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丑小鸭的春天 爱搜书 丑小鸭的春天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这几天,纪歆荷忙得不可开交。

    「制造部吗?你们昨天添购器材的请购单填写得不完整……」

    ……

    「对不起,今天送来的那批材料的规格有偏差……」

    ……

    「陈小姐,请问我们订的材料什么时候才会到?」

    ……

    「这个单价是多少?整批购买价格能压多少?有现货吗?」

    ……

    挂上电话,纪歆荷喝口水喘口气。

    自她一踏进办公室,她就忙着联络各部门及厂商相关事宜,直到现在,事情告一段落,才能稍微喘息。

    「歆荷,忙得过来吗?要不要我帮妳?」张其欣探头过来问。

    纪歆荷笑笑。「不用了,我还可以。」

    「玲姐交接下来的事情,妳都弄清楚了吗?」

    陈秋玲,她们部门最资深的员工,大家都喊她玲姐,前几天调去品保部了,而原先由她所承办的事务都落在纪歆荷的身上,这也是纪歆荷忙碌的原因。

    「有些还不太清楚,我待会儿要再去请教她。」她整理着采购单、收据,等会儿顺道去财务部请款。

    张其欣叹口气。「我看这就是差别待遇。」

    「什么意思?」纪歆荷抬头好奇地问道。

    「妳看。」张其欣视线移至前方,面露不屑。「我们忙得要死,可有人却闲到跟男同事打情骂俏。」

    那只狐狸精每天打扮得花枝招展,根本不是来上班,而是来勾引男人的。

    看看她,裙子短到大腿处,胸口又低得几乎要露出她丰满的胸部,十足地风骚。穿得惹火也就罢了,又不安安份份地在座位上好好做自己的事,有事没事就东逛逛西晃晃地到处招摇,让一堆男同事喷鼻血。

    看着胡丽晶和男同事聊天说笑的画面,纪歆荷心里也有不平,但是又能怎样呢?

    「我们做好自己的事就好了,别理她了。」她淡淡地说道。

    「可是我--」张其欣话还没说完,纪歆荷桌上的分机就响起了,她只好让她先接电话。

    「行政管理部纪歆荷,你好。」

    「纪小姐,我这里是警卫室,硕伟公司的业务来拜访,妳要见他吗?」

    怎么又来了?纪歆荷攒着眉头。;闲你转告他,我正在忙,没时间见他。」

    「我知道了。」

    「是谁啊?」张其欣好奇地问。

    「硕伟的业务。」

    「来推销他们公司的产品?」

    「嗯。」纪歆荷点头。「来了好几次,有点烦。」她都已经明确告知不会购买他们公司的产品了,他还三天两头跑来要推销。

    先别说他们公司的产品好或不好,同样的产品,公司已有合作多年且愉快的厂商,光凭这一点,她就无法任意改买他们公司的产品。

    「没办法,做业务的都是这样。」张其欣耸耸肩。

    业务人员若不发挥牛皮糖的功力黏住客户,再施展他们三寸不烂之舌努力推销,怎么拉得到生意?

    「是啊。」纪歆荷唇角微勾。

    和张其欣聊了一会后,纪歆荷将整理好的资料送到财务部,之后到品保部去找陈秋玲。

    「玲姐。」她来到陈秋玲的座位旁。

    陈秋玲抬头一看。「是妳啊。」懒懒地瞟了一眼,目光又回到文件上。

    对于她称不上有礼的态度,纪歆荷苦笑了一下。

    「玲姐,很抱歉打扰妳工作。」纪歆荷轻声说道。「因为有关电子零件往来厂商的资料我找不到,所以来问妳放在哪里。」

    「所有的事务,我不是都交接给妳了吗?」陈秋玲不悦地说,神色尽是不耐烦。

    纪歆荷吶吶地回道:「可是……我就是找不到啊!」

    坦白说,当初玲姐也是迅速地把工作交接给她,很多事情她都马马虎虎地交代过去,以致她接手上有些不顺利。

    「妳找不到,关我什么事?」陈秋玲斜睨着她。

    纪歆荷对她的话很不以为然,而且还有些生气,没想到这个资深的前辈这么没有责任感!

    她不卑不亢地说:「话不是这么说,工作是妳交接给我的,我有些地方不清楚,当然要来请教妳。」

    陈秋玲面对着她,看向她的目光透着严厉,想不到她竟然敢反驳她的话!

    平时看她温温和和、文文静静,还以为她好欺负的咧!

