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熟女休总裁 爱搜书 熟女休总裁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华灯初上的夜,每户人家的窗口都点亮了灯,艾荷站在华厦外仰首看著顶楼高处,深深吸了口气。

    这两天她过得痛苦不已,虽然已经认清她跟赫连煜再没有复合的可能,也告诉自己他已另结新欢,可是她骗不了自己。

    她仍深深爱著他,这样的她,真的觉得自己好悲惨、好无助。

    “夫人您好。”

    走进门禁森严的警卫室,不明就里的警卫向她问候,以为她还是赫连太太,还是凌亚集团的总裁夫人。

    “你好。”她木然的向警卫点点头,迳自进入电梯。

    想不到她还有机会回到这里。

    赫连煜说有一份文件还要她签名,是一份保证她日后绝不能以任何理由向他索取赡养费的文件。

    她已经说了她不要他半毛钱,怎么?他就那么怕她会变成死要钱的吸血鬼吗?

    他的说法真的很伤人耶,为了证明她不会要他的钱,她爽快的答应他今晚就签文件的要求。

    他说这种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于是约她到他家,顺便请她来把她没带走的一件睡衣拿走。

    他真的很无情,可能是尉蓉要住进来了吧,竟连一件她的睡衣都容不下,她真的不必再对这个男人有任何期待了。

    站在大门前,艾荷按下熟悉的密码锁号码。

    曾经她以为她会在这里住一辈子说……

    锁开了。

    进入熟悉的空间,她的呼吸再度急促。

    他说会有律师陪同签约,所以她不必太紧张,她并不会跟他独处,她不过来签一份合约,签完再把她那件不受新女主人欢迎的睡衣拿走就行了,一切简单得很。

    很快,她就跟他真正的划清界限了。

    “我来了。”她扬声喊道。

    客厅灯亮著,但没有人在这里,或许签约仪式要在他的书房进行吧,那样比较正式。

    艾荷到书房里找,没有人,她接著又往会议室找,但都不见人影,最后只好找到主卧房去。

    她很惊讶的看到赫连煜躺在床上。

    搞什么,不是要签约吗?他睡什么觉?

    “你在耍我吗?”她有点生气的走近他。

    “艾荷……”他睁开眼。“对不起,我不舒服,来不及通知你,签约恐怕得取消了,你先回去吧。”

    “你不舒服?”艾荷掩不住对他的关心。“你哪里不舒服?没有去看医生吗?”

    “只是有点发烧,不必看医生。”

    她知道他有个很不好的习惯,万不得已,他不上医院也不吃药,所以她不管三七二十一的拭了拭他额头的温度,随即讶异的睁大眼。“老天!你在发高烧耶!”

    “是吗?”他不以为意。“躺躺就没事了,你可以回去了。”

    “要不要我打电话请尉小姐过来照顾你?”她酸溜溜地问。

    “她在新加坡走秀。”

    “哦~”她拉长音。

    叫她就这么丢下他不管,她实在做不到,就当做她鸡婆吧,等他退了烧,她就会走。

    离开房间,她拿了条毛巾浸泡在冰水里,扭干,再拿到房间搁在他额上。

    “可能会有点不舒服,你忍忍,这样比较快退烧。”

    他没反对,闭起眼睛休息。

    艾荷瞪著他看。

    看他的样子,该不会没胃口吃东西,所以就什么也没吃吧?

    这样怎么行?

    好吧好吧,好人做到家,反正她回去也没事干,如果他没人照顾发生了什么事,她会良心不安的。

    “你躺一下,我去替你煮点粥,待会再来换毛巾!”

    艾荷跑出去,因为电锅里有现成的白饭,因此她很快煮好一锅肉粥,同时又替他换了一次冰毛巾。

    没一会儿,她盛了碗肉粥吹半凉,端到房间。

    “起来吃点粥吧。”

    赫连煜再度睁开眼睛,虽然坐起来,却没伸手接碗。

    “干么?不想吃我煮的东西吗?”她没好气的问。

    不知道怎么搞的,看他这副没人照顾他、半死不活的样子,她就有气……或许,是气自己放不下他吧。

    他苦笑一记。“我没力气。”

    “不早说。”她撇撇唇,迳自担任起喂食的工作。

    他很捧场,把一碗不小的粥吃光光,一副还想再吃一碗的样子。

    艾荷认命的再去盛一碗,当然喂食的工作还是落在她头上,幸好他的烧稍微退了点,她才比较放心。

    “你睡一会儿,我不会走,等你烧退了才走,所以你可以安心睡。”

    “好。”他听她的,闭起了眼睡觉。

    凝视他睡著的俊容,她心中不由得泛起阵阵柔情,她好想吻吻他的唇,好想拉开被子躺在他身边,好想依进他的怀抱里,好想他伸手拥抱住她……

    “见鬼了,我在想什么啊?”

