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当阴阳先生的那几年 爱搜书 我当阴阳先生的那几年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第一百六十一章 迁坟

    ‘凤山渐,行走薄冰之卦也。’

    我正在山上陪着文叔这老家伙遛弯儿,忽然手机响了起来,我拿起一看,原来是石决明给我发的一条短信,我心里琢磨着这大山深处想不到还真有信号,看来还真是神州行我看行,必须行,不行也行啊!

    短信只有几个字,风山渐,我知道这应该是卦象之一,但是具体不知道是啥意思,不过我看后面的那如履薄冰四个字儿,一看就不是啥好话。

    正当我琢磨的时候,又来了两条短信,我依次打开,只见第一条短信上写着:

    渐者进也,故有行走薄冰之象也,夫行走薄冰者,如同有一人过河无桥,冰上行走,不想走到中间,其冰甚薄,心中着实惊恐,占此卦者,凡事当缓,做事不可急迫之兆也。

    象曰:路上行人在隆冬,过河无桥走薄冰,小心谨慎过得去,一步错了落水中。

    昔日陈友谅得了康茂才之书,占过此卦,果然中了刘伯温之计,大败而归,即如同行走薄冰之象也。

    断曰:薄冰甚是险,行人却难禁,君子占此卦,凡事要小心。

    看到这里我脑袋都大了,心想着这石决明手上功夫果然不错,打字儿够快的了,这种卜算之术我并不陌生,以卦入相正是以前那碾子山刘先生的拿手绝活。

    我摁开第三条短信,只见上面写着:小非,恐怕你们这次不会简单,切记万事小心,形式不要冲动。

    我看着短信,心中苦笑道,他大爷的,看来这还真不是啥好兆头,还是走一步说一步吧。我在心中安慰着自己,话说我的运气啥时候好过,不也赖赖唧唧的活过来了么?

    我和文叔俩人现在在这大山的西面,其实选地一说也用很大的学问,正所谓:凡登山观地,见高贵珍重,文书坚固,彼喜庆之类,则以吉断。见破碎微贱之物,则以凶断。或瓦石草木,金银刀剑之类,人物鸟兽,山林花卉,纸扎竹砖之类,皆可参详。

    走到一块挺大的空地时,文叔停了下来,跟我要了罗庚,然后站在前面摆弄了一阵,便对我说道:“恩,这块儿地不错,坐北朝南,东有山核桃树十棵,北有野杏树十棵,正代表着十龙十象,实在是一块儿不可多得的好地,就这儿吧。”

    我无语了,有点儿尴尬的对着文叔说:“那啥···文叔,这儿是西边。”

    文叔瞪了我一眼,没好气儿的说:“哪儿那么多废话!我说是好地就是好地!能埋人就行呗,要求那么多干啥,你忘了我以前是怎么教你的了啊?”

    蓝道永远是蓝道,永远也不会变成蓝带,我终于明白了,这老家伙的本性又露出来了,我叹了口气,虽然这不是啥好地,希望埋人不会埋出啥大失误就行吧,唉。

    老神棍相好地,然后便一步三扭的往山下走,我走在他身后,望着他这副臭得瑟的神情,不免一阵担心。

    回到了甄家,甄家人都在客厅里等着呢,见文叔回来,忙问他找到合适的地没?

    文叔点了点头,对着他们说:“放心吧,就这点儿事还难不倒我,你们去山下找些人手,后天挑个好时辰便可以动土。”

    甄家人挺高兴,就好像有了盼头一般,我则叹了口气,把背包放在屋子里,然后走到了门外的树林边开始抽起了上火烟儿。

    老易见我回来了,便也走出了门,坐在我旁边,见我好像很是犯愁的样子,虽然他不知道我怎么了,可他这个人的性格就是有时候大大咧咧,有时候心思缜密,于是他就用一种好像开玩笑的口吻跟我说:“咋的啦哥们儿,让人家给煮了啊?”

    我叼着烟转头望了他一下,想不到他竟然还记得这么经典的广告,我苦笑着摇了摇头,然后把石决明发来的短信给他看。

    我其实挺郁闷的,但不是因为这短信,而是因为我觉得我好像变了,这是真的,不管从哪方面,已经有点儿找不到曾经的影子了,可能这就是传说中的人性吧,总是在自相矛盾,因为我的心里竟然有点希望那坟中的尸体已经变成僵尸,这样我摆脱五弊三缺的机会就会更大一些。

    可是我知道,这种想法是自私的,因为这可能会殃及甄家,要是以前,这种事情我一定是不屑去做的,可是在过了这么多年的苦日子以后,我真的有点儿怕了,虽然嘴上不说,但是时间一年一年的过去,我真的越来越怕我会孤独终老,那种滋味想想就会让人感到窒息。

    别跟我说这世界上孤独终老的人有很多,这都他大爷的是场面话,你们没有经历过,别跟我说那些庙里的和尚也是孤独终老的,这也都他大爷的是场面话,因为哈尔滨的和尚都他大爷的会**。

    人生就像是一个苦海,我们可能永远也看不到岸边,人生就像是一场交易,永远没有公道可言,得到一样东西就注定要失去一样东西,以前我为了报答九叔的救命之恩,从而得到了一些在常人眼中很是神奇的道术,可是同时也得到了五弊三缺这种命运,可是想想现在已经到手的两样解决五弊三缺的东西,哪样不是粘有血腥得来的?

