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黑暗情人 爱搜书 黑暗情人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于家的餐桌上很难得的出现有说有笑的画面,这全归功於吕翠姿的出现,她极力的讨好秦月嫦,逗得秦月嫦笑逐颜开。

    在场的两名男士则保持缄默,专心的吃着碗中的食物。

    电铃声打断了吕翠姿与秦月嫦的愀笑。

    “我去开门。”陈妈前去应门。

    不一会儿,甄家一行人闯入于家饭厅。

    甄正发瞪着秦月嫦,硬着声问:“平安人呢?”他隐忍秦月嫦很久了,对她的所作所为从不点破,为的是让秦月嫦保有颜面,可是这回她太过分了,害得平安不知去向,他不能再纵容秦月嫦继续胡作非为,决定登门兴师问罪。

    秦月嫦被甄正发脸上的怒气吓着,双手颤抖的放下手中的碗筷,“我不知道她在哪儿。”

    “你不知道,那于政翔总该知道吧?你说,昨天姊姊到公司去找你,後来人呢?”健康担心平安会再度想不开,语气不佳的质问政翔。

    头一次见到美人发怒,王沐恩着迷了。哇!爱上她果真是正确的选择,她连生气都如此动人,这样的女孩打着灯笼都找不着,怎能不好好把握。

    “她走了。”见甄家人来势汹汹,政翔意识到平安失踪了。他的心因她的失踪狠狠地揪痛着,但他仍力图镇定,表现得丝毫不受影响。

    “走了?!”健康眉头深锁,“不可能,她没有回家,既然她不在这儿,她会上哪去?”她紧张的望着父亲。

    甄正发恼怒的朝秦月嫦吼:“你老实说,究竟把平安带到哪去了?”

    “我没有,这次的事我真的不知道。”秦月嫦无辜的闶下泪水。她不过是设计照片,哪知会生出这麽多事情来,甄正发可以为照片的事怪她,可不能把女儿失踪的帐算到她头上。

    “于太太,求求你告诉我平安在哪,你有再多的怨恨可以发泄在我身上,不要找上我的平安。这些年来她过得很痛苦,你已经达到报复的目的,为何还不放过她?”叶宁芝想起平安的傻气,忍不住泪流满腮。

    吕翠姿冷眼看着他们一来一往,继续吵吧!只有她知道平安的去处。

    “我真的没有,我承认照片是我设计的,可是她的失踪与我无关,我再怎麽恨你们,也不会狠下心去绑架平安啊!”秦月嫦哭着喊冤,她再阴险也不会做出伤天害理的事。

    “这是怎麽回事?”政翔听得胆战心惊。母亲提到照片,不消多做说明,他已猜到是什麽照片,他确定有些重要的事是他不知道的。

    “都是你不好!”健康气得指着政翔的鼻子大骂:“你不该相信那些照片的,那都是假的!谤本没有江毅森,姊姊爱的人始终只有你一个!可是你不相信她,偏信合成照片,害得平安为了你伤心不已。你好狠的心啊!她是那样爱你,你竟抛下她不理,一走了之。你可知道,平安受不了打击而割腕自杀?要不是乐乐发现得早,她早离开我们了。”健康红了眼眶。

    帅呆了!王沐恩摇头赞叹,他眼中只容得下美女,其他的言语一概听不见。

    叶宁芝呜呜的哭了起来,甄正发搂着她,眼眶也是湿润的。

    政翔饱受震惊的退後三大步。原来她左手腕的伤疤是因他而来的,他究竟对她做了什麽?没有宠爱、没有怜惜,只有一味的伤害。天!他颤抖的看着双手,是他亲手推她走向死亡的边缘,他的噩梦一直是真实的,没有背叛、没有谎言,平安爱他始终如一。

    平安最後的话语在他耳边响起:“是你一手毁了我们的爱情!”政翔无法再保持平静,他的心已经慌乱无章。

    “你害了她一次还不够,前些天她又差点自杀!都是我不好,我劝她找你把话说清楚,谁知她就一去不回,你怎能如此伤害她!”健康含着泪朝政翔大吼。她好气,气政翔不懂得珍惜。