    「如果妳什么东西找不到,就要跑来问我,那我岂不是应付妳就好了,工作都甭做了!」陈秋玲冷讽地说。

    「如果玲姐能够交接清楚,我也不会来打扰玲姐工作。」纪歆荷认为陈秋玲在强词夺理。

    「妳!」陈秋玲生气地瞪着她。

    最后,陈秋玲让步了,告诉了她资料放在何处。毕竟,在「理」字上,她站不住脚。

    不过,她也把这笔帐给记下了。

    fmxfmxfmxfmxfmxfmxfmxfmx

    下午,纪歆荷被叫进经理办公室。

    「早上妳去品保部找陈秋玲了?」

    纪歆荷点头,不懂这件事和经理找她来有何关联。

    「妳去找她干嘛?」刘经理板着个脸。「她不是把这里的工作都交接给妳了?」

    「因为……」纪歆荷想要辩解,可经理不让她有发言的机会。

    「妳知不知道因为妳,让我很没面子?」刘经理一肚子火。「品保部的经理打电话来抗议,说是妳跑去陈秋玲那问东问西的,以致她无法好好的工作,延误到他们部门的进度。他要我好好管好自己的部下,要妳别再做这种事了。」

    想到被那个死对头经理臭骂一顿,他心中就十分不爽。

    纪歆荷愕然,不敢相信她所听到的。她不过才花了玲姐几分钟的时间,有那么严重吗?

    「经理,我不是……」

    「妳不是怎样?」刘经理截断她的话。「我看妳是吃饱太闲,跑到别部门找人家麻烦,嫌工作太少,是不是?」他生气地说道。

    刘经理劈哩啪啦一串不分是非指责的话,令纪歆荷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白。

    「我希望妳以后做好自己的事就好了,不要给我搞一些有的没的。」他的语气严厉。「明白的话,就出去吧!」

    「经理,请你给我一个机会解释,事情不是像你所想的那样……」纪歆荷不愿意白白被骂。

    「我不想听,出去!」刘经理将椅子一旋,背对着她,摆明了态度。

    见状,纪歆荷也只好吞下所有解释的话,转身出去。

    等她回到座位上,张其欣马上过来关心她。

    「歆荷,经理叫妳进去做什么?」看她绷着一张脸。

    「骂我。」她闷闷地说。

    「为什么?妳做错什么事情了吗?」

    「我才没做错呢!」她十分不平,将整件事一五一十地告诉张其欣。「妳说,我到底哪里做错了?」

    张其欣听完,也义愤填膺。「妳没做错,是玲姐太过份了!明明就是她的不对,还敢把事情搞得变成是妳的错!」

    「我也没想到玲姐竟会这么做。」纪歆荷感慨地叹了一口气。

    其实说穿了,也不过是一件小事,何必弄得两部门之间产生不愉快?

    「比起玲姐,我更生气经理一点解释的机会都不给我,事情都没弄清楚就骂我。」她难过有这么一个不明是非的上司。

    「那个经理本来就很猪头,除了好色之外,他还会做什么?」张其欣没好气地说。「真不晓得他到底是怎么升做经理的。」

    经理的这种行为,她一点也不意外,她还觉得是歆荷太看得起经理了。

    听到张其欣把经理贬得那么低,纪歆荷的心情好很多了。

    「我没事了,妳忙妳的吧!」

    「OK!」张其欣给她一个灿烂的笑容。

    纪歆荷浅浅一笑:心里想着,有小欣这个朋友,真好!

    fmxfmxfmxfmxfmxfmxfmxfmx

    晚上八点多。

    拖着疲累的身子回家,纪歆荷觉得今天过得真是漫长,倒霉的事接连发生。

    下午被经理骂过之后,她勉强打起精神做事,谁知道在下班前,一个新来没几天的女职员不小心将她计算机上刚做好的资料销毁,不幸的是她尚未存盘。

    按照道理,是那位女职员闯的祸,应该由她负责善后才对,可她却以极其无辜的面容说她晚上有约会,所以不能留下来加班。

    记得她还说:

