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丑小鸭的春天 爱搜书 丑小鸭的春天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缱绻过后,纪歆荷偎在卓熙臣精瘦健壮的胸膛上,享受着这莫名的安详和亲昵。

    「方才,见到妳疼痛的样子,我很不舍。」他摩挲着她赤裸光滑的肩头。

    听到他说起这事,她又红了脸,细如蚊蚋地说:「这是必经的过程。」

    他知道这是必经的过程,但是看到她咬着牙忍耐的模样,还是很心疼。

    「现在还疼不疼?」

    「好多了。」她闭上眼,倾听他沉稳的心跳声。

    「歆荷。」

    「嗯?」她慵懒地应声。

    「我们结婚吧。」

    她倏地睁开眼,仰首看着他,惊讶地说不出半句话。

    他朗朗一笑。「这就是妳对我的求婚所做出的反应?真令人伤心啊!」说是伤心,他脸上却是笑意盈盈的。

    「你是说……真的吗?」她不敢相信地问道。

    她是在作梦吗?熙臣跟她求婚耶?!

    「这种事,我不会拿来开玩笑。」他轻抚她的脸颊。「妳只要点头说好,就可以了。」他不接受第二种以外的答案。

    「可是,这有点突然。」现在她脑子里一片空白,完全无法思考。「你该不会是因为我们……所以才要负责的吧?如果真是如此,你大可不必这样。」给他,是她心甘情愿的,不会硬要他负责的。

    「不准妳胡思乱想!」他敛去笑,板起了脸。「我想跟妳结婚,是因为我爱妳,想跟妳生活在一起,而不是那见鬼的负责!」

    他义正词严的一番话,让她惭愧不已,也感动得哭了,因为他说了「爱」。

    「对不起……对不起……」她泛着泪,看起来楚楚可怜。

    唉……他轻叹了口气,再大的火气,也被她的泪水浇灭了。

    这算什么?错的人是她耶!她这样哭,好象是他欺负她似的。

    「别哭了、别哭了。」他温柔地拭去她脸上的泪痕。

    「你不生气了?」她可怜兮兮地问道。

    「不生气了。」她就是吃定他了,是不是?

    她笑了,在他唇上印下一吻。「就照你所说的,我们结婚。」

    「妳早该答应的。」他紧紧地搂住她。「找个时间,我上妳家拜访妳父母,向他们请求把妳嫁给我。」

    「嗯。」她安心地窝在他怀中。

    「歆荷。」他把玩着她的发丝。「妳不回家吗?」

    回家?她僵了一下,想起了昨晚的事,不太想回去面对那样的「家人」,但是不得不回去。

    她闷闷地说:「不回去不行,我今天还要上班。」她得回去换衣服。

    「妳一夜没回家,妳爸妈会不会责怪妳?」他担心地问。

    「他们会关心我吗?」她苦笑道,说不定他们还不晓得她一夜没回家呢!

    见她如此,他很是心疼。「以后有我关心妳就够了。」

    「这是你说的喔,不能食言!」她浅浅一笑。

    「绝对不食言!」他脸上闪着笑意。

    fmxfmxfmxfmxfmxfmxfmxfmx

    纪歆荷说的没错。

    那天她回家后,纪氏夫妇早已经出门跟人打高尔夫球去了,而纪歆玫和纪歆薇还在睡她们的美容觉,因此根本没人发现她在外头过了一夜。

    真不知她是该喜,还是该悲!

    昨天,她告知家人会带男朋友回来,也没见他们有什么特别的反应,

    「在想什么?」卓熙臣好奇地问道。

    「我有些害怕。」

    「要害怕的是我,才对吧?」侧着头,俊颜笑睇着她。「毕竟要见岳父、岳母的人是我啊!万一,他们不满意我,不把妳嫁给我,那我可怎么办?」

    他说中了她担忧之处,眉头更加蹙紧了。

    「熙臣,我就是怕爸妈会挑剔你,他们……有些势利。」她挑了个比较委婉的说法。坦白说,爸、妈他们根本就是以身分、地位来衡量一个人的价值。

    「妳怕他们看不起我?」

    「嗯。」

    他没接话,专心看着眼前的路况。

    气氛沉默了一会儿。

    熙臣为什么不说话?是不是后悔了?她胡乱猜测了起来。

    最后,她忍住心痛说:「熙臣,如果你后悔了,我能体谅,没关系的。」她低着头,掩住失落。

    「傻瓜!」他握住她的手搓揉着。「我只是在想如何让妳爸妈接受我而已,妳别又乱想些什么了。」

    有时候,他真想敲开她的小脑袋瓜,看看到底装了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就爱胡思乱想的!