    政翔狂乱地抓住健康的手,“她上哪儿去了?会不会去找朋友?”平安是昨天早上离开的,如今已失踪一天一夜,健康的话使他无法不往最坏的地方想。

    “朋友?!”豆粒般的泪珠滚滚而下,“她没有朋友,我不知道她会到哪儿去,所以来找你。”

    政翔的身子颤了一下,一颗心沉到谷底。

    “是我不好!”秦月嫦垂着泪道歉,“如果不是我怨恨甄大哥娶了别人,政翔与平安该是幸福的一对,是我拆散了他们。”她发觉事态严重,哭着诉说前因後果。她早该释怀的,轨正发不娶她定是因为她不够好,她不该因一时妒恨而犯下无法挽回的错误。

    叶宁芝无法宽宏大量的原谅秦月嫦,她看着女儿痛苦,简直是心如刀割,恨不得代为承受,所以无法轻易宽恕她。

    “好了,现在不是追究谁对谁错的时候,找到平安才是最重要的。”甄正发不希望大夥把时间浪费在哭泣与纤悔上头,等找到人,想纤悔还怕没时间吗?

    政翔同意的点头,马上往外冲,心喊着:平安!你千万则做傻事,等我,我马上会找到你!

    甄正发拦住政翔,“先别急,你这样是找不到人的,我们先冷静下来,仔细的想想看平安会上哪儿去?”

    大夥依言坐下来讨论,健康眼尖的发现吕翠姿想趁乱偷溜,马上跑过去拦下她,厉声质问:“你想上哪去?”

    “怎麽,不能上洗手间吗?”吕翠姿没有露出心虚的表情,反而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她才不会笨到让人看出破绽。

    “上洗手间?”健康嗤之以鼻,差那麽一点就让嫌疑犯跑掉。

    众人想起吕翠姿也叁与了秦月嫦的计画,马上把她团团围住,让她无法逃脱。既然秦月嫦与此事无关,若平安不是刻意躲起来,那便与吕翠姿脱不了关系。

    吕翠姿高傲的扬起下巴,毫不畏惧的迎视众人。

    政翔用力的揪住吕翠姿的衣领,先甩她一巴掌,再以寒冰般的声音问:“你把她带到哪儿去了?”

    吕翠姿的脸被打得侧向一边,火辣的痛楚慢慢地袭上脸颊,她没想到政翔会动手打女人,不敢置信的盯着他。

    吓到的人不只吕翠姿,其他人亦被政翔脸上的阴狠所震慑住,耳边似乎还可听见清脆的巴掌声。

    “不说是吧?”见吕翠姿不言不语,政翔挑了挑眉,用力拉着她的头发往厕所走,“或许你想尝试用盐酸洗脸的感觉?”对於伤害平安的人,他是不会太客气的。

    吕翠姿的头皮被抓疼了,听见盐酸两字,立即尖叫出声,“不!不要!我说,你们要知道什麽,我马上说。”她向来以自己的外貌为傲,若是没了美貌,等於什麽都没了。她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哀求着,但没人同情她。

    政翔松开她的头发,让她跌坐在地上哭泣。

    “够了!马上说出平安的下落。”政翔厌恶的皱紧眉头。他痛恨吕翠姿说谎,但更痛恨自己对那些谎言深信不疑。平安说得没错,他们的恋情毁在他的不信任,若他肯相信平安的话,就不会惹出这麽多事来。

    “她被带到基隆佰一艘叫永丰号的渔船上。”吕翠姿哭哭啼啼的说,庆幸花容月貌尚未被毁。

    “没说谎?”政翔蹲下身揪着她的衣领问。

    “没有,我没有说谎。”吕翠姿赶紧摇头,双手护住美丽的脸蛋,她无力再承受政翔的拳头。

    “我马上去找。”政翔一把推开她,人就往外冲。吕翠姿被他用力一推,手肘撞到地板,她可怜兮兮的抚着受伤的手肘。

    王沐恩因听见难听的哭声才清醒过来,看来是他表现的时候了。他整整仪容,意气风发的尾随甄正发赶往基隆佰。

    健康不屑地瞥了吕翠姿一眼,活该!政翔只甩她一巴掌实在是太便宜了,吕翠姿该庆幸她甄健康向来不崇尚暴力,否则一定教她好看。

    叶宁芝摇摇头看着哭成花脸的吕翠姿,从前吕翠姿到家裹来玩,她待吕翠姿可不差,没想到吕翠姿心思歹毒,竟然陷害平安,幸好今日让众人看清她的真面目,不然何时着了她的道还不晓得呢!

