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星际回收商 爱搜书 星际回收商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正好。王上前些日子送的仙茶,我多贪了两杯,似有所悟,正要闭关半年,看看能不能戡得一番天机。回去我就要闭关了,若是没有大事,像这等事情,王上自己心情好就好,没有必要再去拉上我一起来。他们换了身份,便与我脱去了唯一的一点关系。看看,从始至终,他们都没有想到过我这个老东西。我再自作多情,就是自寻难堪了。”

    “甚好,那就回天机星吧。我也很忙,想让大神静下心来帮我,他是不肯的,就是肯,也得把这件事情所有余波都渡过去。要不然,天下人中会有一部分人持着阴谋论,会说是他用众兄弟做了晋身之阶、天下之口悠悠,还好我占着大义,还好有我父王替我挡了他们这一次攻击。我算过了,不管我如何反击,最后我的名声都会受损。”

    舰队返回天机星,逍遥王下战舰的时候对策神道:“好好的干,也好好的珍惜!”

    策神笑应道:“我知道了。要是有所需,让你的下人来王宫支应一声,王室成员只剩三名,专供物质会烂在库里,都用出去的好。”

    逍遥王接收到了策神表达出的亲和之意,笑道:“放心,要是我有所需,自己不方便的话,会派人前来索取一些我急用的物质。只是到时候王上不为难就好。”

    策神欢快的笑道:“不会,为难什么,我这里没有,我父王哪里总有,我会向他要。我现在又不急着提升修为,一些属于我的资源都闲置在那里。东西吗,要尽其用才好,不尽用都是废物。逍遥王爷,也只有你能被我称为王爷了,我希望你早日突破到半仙,那个时候咱们王室有了自己的半仙,还是雷法半仙,底气足啊,脖子也能挺直了。”

    逍遥王道:“你父王天赋和机遇没话可说,又是应出之人,王室里他会是第一个半仙。你们啊,也个个都是天赋极优的,他们现在是平民,杂念少了,会把更多的精力用在修炼上,追上我,超过我都有可能,我什么时候成为半仙,我都不清楚。好,不说别人,就说你,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你是用某种法门把你的真实修为一压再压吧,筑基初期?不会吧。”

    策神身体猛然一放松,最真实的修为显露出来,筑期大圆周满,“压制是为了更好的突破,再过些日子我准备突破到筑基期。”

    逍遥王神情有些复杂,也有些得意,“我的眼光是不会错的,早几次我就发现你在压制你的修为,呈现给别人的不是真实的修为。你的天赋是他们中最好的。也是咱们王朝修行中顶尖的几个。你没有用仙莲子吧?要是用,早就突破了!”

    策神道:“修为再高,对我来说也没有多大用处,要说有用处,也不过是用来做一个象征。嘿嘿,我算是明白什么叫上贼船了,大神也提醒过我,以后我就是在盘龙王朝退位,把王位交给我的后代,父王也不会放过好,让我轻松了,好过了,肯定会把异族那些事交给我,我呢,就是明白还装作那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最近,我算是明白了,父王他是个懒人,自己弄一摊肯定不愿意管,我的两位母后不是他看中的人选。我算是被坑了,除了有一天能到死,否则,解不了父王给我的重轭。”

    逍遥王语气既复杂又放松,打量了一番少的模样的策神,道:“到底是你父王最优秀,最接近他的血脉,因为你是最接近他的血脉的人,所以信任这种东西在你们父子之间天然不断,和你相比,他可以舍弃任何一个人,任何一个血脉,我相信,他不会舍弃你,因为,你最像他,是另一个他,只不过性情不同,见解不到。他看到你不是在看另一个人,是在看自己的另一种可能。策神王上,你杨啊,一个人能信任的是谁,信任的只有他自己,而你在尊上心中,就是另一个尊上。所以,他是第一,你也是第一。他包容你的一切,就是在包容他自己。你的话也解释了我的一些想不明白的地方。你是幸运的,因为,不管尊上以后如何尊荣,你都是代表他行使他权力的唯一人选,别无可代。你相信的,他就相信,你信任的,他不会置疑,这是一种无条件的信任。”

