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留级生 爱搜书 留级生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殷岳的语调轻描淡写,但良哥却听得冷汗直流,瞬间明白殷岳所陈述的事,是他那群爱玩的小弟们看见别人开好车,驾驶还是个女孩子,便想上去为难人家一下,谁知道踢到铁板,殷岳也在车上。

    会认识殷岳,自然是因为自己是他店里的常客,也多少知道他在开店前,打点过多少黑白两道,当然也知道——殷岳的「背景」。

    如果殷岳想要,捏死他们像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但他没有,他手下留情,只是语气淡漠表示他的不偷快,而方才言词中流露了他不偷快的原因——不是因为他被冒犯,而是他的人,那个被他允许开他车的女人被吓到了,这让殷岳非常火大。

    良哥去过殷岳店里,自然知道车子里的女人是什么人。

    「都怪我没教好小弟,让蒋小姐受惊了,殷先生,抱歉!」良哥很识时务,低头道歉,还把躺在地上装死的小弟们踹起来,凶恶的逼他们排排站,向殷岳鞠躬道。

    「我叫你们飙车,我叫你们当飙车族?!看到别人开好车就想为难,怎样?没看过坏人是不是?很跩嘛!跩啥!」良哥面对殷岳的恭遒有礼,在面对那群小弟的时候就转为凶恶狠决,他粗暴地咆哮怒骂。「还不跟岳哥道歉!」

    「岳哥,对不起!」一群小弟被自家老大打到头昏脑胀,知道眼前的男人是连老大都要给面子的「岳哥」,纷纷乖了,不敢再逞凶斗狠,连忙低头鞠躬道歉。

    「小孩子不懂事,别为难他们,把事情讲清楚就好,这个年纪有些道理他们也该懂了。」殷岳见小朋友们被揍,竟然有点于心不忍,他开口为他们说话,打算就这么了事。

    「岳哥说的话你们听见没有?岳哥替你们说情,是你们的运气!」

    「是!」少年们乖乖站在路边罚站,哪还有刚才的锐利杀气?

    「回去吧,很晚了。」殷岳点了点头,一扬手,放他们走。

    少年们纷纷骑上车,就要走人。

    「等一下。」殷岳突然开口,拿起他随手丢在地上的球棒,笑着交给了带头的少年。「棒球棍是在球场上用的东西,听见了?」

    少年接过球棒,吞了吞口水,迎上殷岳笑意不达眼底的面容,他这才深深感觉到眼前的男人有股深沉内敛的悍将之气,突然间他明白了,这个家伙可以轻易将他撕成碎片,只是他不屑这么做!少年因为恐惧,身形一颤,拿了球棒转身就走。

    蒋立亭呆呆的看着这一幕,觉得像梦境一样,少年们骑车离开了,良哥也走了,真的没事了。

    接着,副驾骏座那一边的车门被人开启。

    「没事了。」殷岳完完整整,连衣服都没有皱的回来了。他坐进副驾驶座,对她微笑,一脸轻快地道:「开车,我们回家吧。」

    像是他们只是出来郊游,碰巧遇上了几只小虫般,方才的剑拔弩张,不过是过眼云烟。

    蒋立亭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的,只知道自己脑子一团乱,为今天晚上太过刺激的发展感到无所适从。

    将他的车子停进车库里,把钥匙交还给他,接下来就该各自回家了。

    「晚安。」她笑着对他说,想让自己看起来很好。

    虽然,她知道自己做得不是很好,她吓坏了,明明他毫发未伤的回来,但她就是莫名的害怕。

    「晚安。」殷岳定定的看着她的脸,眼睛连眨都不眨一下。「我看你进家门,灯亮了再回去。」

    「嗯,好。」她回头,举步走向自己家。

    才走一步,她就回头,看见殷岳站在她身后看着她。

    他好好的,没有怎样。

    家里的钥匙握在掌心,她只要过个马路就可以回到家。

    「怎么了?」殷岳看她表情怪异,忍不住出声问:「还害怕吗?」

    她害怕成群结队的机车族,他是知道的,但害怕成这样的原因他更清楚,是十年前那一场车祸造成的后遗症。

    她不记得车祸发生的经过,但潜意识会逃避相似的场景。

    蒋立亭先点了点头,再摇头,心情仍然没有平复,很久很久之后她才开口,苦笑解释自己反常的原因,「我害怕……一群机车发动的声音。只要有那种拔掉避震器,排气声音大得吓人的机车群聚在一起,我就会很害怕、很害怕…」

    他的手握住她的,而她就像溺水的人抓到了浮木,紧抓着他不放,指尖因为用力而苍白。

    「可是,这不是让我害怕到不想回家的原因……」她眼眶盈满泪水,却极力压抑,没有掉眼泪。「我害怕……怕你出事……我怕失去你。」失去他,才是她心底最恐惧的事情。

    她的眼神让殷岳想起了从前,当他们还年少的时候,她就是用这样的眼神凝视着他。

    他就是因为她的害怕,放弃了他原本可以得到的身分和地位,以及常人无法想像的权势。

    「你看我,我好好的,我在这里,我没事。」他拉住她的手贴着自己的脸。「你看,是不是?」让她碰触他,感觉到他的温度和心跳,这样子是不是就能消除她的不安?