    秦月嫦满怀歉意的向叶宁芝道歉,一切皆因她而起,她该面对众人责难的。

    陈妈则很满意事情终於真相大白,经过了这麽久,大夥总算把心的话说清楚,以後不会再有心结了。

    ***

    永丰号。

    “起来!”满口银牙的船员踢踢昏迷於地的平安。

    平安迷迷糊糊的睁开眼,一时想不起为何会身处在这个全然陌生的环境。她迷茫的看着满口银牙的船员,见他色迷迷的盯着自己,吓得倒抽一口气,身子往後退。“你是谁?”她知道情况对自己不利,她无法力敌一个高壮的男人,只有靠智取。

    “老子是谁并不重要,你乖乖的给我待在船上,若不肯听话,我会教你好看。”船员露出邪笑,眼光放肆的在平安身上打转。

    “为何绑我来?江毅森呢?”她想起失去意识前是与江毅森碰面,看来她被绑走的计画,江毅森必定有叁与。

    “江毅森是谁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有个男人抱你上船,给了一大笔钱,要我把你卖到泰国去当妓女。哈!像你这种大家闺秀,到了泰国我又可大捞一笔,你值个好价钱。”他想到不久後就有白花花的银子入帐,忍不住呵呵的笑出声。

    卖到泰国?!平安作梦也没想到,吕翠姿会恨她入骨,恨不得让她永不得翻身。不!她不能受到如此卑劣的对待,她一定要逃走!平安先让自己的情绪平静下来,好让脑袋瓜能冷静思考。

    满口银牙的船员低下身,用他航脏的大手抓住平安的下巴,像在审视货物般,“嗯,细皮嫩肉的,气质不错,男人见了你一定会心痒难耐。哈!我张家宝这回走运了,前前後後可发两笔横财,或许过些日子,我会到泰国去探视你,小美人。”他淫秽的舔舔肥硕的下唇。

    平安极力忍住不断涌上的胃酸,张家宝的沐味与淫秽的言词令她作呕,若不是手脚都被绑住,她早拍开那只心的脏手。她闭上眼别过脸去,不想看他。

    “他妈的!”张家宝瞧见她眼中的不屑,当下用力甩她一巴掌,“老子是看你有几分姿色,否则老子才懒得理你!我不如去找上道的妓女还来得快活。哼!到了泰国我要找家低俗的妓院卖掉你,看你还高傲的起来吗?”他最看不惯这些千金小姐那副神圣不可侵犯的模样,她活该讨打。

    平安尝到了血的咸味,张家宝的一巴掌让她眼冒金星,但她仍强作镇定地瞪着张家宝,“你最好放了我,若让我的家人知道你的所作所为,你不会好过的。”生平第一次,平安有挖人双眼的冲动。

    “哈!你少作梦了,没人找得到你,这世上只有我知道你被卖到什麽地方。省点力气吧!我张家宝走私无数次,还没被条子抓过,你等着成为失踪人口吧!”他吐了一口口水,妈的!平常的女人在得知要被卖掉时,没有一个不哭得晰沥哔啦,唯独这女人例外,难怪会有人花大笔钞票想送走她,活该!

    平安闭上眼,其实她并不如表面上的自信,她甚至预见了未来生不如死的惨况。脑海中浮现出政翔英挺的面容,她真的好傻!明知他不要她了,心仍不断的想着他、念着他,期盼能见他一面。政翔!她在心轻轻的呼唤他的名字,冀望空气能传递她的思念。

    张家宝不满她的沉默,生气的狠踢她的身子,见她仍没有反应,使他愤怒地抓起她想毒打一顿。

    “船长!船长!不好了,岸上有三个男人要求上船找人。”大副跑进来通风报信。

    平安高兴的睁开眼,有人来救她了!