    闻言,她不好意思地向他道歉。

    「我不想要这种说说就算了的道歉,我希望妳做出更有诚意的道歉。」他勾起一抹邪笑。

    「那你说说看,什么叫做有诚意的道歉?」她呆呆地问,忘记了上次就是这样被他强迫当他的女朋友。

    「譬如说,用做爱来代替,那我会更乐于接受。」这样一来,他不介意她多来几次胡思乱想。

    瞬间,她绯红了脸。「熙臣!人家是跟你说正经的!」

    「我也是说正经的啊!」他一脸无辜。

    「讨厌!不跟你说了!」她娇嗔道。

    他再也忍不住地笑了起来。

    笑闹问,他们已到达了纪宅。

    「到了,下车吧!」他笑着。

    「熙臣……」她有着不安。

    他笑着轻抚她的面颊。「放心,我可以应付的。」

    「嗯!」

    纪歆荷怀着战战兢兢的心情带卓熙臣进门,而卓熙臣仍是一派温雅从容,不如他所说的害怕、紧张。

    「爸、妈,他是熙臣。」她介绍着。

    「伯父、伯母好,我是卓熙臣。」他有礼地说道。「今天打扰了。」

    「卓先生,请坐。」林梅瑛不冷不热地招呼着。

    卓熙臣和纪歆荷并肩坐了下来。

    纪云轩严厉的眼神逡巡着面前的卓熙臣,眼里有着评估。

    俊朗清秀的面容,一双黑眸炯炯有神,还有那儒雅温文的气质、彬彬有礼的行止,他看起来挺不错的。

    可惜歆玫跟他们提过他只是个领少少薪水的上班族,纵使对他有再多的好感,也是无用。

    「大姊,没想到二姊真的交了一个长得这么好看的男朋友耶!」坐在一旁的纪歆薇悄悄地向纪歆玫咬耳朵。

    纪歆玫冷哼一声,瞪着他们两个。

    「他配二姊,太可惜了啦!」那男的,眼睛是不是有问题啊?纪歆薇有着浓浓的怀疑。

    「可不是。」纪歆玫冷笑。

    「卓先生,在哪高就?」纪云轩礼貌性问道。

    「说高就不敢当,只是一份微不足道的工作。」他恭敬地回答。

    终于开始「会审」了!他好看的唇勾起了一记淡淡的笑意。

    纪歆玫凉凉地说道:「爸,我就跟你说他只是个领微薄薪水,勉强糊口饭吃的普通上班族而已。」哼!看你有什么好神气的!

    纪歆玫一直记着上次在餐厅,卓熙臣不把她放在眼里的这件事,今天逮到机会,怎能不好好地奚落一番呢?

