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魔道八荒 爱搜书 魔道八荒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宣柔儿急得哇哇大叫,眼泪止不住的叭嗒叭嗒往下掉,毕竟,她只是个小姑娘。此刻只恨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立刻死了的心都有。

    “嘶啦!”一声裂帛之声,宣柔儿胸前的一块布被扯了下来,露出了里面的亵衣,凹凸有致的锁骨展露无遗。

    宣柔儿挣扎得更加厉害了,但精神上几近崩溃。

    这个时候,她是多么希望像说书人口中的狗血桥段一样,忽然冒出一个侠客来英雄救美。然而随着衣物的一件件剥落,她的心中就只剩下了绝望。只能凭着本能做着无谓的挣扎。

    忽然,凌镇义的动作停了下来,脸色也变得不太好看。

    一个粗重的男子声音传来“怎么?继续啊!咱哥俩还等着看好戏呢!”

    宣柔儿目光一瞥,便看到了一高一矮两个身着开阳门服饰的男修站在前面,心情是复杂万分,喜忧参半。

    说话的正是那名又矮又壮的男修。

    凌镇义转过身,目光阴沉,但还是沉住了气,客气的说道“两位道友,这是我们落霞门内部的事,希望二位不要插手。另外,我愿意奉上西泠草两棵,就当是封口费。两位觉得如何?”

    矮个看向高个,揶揄道“哟,两棵西泠草哇!很值钱吗?”

    高个道“当然值钱!”说罢又看向凌镇义,冷笑道“只可惜,我们要的不是这个。我们要的……是你的命!”

    说话的瞬间,凌镇义迅速抽出了长剑,同一时间,对方也动了。

    三人交错而过,只闻“噌、噌”两声,凌镇义便俯身跪在了地上,单手撑地,表情狰狞。

    他的另一只手则落在了旁边的草地上,手中还攥着剑。

    高个冷笑道“剑修吗?很不巧,我们也是。所以,你该死得瞑目了!”

    说着刚要一剑刺下,却被矮个拦了下来。只听他说道“大哥,不如先留他一条烂命,咱先……嘿嘿,让他在一边看着怎么样?”说着,猥琐的目光望向了躺在地上的宣柔儿。

    宣柔儿娇躯一震,羞愤欲死。

    凌镇义被捆成了个粽子,绑在了树上,除了扭曲着面部肌肉做痛苦状,什么也做不了。

    他鼓着双眼死死的盯着面前的三人。见宣柔儿再次惊惶失措的大喊大叫,竟莫名的有一丝兴奋。

    矮个男修打量着眼前这个可人的尤物,如同欣赏着一道味道鲜美的大餐,咽了咽口水道“大哥,要不你先上?”

    “不必了。”

    矮个闻言大喜“那兄弟我就不客气了!”

    又戏谑的看了看凌镇义,用巴掌拍了拍他的脸,说道“好好看着,哥教你做人!”说完便转过身来,搓着手,流着涎,向宣柔儿走来。

    宣柔儿面露惊恐“你们……你们想做什么?”

    矮个满面红光“做什么?当然是做想做的事。嘿嘿,早听说落霞门的女修水灵,今天也让咱哥俩开开眼,究竟是不是那么一回事。”

    “你们……不要乱来!”

    “放心,哥会好好疼你!”

    “啊!不要……”

    宣柔儿拼命的挣扎着,整个人陷入了绝望的边缘。

    高个男修双手环抱,饶有兴趣的在一旁看着。

    “不错不错,越挣扎哥越有兴致!”矮个放荡的笑着,一把按住了宣柔儿的双手。

    宣柔儿则失声痛哭了起来。

    “哭什么?呆会儿叫你欢喜还来不及呐,哈哈!”

    宣柔儿却忽然停止了哭泣,眼睛也忽然有了神采。

    矮个笑道“哟,想通了?那就来吧!”

    说着,眯起眼睛,撮起嘴唇就亲了上去。

    然而他并没有享受到红唇的香糯,反而感觉有些糙,还带着股异味。

    睁开眼睛一看,发现自己亲上的,竟然是一只脚的脚背。

    抬头望去,便看到了一张阳光帅气的脸。一头乌黑的短发肆意的舒展着,如同两把毛刷一般。这人竟然不知道梳髻插笄。

    杨硕嘿嘿一笑“怎么样?味道不错吧?”

    “你……”矮个又惊又怒,刚要爬起身,下巴上便中了一记勾踢。整个人在空中翻了360度趴跌而下,摔了个七荤八素。

    当他仰起头时,只看到一截出鞘的长剑,那正是他那位大哥的配剑。

    “哧!”长剑刺穿了他的身体,将他钉在了地上,伴随着一声惨嚎,矮个男修只挣扎了一会儿,便不再动弹了。

    在他的旁边,倒着那位高个男修的尸体。

    杨硕向地上的宣柔儿望去,这一望,眼珠就是一直。

    我勒个去!要不要捆得这么专业啊!

    见杨硕两眼发直的盯着自己看,本来还不胜感激的宣柔儿是又羞又气,娇嗔道“喂!你发什么呆呀?还不赶紧帮我解开!”

    “哦!”杨硕眯瞪了一下眼睛,吸了吸快要流到嘴边的鼻血,便走上前去。

    “啊!你摸那儿?”

    “……”

    “闭上眼睛不许看!”

    “……,那你要不要解?”

    “哼!”

