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清穿之十福晋她又忽悠人 爱搜书 清穿之十福晋她又忽悠人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终于可以开荤了,原文瑟想想还蛮激动的,现在一切都准备好了,只等老十来“射箭”了。

    可我是左等左不来,右等右不来的,原文瑟打了个呵欠,真睡了。

    睡到半夜,就听到沉重的脚步声响起。

    丫头们说:“姑爷回来了。”

    原文瑟在温暖的被窝里懒懒的伸出头来,看着那个路都走不稳的醉鬼进来,带来一股子难闻的酒气。

    她吩咐道:“替少爷拿些醒酒的茶去去味儿,侍候少爷洗漱一下。”

    老十不答应,歪歪斜斜向床边走了三步,每走一步,又倒退半步,跟数学难题似的,叉叉倒倒,好不容易到了床边,一屁|股歪下来,嘟嘟:“不要那些臭丫头洗,要表姐洗,表姐香香,香喷香……”

    那酒味真难闻。

    原文瑟厌恶的一推那大脑袋:“我香,臭的,赶紧洗去,别废话。”

    老十心里受伤了,眨着水汪汪的凤眼,看着原文瑟斥责:“表姐,不喜欢我了么?不心疼我了吗?居然说我臭,我臭的,也应该说是香的啊,怎么能说我臭,哼。赶紧说说错了,不然我不生气了。”

    原文瑟气笑了,洞房花烛夜,他喝成醉猫一样,还有理了,身上这么难闻的,还跟她撒娇,撒得着么?

    她一扑心儿的等他,就差没有脱光光了,可等到睡着了,他都没来他有理吗?!

    “乖,洗香香,我疼,去吧。”

    老十不干:“敷衍我,我听得出来的,以前是我表姐,比我大,敷衍我,我没办法,但是现在我是相公了,我比大,得听我的,知道不?哪家媳妇敢嫌弃相公臭,不想好了吗?想打屁|股了吗?”

    原文瑟哼笑一声:“我看是借酒装疯,想耍流|氓。”

    老十语窒,瞪大眼睛惊叹,用商量的语气带着迟疑的问,“这个都能听出来吗?他们都说很神神叨叨的,什么都知道?原来是真的。”

    “谁说的?”

    “太子殿下,朱南山他们。”老十指控,“他们不怀好意,整天向我打听的消息,哼,我媳妇儿,才不会搭理他们呢?”

    原文瑟道:“行了,丫头们把桶拿到这里,我指点她们侍候可行?”

    老十委屈的道:“那还差不多。”

    几个丫头赚表现似的,将浴桶抬到卧室,又给隔了个屏风,进去侍候老十洗漱,洗之前还看看原文瑟的脸色,怕她不高兴。

    原文瑟真不会忌妒这个。

    嗯,这种日子过得太多了,她都习惯了,她洗澡也喜欢人侍候着,舒服。

    从来不会有丫头因为侍候过爷们洗漱嫁不出去,只要没被爷们收房,就是纯洁的,这就跟护士一样,是个工作,心正就不会想歪。

    老十洗了澡,爬到床上,光乎乎的,趴在原文瑟身上,就这么睡着了。

    原文瑟只是挥退了丫头们,让她们明天再来收拾,就抱着老十睡了。

    天快亮了,原文瑟迷糊中就听到老十在嘀咕:“洞呢,怎么会找不到洞呢?”

百度搜索 清穿之十福晋她又忽悠人 爱搜书 清穿之十福晋她又忽悠人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清穿之十福晋她又忽悠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徽菜的书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徽菜的书画并收藏清穿之十福晋她又忽悠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