    她怎么可以对一个病人产生性幻想?而且他已经有结婚对象了,她根本连想都不可以想才对!

    她喃喃自语的走出房间,扭了条冰毛巾回到房间,拿掉他额上已经不冰的毛巾,放上新的……

    就在她放好毛巾,双手离开他额头的那—瞬间,她忍不住的偷袭了他的嘴唇。

    艾荷满足不已的吻著他柔软的嘴唇,顷刻间满足了她内心对他的所有渴望。

    反正他睡著了,他不会知道,就算有感觉,也会以为是作梦吧?

    可是见鬼了,他竟反应著她的唇?

    天、天……天啊!这是怎么回事?他的舌尖探进她唇齿之中,一下子席卷了她所有意志。

    她搞不清楚状况,接著又被他压在身下素吻,他的手游移在她胸前,将她的内衣扯落,狂野的揉弄著她的双峰。

    “啊——”艾荷娇喘连连。

    “宝贝,我要你……”他喃语著,整个人已经挑逗的滑进她双腿间了。

    她闭上眼,沉迷在他的热吻和双手的探索中,根本不想反抗,迷失在他制造的狂爱欲海中……

    ***凤鸣轩独家制作***.fmx.cn***

    垦朗日,艾荷发呆一整天。

    昨晚她从赫连煜家里仓皇的逃离,因为在她体内释放高潮后的他,不知道是发烧的原故还是体力透支,竟直接沉沉睡去。

    然后他手机响了,她看到来电显示尉蓉的名字,她蓦然心惊的想到一件事——

    他会不会把她当成尉蓉了,所以才肆无忌惮的跟她发生关系?

    所以她才慌乱的穿上衣服,迅速逃离犯罪现场,就怕尉蓉会去他家找他,也怕他醒来后发现上床的对象竟是她这个前妻会懊恼不已。

    不知道他烧退了没?

    昨晚在他身上,被他时而狂野、时而温柔的吻著,她觉得好幸福。

    当他们深深结合在一起时,那种满足感更是言语难以形容,对比她离开后孤独一人的冷清,她更想念跟他在一起时的分分秒秒。

    “女人,吃饭喽!”小曼在外面扬声叫。

    艾荷无精打采的走出去。

    这阵子刚好小曼的男人到南部工作去了,两个女人可以作伴,不然她可能可怜到假日都没人陪。

    “我做了奶油鲑鱼义大利面,很厉害吧!”小曼得意扬扬的向她邀功。

    “看起来很好吃。”艾荷敷衍的说。

    她根本一点胃口都没有,可是小曼花了一下午就为了搞定这盘义大利面,她若不捧场,小曼会宰了她。

    “快点吃吧,吃不够的话,锅里还有哦,呵呵,我觉得我做菜的功力又更精进了耶……”

    “恶——”艾荷竟然在吃了第一口之后,活生生的给他吐出来。

    “你干么?”小曼瞪著她,很不爽。

    艾荷也被自己吓到了。

    就算再怎么不好吃,也不该有这种反应,再说其实味道还不错,可是鲑鱼的味道却让她一百万个受不了。

    “我也不知道,就是……想吐,很反胃。”她也百思不解自己为何会有这种反应。

    小曼研判的盯著她。“女人,你是不是有了?”

    “啊?”

    “你是不是怀孕了?”挑挑眉,小曼制造紧张气氛,慢慢加上一句,“怀了赫连煜的孩子。”

    艾荷茫然的摇了摇头。“我不知道,但不是不可能,因为我们有时会来不及避孕。”

    他们有时太热情了,连她要阻止他都没办法,他已经冲动到无法停下来戴套子。

    那时候怎么想得到他们会那么快离婚,他还说过,如果真不小心有了孩子,就当然一定要她生下来。

    “我看你最好验一验,早点有心理准备。”小曼语重心长的说,忽然起身走到房间去。

    艾荷呆呆的看著自己的肚子,想像它如果大起来会是什么模样?如果孩子是男的,希望跟他一样有型,如果是女生当然也很好,他说过,想要一个跟她一样漂亮的女儿……

    白痴啊!她究竟在想什么?他们已经离婚了耶,如果孩子生出来,就是她的私生子,她也会从离婚妇人变成更没身价的单亲妈妈。

    “喏,验一验吧。”小曼从房里走出来,递给她一支验孕棒。

    “你有库存哦?”艾荷也不跟她客气,直接收下。

    小曼送她一记白眼。“那不是重点好吗?快去验吧。”

    艾荷认命的进入浴室。

    几分钟后,她看到验纸显示的结果——

    完了,呜,她真的怀孕了啦!