    我不是妇人之仁,真的,我只是不希望任何东西受苦,不管是人也好鬼也好,他们都有自己的思想,都有自己的故事,而且都要比我惨,我能走到今天说白了也只不过是运气好罢了。

    而现在,我的脑子里竟然已经开始希望那坟里的东西是僵尸了,完不顾甄家人的死活,要知道这样的我,和那些蓝道又有什么区别?

    去他大爷的,难道是我错了么?可是翻来覆去我也没想通我到底是错在哪儿了,他大爷的。

    老易在旁边看我现在的表情是如此的纠结,便问我怎么了,我就如实的把我心里的困惑告诉了他,不求这个天然呆能开导我,而是有些事情在心中憋的实在是太难受了,找个人说出来会舒服些。

    老易听完我说的话后,便对我说:“你啊,让我怎么说你好呢?真是想不明白你,有时候不是挺狠挺爷们儿的么?怎么有时候却又像是换了个人似的呢?老是钻牛角尖儿,把自己往死胡同里逼,要知道咱们都只是凡人,有些事情不是咱们希望就能做到的,真是有点儿搞不懂你,说轻点就是心太软,说重点儿就是优柔寡断,妇人之仁!”

    我沉默了,他说的没错,我确实是这种人,老是爱情绪化,情绪一上来就会被冲昏头脑,但是冷静下来的时候心里却又会十分的矛盾。

    老易见我好像有点儿冷静下来了,便继续对我说:“你说说,你想这些有什么用?你能改变什么么?谁都没有错,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如果你要怪的话,就怪着他大爷的社会,还有命运吧!”

    我叹了口气,是啊,要怪就怪命运吧,这句话以前我好像就说过,没想到今天又再次的提到了,他大爷的,我望了望天,我们都是命运的棋子,但是我真的就这样一步步的按照它的布局而走下去么?

    去他大爷的!

    真没想到,老易这个民间科学家开导起人来,竟然这么犀利,弄的我忽然茅塞顿开,是啊,我想这么多有个毛用?除了能把我自己想郁闷了以外,还能起到什么作用?悲剧不能够当饭吃,我也早就过了那种整天把自己当悲剧男主角的年龄了。

    想那么多干嘛,走一步说一步才是哥们儿我的性格,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一根烟抽完,我又续了一根,掉在了嘴里,狠狠的咬着烟嘴儿,抬头望去,这天竟然是这么样的蓝,就和高考刚从出考场时看到的天一般无二,蓝的就像是一块儿玻璃,让我有一种想捡起石头砸碎它的冲动。

    我终于明白为啥大师兄要大闹天宫了,都是被逼的。

    之后的事情暂且不表,眨眼就到了起坟的那天,早上三点多,天还没有亮,甄家兄弟姐妹四个,连同媳妇儿孩子,加上帮工的一共二十多人,两个老神棍领着我俩走在前面,浩浩荡荡的就走上了山,现在人多,两个老头子早就进入了高人模式,仙风道骨不染尘埃的模样。

    由于迁坟不同于出殡,这里面的说道也挺多的,其中文叔跟我们讲到,众人不能穿白衣,身上不能带佛珠之类的东西,整个迁坟的途中不能够说笑打闹,根不能在老太爷棺材见天以后在附近大小便,否则对这家子孙不利。

    那新选的坟地已经在昨天的时候挖好了,由于时间紧迫,今天先是把遗骨请过去,改日再挑个良辰吉日重修墓地。

    我和老易的背包里满是黄志贡品,早上山里的空气很好,闻上去很舒服,只是走到那风水局的边缘时,野兽尸体腐烂的气味再次的传来,比上次还要浓重,一定是又死了不少的野兽。

    快四点的时候,我们一行人终于来到了那甄老爷子的坟地,天刚蒙蒙亮,打眼望去,那空地之上纯汉白玉打造的墓地略带有一丝诡异的气氛。

    山林之中的鸟儿起的都很早,只见到纯白的墓碑之上立着两只黑乎乎的乌鸦,望着我们这些人居然不害怕,等着绿豆般的小眼睛望着我们,直到我们走近的时候才扑打着翅膀,‘呱呱’的叫了两声后飞走了。

百度搜索 我当阴阳先生的那几年 爱搜书 我当阴阳先生的那几年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我当阴阳先生的那几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崔走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崔走召并收藏我当阴阳先生的那几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