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冰山冷夫 爱搜书 冰山冷夫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坐在狭小的房间里,杨意苓食不知味的吃着吐司。

    京绮一早就去上课,下课之后还要打工,所以她们两姐妹虽然同处在一个屋檐下,见面的时间却不多。

    想到妹妹,她不由得感到心疼,若是现在她还跟李惟尧在一起,她相信他一定会出手相助,京绮也不用这么辛苦……

    哀怨的坐在地板上,发现到自己的想法,她暗骂自己可耻。都什么节骨眼了,她竟然还想着他?!

    来日本一个星期了,这一个星期以来,她没有接到他的任何消息。

    只要他有心,她并不难找,毕竟她只身来日本,虽然没开手机,但也只能投靠妹妹,他对她的不闻不问,只证明了他的不在乎。

    可悲的是即使是如此,她仍想念他,人离开了,心却依然在他身上。

    忍不住拨了通电话回台湾,然而她也有她的自尊,选择的不是找那个男人,而是拨回靳家大宅。

    这个时间,只有徐志敏在家。

    “你到底去哪里了?”一听到她的声音,徐志敏立刻发难,“我们都快担心死了!”

    听到她用我们,杨意苓的鼻头一酸,“惟尧……也担心我吗?”

    “惟尧?!”她一愣,然后少根筋的把自己知道的全都说了出来。“我不知道,我好几天没有见到他了,听说他都跟辛莉亚在一起。”

    听到这个,杨意苓的眼泪差点不争气的掉下来。

    “最近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徐志敏的声音有着困惑,“就连靳少他们也都跟辛莉亚走在一起,但是靳少说这几天情况就会改变。你玩够了没?!要回来了吗?”

    “我……”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徐志敏天真得不知道她与李惟尧的婚姻出了问题,却问了一个连她都不知道如何回答的问题。

    要回去吗?终究是要回去的,毕竟日本并不是她的家,只是回到台湾又如何?!

    “我等一下去告诉惟尧说你有打电话回来!”徐志敏兴匆匆的说。“我听弘芸说,他叫三少把你们住的房子登记成你的名字,看来,你们打算定居在台湾了,是吗?”

    关于这个问题,她也无法回答,因为他从没打算在台湾定居,但为什么要把房子登记在她名下?

    “你不用告诉他我有打过电话。”杨意苓连忙交代,“我过几天就回去了,不好意思,我妹妹回来了。”她随意找了个借口搪塞,“有空再打电话给你,再见。”

    在哭出来之前,她赶忙把电话挂上。

    人家总说真爱不求回报——那都是骗人的!

    或许在付出爱的同时,整个人都洋溢着幸福,但是内心深处,还是在乎有没有回报……

    ***.fmx.cn***.fmx.cn***.fmx.cn***

    有些事情,逃避是没有用的。

    于是在日本待了一个星期之后,杨意苓很认命的回到台湾。

    或许是近乡情怯,看着与心爱男人共同居住的房子出现在眼前,她内心深处仍是生起一丝难解的紧张情绪。

    “谢谢你。”谢过计程车司机的帮忙,她自己拖着行李走向大门。

    拿出钥匙把门打开之后,她没有费心把行李拿进去,只是把它放在玄关。反正早晚要离开,拖进拖出的很麻烦。

    屋里的摆设跟她离开时没什么两样,蓦地,她注意到客厅里一个简单的行李箱,看来他也要走了……

    这份认知就像一根针狠狠的刺向她的心窝。

    深吸了口气,走向厨房替自己倒了一杯水,才喝了一口,一个转身却被如同鬼魅一般轻靠在厨房门口的男人吓了一大跳。

    她还以为这个时间,他不会在家。

    “玩够了吗?”他平静的五官下显思绪,没有让她发现他因为她的出现而大大松了一口气。

    “我不懂你的意思。”她别开视线。

    “到日本玩了一个星期,应该够了吧?”

    听到他的话,她的心头一缩。他的样子,好像她是个不懂事的孩子,这一阵子的难过,就好像白痴一样,她不懂,为什么自己的心思要为他而混乱?!

    将杯子重重放在流理台上,深吸了口气,她猛然转过身面对他,“我要跟你好好谈谈。”

    “我也正有此意。”

    她对他伸出来的手视而不见,迳自越过他,在客厅里挑了一个离他最远的地方坐下来。

    一切都无所谓了,她压下自己纷乱的思绪,就当他不小心在她心湖拨动一池春水,但最后终会归于平静。

    “听说,你把这栋房子用我的名字买了下来。”

    他点头,强忍着因她闪避他的碰触而生起的不悦,以及对她擅自出国却毫无消息的不满,等着她把话说完。

    “在台湾置产,”她面无表情的问:“你打算在这里定居吗?”

