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当阴阳先生的那几年 爱搜书 我当阴阳先生的那几年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第七十六章 三清失效

    夜挺安静,屋子里只剩下了电脑机箱发出的轻微响动。

    我们在屋子里都没有说话,眼见着要三点了,我和易欣星开始紧张了起来。如果真的有脏东西的话,今晚丑时这丫一定会再来找谢志鹏。他大爷的,到时候我和老易就给他来个一锅端。

    我刚才借着上厕所的时候已经用‘丁酉文公开路符’开启了冥途,而老易也在地上点亮了那‘二十四周通明灯’。

    眼见着老易现正在死死的盯着自己的那块表上的六根指针的指向,不敢怠慢,谢志鹏小声的问我,你这师兄是不是赶时间啊,怎么总看着表呢?

    我不知道要怎么跟他解释,于是就跟他说,你别理他,他这人有一种一到晚上就盯着表等天亮的习惯。

    其实我也好不到哪儿去,为了双保险,刚才我就从挎包中拿出了一个大海碗和一瓶矿泉水,立起了筷子。谢志鹏哪见过这场面,但是他又不好开口问,毕竟在他心中是文叔这个活菩萨叫我来的。于是他想到这里便拿出了那张价值八百八的符,攥着手里不停的念叨。

    我看着他这副小模样就觉得好笑,他并不知道那其实就是一张废纸,一张价值八百八的废纸,毫无用处,拿来擦屁股都嫌硬。

    索性便不看他了,看了眼手机,已经两点五十了,还有十分钟,听谢志鹏说,前天那个女鬼头就是三点准时出现的。所以我也就不敢再怠慢,手伸到挎包中抓着一张‘甲午玉卿破煞符’,双眼也开始直勾勾的盯着桌子上的海碗。

    如果现在有人进屋的话,一定会被我们三人现在这造型给吓到,一个直勾勾的盯着桌上的海碗,一个死死的看着自己的手表,还有一个正抓着一张黄符嘴里不知道在念叨着啥。

    够邪乎的,主要是现在这气氛太吓人了,就好像一帮正在急方便而等着厕所的男人一样,这感觉确实挺憋挺慌的,让人透不过气来。

    眼见着已经三点了,我和老易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儿。可是桌子上的大腕却迟迟没有动静。

    正当我感到奇怪的时候,忽然听到身旁的谢志鹏大叫了一声,我俩被吓了一跳,马上转眼望去,只见谢志鹏面如铁青,从椅子上跌到了地上,眼睛瞪得大大的大声的喊道:“啊!啊啊啊啊啊!!!!”

    看他的样子好像看见了什么极其恐怖的东西一样!可是桌子上的大海碗里,那根筷子却没有立起来。而且易欣星的表也没有任何反应。

    他到底看到了什么?只见谢志鹏连滚带爬的跑到了我身后,用手指着窗户大喊道:“来了!!!来了!!救我!!救我!!!”

    不可能!!!我和老易两个人的土法都没反应,所以不可能是鬼!难道是谢志鹏出现幻觉了?

    我俩也慌忙向窗户望去。

    这一望不要紧,当时我和老易就差点被吓尿了裤子!果然,船户外边出现了一张硕大的女人脸。惨白惨白的脸色,就和花圈店里的纸人一般,没有下巴,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大血窟窿,一条比白无常还要长的舌头支楞了出来,像蛇一般的扭曲着,它瞪着好像两个大灯泡一样的眼睛瞪着我们,阴森森的笑着。

    我和老易虽然之前已经知道了它的模样,但是猛然一见,还是被吓出了身冷汗,这大姐也长的太寒颤点儿了吧,我发誓,它是我至今为止见过的长的最恶心的东西。

    但是为什么它明明在那里,而我和老易的工具都没有反应呢?他大爷的!这简直不和逻辑嘛!!