    “别高兴得太早。”张家宝拿块破布塞住平安的嘴,把她藏在木箱後头,“没有人能由我手中带走我的摇钱树。张五,咱们走!去瞧瞧他们有啥本事。”他大摇大摆地走上船板迎接贵客。

    政翔一行人循线找到永丰号,他冷眼看着不友善的船员,确定平安就在船上。

    张家宝虚情假意的开了口,“我听张五说你们要找人,不知你们是要找什麽人?”细小的眼睛打量着上门的三个男人,一看就知道没几两重,不足为惧,张家宝更加放心了。

    “一个女人。”政翔冰块似的声音传来。

    “女人?!”张家宝故作惊讶,“别开玩笑了,渔船上怎麽会有女人?我们的船是要出海捕鱼,不是游艇,哪来的女人。”

    “你确定吗?”政翔半眯着眼问,他已有动手的准备。

    “当然确定,我是船长,怎会不确定,不信的话你可以问问我的船员。各位,咱们船上有女人吗?”

    “没有。”船员们与张家宝一搭一唱,默契好得很。

    甄正发数过船上的船员了,约二十来个,平均一个人要对付七个人。他双手插进裤袋,淡淡的说:“可是却有人告诉我,我女儿在你们船上。”

    政翔松开领带,脱下西装外套,解开上衣三颗扣子,连衣袖也卷至手肘,像只蓄势待发的猛虎。

    王沐恩跟着做好了准备,他要好好的表现一番。

    张家宝没把他们的举动放在眼,哼!不过是装模作样罢了,他又不是没见过斯文人,他们向来是肩不能挑、手不能提,若是动起手来,斯文人只有当沙包的份。

    “没这回事啦!”张家宝像打发苍蝇似的挥挥手。

    “看来你是要吃过拳头才肯回答。”政翔像子弹般快速的冲至张家宝身前,迎面就给张家宝的鼻梁漂亮的一拳。只听喀啦一声,鼻梁断了。

    张家宝躺在地上痛苦的捂住鼻子,温热的鼻血汩汩而出。可恶!他低咒一声,马上站起身回敬政翔一拳,“他妈的!”他不承认斯文人的拳头够硬,是他一时大意才会被暗算。

    政翔轻松的避开迎面而来的泮拳,伸长腿绊倒张家宝,并顺着张家宝摔跌的姿势,再奉送一拳给他松垮的肚皮。

    “哦!天般的!”张家宝痛得抱着肚子大吼。

    船员们眼看船长吃亏,纷纷围上来,准备教训这三个不识相的闯入者。

    “嘿!看来你少年时代的确混得不错。”甄正发给朝他而来的船员一击,轻松的对政翔说。他的动作俐落,一点也不输给年轻人。

    王沐恩见政翔与甄正发的身手像职业打手般俐落,赞叹之馀也勇猛的挥出铁拳,他不可想落人口实,说他不如一个五十来岁的中年人。

    “好说,岳父也不差。”政翔一边打一边与甄正发谈笑,面对围上来的五个大汉,依旧面不改色。

    “当然,你以为我是怎麽娶到黎紫的?”年轻时的欧阳黎紫是有名的小太妹,很不幸的让他遇着了,在互看不顺眼之下,欧阳黎紫命手下的兄弟姊妹们海扁他一顿,结果胜利当然是站在正义的一方。他打蠃之後顺手牵羊,带走了欧阳黎紫,说好听点是教化她,难听点是想据为己有,而这两点他全做到了,欧阳黎紫乖巧的成了他二老婆。

    原来打架还可以拐到老婆?!“王沐恩想起甄正发有三个老婆,听说外头还有一个替他生了个三岁大的小女儿,了不起!王沐恩更加勇猛地对付来人,他等着甄正发发现他的好,进而把女儿许配给他。上回在宴会中遇见的男子已不被他放在眼,他有信心能使健康爱上自己。

    政翔挨了几拳,但他也立即还以颜色。这场面对他来说是小意思,年轻时他曾被二、三十个人包围过,虽然当时全身挂彩,但他还是蠃了,这几个小船员难不倒他的。

    甄正发见王沐恩打得认真,难得轻挑的吹了声口哨,“那小子怎麽突然认真起来了?”

