球上处理私事,还提醒他们,不要去见,这倒是一番好意,让他收起了他的小心思,让人传令给策神王了护卫的军船,停止调查策神王子的座船,以前的命令终止,本星球的地方军以后不准谈论策神王子的座船。

    策神王子根本就没有想到他的座船主脑恶声恶状的提醒让星球上两大人物改变了对他的一些看法,不过,就是知道他也不在乎。要是如了他的意,父王不让他做王朝的继承人,和地方要员大员结交,那可是新王忌,不管新王是谁,都是给他自己找不痛快,他从现在直就得小心着。要是如了父王的意,他不得不去做他已经有心理准备的王位,那么地方要员大员的观感对他来说丝毫无用,他坐在王位上肯定要做事,做事就得换人,换上一批自己信得过,肯做事,愿意听话的人替他牧守每一片的星域。那时候,整个王朝的要员大员都得经过他的考核了才行,并不是谁对他的观感好谁就有机会。

    飞船飞进星球当中,自然被引到一个飞船停泊场中,这是地方军军用的,用来接待一些要员和上方的人的停泊场。飞船锚稳停妥,策神便和雷森通联上,语气恭敬的问道:“父王,我到星球上了,父王在哪,我现就就去给父王问安。”

    雷森语气平淡,听不出什么情绪,“我现在就是星球上,我把坐标发给你,现在过来吧,我变了妆,你到了我会知道,到时候我去找你。”

    “明白了父王。我现在就动身。”策神王子深吸一口气,走出休息舱,一道道舱门打开,他进出分解回收舱,坐进迅速打理一遍的回收飞车里,飞船的舱门打开,小小的飞车从舱门中飞出,在空中顿了一顿,折了一个弯,向远处飞去。

    停泊场上,五架地方军的飞车紧跟着飞出,虽然是在星球上,危险没有那么大,可是地方军同样不敢大意,派出了不小的保卫军力。这也是没有办法,地方军根本就不知道策神王子要去哪里,不能提前通知沿途各个地方,只能选出最策的方法来执行,当然,这也是最稳妥的。没有人敢去问策神王子此去的目的地,策神王子已经说了,他是私事,要是地方军敢问,就有些过了,这是要插手王子私事啊,犯忌讳的事。

    “我在路边,你前边有一个山,我在路边坐着,一个老头就是我。”策神王子接近父王雷森给的坐标,脑海里突然响起雷森的声音,这是他进入到了父王雷森的神识范围,父王雷森直接就指挥他靠近,免得走弯路。

    飞车在一个老人的跟前停下,飞车门打开,老人进入飞车当中,“回你的飞船。我这次找你是有事让你做。还要,咱们父子二人要好好的谈谈了,不能这么生份。”

    策神干笑,“嘎,父王说笑了,没有生份。是儿子做事不到,考虑不周,让父王失望着了。也确实是儿子能力有限,肩膀太小,不能担起父王赋予的大任,儿子很惭愧啊!”

    “行了,没让你去找死,说这么多干什么。先回到你的飞船上再说。”

    见父王雷森瞪了自己一眼,策神缩一缩脖子,“好,先回飞船,先回飞船。父王你可别吓唬我,要是我能做得到的我一定做,超出我能力范围的,我肯定不行啊。父王,人要有自知之明对不对?我这个人啊,别的优点没有,只有一个优点,那就是自知之明了。父王,后面的飞车是地方军保护我的,前些日子出了些事情,不但把我给吓住宅了,也把地方军给吓住了,幸好他们及时补救了,派出人员来保护我,我这才心安啊。”

    “听说你的飞船重建了,还建造的差不多了?”雷森问了一个稍有些偏的问题。

    策神不好意思的挠挠脑袋,“是啊,上次和父王分别后,我就觉得吧,那船从军方退役的军用运输船各方面都落后了不少,速度只点中等,后配备的激光炮射程也是堪忧,舱室要是运输还行,用来分解回收再加上以后要做我的座船就不合适了,我船上不是回收些物质吗,我就想着吧,不能让人家说王室太不讲究了,连艘飞船都是破旧的,有失尊严,索性我就寻了个地方,把运输飞船拆解掉,按照我的设计来改建一艘,谁想得到啊,设计的挺好,用料也是十足,只是太亏了物质,到今天还没有真的完工呢,要说完工也不过是七八成的样子。父王放心,我这是想在星空中踏实的做一回流浪人,体验一下父王当年的感觉。”

    雷森问道:“你已经体验的时间不短了,能不能和我说说你现在体验出什么来了?”

    “不容易!”策神吐出一个词,接着又吐出一个词,“寂寞!”紧接着又吐出一个词来,“反省!”接下来,“成就”,“欣喜”,“焦灼”……

    雷森点点头,“还不错,我当初都没有这么多的感觉,你倒是厉害,这些觉一串接一串的,很好,很厉害。看来,你这次也算是有所收获了。”

    策神低调道:“哪里,只不过是的按照父王当初的路走一遍而已。浮光掠影,浮浅得很,浮浅得很呐!父王这次召唤我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让我来做?”

    雷森扭着看了策神一眼,见策神目光澄澈,一天的天真,知道他是在装,便没有好气道:“要是你父王我要你来接替我做盘龙王,你是做还是不做?”

    “啊!”策神一脸的惊讶,“啊,父王啊,上次咱们父王不是谈好了吗,我没有治国理政的能力啊,把这么大一副担子压在我肩上,一定会坏事的啊!这哪里行啊!”

    雷森见策神这副样子,倒是灵巧了一些,不想给策神好脸,便一声冷哼,“你这次反应倒是比上次干脆些,哼哼,策神啊,你是不是觉得你父王我把王位交给你是在给你挖坑?还是觉得你父王我交权交得不彻底,让你接替我的位置,是寻找一个木偶在上面,父王要躲在背后操控你,让你万般本事不得施展,所以你才会拒绝?”

百度搜索 星际回收商 爱搜书 星际回收商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星际回收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紫判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紫判官并收藏星际回收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