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8元的前妻 爱搜书 8元的前妻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阿恕,你醒了,谢天谢地!」

    另一个女人的声音伴随着刺鼻香水味而来,他不禁皱眉,他不喜欢这种难闻的气味,他喜欢的是清爽肥皂香气,简简单单,就像……

    慢着,像谁?

    「阿恕,这阵子我好担心,你昏迷了好久,都快半年了,大家都以为你不会清醒过来,只有安蓓一直不放弃你,每天都来探望你,她的心意啊……」

    「姑姑!」

    稍早因为他清醒喜极而泣的女人,出声打断了那个有难闻香水味的女人说话。

    「有什么关系?还怕我提啊?阿恕,这半年来,只有安蓓不离不弃陪在你身边,这样的好女孩不多见了。」

    「姑姑,你不要说了。」

    两个女人在那里说些他听不懂的话,他实在懒得去揣摩她们讲这些话的用意,他比较在意的点是——

    「阿……阿恕?」他发出的声音低沉沙哑,像被车子辗过一样,破碎不完全。「我叫阿恕吗?」

    他这个简单的问题,让两个女人同时僵住,她们一左一右地靠在他床边,紧张地询问他。

    「阿恕,你知道我是谁吗?」

    左手边那个女人先问他,他从香味判别,「安蓓?」另一个身上有很浓香水味的女人是这么喊她的。

    感觉对方松了一口气时,他又接着问:「但你是谁?跟我什么关系?」

    这回换右手边的女人倒抽一口气,颤抖的双手握住他的。「阿恕,你不记得我是谁了?」

    他偏过头,疑惑地反问:「我应该记得吗?」

    「你叫严恕,严恕的严,宽恕的恕。」

    啊,总算有一个好心人告诉他他是谁了,真是谢啦。

    「严恕……」他在心里咀嚼着这个名字、适应这个名字,让这个名字代表他。「好,现在可以告诉我了,严恕是谁?还有你们又是我的什么人?」

    他的口吻是发号施令、上对下的,这的确是严恕平时会有的模样,但他的口吻傲慢无礼,跟她们所认知、冷淡拘谨的严恕判若两人。

    ﹁失忆﹂这两个字重重打在安蓓心上,她慌乱的思索着——不可能,手术很完美,他不可能会失忆。手术过程她全程参与了,没有问题的。

    「我是你的舅妈,安蓓……是你的未婚妻。」在侄女傻住时,安慈雅回答了这个问题。

    接着,她编了一套新的记忆、一个假的过去,告诉严恕他是个什么人。

    「你叫严恕,丽研制药执行长,你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大少爷,自从你舅舅和你父母车祸过世后,一直都是我照顾你。我视你如子,你跟我一向亲近,安蓓是我最疼爱的侄女,你们相爱,原本要结婚了,但后来因为你车祸的关系拖了婚期。不过无妨,现在重要的是你的身体,你跟安蓓的婚事来日方长,不急于这一时。」

    「是吗?」严恕皱眉,消化着这叫舅妈的女人告诉他的这些事。

    他叫严恕,是一个拥有不凡身分地位的人……见鬼!他连自己是什么人都要去适应一下了,怎么可能马上就接受有个未婚妻?

    他需要时间,来认识自己。

    「那么,我的工作内容是什么?我几岁?我是一个怎样的人?」他有一堆问题想要问,一个又一个问题丢出来,让安慈雅及安蓓应接不暇。

    可最后,他丢出的一个问题,竟让她们两人说不出话来了。

    「我现在搞不清楚状况,不过让我先弄明白一件事——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是一片黑暗吗?」

    「当然不是。」

    「那为什么不开灯?」他双臂环在胸前问。

    开灯?

