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前任是陛陛陛下 爱搜书 前任是陛陛陛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朝野为此私议沸腾, 而怒不可遏的萧照, 在命朱雀司查出消息来源后,直接“杀”进了惠妃宫中。

    惠妃一听传报皇上驾到, 就已知事(情qíng)败露,摒退诸侍,萧照一进(殿diàn)中,就见惠妃脱簪待罪、跪在地上,双目含泪地望着他道:“臣妾自知有罪,但请陛下先听臣妾一言。”

    纵是瞒得再好, 但圣上为这孩子调动了多少人力物力, 惠妃从偶然发现尚衣司私制婴儿衣物起疑, 在家族的帮助下,终是循着蛛丝马迹, 探知到了令人惊骇的真相。

    早在圣上除了怀王后, 父亲就一直等着圣上接下来对太皇太后动手,然而等来等去,圣上始终没有如此做, 父亲不明究里,将此事托与她, 令她在内宫探查缘由, 她顺藤摸瓜,最后竟查出了这样的因由,释惑的同时,也震惊地连月来食不下咽、夜不能眠。

    “陛下”, 惠妃朝地重重一叩首,雪白的额头立即泛起青红,她含泪望着萧照恳切道,“臣妾所做,都是为了陛下,太皇太后之心,绝不止于宫闱,陛下您于她有杀夫之仇,若太皇太后手中,有陛下您的子嗣,有大周江山的继承人,那她将不再需要您,一个襁褓中的孩子,多么容易掌控,她大可杀父留子,只有让这个孩子与陛下您没有半点关系,才能保陛下清誉,并断绝一切风险!!”

    她看萧照面沉如铁地负手僵站在那里,大着胆子继续道:“陛下英明,其实臣妾方才所说,陛下心中都明白,只是被她暂时蒙蔽了双眼”,惠妃急切膝行上前,仰面抱住萧照双腿,“陛下,太皇太后是什么样的人,她一女侍父子,怀王待她(情qíng)深,她却甘为父妃,不殉名节,先帝待她(情qíng)重,可才驾崩多久,她就又琵琶另抱,她对您,只是为了一己私利,蓄意勾引,就连这个孩子,恐怕也是为逐利而生,怎会对您有半分真心……”

    僵如磐石的人忽似被狠狠刺痛了,终于有了反应,素衣散发的女子被用力甩摔在地,她手撑在地上,望着那个疾步远去的背影,知道她的话,已多少到了他的心里,也或许,他心里本就有这些话,只是他自己不愿意去想、不愿意去听,她只是,帮他说出来了而已……

    苏苏得知萧照罕见地去了趟惠妃宫中,然后惠妃就被削位(禁jìn)足了,猜测这“遗腹子”的流言,大抵和周家脱不了干系,萧照一向信任周氏,若能趁此削了他对周氏的信任器重,倒是一件好事,为此,她对萧照稍稍温软了一些,二人僵持的局面,也似因此,缓和下来。

    这(日rì)萧照一下朝就来了郿坞,苏苏正和阿碧及几个嬷嬷给孩子洗澡,阿宝坐在温水暖漾的盆中,四肢白润如藕节一般,双眸水灵灵地朝人看,总是忍不住地“吃手手”。

    萧照让诸侍退下,侍从皆遵命垂首离开,猫却不愿遵从圣命,仍是双足扒拉着低矮的浴盆边缘,好奇瞅着孩子的同时,时不时低头((舔tiǎn)tiǎn)两口暖暖的洗澡水。

    萧照取了个矮金裹脚杌子,在苏苏(身shēn)旁坐下,帮着撩水给孩子沐浴,孩子肌肤粉嫩,碰一碰就要红一片,苏苏看他指腹有茧,道:“还是我来吧。”

    萧照“嗯”了一声,慢慢收回手,看苏苏帮孩子擦洗,如云长发只用一根长簪松松挽着,长袖披帛都捋绕在肘上,两截雪臂与婴儿肤色相较,也毫不逊色,眉眼安恬平和,几根柔软的发丝,依依垂落在鬓边眼前,与平(日rì)清雅不同,颇有几分家常静好的意味。

    萧照静静地凝看着这样的苏苏,伸手将她落至面前的几丝长发拂至耳后,低首在她玉颊处亲了一亲。

    苏苏嫌痒要避开,然萧照又抚着她脸颊贴上前,浴盆中原本安安静静的孩子,好似感觉受到了冷落,圆溜溜的手臂一砸水面,“砰”地溅了两人一脸水,苏苏今(日rì)难得对这孩子生了几分耐心与(爱ài)心,却被泼了一脸水,哭笑不得地去找毛巾擦拭,萧照却顾不得自己,怕孩子着凉,先把他抱出来擦干净了。

    苏苏擦完脸回来时,萧照已经给孩子穿好了衣服,苏苏看他头发和脸都还是湿的,拿毛巾给他擦,擦着擦着,想到萧照小时候,她经常这样帮他擦脸,手不由慢慢顿住了。

    萧照感知到了苏苏的(情qíng)绪,握住她的手贴在自己的脸颊处,一双湿润的眼睛凝望着她道:“我们这样,不是很好吗?”

    苏苏避开他的眸光,将手抽出,去抱躺在榻上的孩子,萧照今(日rì)似很闲,不见朝臣不批折子,就一直在郿坞里陪着她与孩子,到了夜里,孩子仰躺在两人中间,攥拉着萧照的手睡着,萧照亲了亲他的小手,让(奶nǎi)娘把孩子抱走,烛光摇曳,罗帐倾洒,苏苏正要翻(身shēn)睡去,萧照已手搂住她肩,压了上来。

    幽光浮游的绮帐中,他静静看了(身shēn)下的女子一会儿,低首吻了上来,纵是逢场作戏,苏苏对萧照,也越不过心里那道坎儿,制止了他那不安分的手。

    平(日rì)她不肯,萧照也就罢了,然今夜不知着了什么疯,不但没有停止,反强扣住她的手,另一只手紧搂住她的腰往(身shēn)下送,吻也愈烈,苏苏挣不开,急得出汗,最后怒喊了一声:“萧照!!”

    这是她第一次这样喊他,萧照动作立时顿住,半晌,幽亮的眸光落在她面上,温柔地轻触了下她的唇,“和朕在一起不好吗?您是皇后,阿宝是太子,往后一家人永远在一起,朕(爱ài)您,很(爱ài)很(爱ài)……”

    苏苏打断了他的话,“皇上口口声声说(爱ài),却总是顾着自己的心,逆我的意,一个小小的提议,拖到如今,也不肯松口。”

    萧照抿着唇不说话,苏苏将他推开坐起,“皇上不愿意就算了,朝野传议阿宝就是他的孩子也好,总比当朝太皇太后与皇帝的悖伦生子,要来的好听一些,往后,阿宝就是怀王萧玦的孩子,与皇上再没有什么关系!”

    作者有话要说:  头晕,吃药,睡觉

百度搜索 前任是陛陛陛下 爱搜书 前任是陛陛陛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前任是陛陛陛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阮阮阮烟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阮阮阮烟罗并收藏前任是陛陛陛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