    两人折腾了好半天,总算在“尽量”不触碰宣柔儿身体的情况下解开了绳子。

    这时候,乔玲二人也赶来了。

    宣柔儿一看到乔玲,就扑进她怀里哇哇大哭了起来,眼泪如同开闸的水一般。

    这姑娘,是受了多大的委曲啊!

    “玲姐姐……呜……呜……”

    “柔儿妹妹。”乔玲轻轻拍了拍她的粉背,安抚着她的情绪。目光又询问式的看向了杨硕。

    杨硕微笑着摇了摇头,又耸了耸肩做无奈状。

    得知了她没事,乔玲一颗心也放了下来,视线又落在了不远处的凌镇义身上,见对方被捆成了一只大粽子,便问了“杨师兄,他是怎么回事?”

    宣柔儿一听又放声哭了起来“玲姐姐,你要替我作主哇!”

    “柔儿不怕,慢慢说。”

    宣柔儿哽咽了一会儿,情绪才稍稍平复,大致将之前的遭遇说了说。

    说着说着,情绪又激动了起来。只见她一把抽出插在尸体上的长剑,高举着向凌镇义走去,口中喊着“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乔玲连忙拦阻“柔儿妹妹,别冲动。他是该死,但轮不到我们处置。”

    “不、不!我要杀了他,他……他欺负我……呜……”说着竟又掉下泪来。

    真是血泪般的控诉,杨硕颇感无语。

    “不行!”乔玲紧紧抱住宣柔儿的腰,“妹妹,你一定要冷静。我们把他交给门派处置好不好?长老们一定会还你一个公道的。”

    “不!我不要!我不相信他们!”宣柔儿抵死不从。

    乔玲都快要拦不住她了,这个从小练武的小姑娘,别看身板不大,力气可是着实不小。

    “不如让我来。”杨硕说道,从宣柔儿手中取过长剑,直接架在了凌镇义的脖子上,吓得后者就是一哆嗦。

    凌镇义色厉内荏的喝道“你干什么?你敢!”

    杨硕嘴角一勾“要不咱赌一把?”

    “你……”

    “刚刚已经杀了好几个了,也不多你一个。”

    “你,你别忘了,门内严禁擅用私刑。我就算有错,也是训戒堂的事,轮不到你来处置!”

    “是啊,你不说我倒忘了。更何况,你已经是训戒堂公羊堂主的亲传弟子了。”

    凌镇义得意的一笑“你既然知道还不快放了我!”

    “好。”

    说话间,只听“哧”的一声,凌镇义的眼珠子就是一突,煞白的眼仁上布满了蛛网般的血丝。他怎么也没想到,杨硕竟然真的对自己动手。

    “你……不是说……”

    “有吗?”杨硕淡淡的道,“我平生最恨的就是小人,尤其你这种。”

    “你……”

    “记住,下辈子要先学做人。当然,前提是你能投胎成人。不过我看你也没什么机会了。”杨硕说罢,将长剑从凌镇义身上拔了出来,引得他又是猛的一颤。

    “噗!”凌镇义一口老血吐了出来,眼睛一直,便彻底没了生气。

    回过头来,发现乔玲三人都愣在了那里。

    乔玲皱眉道“杨师兄,你原不需如此。”

    杨硕道“这种人留着,终归是个祸害。”

    “你杀人了,你杀人了!”宣柔儿像失了魂似的,喃喃自语道,与刚才的凶悍判若两人。

    乔玲连忙捂住她的嘴“呸、呸!别乱说,你会害死杨师兄的!”

    宣柔儿这才清醒了过来,连连点头道“嗯、嗯,我不说,我不说。”说完,还自己捂住自己的嘴巴。

    杨硕的目光又落在了之前救回的那名落霞门弟子身上。

    后者就是一惊,几乎以为对方要杀人灭口了,赶忙陪笑道“我……我什么也没看见。”

    “真的?”

    见杨硕仍然微笑着望着自己,忙改口道“哦不,我看见了。我看见凌镇义师兄和开阳门的人大战了三百回合,然后死了在他们的剑下,最后杨师兄赶来,替他报了仇。不知道,我说得对不对?”

    这位也算是机灵,竟然讨好卖乖起来。

    乔玲掩唇扑哧一笑,正色道“当然不对。”

    这位就是脸色一窘“啊?”

    乔玲道“你不只是看见了,你还参与了和开阳门的战斗,你肩膀上的伤就是这时候留下的。”

    这位立刻就佩服得五体投地“对、对,就是这样,还是乔师姐英名。”

    乔玲又向宣柔儿道“柔儿妹妹,你可记住了?”

    宣柔儿眨巴了一下眼睛,用力的点了点头“嗯、嗯,柔儿记住了。”

    稍微打扫了一下战场,便收获了两个储物袋和两柄开阳门佩剑。不用说,这些当然应该归杨硕所有。

    不过杨硕这时候反倒忸怩了起来,美女在前,竟然有些不好意思。

    乔玲善解人意,忙劝道“杨师兄,我们的命都是你救的,这两个敌人也是你杀的。这些东西本来就应该是你的,快快收起来吧!”

    “哈、那啥,我就不客气了。”

    至于凌镇义的东西,也一并由杨硕保管,等到出去以后再上交。

    处理完这边的事后,四人便一起上路,朝着另一个求救信号发来的方向赶去。

    。

百度搜索 魔道八荒 爱搜书 魔道八荒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魔道八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吟枫舞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吟枫舞墨并收藏魔道八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