    「歆荷姐,我相信妳下班后也没什么事,妳就帮我一次好不好?而且资料是妳做的,重新再做一份,我想一定很快就能做完的。」

    谁说她下班后没什么事?她和熙臣也有约会啊!可被她哀求了老半天,她终究还是心软答应了。

    最重要的是,她想那名女职员是新来的,很多事情还不太懂,如果没人在一旁协助,那份资料恐怕也做不出来。这样的话,那她倒不如自己重新做,也比较不会浪费时间。

    因此,她牺牲了和熙臣的约会,加班到现在。

    回到家的第一件事,纪歆荷就先去洗个热水澡。

    花了三十分钟泡澡,洗去了一身的疲惫,她觉得整个身子清爽了起来。

    正当她拿着毛巾擦拭湿漉漉的头发时,浴室门口传来呼唤声。

    「纪歆荷,妳的手机响了老半天,吵死了!妳洗好的话,就赶快去接!」纪歆玫不耐烦地站在门口说道。

    若不是她的手机声响太久,让她有些烦,她才不想劳动她的娇躯跑来告诉她呢!

    一定是熙臣打来的!

    纪歆荷高兴地打开门,见到双手环胸、面露不悦的纪歆玫,微微笑道:「对不起,大姊,吵到妳了。」随即跑回房间接电话。

    去!看她那么高兴,想必是她那位「有眼无珠」的男朋友打来的。纪歆玫冷冷地想道。

    打算回房时,她看见了浴室里洗脸台上有一样闪出光亮的东西,瞬间她漂亮的脸孔浮上一抹不怀好意的笑……

    另一头,纪歆荷急忙地接起了手机--

    「喂。」

    「是我,妳回到家了吗?」带着温柔的醇厚男声从电话里传来。

    她唇角泛起了甜蜜的笑意。「嗯,刚刚在洗澡,所以这么久才来接电话。」

    「晚餐有没有吃?」

    「有,我买了个饭盒……」她坐上床,倚着靠垫,开心地和他聊起天来。

    半小时后,她才依依不舍地结束通话。

    手好酸!她甩甩手。

    当然了,讲了半小时的电话,手当然会酸了,就连原本湿漉漉的头发都已经快干了。她好笑地想着。

    她走到梳妆台前整理头发,看着镜中的自己,忽然她想起了一件事,马上跑回浴室。

    咦,项链呢?

    看着空空如也的洗脸台,她急了起来,她明明在洗澡前把项链解下搁置在这儿的啊!怎么会不见了?

    纪歆荷着急得在浴室找了起来,任何一处可能的地方,她都仔细找了一遍。

    没有。

    会不会放在房间,是她忘记了?她马上又回到房间找了一遍,项链仍不见踪影。

    那项链是小时候熙臣离开前送给她的,她戴了十多年,很有纪念价值的,她怎么可以将它弄丢了?

    她坐在床上,十分沮丧,难过得想哭。

    突然,她想起一个可能性,那就是--被人拿走了。

    楼上这间浴室一向是她们三姊妹共享,爸妈房间自己有卫浴,所以不太可能,那不是大姊就是小妹了?

    歆薇好象还没回来,而且大姊方才有到浴室叫她接电话……等等,该不会是大姊拿走的吧?!

    这个想法浮现后,纪歆荷立刻去找纪歆玫问清楚。

    「大姊,妳刚才有没有在浴室洗脸台上看到我的项链?」她委婉地问道。

    纪歆玫正在替她的双手擦上美美的指甲油,听到她的问话,一脸疑惑。

    「妳的项链?长什么样子?」

    「坠子是一朵荷花的银色项链。」她急急地回道。

    「哦!好象……」

    纪歆荷以为大姊有看到,万分期待地看着她。

    「没有。」她擦好指甲油,满意地看着双手,再看到纪歆荷着急又失望的样子,心中更是爽快。

    「真的?妳真的没看到?」纪歆荷不太相信大姊的话。

    「信不信随便妳!」

    「大姊,是妳拿走的吧?」她试探地问道。

    一丝心虚闪过纪歆玫脸上。「妳别找不到东西就诬赖到我身上。」

    「是妳,是妳拿走的,否则妳干嘛心虚?」纪歆荷没遗漏她怪异的神色。

    纪歆玫无话可反驳,冷冷地说道:「就算是我拿的,妳又能怎样?」

    这话等于是她间接承认了,纪歆荷很是生气。「把项链还我!」大姊拿走任何东西她都可以不计较,唯独这项链不行。

    「妳有证据能证明是我拿的吗?」觑着她因气忿而发红的脸庞,纪歆玫唇角扬起一抹嘲讽。

    早就知道歆荷很宝贝这条项链,可她没想到她会为了它而跟她怒脸相向!她向来不都是淡漠没反应的吗?如今居然会气成那样,看在她眼里,可真是有趣啊!