    但是我深知来者不善,善者不来的道理。事情紧急也由不得我俩多想了,于是我忙抽出了一张‘甲午玉卿破煞符’,对着谢志鹏大喊道:“赶快跑!!往有保安在的楼层跑!!不管看到什么都不要停下!!快!!!”

    说罢我慌忙跑到了窗户旁,抬手就把‘甲午玉卿破煞符’贴到了窗户上,他姥姥的,管你是啥,想进来也没那么容易!

    谢志鹏听我一喊,便回过了神,他颤抖的起身,连滚带爬的向门外跑去。见到他了出门后,我和老易也便没什么顾忌了,老易不含糊,关键的时刻很少掉链子。只见他表情严肃的把小蓝灯拿在了左手,而右手则不停的掐算着,我知道他这是在算现在的时间环境和方位,好为使用奇门之术而作准备。

    而我就更不含糊了,虽然窗外那大姐长的确实很恶心人,但是哥们儿我这种场面已经见过很多次的,刚开始时那猛然的惊吓过后,我马上就稳定了心神。

    那窗外的死人头见谢志鹏已经跑出了屋子,它怪笑了几声后便向屋子里飞来。

    来得好!!我心中大喜,就愁你不进来,看你这跟大头儿子似的大脑袋,穿过窗户的时候必定会刮上哥们儿的‘甲午玉卿破煞符’。哥们儿我等的就是这一刻!看我一符把你彪到地府里去找你的小头爸爸团圆!

    见它已经接触到了窗户,于是我也不再犹豫,马上右手结了个剑指,大喊一声:“急急如律令!!!”

    只听“嘭”的一声,那张符在那大头女鬼的头上猛然被引发了。我心中一阵得意,从声音上来判断,这符觉得是我至今为止效力最大的一张,正中她的鬼门,它这要是还不死,老子我就跟它姓!

    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事,确是一件我平时怎么也想不到的事,这么形容也许还不恰当,这简直就是我在梦里都不敢想象的事!

    只看见那张‘甲午玉卿破煞符’变的焦黑了以后,那女鬼用支楞出的长舌头往自己的额头上一舔,便把那符给舔掉了。它竟然连一点事儿都没有!!!

    我脑袋‘嗡’的一声!它怎么可能没有事呢??那可是‘甲午玉卿破煞符’啊!!!那可是哥们儿我最猛的符啊!!想想我之前用这符对付过的妖邪也有好几个了,而且每一次用都能对它们造成巨大的伤害。为啥这次打在这死人头的光瓜子上它却没事儿呢??

    我忽然感到了很害怕,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觉得后背冷飕飕的,要知道如果这符对他没用的话,那么我在它的眼里,可真只算案板上的瘦肉了。

    它舔掉了符后,已经飘进了屋子,望着我俩发出了‘呵呵呵呵’的笑声。仿佛正嘲笑着我俩的不自量力。

    我咽了口吐沫,不行,这个时候绝对不能坐以待毙!我边大声的喊道道:“老易!!你还没好么!!这东西太邪门儿了!!我的符对它不起作用!!”

    易欣星此时正紧闭着双眼表情凝重的快速搓着右手手指,他听到我说的话后没理我,反而搓手指的动作更快了,然后他猛然的睁开的眼睛,跟我说:“成了!看我的!!”

    而这时,那女鬼头已经向我扑了过来!我慌忙从挎包之中的夹层内拿出了一张‘丁已巨卿护体符’,大喊一声:“急急如律令!!”

    可是接下来的事情再次的戏剧化,我那百试百灵的‘丁已巨卿护体符’在那女鬼的长舌头下竟然形同虚设。只见它那恶心的长舌头猛然的缠在了我的脖子上了,靠!这种被掐脖子的感觉怎么这么熟悉!!

    我都快哭出来了,它到底是什么东西啊?不带这么玩儿的吧!《三清符咒》中的符咒竟然对这不知是啥的死人脑袋一点儿用都没有!我发誓,祖师爷灵宝道尊要是看到这一幕后都会流血泪的!!!