    难得的信任,难得的忠诚!策神笑笑,对逍遥王的话既不反驳,也不赞同。

    “多好啊,你父王,我们的尊上有能力一血人类之仇耻,让异族付出巨大的代价,你能帮他稳住治理后方,父慈子孝,不知是多少代人想的事情。策神王上,做为王室的一员,我提醒你,要谨守本心,不要犯大的错误,时时刻刻记住,王室无论到了任何时候都要以尊上为主,你所做出来的一切决定都要做到无损尊上的尊严,那样,才会长久。”

    策神摇头,“也许别人能做到,但是我做不到,我只会做我认为对的事情,关于父王的尊上,在正确的事情面前,可以放到第二位。你说的我能理解,你想把我父王打造成永不会犯错的神,我只是想着父王只是一个普通人,在自己人的面前没有必要去做完美的神。神的事情让神去做,人类活着总要现实一些,普通一些,接地气一些。神很多,众生灵心里面不缺少神,少的是真的,活生生的,时刻关心他们的领袖。要有血有肉,有血有肉就会犯错,不犯错那就是假的……”

    “父过子隐,这方面咱们之间以后可以聊聊。我回了,有大事可以去找我,我要闭关。你的修为也要多修,靠人不如反求自身,自身强大了才让让你身边的人尊重你,而不是有人说,你是靠着了你父王,出生的好,一出生就是王子;一出动就是举国的新闻,不疼你,谁也不信。”

    “呵呵,”策神的笑声有些不屑。“呵呵,也许你是对的,有什么要求找我来,别忘了,现在大神一走,整个王室可就咱们俩位了,你突破了告诉我一声,我替你贺。”

    “好。”逍遥王看着策神在两名半仙贴身护卫下进入王宫,也转身离开。但是策神呵呵的笑声一直响在他耳边。策神不喜欢眼下自己的生活,不喜欢命运被安排。可是每个人都是被命运安排好了的,就拿尊上来说,他高高在上,又是应出之人,在王朝掌控着一切,但是他的命运早就安排好了,一个应出之人有多少自己的自由,一点也没有啊。

    逍遥王有些同情策神,也开始同情尊上,命运被安排,难以开心。但他随之一想,自己的命运也是如此啊,所有生灵的一生都被安排好了,本身就是一个悲剧。

    战神越来越焦躁,无论是大神还是策神根本就没有人理他。和他交好的几位兄弟告诉他,出去的那一千多位真的得到了自由,个个变成了平民,散落在各个星球上,开始了他们各自平凡的生活。其中有些和还在武弃星上的兄弟有联系,据他们透露说,一切都是认真的,父王真的只放出一千多人,剩在武弃星上的都是被放弃了的,只能按照父王的要求慢慢死亡。

    被放弃,被死亡。没有人愿意。当消息一点点的被证实,他们的希望一点点破灭,他们原来坚定的认为这只是父王一个玩笑,父王是在吓他们的想法就没有了,代之的是惊恐不绝。

    想活下去,就要做些什么事情,可是做什么,每个人心里面都没有底。战神想的是,是不是要表现一下,在兄弟中间掀起屠杀之浪,让父王看到他们是在认真的执行父王的命令,是在按照父王的想法执行。可是,又转念一想,马上就否定了,不管父王心里面怎么想,战神都相信,天底下做父亲的没有一个人喜欢自己的后代血肉相残。他们要是做了,只能加快灭亡的速度。最好的是什么都不做,时间到了,死的人不够,自有天道来选人击毙。那样也好,好是好,可是战神又想到,要是到时候人数不够,天道把他列入第一批击杀名单,他岂不是要亏死了。