    看来大姊是不会还给她了,那她只好自己找了,就从梳妆台先好了。

    「喂!妳干嘛翻我的东西?」纪歆玫看到她的举动,相当生气。「纪歆荷,妳够了哦!这是我的房间,妳有什么资格乱翻?!」

    两姊妹的吵闹惊动了楼下的纪氏夫妇。

    「妳们在干什么?!」纪云轩严厉地看着她们。

    「爸、妈,歆荷不晓得发什么疯,把我房间弄得一团糟!」纪歆玫恶人先告状。

    「歆荷!」纪云轩看向她。

    「大姊拿了我的项链。」

    纪歆玫马上替自己辩解:「我才没有,妳别诬赖我!妈,妳看歆荷啦,自己的项链不见了,却硬要说是我拿的!」她跑去向最疼自己的母亲撒娇着,

    这一招果然受用,林梅瑛就替她出头了。「歆荷,妳说是歆玫拿走的,妳有证据吗?」

    「除了她,没有别人。」纪歆荷望着那个睁眼说瞎话的人。

    「云轩,你听听看,她说的是什么话!」林梅瑛很不高兴她说话的语气。

    「是啊,大姊才不会拿二姊的项链呢!」说话的是纪歆薇,她跟在纪氏夫妇后面上来,也把事情听了个大概。「赵大哥有的是钱,大姊要项链的话,还怕没有吗?」

    「歆荷,向妳大姊道歉!」纪云轩下了命令。

    纪歆荷神色凄然地看着她的家人,父母不相信她,小妹一副看好戏的模样,大姊更是泛着得意的神色瞧着她。

    哈!她不是早就明白了吗?她在这个家里面,根本就是不受欢迎的,她怎还会期待有人会相信她的话,站在她这边?!

    哈哈哈!她真傻……

    fmxfmxfmxfmxfmxfmxfmxfmx

    卓熙臣刚打完一通国际长途电话,门铃就响了。

    奇怪,这时候会是谁找他?

    他抱着疑惑去开了门,却见到神情哀戚的纪歆荷。

    「歆荷!」他很惊讶,赶紧带她进来坐下。「妳怎么了?」他发觉了她的脸色很差,之前通电话,听她的声音不是好好的?

    「熙臣……」纪歆荷望着他漾着关心的脸庞,一颗颗豆大的泪珠没问断地滑落下来,她扑进他的怀中。「为什么每个人都要欺负我……」

    卓熙臣看到她的泪,震惊极了、揪心极了!他紧紧地抱住她。

    「我没有做错,经理为什么要骂我?不弄清楚就骂我……新人也欺负我,资料是她弄不见的,不是我……为什么是我留下来加班?还有,大姊拿走你送我的项链不还我……爸妈不相信我,还要我跟她道歉……那是你送我的项链啊……为什么她要拿走……他们都欺负我……我已经很安份了,为什么还要欺负我……」

    「歆荷……」卓熙臣听了她断断续续的哭诉,心里好是不舍。

    「同样是他们的女儿……爸爸、妈妈为什么就是不喜欢我……因为我长得没大姊和歆薇漂亮吗?」

    纪款荷依偎在他怀里抽抽噎噎,将今天一天甚至是多年来所受的一切委屈,一股脑地全宣泄出来。

    「呜呜……呜呜……」她痛哭失声,小手紧紧地揪着他的衣襟。

    卓熙臣从她断断续续说的片段里拼凑出一些端倪,为她受到的委屈而感到忿怒不平,他气得很想找那些欺负她的人算帐,但目前最重要的还是安抚怀中哭得不能自己的泪人儿。

    他捧起了她的小脸,胸口溢满了柔情和怜惜,伸出手轻轻抹去她脸上的泪水,一逼遍摩挲着那微凉的脸颊,低声道:「别哭了,我都知道了,知道妳的苦、妳的委屈。」

    他温柔地安抚她,那小心呵护的态度像是在对待一只珍贵的水晶。

    「有我在,没人再敢欺负妳了!」他许下诺言。

    她看着他盛满柔情的双眸,怯怯地说道:「可是、可是我没有好好保存你送我的项链……」不然也不会被大姊拿走。

    「没关系,我再送妳一条更漂亮的。」虽然那条项链是他请人特地打造的,丢了很可惜;不过,要再请人打造出一条更美的项链倒也不是难事。

    至于那个拿走它让她痛苦的人,可能要付出一些代价才行。

    他灿亮的黑眸迅速地闪过一道嗜血的厉芒。

    她伏靠着他的胸怀,他的胸膛是这样宽阔而温暖,一次又一次地收纳她的悲与喜,彷佛可以替她撑起一片天。她好想就这样一辈子躲在这片天底下,永远不会受到外头的风风雨雨袭击,她不需要忍受这一切。