    ***凤鸣轩独家制作***.fmx.cn***

    相隔一天,艾荷再度来到赫连煜的住处大楼下。

    下午,当她坦白告诉小曼,关于昨夜她和赫连煜不小心发生的一夜激情后,小曼坚决的告诉她,她必须跟他好好谈一谈。

    小曼说,说不定在他心里,也想跟她复合,那么她就不必残害一条无辜的小生命了。

    她当然希望他也要这个孩子,然后顺便再要她这个孩子的妈,她已经知道错了,她不该随随便便轻言别离的。

    她也了解到,嘴巴说不想跟他在一起,然而内心却还深深爱著他,这种分手有多愚昧。

    可是她要怎么见到他呢?

    今天是星期天,她根本不确定他在不在家,就算他在家,她也没资格随随便便的闯进去吧,说不定尉蓉也在……

    唉,好烦,难道她要这样看著大楼直到天亮?

    如果他跟尉蓉在屋里亲热,她不就很白痴吗?

    算了,还是回去吧,她根本没勇气跟他谈,就当做没有这个孩子的存在,她该从他的生命消失了……

    蓦地,一部黑色房车在她旁边停下。

    是他的车……她的心猛然一跳。

    车窗降了下来,赫连煜在驾驶座里看著她,微微露出—个笑容。

    “你在这里做什么?”

    艾荷心跳一百的看著他。“你、你要回家啊?”怎么那么刚好?难道是老天给她的机会?

    “昨天谢谢你照顾我,要不要上去喝杯饮料?”他大方地问。

    她睁大眼睛看著他,没吭声。

    呃……他怎么绝口不提昨夜他们发生的事?难道他头壳烧到什么都不记得了吗?好哀怨啊。

    “怎么了?”他看著她古怪的神色。“你到这里不是有事要找我吗?如果有事的话,我们上去谈比较方便。”

    “没错,我是有事要找你。”她闷闷地说。

    “那么上车吧。”他横过手,替她打开副驾驶座的门。

    艾荷上了车,内心百感交集。

    这个位子曾经是她相当熟悉的,已经有别的女人坐过了吧……

    他蓦然欺身贴近她,她的心陡然乱了好几个节拍。

    他、他要做什么?

    就见他微微一笑。“虽然拐个弯就到地下停车场了,但还是系上安全带比较好,意外总发生在不经意的疏忽之中。”

    艾荷紧张得心跳一直加快。

    原来只是要帮她扣安全带,她想到哪里去了,以为他靠过来是要吻她哩。

    捆好她的安全带后,赫连煜稳健的将车开往地下停车场,停好车,两个人一起上楼。

    这些再寻常不过的事情,却让艾荷在心里阵阵叹息。

    以前他们常这样,一起下班,一起上楼,他总会在停车场就搂住她的肩,在电梯里从身后搂住她的腰,他偏好吻她的发鬓,她总会因此而兴奋起来……

    “要喝咖啡吗?还是汽水?”他把西装外套脱下,随口问道。

    “咖啡……哦,不,我要牛奶。”她差点忘了她现在是孕妇,孕妇怎么可以喝咖啡。

    “牛奶?”他眼里闪过一抹兴味的光芒,笑了笑。“你很少喝牛奶的,是不是现在流行什么牛奶美容法?”

    艾荷撇撇樱唇。“才不是。”

    真的是,还以为她是爱漂亮才舍咖啡改喝丰奶的吗?她是为了他的孩子才这么自制的耶。

    赫连煜端出两杯饮料,一杯是她的牛奶,一杯则是他的酒。

    “怎么今天就喝酒?”她皱著眉头说:“你的感冒都好了吗?有没有去看医生啊?吃药不可以喝酒对吧?”

    “我已经没事了。”他在她身旁坐下,交叠双腿,执起酒杯,微啜一口。“找我什么事?”

    “那个——”她紧张到不知从何开口。

    “没关系,你说。”他鼓励道:“如果我帮得上忙,我一定帮。”

    艾荷拿起牛奶喝了一口。

    他以为她有困难才来找他吗?