    “没这个打算。”

    她应该一点都不意外听到这个答案的,只是酸涩仍旧这么涌上喉头,她困难的吞下喉间的硬块,“好,我知道了。”她深吸了口气,下巴微扬,“把东西拿来吧!”

    “什么东西?!”李惟尧不再掩饰不悦的神情。不告而别一个星期,她竟然一句道歉都没有,还一副受了太多委屈的模样,也不想想为她担心受怕的人是他!

    “离婚证书啊!”

    听到她的话,他的脸色阴沉到了极点。

    “我应该感谢你的大方,给我这么大笔的赡养费。”她扯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他难以置信的看着她。他什么时候跟她提过要离婚,还有赡养费,什么赡养费?“你到底在说什么?”

    听见他严厉的语气,她的脸色微微苍白。

    “没什么。”她要自己的口气洒脱一点,“你决定我不是一个适合你的女人,而我也决定离开一个不爱我的男人。”

    他皱起眉,不明白为什么她出国一趟回来就说他不爱她。“你凭什么随便做出这个结论?!”

    随便?!她的目光带着谴责,她是多么痛苦才作下离开他的决定,而他竟然说她随便?!

    “反正辛莉亚才适合你,我看开了。”她颤声说,“祝你幸福。”

    他想掐死她!她到底在说什么鬼话?“辛莉亚被警方抓了,”绷着脸,他阴鸷的瞪着她。“我对到监牢里跟她相守度日一点兴趣都没有!”

    这件事大大出乎杨意苓意料之外,“她被抓了?!为什么?”

    “在我们婚礼前后,她派人绑架了我妹妹。”他捺着性子解释。

    “她绑架你妹妹?!”她激动的从沙发上跳了起来。

    在婚礼上,李惟南并没有出现,而李家两老在婚礼过后也立刻离开台湾,她还曾经想过他们是不是不认同她成为李家的媳妇,却怎么也料不到竟然会有这层原因。

    “惟宁说要趁着假期在欧州各地旅行,一开始她失去消息,我们都以为她只是爱玩,所以忘了跟家里人联系,直到辛莉亚的出现,我才知道事情不单纯,为了惟宁的安全,就算我再厌恶她,也得跟她周旋。”

    她傻了,只能愣愣的像个呆子一样。

    “跟她周旋……”这几个字听来好像有点不太情愿,她小心翼翼的看着他,“你不爱她吗?”

    “给我一个好理由,”他嘲弄的看着她,“我为什么要爱一个诬蔑我的人?”

    “可是你把幸福的味道送给她……”

    他没好气的问:“什么幸福的味道?”

    “那瓶香水!”她哽咽。

    这个愚蠢的女人!伸出手,在她来不及回应之前,他一把拉过她。

    她惊呼了一声,整个人便被牢牢锁在他怀里。

    “别跟我提什么幸福的味道,那只是一瓶香水!”他近乎咬牙切齿,“只要有钱就可以买得到!”

    “才不是这样!”杨意苓的眼眶红了,那瓶香水对她的意义重大,要不是它,她跟他根本不会开始,可是他似乎总是不懂。“你不用否认,当初,你不惜出高价也要把香水买下送人,那个人在你心目中一定占有很重要的地位。”

    他早知道自己终有一天会被她气死,但没想到她现在就快达成气死他的目标了!“在认识你之前,这世上除了我妈妈之外,唯一能挂在我心头的女人就是跟我相差十二岁,今年只有十八岁的妹妹李惟宁!”

    “所以呢?”她哽咽的看着他,简单的脑袋还不是很能理解他的话。

    “那瓶香水在我买的隔天,我就已经请人拿回伦敦送给她,因为这个香水品牌是她的最爱!”

    他的话如闪电一般打进她的脑子。

    “可是辛莉亚她有那瓶香水,还知道我们抢香水的事……”

    “我怎么知道她也会有?!”他火了,“至于抢香水的事,我是跟惟宁提过,她可能被迫告知辛莉亚关于你的事吧。”他气急败坏的吼,“那不过是一瓶香水,而且当时,我根本不在乎买不买得到它!”

    “但是你跟我抢……”

    “那是你的关系!要不是你的态度,我根本不会费心跟你耗!你知道一分钟国际期货市场会有多大的变动吗?你以为我吃饱撑着?”

    他的气嚷让她一愣一愣的,原本阴霾的思绪似乎透露出微微的光亮。“但是那是幸福的味道……”任何人都会想要幸福。

    “什么幸福的味道!”他气疯了,“现在看来只会带来不幸!”

    “你怎么这么说!那明明就是……”她的话在他严厉的瞪视下消失。“就算真的是这样,你为什么不把你妹妹被绑的事告诉我,在你心中,我终究是个外人吧?”

    想到这,她的眼眶又红了,而李惟尧的怒火在看到她眼泪的瞬间尽数一熄,“我只是不希望你胡思乱想。”

    他只是单纯的想要保护她,也不想要她跟着一起担心。

    “反正话都是由你说!最后,你还决定要把我丢在台湾!”杨意苓忍不住哭了出来,抽抽噎噎的指责,“你连赡养费都准备好了!”