    卓熙臣不好意思地笑笑。「纪小姐说的没错,我的确是很平凡的小职员而已。」

    纪歆荷看见了父母眼底明显的轻蔑,心底涌上了伤心和忿怒。

    「卓先生,你父母是做什么的?」这回换纪家女主人林梅瑛开口了。

    「家父两年前退休了,家母原本就是家庭主妇,现在他们两老在家安享天年。」卓熙臣噙着温和的笑意,将家庭状况轻描淡写地提了一下。

    没钱、没势。这是纪氏夫妇对他一致的评价。

    而纪歆薇听了也是直摇摇头。虽然他长得很好看,但没有显赫的家世这一点就足以将他判出局了。

    「伯父、伯母,今日登门拜访,主要是想请你们能答应将歆荷嫁给我!」卓熙臣不疾不徐地说出来意。

    「你们要结婚?!」纪云轩惊讶地望向二女儿,后者坚定地点头。

    确定后,纪家人反应不一,但相同的是脸色都很难看。

    纪氏夫妇认为他不够资格当他们的女婿;纪歆玫生气纪歆荷居然想抢在她前头结婚,而纪歆薇则是认为凭二姊的姿色,不配嫁给这么俊美的男人,既使他没钱也一样。

    「我不答应!」纪云轩二话不说地拒绝了。

    父亲的回答,在纪歆荷的意料之内,她担心地看向卓熙臣,只见他用眼神示意她安心。

    「伯父,我想请问你为什么不答应?」他态度诚恳。

    「这还用问?」纪云轩冷哼。「像你这种没钱没势没背景的人,没资格当我的女婿!」

    「我虽然不是顶有钱,但是我有工作、有房子、有车,绝对给得起歆荷安稳的生活,这样也不行吗?」他徐徐地问道。

    「谁知道你要缴多少的贷款!」纪歆玫说着风凉话。「再说,谁晓得你是不是看上我们家有一点钱,才要娶歆荷的?」话里摆明若非他是为了钱,怎么可能会看上歆荷呢?

    卓熙臣剑肩微挑,不做辩解,而纪歆荷对大姊的火上浇油很是生气。

    「总之,一句话,我们不会答应歆荷和你结婚!」林梅瑛眼含不屑地睨着他。「你可以请回了!」

    「爸、妈。」纪歆荷缓缓地开口了。「你们有什么权利替我决定我的婚事?」

    「妳说什么?」纪云轩不悦地看着她。「我们是妳的父母,为什么没有权利?而且,我们也是为妳好啊,嫁给这种人,不会有幸福的!」

    「为我好?」彷佛听到天大的笑话似的,她无法自抑地笑了。「从小到大对我漠不关心的父母,竟然会说是为我好?!你们不觉得可笑吗?而我会相信吗?说穿了,你们不过是怕自己没面子罢了!」

    她难得的严厉口吻让纪氏夫妇脸上有着心虚,也有恼怒。

    「不管你们同不同意,我是嫁定他了!」她语气决绝。

    卓熙臣欣慰地搂住她,也给她支持的力量。

    「既然妳这么说,好,妳要嫁不嫁,随便妳!」纪云轩气得怒吼,撂下狠话:「但是,以后我纪云轩不承认有妳这个女儿!」

    乍听父亲的话,纪歆荷震惊了一下,也难过得红了眼,没想到父亲会为了这件事要和她断绝关系!他宁愿要面子也不要女儿,让她彻底寒了心。

    她挺直了身躯,自嘲地说道:「无所谓,反正爸和妈本来就不太愿意承认有我这么一个不起眼的女儿。」

    fmxfmxfmxfmxfmxfmxfmxfmx

    收拾了简单的行李,纪歆荷跟卓熙臣回到他的住处,正式和纪家断绝关系了。

    「后不后悔?」卓熙臣从身后抱住坐在床上整理衣物的纪歆荷。

    他是想和她在一起,但她付出的代价太高了。

    她摇摇头。「会难过,但是不后悔,离开那里,我反而轻松。」至少,她不用再承受被比较的压力,还有大姊和小妹三不五时的嘲讽。

    「今天,我终于知道我的小女人也有发脾气的时候。」他埋首在她颈侧,闻着她清香的气息。

    「是爸妈太看不起人了。」她幽幽地说。「倒是我才要向你道歉,我爸妈的态度太差劲了。」

    「我说过,我不想用听的,只想要用做的。」他笑得可暧昧了。

    啊--她记起了他说……不是说真的吧?!

    她困窘极了,脸蛋登时转红。「现在别说这个啦!」

    「好,不说、不说。」他闷笑着,知道她在害羞。他决定挪到晚上再好好跟她「谈谈」,这样总可以了吧?「不然,我们来商量结婚的事。」

    「嗯,你说。」她放下手边的衣物,仔细听着。

    「我们到美国公证结婚,好吗?」

    「为什么?」美国好远啊。

    「我爸妈在那边,妳这个丑媳妇,难道不用拜见公婆?」他在她颊边偷得一个香吻。「而且我们也可以顺便度蜜月。」

    他把一切都计画好了嘛,哪有她「商量」的地方!

