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阴阳食谱 爱搜书 阴阳食谱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当我用毛巾捂着那命运多舛的屁股,跑出厕所,来到大堂之后,我看见了一副令人惊愕无比的画面。

    此刻,在我的鲁味居中,并看不见一个外人,除了精神亢奋的赵海鹏,则只有水荷阿四,以及在天花板上团团乱飞的葛富贵。

    不过即便如此,这里的气氛也依旧非常紧张,甚至令人窒息。

    大厅中,赵海鹏仿佛飙一样往正门的方向冲着,而阿四则伸出手,环抱着老赵的腰杆不让他走。

    男人的角力中,水荷显然插不上什么手,不过这妮子也没闲着,此刻她正在尽全力行动,企图用桌子死死的顶住大门,以构成防止赵海鹏“夺门出逃”的最后一道防线。

    眼前的一切,都大大出乎我意料之外,画面的匪夷所思,更让我想不通这大半夜的,原本脾气温和的老赵怎么就像吃错药一般狂了起来?!

    诧异与不解中,我没有动,也不知道该怎么动,这凌乱的一幕幕,让我好半天才只从嘴里蹦出一句话来。

    我质问这三个人道:“大家这……,干嘛呢都?!”

    随着我话音出口,阿四扭头冲我,似乎刚现我从厕所里走了出来。

    马上,快要坚持不住的阿四咧嘴龇牙,冲我喊道:“三哥!劝劝赵师傅!他要找胡老二,宽天渡拼命去呢!”

    随着阿四的话,老赵也现了刚出来的我。

    我这位昔日平易近人的大方丈仿佛换了一个人,他对我横眉冷竖,怒冲冠,咬牙切齿,警告连连。

    赵海鹏破口,对我大吼道:“谁也别拦着我!他们怎么对巧巧的!我就加倍还给他们!”

    “金巧雅?!”我诧异,随后扭头,问已经脸红脖子粗的张阿四道:“这怎么又蹦出一个金巧雅来?”

    见我问,阿四艰难的冲我回敬道:“还不是因为你拿回来的内存卡!那里边的东西,看的让人喷血!换谁谁也受不了,哎呦……”

    就在阿四说出那句引人深思的话来之后,这赵海鹏彻底挣脱了它的束缚。

    随后,赵海鹏大踏步的走到正在搬桌子的水荷面前,一把便将那企图堵住门口的实心橡木桌掀翻在一边,又在赵水荷的恐惧眼神中伸手,准备开门。

    我不知道我拿回的内存卡里有什么样子的画面刺激到了老赵,但是我知道,绝对不能让他这样单枪匹马,莽莽撞撞的去找胡老二一伙拼命,否则……葛鸡精就是前车之鉴!

    为了阻止赵海鹏的愤怒,我不顾疼痛,一瘸一拐跑到赵海鹏跟前,在他即将拉开店门的那一刻,猛然抓住了他的手。

    在之后,我冲着面色铁青的赵海鹏喊道:“你别这么冲动好不好?咱们从长计议!”

    面对我的亲口劝解,老赵依旧丝毫没有客气,他冲我狠道:“你起开!我不能看着巧巧受那种虐待!”

    赵海鹏的话听的我不明所以,不过我还是正式确认,我带回的东西里绝对有许多非常令人难以接受的,露骨的内容……

    这么一想,我怎么突然有点小激动呢?

    当然,看着老赵愤怒执念的样子,我不可能再继续激动下去。

    我知道,阿四那么大的力量都没能拦截住老赵的疯狂,那么我这么一个屁股上有伤的半残废,更是不可能截住他的。

    必须要想特殊的办法,劝阻住赵海鹏的冲动才成。

    心念一定之后,叹了口气,随后冲箭在弦上的赵海鹏问道:“赵哥,我不知道你刚才看见了什么,但是我听你这话茬,是一定要去找胡老二拼命的是么?”

    见我质问,赵海鹏坚定的点了点头道:“没错!我一定要去!”

    “果真要去?”

    “果真要去!”

    “好!”我点头,随后直奔重点道:“那么赵哥!我让你看一样东西!你看了之后再走,我绝不拦着你,如何?!”

    “行!”赵海鹏答应我的同时,也终于松开了他握着的门把手。

    随后他有点不耐烦的对我说道:“你还有什么?赶紧给我看,别耽误时间。”

    听了赵海鹏的话,我点了点头,咬了咬牙,跺了跺脚,随后……把我围在裤裆上的毛巾拿了下来。

    全面走光之后,场面里所有人都傻了。

    阿四海鹏呆立在原地,赵水荷则大叫着钻进桌子底下连声骂我流氓,乌鸦葛富贵立在鸡爷的笼子上以翅遮脸,鸡爷则鬼哭狼嚎般底鸣着,似乎在嘲讽我。

    在鹤立鸡群的目光中,我倒是从容镇定的很,因为反正腚已经露了,也就没什么藏着掖着的玩意可言了。

    咱不急不慢的扭头过去,把屁股对准赵海鹏,向后够手,指着上边的,触目惊心的牙印冲他说道:“我追查葛令瑶的失踪时,被狐狸精咬的!”

    雪白屁股上的印记具体是什么形状,我看不见,也不清楚,不过想那几只狐狸拼老命咬出来的东西,也绝对是十分惊悚的。

    让赵海鹏看着那惊悚的伤口,我希望能起到些震慑和警告的效果。

    在场面的安静中,我一边指着那历历在目的伤口,一边告诉赵海鹏道:“看见了吗?仔细看看!这就是冲动和鲁莽的后果!被咬的和开了花的一样!可我这还是运气好的!”

    说完这话,我又回头过来,伸出手指,对一脸懵逼的赵海鹏掰扯道:“你回头想想,到现在为止,和胡老二作对的人都是什么下场?申沉被水蛭咬的半死不活,钱伯失踪的只剩下裤衩,葛令瑶被人抓了,徽嗣杺昏迷不醒,周师傅断了脖子……”

    说话间,我越来越气氛,最后几乎是跳着对赵海鹏吼道:“你老赵在厉害,一个人去了,能干什么?!”

    听完我最后的质问,赵海鹏终于冷静了下来,我并不知道他接下来的选择是什么,但是从他的眼神中我感觉,他正在重新找回自己的理智。

    终于,老赵在经过一番沉长的思考之后,狠狠握了握拳头。

    他问我道:“那……你说怎么办?”

    见老赵重新归于理智,我冷静的笑了笑,随后急忙开口道:“不知道……我有什么结论……还是等我先看看内存卡里的东西再说吧。”

百度搜索 阴阳食谱 爱搜书 阴阳食谱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阴阳食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蟋与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蟋与蝉并收藏阴阳食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