    “什么赡养费……”对着她,真的连圣人也会抓狂。

    “这个房子啊!”她指着四周。

    “房子?!”

    “你不打算在这里定居,却买这个房子给我!”

    “那是因为你喜欢,而且我们总会回来度假,这关赡养费什么事?”

    “你骗人!你的行李都准备好了,要不是我刚好回来,你可能早就已经走了!”

    闻言,李惟尧抚着额,强迫自己在心中默数到十。

    “杨意苓,”他的语气带着一丝危险的轻柔。“我准备行李,是因为已经解决了辛莉亚的事,惟宁现在也安全的待在伦敦,所以我决定动身到日本抓一个不告而别的女人,我可以给你一个良心的建议,就是开始想,你该怎么跟我解释你的不告而别,并且停止质疑我的话,不然……”他对她一笑,阴恻恻的,“我要你好看。”

    看着他头顶都要冒烟的骇人模样,她紧张的吞了口口水,“我只是去找京绮……”她小心翼翼的推开他一些,“我不是存心要不告而别,只是——”心虚的垂下眼眸,“我真的以为你还爱着辛莉亚。在日本一个礼拜,我吃不好也睡不好,只要想到你跟她在一起,就难过得要死。”

    他早注意到她眼下的黑眼圈和略微苍白的脸色,这个傻瓜!他用力的搂着她。

    这一阵子,他需要非常大的定力才能让自己不去找她,毕竟当时最重要的是下落不明的妹妹,但看来他心悬于她,她也不好过。

    “我知道我很不懂事,如果你要跟我离婚,我不会怪你。”

    “这里没人提到离婚!”他严厉的看着她。若她再胡言乱语,他不排除给她一点小教训。

    “其实我知道,你不爱我……”她忍不住低低啜泣了起来,“但是我真的很爱你!”

    被她突如其来的悲伤弄得手足无措,他伸手结实的将她拥入怀里,既疼又气,“这事上没任何事值得你掉眼泪,一切都是你自找的!你以为我为什么要娶你?”

    “不知道……”她把眼泪鼻涕都往他身上擦。

    “我曾说过喜欢你。”他面露无奈。爱上这么一个水做的小女人,他认了。

    “可是那不是爱!”

    “如果不爱你,我不会决定娶你!”他早想通了,那疯狂促使他想要拥有她、贴上他标记的动力,就是爱。他泄愤似的重捏一下她的脸颊,“我还跟呆子一样陪你去买福袋!”

    为了这件事,他被靳家三胞胎给笑了好一阵子,男性尊严可以说是荡然无存。

    想他堂堂一个伦敦金属交易中心的着名经理人,对他来说时间就是金钱,任何东西都比不过时间来得可贵,但是为了她,他竟然冒着寒风,排了数小时的队去买福袋,真是笑掉人家大牙。

    “买福袋就是爱我?!”这是哪门子的道理?!

    意帮我去抢内衣,就是爱我爱得要死吗?”

    “那下次有限时特价的话,你若愿

    “你最好不要得寸进尺。”他严肃的警告,但是内心深处却有个声音响起,若她真的要求,他真会硬着头皮去。

    她眨着满是水气的双眸直视着他,这样的眼神令李惟尧觉得有股不祥的预感。

    “或许,我该上网去查查哪里有特卖会。”误会完全解开,她狡黠的想抽身。

    他却抢在她迈开步伐前一把将她给拉回来。

    “我已经说了,”他用力吻住她,“不要得寸进尺!我还没跟你算不告而别的帐!”

    在这个节骨眼上,杨意苓非常识相。“不会再有下次!”她立刻道歉,“除非身边有你,不然我哪里都不会去。”

    搂住他的腰,靠进他的怀里,主动吻住他的唇,细密的吻落在他的脸上,有效的平抚他的怒气。

    “我想,”蓦地,她在他的耳际低语,“对你来说,那瓶香水代表的确实是不幸的味道。”

    李惟尧挑了挑眉,静待下文。

    “因为认识我——”她的嘴一撇,不是很情愿的承认,“确实有点不幸!”

    听到她的话,他忍不住笑了出来,接着伸出手,将她压向自己,用一个星期的思念吻得她瘫软无力,再将她打横抱起,走进卧房。

    不幸吗?!他很怀疑。

    【全书完】

    *想知道外表相同,内在回异的靳家三胞胎的故事有多好看?请看——

    甜柠檬系列069《不承诺的男人之大少说他好寂寞》

    甜柠檬系列075《不主动的男人之二少请你嫁给我》

    甜柠檬系列084《不负责的男人之三少其实不花心》

百度搜索 冰山冷夫 爱搜书 冰山冷夫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冰山冷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子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子纹并收藏冰山冷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