    她心里甜孜孜的,又有一丝丝的不满,所以她兴起一个恶作剧的念头。

    「就知道你嫌我丑!」她落寞地说,作势要挣开他的怀抱。

    「我不是这个意思。」他急得紧紧地搂住她。「我不是告诉过妳,不准妳再有自卑的念头?妳在我心目中,永远是最美的!」

    「你别骗我了。」她语气哀怨,唇角却露出极不协调的的窃笑。

    他转过她的身子,慌忙地强调:「我骗妳做--」话还没说完,就见到她脸上的笑意,随即明白他才是那个被骗的人,

    「好啊!妳捉弄我!」他瞪着她。

    「玩玩也不行?」她笑着。

    「妳学坏了!」他拿她没办法地说道,心里却是高兴看到她活泼的这一面。

    「那句话,你可不可以再说一次?」她眨着眼眸期待地看着他。

    明白她的意思,可他故意佯装不解。「哪句话?我刚刚说了很多话。」

    「就是、就是你说……」哎呀,那句话,她自己哪能说出口?

    「我说什么?」他问。

    「算了,我不想听了。」逼着他说,很没意思。

    瞧见她失望的表情,温柔的笑意自他唇角蔓延开来。

    「妳不想听,我却想说了。」他捧起她的脸蛋,再一次说着动人的话语。「在我心目中,妳永远是最美的。」

    看到他眸里载满的情意,她眼中泛起了一层的泪雾,笑着说:

    「我看你是情人眼里出西施,我才不美呢!」

    俯低头,他的唇抵住她的,双手锁住她细致的腰肢。「是啊,妳是我的情人,也将会是我心爱的妻子。」

    他吻住她,舌头深入她口中汲取甜美,展开一场火热、缠绵的吻……

    fmxfmxfmxfmxfmxfmxfmxfmx

    到美国一趟,纪歆荷才发现她的新婚老公卓熙臣瞒了她许多事。

    比如说,他的家世不像他所说的简单、普通,而是她无法想象的显赫豪门。

    又比如说,他的身分地位尊贵,根本不是什么平凡的上班族。

    她觉得自己傻傻地被骗了!

    她生气地瞪向浴室的门,那个欺骗她的人正在洗澡。

    想到她刚得知这些事情时的表情,眼睛睁得大大的,嘴巴也张得开开的,说有多呆就有多呆!

    还有,当他的亲戚朋友向她说起他有多厉害、多能干时,她都一脸茫然无知,只能傻傻地笑着。

    天啊!真是愈想愈丢脸!她没脸见人了!

    她拿起枕头,将小脸埋在里面。

    「妳在做什么?不怕闷死吗?」刚洗澡出来的卓熙臣看见她怪异的举动,不免好奇地问道。

    一串话叽哩咕噜地从枕头冒出来。

    「妳说什么?我听不清楚。」他拿下她的枕头,对上她生气的小脸。「妳怎么了?」

    「你还好意思问?!」顿时,她跪起身,双手叉着腰,气忿地瞪着他。「你也不想想你对我做了什么事!」

    「什么事?」他一头雾水。

    「你欺骗我!」她大声指控。

    「哦?我骗了妳什么,可否举例来听听?」他很愿意洗耳恭听。

    「你隐瞒你的家世和身分,这还不是骗我?」光这一点,就很可恶了。

    「我哪有骗妳,我只是没说而已。」他大喊冤枉。

    「才怪!你说你只是个平凡的上班族而已,结果却是一家跨国集团的领导人!」这不是欺骗,是什么?

    「可我跟大家一样要上班下班呀!这和普通的上班族有什么两样?」他解释着,眼底闪过一抹狡诈。

    「呃……」他说的好象没错耶!「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爸你的背景?那天他就不会那样羞辱你了。」而且还会欢天喜地到处去炫耀。

    「可是我不希望那样。」他凝睇着她。「我希望他是因为我的诚意而把妳嫁给我,不是因为我的身分、背景。同样地,我不告诉妳,也是希望妳喜欢我这个人,而不是我背后的附加价值。」

    他的用心,令她感动不已,原本叉在腰上的手缓缓落了下来,质问的气势少了一大半。

    「我又不是大姊!」她嘟着嘴抗议,她才不是那种势利的人。

    「我知道。」他笑着说。

    「可是当大家跟我说有关你的事情时,我发现我竟然对你了解得这么少,我很气自己,你知不知道?」她沮丧地软了身子。「我甚至不晓得你的英文名字叫杰斯。」

    这样的她,怎么配当他妻子?