    安蓓和安慈雅两人面面相觑,一同望向窗外,此时刺眼的阳光直射,几乎让人睁不开眼睛,只有严恕的黑色瞳仁,不会因光线的强弱放大或缩小。

    安慈雅又惊又疑,伸出手在严恕眼前晃了晃,却见他的视线并未因她的动作而做出正常人的反应。

    严恕他……瞎了。

    「姑姑,你怎么可以……」在医院的楼梯间,安蓓将安慈雅拉进安全门内,关上了门之后才对姑姑发难。「你怎么可以欺骗严恕?他还有一个老婆,我跟他也不是未婚夫妻,他……他不爱我。」

    严恕不爱她,对安蓓来说是最大的打击。

    安慈雅看着自己美丽的侄女,伸手捧起她的小脸仔细端详。

    谁会不爱这样的女孩子呢?

    巴掌大的小脸、白里透红的肌肤,有着明眸大眼以及一张粉嫩的唇,更别说还是一名优秀的医师,个性温柔、善良,这样的女孩足以匹配得上任何一个男人,包括严恕。

    「宋雅钧已经离开了。」相较于侄女的沮丧、懊悔,还有对说谎的心虚,安慈雅显得从容,毫无罪恶感。

    「可她还是严恕的妻子,严恕没有签名,那纸离婚协议书不可能会生效。这里是台湾,不是美国,离婚没有这么简单。」安蓓反驳姑姑的话。她当然知道姑姑让律师跟宋雅钧谈了什么条件,要她离开严恕,可那根本就不据法律效力。

    「我当然知道没这么简单,找律师来,也只是骗骗宋雅钧那个笨女人,她以为自己签了名,就真的已经跟严恕离婚了。」思及自己是怎么撵走那个碍眼的女人,安慈雅就感到很愉快。「她想救严恕,我利用她这一点就够了。」

    「早晚会被发现的。」安蓓咬着下唇,脸上满是做了亏心事的不安。

    「那不要被发现就好啦。蓓蓓,你喜欢严恕不是吗?现在就是你赢得他的最好时机。姑姑都帮你想好了,严恕车祸后,从手术到清醒已近半年,也就是说宋雅钧已离开半年,而以后她也不会出现在我们面前了,所以只要再两年……不,一年半,这期间她不照顾严恕、不履行夫妻义务,届时我们就可以主动诉请离婚。

    「不管严恕有多喜欢宋雅钧,接下来这一年半你就陪在他身边,投他所好、让他爱上你,到时候,就算他知道了宋雅钧这个人的存在,他还会在乎吗?他会去解决这件事情的。从现在起,你要做的,就是把严恕的心牢牢抓住。」

    安蓓的心咚地一沉,这代表她要编一堆谎言去欺骗她喜欢的人。

    这不符合她的行事准则,她不喜欢欺骗,她喜欢坦诚,严恕就是一个这样的人。从前他不喜欢她,明明白白的拒绝了,斩断所有会让她误会的互动交流,他的眼中,只有他的妻子宋雅钧。

    安蓓为这样的严恕,更为倾心。

    但严恕也为此离她更远,安蓓忍受不了这样的失落,于是接了纽约医院的聘书,远走他乡。

    她知道严恕有多疼爱他的妻子,看过他们夫妻之间甜腻温馨的气氛,安蓓羡慕,并且强烈地嫉妒拥有严恕的宋雅钧。

    怎办呢?

    拆散他们夫妻,安蓓为此感到罪恶,可拥有严恕的爱、他专一的对待,却充满了诱惑……

    「安蓓,我相信你才是最适合站在严恕身边的人。」姑姑的声音像恶魔,催促她选择会带来毁灭的路走。「你绝对有资格得到你应有的幸福。」

    但是姑姑说的没有错。

    她是谁?她是安蓓,安家大小姐,她有美丽外貌,聪明的脑袋,又有人人敬重的好工作,她不会辱没了谁。

    她才是最适合严恕的那个女人,比如此刻,他最需要的人就是她,一个专业的医师。

    只有她可以帮助严恕。

    「姑姑……严恕,是我的幸福。」爱他和被他所爱,原本是安蓓此生唯一争取不到的东西,现在机会来了,即使得到他得牺牲别人,她也顾不了了。

    如今的严恕已不记得宋雅钧是谁,他忘记她了,很好,那就永永远远忘了那个女人吧,只记得她安蓓就好。

百度搜索 8元的前妻 爱搜书 8元的前妻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8元的前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黎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黎孅并收藏8元的前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