    所谓左右为难,不外乎如此。怕死得要死,战神就是怕死得要死了。他难以保持平常的心情。

    现在除了那一千多位逃出生天,以平民身份生活在王朝中的王子外,没有人再理他们,也没有人再关心他们。自从那天战神和大神以及策神通过话之后,再也无法联系上大神了。大神去哪了,战神也通过外面一千多位王子那里得知,大神居然放弃锦衣玉食,自堕身份,混迹于星际流浪人之中,驾着一艘物质分解回收船,不问是非。

    战神现在不恨策神,因为不是策神主动要收拾他们,是他们挑衅策神。战神虽然很狂,但是也知道根由在他们这里,他们挑衅策神。策神做为王上反击他们再正常不过了。

    他寄希望在大神身上,策神那里说不通,能在大神身边讲话的只有大神一个人。是,不错,还有逍遥王在,可是逍遥王是最不可信任的人,战神相信,只要逍遥王在这个时候不说他们的坏话就可以了,其他的不用多想。换成是他,他也得这样。必竟以前逍遥王做的那些事触犯了父王的底限,父王没有处理他,是顾忌父子之名分,否则,一万个逍遥王也都成了灰灰了。

    指望逍遥王,不如指望大神。大神心软,又重感情,还有大局观。逍遥王和大神相比,差得太远了,份量不同。大神一句话抵得上逍遥王一百句。

    要联系上上大神。武弃星上的的联系不上,那就让出去的那一千多人出面联系。战神对这一千多人很看不上,逃兵啊,要逃一起逃,私下里和大神达成协议,只顾自己活着,不管这么多兄弟的死话,这样的人,呵呵……不救别人,也得救他战神啊,他可是最特殊,具有领袖气质的人物,他要好好的活着,其他人可以去死。

    战神也知道自己的想法不对,可是他就是不可抑制的去想,而且还有些后悔当时没有替策神成为王朝的王上。要是他是王上,怎么也不会有现在的下场。等待死亡啊,这滋味可不好受。他若是王上,怎么会有现在这么多事,谁敢和他炸翅,他收拾不死那些人。当然了,他不是,所以会和策神争执。活个人啊,私心杂念就多了。

    战神并不认为自己有错,他觉得错的是别人,怎么就不能大度一些,放过他们这些人。

    人啊,对犯过错的人要始终抱着宽容的心,否则,做人的境界就不会宽广。战神是这么想的,总觉得自己犯错是有道理的,道理一,父王不该刚建好王朝交给策神,这是不负责任的行为。好吧,就是想交,也要经过大家的公论公选才行。这个大家可以不是王朝体生灵,可是不是王朝的官员,可是不是三军将领,甚至可以不是王室公选,但得有他。他战神是谁啊,这么重要的一个人,父王做出这么重大的决定,没有和他商议,完忽视他的存在,这是错误,极大的错误。

    道理二,公选没有公选,自然公器私用,哪怕父王是这个宇宙的主人,也得顾虑一下别人的存在是不是?不说别人,就拿他自己来说,他立过功,受过赏。冲过锋,陷过阵,流过血,受过伤,风风雨雨,坎坎坷坷的,功劳一大把,苦劳无数,就是大神在他面前,除非大神摆老资格,其他各方面他都不服大神。父王忽略了他的存在,他有气自然会有反应,犯了禁忌不管多大,就是大破天去,以他的血脉,以他的资历,以他的功劳,也可以将功折罪,怎么能让他去死,别人可以,他绝对不可以。这既不可能,也不科学。

    道理三,策神是谁,论资历,是最后出生的家伙,小家伙,没见识,怎么能和他比。论功劳,他是战神,为了王朝立功那么多,在王朝建立的过程中居功甚伟。说策神建了功,谁见了,不过是父王说的,没有人能证实。策神做王上,没有比这更荒唐的事情了。是不是?

    .。

百度搜索 星际回收商 爱搜书 星际回收商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星际回收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紫判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紫判官并收藏星际回收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