    听着他强而有力的心跳声,她忘却了她所受到的伤害,充盈在心中的是一种幸福而满足的感觉,她安心地闭上眼睛休息。

    看见怀中人儿安稳地沉睡了,卓熙臣勾起了一抹怜爱的笑容。

    小心翼翼地抱起她,走进房间将她安置在床上,盖上被子。

    他爱怜地端详她香甜的睡脸,轻柔地抹去她脸上残余的泪珠,眼眸中流递出温柔。然后,他轻轻贴着她的脸颊,细细听着她均匀的呼吸声,一种宁静而幸福的感觉翻涌而上。

    享受够了幸福的感觉,他在她的额头烙下一个轻吻。

    「以后,我不会再让妳哭泣了。」

    放轻脚步走出房,他拿起电话按下熟悉的号码。

    「喂,是我。有一件事……」

    fmxfmxfmxfmxfmxfmxfmxfmx

    早晨,温暖的阳光从窗帘后面透进来,为黑暗的房间带来光亮,也带走了昨日的痛苦和泪水。

    床上熟睡的人儿似乎感受到阳光的热力,渐渐地转醒了。

    纪歆荷眨了眨眼睫,缓缓地睁开双眸,意识也慢慢地清明,昨夜的记忆一点一滴回来了……

    忽然,她发现自己睡在一具温热的胸膛里,她转身一看,清秀的脸庞迅速地红了。

    她怎么会跟熙臣睡在一起?熙臣的手还环在她腰上呢!

    她忍住羞涩,仔细瞧着仍在睡梦中的熙臣,眼底有种温柔的眷恋。

    悄悄地伸出手来抚着他的容颜,没戴眼镜的熙臣,少了点书卷气,但依旧俊朗得迷人。

    突然,她兴起了一个念头,也立刻大胆地做了。

    她轻轻地把脸凑过去,在他的唇上印下一吻,然后又不好意思地躲进他的怀里。

    好象做了什么坏事喔!对自己偷偷摸摸的行为,她顿觉好笑。

    「既然敢偷偷吻我,还会害羞吗?」一道慵懒含笑的声音在她头上响起。

    纪歆荷快速地抬起头,正好对上他带笑的脸。

    「你、你醒啦?」

    「早就醒了,不然怎么会知道有人会那么大胆偷吻我?」卓熙臣清俊尔雅的脸孔浮着笑意。

    她耳根子浮起异样的绯红。「你好坏,装睡!」

    「不是故意的。」而是有意的。他俯眼凝视着她害羞的脸蛋,奸诈地没将后面那句话说出。

    「讨厌!」她真是丢脸丢大了!

    望着她不自觉流露出的娇憨羞赧,使得他的眸色蓦地转深。

    「妳偷我一个吻,那我也该吻妳一次,这样才公平。」

    她还反应不过来,双唇就被他掠夺了。

    他吻着她的唇,灵活的舌尽情地汲取其口中的甜美,在她耐不住而发出嘤咛声时,开始向下探索,先是她的下颚,然后是颈侧,接着是锁骨……

    纪歆荷只觉头晕目眩,意乱情迷地耽溺在他宽阔温暖的怀中,直至发觉他的大掌覆上她柔软的胸部,才恢复了一些理智。

    「熙臣,你的手……怎么……」她结结巴巴的,十分难为情。

    他抬起头,对她温柔的笑笑,眸里燃起了簇簇的火焰。「抱歉,我忍不住了。」他的唇向下吻着,大掌继续在她柔馥的娇躯上游移着。

    「熙臣……」

    她忍不住低吟着他的名,被他撩拨得神智浑沌,失去了自主意识,只能攀附着他结实的身躯,任他摆布……

    他的话是那样地温柔,可他的吻和爱抚却是如此地热情及狂野,令她全身都热了起来,只能感受到他所带来的欢愉,呻吟出声。

    她的嘤咛浅吟,加深了他的欲望,唇舌也就更加地火热了……

    随着一件件衣服的落地,房内也充满了无限春情。

百度搜索 丑小鸭的春天 爱搜书 丑小鸭的春天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丑小鸭的春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紫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紫璇并收藏丑小鸭的春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