    卓熙臣心疼地搂住她。「所以,我带妳来美国,走进我的世界。」

    没有考虑到她的感受,是他的错。

    「好吧!这次就原谅你了!」她环住他劲瘦的腰,露出甜蜜的笑意。

    他宠溺地揉揉她的秀发。

    「对了,你之前跟我说台湾有工作,该不会也是骗我的喽?」

    「没有,我是真的回去台湾分公司巡视的。」只不过是很低调。当然,最主要的目的还是她。

    「你去台湾,那这边的工作怎么办?」

    「这妳放心,公司里人才很多,他们会帮我打理的。」不过,他仍是会固定时间透过网络视讯和他们讨论重大的决策及听取报告。

    「喔!那台湾的工作结束后……」她抬起头瞧他。「我们是不是要住在美国?」

    所谓「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她既然嫁给他了,理所当然是跟他住美国,而且公公、婆婆也都在这里,可是……

    要她离开从小长大的地方,她有点舍不得,因为她的家人、朋友都在那里。

    卓熙臣看出她的顾虑,笑说:「妳喜欢住哪,我就住哪。」只要她快乐就好。

    「嗯。」她用力地点头,努力不让泪水流出来。

    他对她,真的很好!

    「下午的时候,妳跟妈聊了些什么?」他放开她,坐下。

    「聊你啊!」她兴高采烈的。「妈跟我说了好多你小时候的事,还拿你的照片给我看!」

    「妈没说我的坏话吧?」

    「才没有呢。」她皱了皱鼻子。「不过妈倒是跟我说了你为何那时会到台湾住了一段时间的原因。」

    他剑眉轩动,有着疑惑。「妈跟妳说这个干嘛?」

    他记得那时父亲在争取一件案子,对手怕父亲得到,因此预备捉他来威胁父亲放弃竞争;父亲得到消息后,就火速将他送往台湾避难,等到事件平息后,才接回他。

    不过,这种事有什么好说的?

    「我总要知道你为什么让我认识你后,又那么快地离开我的原因啊!」她可是为了他的离去,哭了很久耶。

    「那时要离开妳,我也很舍不得。」他淡笑。

    「还好,你回来了!」她漾开笑,勾住他的颈项。

    卓熙臣直勾勾地盯着她的笑靥,蓦地倾身覆上了她的唇。

    她闭上双眼,唇舌与他交缠着,享受他带来的热情。

    他们吻得激情,本能地倒向床铺,突然,她想到一件事。

    「等、等……熙臣。」她在他的唇下呢喃,气息急促。

    他喘息着稍离她的唇,看着她,双眸深邃中有两道灼热的火苗蔓延着。

    「我先问你一件事。」她脸颊满布酡红。

    「嗯?」

    「既然你是有名的跨国集团总裁,可为什么我爸还有赵大哥不认识你?」照道理,他们都在商界,不可能没听过他的名字啊!

    「因为长风集团的总裁一向神秘,而且大多数人只听过杰斯,却不晓得他的中文名字就叫做卓熙臣。」他啄吻着她的颊、耳际。「再说,我也暗示过妳爸别小看我,是他自己不相信的。」

    「有吗?」她疑惑,只顾回想着当初他们的对话,没注意到他正在解着她睡衣上的扣子。「你暗示了什么?」

    「我不是跟他说了,我有工作、有房子、有车,绝对给得起妳安稳的生活?」

    她愣了一下,这就是暗示?

    随即,她大笑。「你这哪叫暗示啊?!」她笑着挝他的胸膛。这样的暗示,有人听得懂才奇怪咧!

    要是爸知道了,肯定会气死的!

    「很高兴娱乐了妳,是否该给我一些报酬呢?」今天可是他们的新婚之夜呢!

    须臾,笑声被粗重的喘息及呻吟声给取代了。

百度搜索 丑小鸭的春天 爱搜书 丑小鸭的春天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丑小鸭的春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紫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紫璇并收藏丑小鸭的春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