    也没错啦,怀孕也算遇到了困难,他知道会吓一大跳吧?

    “其实也没什么。”她尽量让语气寻常一点。“有个假设性的问题要问你。”

    他微微一笑。“你问。”

    她小心翼翼的看著他。“那个——如果我们分手后,你知道我怀孕了,你会怎么做?”

    他的眉耸然一挑。“你怀孕了吗?”

    “没有!当然没有!”艾荷慌乱的摇著手,急忙澄清。“不是我,是我朋友啦,因为她跟男友分手了,可是昨天发现怀孕了,她不知道怎么办,所以我才找你问问看,因为你是男人嘛。”

    “我没办法回答这个问题,每个人立场不同,我不知道男方的情况,不能妄下断语。”

    “那、那好吧,假设是我们呢?”她硬著头皮问:“如果我怀孕了,你会怎么做?”

    卜通!卜通!他会怎么回答呢?她心跳好快。

    “我会希望你拿掉。”他淡淡地说。

    希……希望她拿掉?艾荷一下子被击溃了。

    她颤抖著双唇,“为什么?”

    他不带任何情感的看著她。“因为我准备要结婚了,如果你有我的孩子,对我而言,会是一个大麻烦。”

    他要结婚了……

    耳边传来隆隆雷鸣,她觉得灵魂好像脱离了躯壳,飘到一个不知名的地方,她好后悔来找他,真的好后悔……

    “我知道了。”她失魂落魄的站起来,拭掉眼底的泪。

    奇怪,她是什么时候哭的?她怎么没感觉?

    是心痛的感觉已经盖过一切了吗?所以她根本不知道自己有哭,真是糗,在他面前哭……

    “抱歉打扰你,我走了。”这是一个令她伤心的地方,她永远不会再来。

    “见鬼!你真要如此嘴硬?”

    她听到他的声音在她头顶上方,抬眸一看,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已经站在她面前,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她人竟在他怀里。

    “你这是做什么?”艾荷挣扎著。“你不是要结婚了吗?你抱我,不怕你的未婚妻生气……”

    “你真的相信我要结婚?”他低哼著。

    她的眼睛大睁。

    他这是什么意思?

    “如果我不用这种方法,你现在会在这里吗?”赫连煜目光灼灼地看著她。“你完全无法接受我的说法,还执意要离婚,我只好出此下策。”

    “不要骗我了,尉蓉是你的新欢,你们一起过夜,这是薛秘书亲口告诉我的,我也亲眼看见你们有多亲密!”

    “我花了两百万请尉蓉配合我演这出戏,至于薛秘书向你透露的消息,也是我指示她做的。”

    他还曾在手腕上缠过纱布,其实压根没事,他只是想引起她的关心,哪知她连问都没问过一声。

    艾荷感到一阵昏乱。“你……你为什么要这样?”

    “因为我希望你不要再轻言别离。”他深情地瞅著她。“今天下午,当小曼告诉我,你怀了我的孩子时,你不知道我有多兴奋,我想马上飞奔过去找你,但我不能让这一切计划功亏一篑,只能硬生生的忍住。”

    “小曼?”她被弄糊涂了。“小曼为什么会告诉你?”

    赫连煜哼了哼。“我当然得买通你身边的人,我请她照顾你,并且告诉她,我会用最短的时间把你重新追回来,她才答应当我的内应。”

    “那昨晚……”

    “我当然知道我吻的女人是你。”他伸手轻抚著她的脸颊。“根本没什么合约要签,我故意把你骗来,还事先请当医生的朋友开了一颗吃了身体会发热的药丸,就为了试探你对我还有没有心。”

    事实证明,她还爱著他。

    “对不起……”太意外了,她整个人处在悸动里。

    “亲爱的,不要说对不起。”他的眼神流露出一抹深情,温柔地说:“老婆,我只希望你不要再休了我,可以吗?说真的,以我的身分与地位,那实在挺没面子的。”

    艾荷破涕为笑,她把面颊偎进他怀里,满足地低叹,“我保证不会再休了你。”

    【全书完】

    *欲知迷糊蛋姚晓扇如何糊里糊涂“勾搭”上路仰廷,请看花园系列863总裁一号之一《泡总裁》

    *欲知“臭脸王子”安勃政对孤女申恭媺一见钟情要入赘,请看花园系列880总裁一号之二《总裁之嫁》

百度搜索 熟女休总裁 爱搜书 熟女休总裁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熟女休总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简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简璎并收藏熟女休总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