    政翔瞄了王沐恩一眼,不小心让人给打中脸颊,他马上一拳挥过去打断了那人的牙齿。“他想娶健康,先给你个见面礼。”在不确定船员们有没有伤害平安的情况之下,每个船员都是他的仇敌,他会尽一切力量痛揍他们,绝不手下留情。

    砰!甄正发愣了一下被打中右颊,他吐掉口中的鲜血,挥拳打断对方的鼻梁。

    “伯父!你说我有没有资格当你的女婿?”王沐恩愈战愈勇,高兴的大喊,他认为自己满有希望的。

    “只要健康喜欢,我就不反对。”甄正发聪明的把选择权去回健康身上。一切以女儿的感觉为先,他不会擅自作决定的。

    王沐恩顿时泄了气,不!他不能放弃,他会让健康爱上他的,马上又提起精神面对敌人。

    甄正发眼角瞄到张家宝想趁情势混乱时偷溜下船舱。“政翔!快追上去,他可能要去找平安。”他朝政翔大吼。

    船员们涌近政翔身前,不让他尾随张家宝到船舱。政翔眼神一冷,“你们全该死!”手脚并用地痛揍每个挡路者。

    船员们没想到他的拳头会那麽硬,痛得弯下腰,政翔为了平安的安全着想,只好先放过他们,追到船舱。

    甄正发欣赏的看着政翔离去的身影,看来他可以放心的把女儿交给政翔了,他满心愉悦的收拾剩下的人渣,吩咐王沐恩:“你去报警。”

    “是。”为了讨好未来的岳父,王沐恩拚了命也要找到警察。

    最後,甄正发伸伸懒腰,拿起绳索把躺在地上不断呻吟的船员一一绑好,不让他们有逃脱的机会。该死的混帐,竟敢不知死活的绑他甄正发的女儿,简直是活得不耐烦了。至於救宝贝女儿的工作就交给他的泮人女婿吧!老爹不好太抢他的风头。

    ***

    “臭娘们!”张家宝拖出平安,扬手便是一巴掌,“那三个混帐还真有两下,老子非把你淹死泄恨不可。等我把你丢进海,让他们找不到你,我就上法院控告他们伤害!”张家宝原以为三两下就可解决那三个斯文人,是他太小看他们了,才会沦落这等窘境。但是他不服输,这笔帐他要算在这个女人的头上,算她倒楣,死了别怨他。

    他用力的揪着平安的头发,想把她丢进海淹死。

    三个?!平安眼睛为之一亮,究竟是哪三个人来找她?她知道父亲一定会来,另外两个是谁?岳鸿毅跟快乐待在美国不太可能,会不会是家中的司机?她不敢期望政翔会来救她,怕希望愈大失望就愈大。

    “淹死你算是便宜你了,早知道就让兄弟们好好的调教你一番,让外面那三个人後悔。”张家宝咬牙切齿的咒骂着。

    砰!当张家宝把注意力放在唠叨上头时,一记硬拳重击他的脸,他被击得後退五大步。

    张家宝吐出口中的血水。“他妈的!”该死!被人发现这女人的存在了。

    政翔跟下来时,便见平安被五花大绑动弹不得,双颊红肿;那浑球甚至不懂怜香惜玉的拖着平安的头发走,出口便是邪恶思想,他不容许有人无礼的对待他的女人,使出全力打在张家宝那张粗鄙的脸上。

    平安瞪大眼看着眼前的政翔。老天!她没眼花吧?!政翔怎麽会出现?

    政翔温柔的扶起倒在地上的平安,拿掉她口中的破布,怜惜的抚上她红肿的脸颊,“你没事吧?”

    “我┅┅”平安整个人愣住了,脑中一片空白,不知该说什麽才好。

    “他妈的!”张家宝不服气的挥拳相向,他乃是海上一霸王,怎麽可以被斯文人打倒,这话传出去岂不是让人笑掉大牙?

