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血征九州 爱搜书 血征九州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暗中结盟一事,对于郭钊而言也算是意外之喜了。   事实上,他正在愁如何扰乱蛮族内部势力呢,谁知,瞌睡有人送枕头,正巧有一位对于蛮族高层不满的蛮人将领找上门来,这种机会不好好利用一下,确实也太对不起自己的文名了吧?  实际上郭钊为鲜于崇提出的这三条计策,对自己来说都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危害。  第一条将他活绑着的献给蛮皇,尽管是下策,但是也为自己留得了有用之身,以后无论是叛逃还是故意滞留,总不见得会为自己拖后腿。第三条劝鲜于崇归降,尽管这的确能够保证鲜于崇的人身安全,但是失去了自由,鲜于崇这种支持自由的人,当然不会自束手脚。  唯独这第二条,反叛蛮族贵族,独立成军,对郭钊来说是最愿意看到的。蛮人势大,郭钊想要在争夺北州权力的时候大展手脚,必然要保证身侧的蛮族不会趁虚而入。也因此,他需要蛮族自己乱起来,只有这样,蛮族才会在自己争夺权力的时候无暇顾及北州,使得自己的压力尽量减轻!  算来算去,想要蛮族乱起来,自己就需要在这蛮族之中有一个鲜于崇这样的暂时的盟友!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既然这个盟友主动送上门来了,自己又怎能不赶紧接着?鲜于崇是蛮人之中少数的顶级武将,这样的战力,蛮人即便想要清理门户也必定大费周章。而自己此时此刻再依照“歃血为盟”时候的诺言,帮助一把鲜于崇,平衡着蛮族双方的实力较量,再摆出一副忙碌的样子作壁上观,岂不美哉?  虽然说算计了一把鲜于崇,但是总的来说郭钊并没有说谎。天下大乱将至,郭钊必定要早做准备逐鹿中原,从这一点上,郭钊说要“取代大夏皇室”并不算欺骗。而且,郭钊说会与鲜于崇守望相助,也同样会帮助他平衡实力,这一点上,歃血为盟的誓言也没有违背。  只不过郭钊需要朝着蛮族切一块肉,而此时鲜于崇正好处于刀刃下,也正因如此,他才是郭钊为蛮族亲手割掉的一块肉,而且切了肉还附带“脓疮”,这块“肉”会时不时地反噬本体,终究有一天,蛮族同样也会病入膏肓!  郭钊骑着自己的马匹,一副悠哉悠哉的模样朝着北州的平阴城不紧不慢地行去。阎罗殿前走了一遭,本以为自己交代在战场上的郭钊,此时此刻体味着自身实力增长的愉悦。  自己所修习的刀道,自然是愈战愈猛。本以为自己恢复到之前水准的郭钊,在这段时日里猛然间发现,自己似乎又突破了一层微小的桎梏,又像是自己对于刀道的领悟又进了一层,他的身体还在提高着!  有些像是运动员训练之后的超量恢复,不过这个实力的上涨却是来自于郭钊的生死相搏,算起来提升幅度如此明显,也在情理之中了。更何况,郭钊这一次被两名不同的顶级武将喂招,实力再次有了一个质的提升!  且不论自己实力究竟长了多少,并不是十分着急赶路的郭钊在途中经过城市的时候总是要歇歇脚的。蛮人已经离开了,提前躲去外地的城中居民逐渐再次返回了城池,接上尽管还是非常的冷清,但是远远看到,早已有提前回来的民众在收拾自家的断壁残垣。  一切百废待兴,蛮人过城如同蝗虫过境,城中值钱的东西都被搜刮殆尽了。不过在这次仓皇逃窜的路上也都被丢弃地差不多了,苦了城中的百姓,却富了追击蛮人的兵马。  也正是在这逗留的过程中,郭钊终究还是还是听到了那个噩耗——郭信为救郭义,耗尽体内内气而死!  解释地通了,为什么郭义有力气半夜杀入敌营砍杀蛮族主帅。郭信以全身内气为代价,帮助郭义驱毒、治疗以及恢复。能够有此能力的,那是非顶级武将莫属了。  郭信是顶级武将,郭钊一点都不感觉惊讶。毕竟郭信这种平日里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人,很明显便是那种大彻大悟看穿一切的心态,而这种心态之下领悟那最后一步,的确还是有着不小的可能性的。  一个坐在轮椅上的顶级武将,一个几乎没有缚鸡之力的顶级武将!  郭钊感觉有些明白郭信的死因了,那并不是什么悲惨壮烈的牺牲,更多的是那种推卸掉身上责任的解脱!  郭钊不得不启程了,他必须要快些回到平阴,一是为了那个从五年前唯一把自己当做子侄爱护的男人,另一个便是那平阴侯的爵位!现在北州军中大部分的人都认为自己身死了,一个死人是没法继承爵位的,而郭义还有其他的儿子。  即便不传给那些个庶出子,郭义大可以北州侯的名义撤销平阴侯这断了传承的一脉,自此北州便只有一位侯爷,那将来郭虞的路也便更加宽敞了。  自己是从蛮军之中离开的,这一进一出,若是没什么变化,难保不会有人怀疑。正是因为如此,郭钊自己也必定要做出一副身受重伤的模样!  好在,之前在蛮军之中厮杀沾染到战甲上的血迹犹在,那铠甲上的刀刃划痕,那陷入划痕之中乌黑的血迹,那铠甲表面为来得及擦干净的血污以及周身因为血液混杂汗水的恶臭,身体妆容方面是不用刻意粉饰的。  不过郭钊也并不是太担心郭义的雷厉风行,此时算上自己的赶路也才过了五天,第六日自己必定能够回到平阴。六天之内,无论是追击敌军、统计战损与所得还是犒劳三军等等一系列事物要做,郭义必定没有什么时间处理平阴侯的事情。  只要赶在郭义忙完这些事情之前回去,自己就仍旧还是这北州军令人闻风丧胆的“魔将”,就是舍身拯救北州侯于万军丛中的“至孝”英雄!  也就是在这股心态与思虑之下,郭钊拖着“重伤”的身躯,踏着第六日夕阳的余晖,半瘫坐于马上,走进了平阴城外北州军的营地!  血征九州 </p>  血征九州 </p>

百度搜索 血征九州 爱搜书 血征九州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血征九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锅底大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锅底大虾并收藏血征九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