    可光是这样,对蒋立亭是不够的。

    她向前站了一步,拉近两人之间的距离,把脸埋进他胸膛,手揪着他的衣襟,耳朵听着他的心跳声。

    他真的好好的……

    这样的安心感,让情绪紧绷了一整晚的她猛地落泪。

    「亭亭?」殷岳慌了手脚,她突然掉眼泪,吓了他一跳。

    他全身僵硬,不知所措,在他印象中她很少哭,虽然个性软绵绵的,很好欺负,但她很倔强,几乎不哭的。

    可这一刻她却在他面前哭得这么难过……

    心都酸了,也软了,刚才对付那些小鬼的淡漠不在乎,以及对方要叫老大出来时的从容,在面对她的眼泪时全数消失,殷岳投降。

    他叹息着将她拥进怀里,不断的安抚她,不断的亲吻她额头,轻哄着她。

    好不容易哄到她眼泪停了,也不抽噎了,他总算松了一口气。

    「很晚了,你明天九点就要到公司,今天累了一天,早点休息,我看着你进家门开了灯再回去。」

    殷岳哄她,要她快点回家梳洗睡觉。

    蒋立亭觉得很丢脸,从包包里拿出卫生纸,擦掉鼻涕和眼泪,转身回家。

    可才走一步,她就忍不住回头,看见殷岳仍站在那里对着她笑。

    好像一直都是这样,他会目送她回到家,看她家里灯亮了,才进自己家门,总是优先确定她的安全,还会叮泞她设定好保全系统。

    他看起来很凶,也真的很凶,但他的内心很温柔……

    他保护她,自己一个人应付危险场面,不让她涉险。

    她终于还是停下脚步,又走了回来,站在他面前,拉着他的衣摆,一副小可怜的模样。

    「亭亭,怎么了?你怕一个人在家?不然我打个电话,叫梅纱过来陪你?」殷岳还是好脾气的哄她,为她着想,猜她一个人会害怕,便提议要她的好友来陪伴。岂料,蒋立亭摇了摇头。

    「不要梅纱?那你要什么?」他已经打算如果她说要天上的星星,他都会去摘下来给她!只要她笑就好。

    她用很小很小的声音,很微弱很微弱的音量,对他说:「我要你陪……我不要一个人,我不要纱纱,我要在你身边……」

    殷岳禽兽的那一面当然是立刻点头说「好,走吧,去我家」,但他绅士的那一面让他及时踩煞车,趁人之危是不对的!

    于是,他跟她讲道理。

    「亭亭,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他开始苦口婆心的劝说,连他都觉得自己正人君子到不行。「我喜欢你,很喜欢、很喜欢,我想你也感觉得出来这阵子我对你的态度……我希望你想清楚,你知道对一个喜欢你的男人说这种话,有多危险吗?」

    盖棉被纯聊天?他是个正常的男人,哪有可能盖棉被纯聊天,没有这回事!

    「可是我也喜欢你啊。」蒋立亭直视他的眼睛,「我本来要告诉你的,可是被打断了。我喜欢你,一直在等你表白;我喜欢你,所以才这么害怕失去你……殷岳,今天让我留下来,好不好……」

    殷岳长这么大,很少被人搞得愣旺住,反应不过来,但这丫头,无论十年前、十年后,就是有本事弄晕他。

    完全不照常理出牌,比别人都能忍耐、隐瞒心里的话,但她要说的时候,就会在让人最措手不及,以为没有机会的时候开口。

    殷岳捧起她的脸,细细看着这张他自小就相中、爱恋多年的脸庞,此刻,终于有一种守得云开见月明的感觉。

    她又一次,爱上了他!

    这份情感让他狂喜,忍不住捧起她的脸,深吻她。

    他没有多说一句话,牵着她的手,踏进自家大门。

    夜已深沉,盛夏的夜晚,星光点点灿烂。

百度搜索 留级生 爱搜书 留级生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留级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黎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黎孅并收藏留级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