    政翔来不及替平安松绑,他将平安推到身後,自己迎向张家宝。张家宝被激怒了,胡乱出拳,丝毫没有招式可言,政翔可不一样,他拳无虚发,重重击向张家宝的身躯。

    张家宝根本不是政翔的对手,政翔也不打算放过他,只要一想到张家宝无情的对待平安,便让他有大开杀戒的欲望,没有人能在欺负过平安後安然无恙。政翔把所有的打斗技巧全用在张家宝身上,张家宝像个没有反抗能力的婴儿般任政翔痛打。

    “够了!他已经受到教训了。”平安连忙出声制止,再不阻止的话会出人命的。

    政翔抿着嘴挥出最後一拳,满意的看着张家宝像破布娃娃般倒下。他拨开汗湿的头发,走到平安面前替她松绑。

    “痛不痛?”他心阚她的手脚被粗糙的绳索磨破,渗出点点血痕。

    平安缓缓的摇头,政翔的温柔让她有些不知所措。他不是不要她了吗?怎麽会来救她?

    政翔执起她的手至唇边亲吻,眼眶发热的低语:“对不起!我让你吃了很多苦。”他心阚她的痴傻,明知他一心想报复,却又不断的付出真情让他践踏。

    平安闻言,也红了眼眶,她不确定政翔是否真的知道她受了多少苦。

    政翔不断地亲吻她的手指,“是我不好,不该听信谣言害苦了你,我甚至不敢请求你原谅我。”

    豆大的泪珠滚滚而下,他知道了!平安双手环住他的颈项。

    政翔紧搂着她,似乎想把她揉进身体中。“平安!我的平安!你说得对,是我一手毁了我们的爱情。”恨了多年,没想到却恨错了人,他该恨的人是自己,不是无辜的平安。

    平安哽咽的说:“当你不要我时,我好痛苦,我的心被你撕成了碎片!但即使如此,我仍等着,等着有天真相大白,你会回头再爱我。可是当我想跟你解释时,你不肯听,我以为这下全完了,我们之间不再有希望了。然後我被抓来,张家宝说要把我卖到泰国去,我的心还在呼唤着你,期待你能来救我,没想到你真的来了!你真的来救我!”她声泪俱下,激动的叫着。

    “我知道!我知道!健康都告诉我了。告诉我,你的左手还痛吗?”政翔心阚地转抚着她左手上的伤疤。听到张家宝原本打算把平安卖到泰国,让他後悔没打断张家宝的肋骨。

    “那时我根本不觉得痛,因为我的心更疼。”平安含泪绽放出笑颜,她所受的苦都值得的,因为政翔回头了。

    政翔难过的亲吻那三道伤疤,不断喃喃道着歉。

    平安带着喜悦的笑容轻吻他的肩,“事情都过去了。”

    “你可以打我、骂我,我对你的悻度太糟了。”政翔无法承受她过多的温柔,他伤害她无数次,她怎能如此平静?

    “不!”平安轻轻地捂住他的唇,“如果你还怨着我,不肯听我的解释,我真的会恨你、打你、骂你;但你终於低头了,肯听实话,我很高兴。不过为了惩罚你,我要你答应我-件事。”

    “什麽事?”政翔紧张的问,他愿意上天下海,只为博得住人一笑。

    “以後不许你再抛下我,无论发生什麽事都不许。”平安甜蜜地枕在他的胸前。

    “我保证今生今世绝不会再抛下你不管,就算你想离开我,我也不会让你走。”政翔在她耳边承诺。平安开心的悃起头,两人相视,在彼此的眼中看见了深情。

    “我爱你。”平安沉醉在他柔情的眸,轻声吐出爱语,追就是苦尽笆来吧!

    政翔情不自禁的低头吻她,这是他今生永不厌倦的事,“我也爱你。”

    平安快乐的迎向他的唇,这一吻不包含怨恨与仇视,只有浓浓的沭蜜与爱意。

    警方接获消息立即赶到现场,记者们听到风声也赶了过来,一群跟着甄正发、王沐恩下到船舱,迎接众人的是一对有情人的热吻。

    甄正发满意的笑了,警方尴尬的不知该安静的离开,还是打断热吻中的恋人;记者们则把握时机拍下照片,作为头条新闻。

    众人都在想,谣言可能属实,他们是旧情复燃,再不然便是他们根本没断过对彼此的爱恋。不管怎麽说,于家与甄家会再有一场盛大的婚礼,而这回新郎绝不会再抛下新娘了。

百度搜索 黑暗情人 爱搜书 黑暗情人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黑暗情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沈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沈苇并收藏黑暗情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