    但是现在已经不是纠结这些的时候了,眼见着扑街就在眼前的时候,身旁的易欣星忽然跑了过来,他用手指粘了一点小蓝灯中的灯油,然后把那灯油又弹到那女鬼的大头上,我还以为他还能有什么手段,哪知道他做完这一系列的动作后竟然飞速的跑到了一个办工桌的上面。

    我边用力扯着那个紧缠着我脖子的舌头边吃力的骂道:“老易!!你跑啥啊!!快点儿救我啊!”

    老易在桌子上对我喊道:“马上,我算出来了,现在这个时间的离位就在这儿,你坚持住!!”

    只见他左手持灯,右手摆出了一个怎么看怎么像手抽筋的造型,大喝一声:“丙奇属火火墓戌,此时诸事不须为!!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开开开!!!”

    看来他终于使出了奇门术了,可是悲剧的是,他喊完后竟然什么事都没有发生!那舌头依然紧紧的缠着我的脖子,我感觉到已经缺氧了,要不是一直双手用力的拉着的话,恐怕脖子都要被勒断了。

    老易愣住了,他在桌子上着急的大喊道:“不可能啊??火那?火那??”

    这里提一嘴,那件事过后,我像老易问到了他这招到底是什么,原来这是奇门阵法中的一个,名为‘离火墓葬’之阵,离为火,通过算出布阵时的‘离’位,再以灯油为引,即可让身中此术的妖邪受到业火的焚烧。可是这所谓的‘离火墓葬’用在这位大姐的身上,竟然也一点用都没有。

    可我当时哪知道他用的是啥,我忙骂道:“火个屁啊····!!快来救我!!”

    老易虽然也受到了招数失灵的打击,但是好在他马上回过了神,于是他飞身跳下了桌子,跑到我身边和我一起扯着那条粘呼呼的舌头,我见那舌头稍微松了一点后,连忙从挎包中把所有的符都抓了出来,然后都贴在了那正缠我脖子的舌头上。

    老子就不相信十多张不同的符加一起也对你无效!于是我大喊道:“急急如律令…………···!!!!”

    一连喊了十几声,只听那些符“嘭嘭嘭”的连续响了好几声后,我脖子上那恶心的舌头终于松开了。

    也顾不上脖子上是恶心的粘液了,我马上拉着老易后退了几步,那女鬼头受了我十多张符后,竟依然没有什么事!只见它把舌头抖了抖,那些符便化成了黑灰了。

    我心里苦笑道,吗的,这次难道真挂了?于是我问老易:“老易,今晚上咱是没辙了,赢是不可能了,你有没有什么能让咱们跑路的招数?”

    老易此时受到的惊吓不必我少,只见他颤抖着说:“有,我刚才算出了遁位,可以让它看不见咱们,但是千万不能喘气。要不就破了。”

    眼见着那女鬼头又要向我俩扑过来,哪儿还容我细想?于是我慌忙对他点了下头,整吧!先保住小命再说!!

    在那女鬼扑向我俩的同时,老易拉着我快速的跑到门外,再跑了几步后便停住了,只见他把小蓝灯放在了地上后,忽然一把从后面抱住了我。并且告诉我,别喘气!

    你想象一下,两个大男人紧贴着身体紧紧的抱在一起是什么感觉,当时我的鸡皮疙瘩就又起来了,可是我知道,这大概就是奇门遁甲中的一种‘遁’法。于是我强忍着恶心,由他紧紧的抱着我,左转了一圈,右转了半圈后,他轻喝了一声:“开!”

    就在他刚刚说出‘开’字的时候,那个没下巴的女鬼头就已经飞了过来,它在离我俩不到一米的地方停下了。

    而此时的我憋住了呼吸,只能听见自己那砰砰的心跳声。

百度搜索 我当阴阳先生的那几年 爱搜书 我当阴阳先生的那几年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我当阴阳先生的那几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崔走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崔走召并收藏我当阴阳先生的那几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