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行行出状元 爱搜书 行行出状元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阿元,你怎么确定那位书生定能金榜题名?”

    “她若不能金榜题名,肯定是您今科最大的损失。”贺元淡淡说道:“此人读书过目不忘,脑筋机巧敏捷,能仿尽天下名家字帖,却从不卖弄文采,坚持表面上最中规中矩的行止。这样既机变百出又沉着稳重的人,您不收用为能臣,难不成要放她出去占山为王当恶匪?”

    “这是……怎么说的?怎么不当能臣,就只能当恶匪了?你这是在夸那书生,还是在骂他?”不可否认,天盛帝的好奇心前所未有地高张。他从来没有听过表弟给谁这样高的评价,如今,却独独对这位书生信心十足并且推崇备至,怎能不引人好奇。

    “不是夸,也不是骂,就只是,平铺直述。”贺元也没觉得自己说了什么好话。

    天盛帝觉得自己应该立即决定状元榜眼探花的名次,然后封匣让内侍将所有及第的试卷送交礼部,让他们写上金榜,明日辰初准时放榜;而他,正好省下大把的时间抓着表弟,让他好好说说这位书生的事迹;当然,最重要的是了解北蛮勾结大雍人培养细作是怎么一回事。

    “阿元,你在这儿等着,朕立即将一甲名次定下。待及第名单都送走之后,你再告诉朕那个书生究竟是谁。”

    贺元淡淡道:

    “臣也不想在皇上未决定好名次时,便告知您她的姓名,那会使您失去判卷的公正性,此非臣之所愿。”说完,转身看向窗外,再不向长桌案那边瞥去一眼,其实心中早有定见——他早就看到了那三张即将位列一甲的试卷里,有一份特别眼熟的台阁体。这白云,就算不是状元,至少也是探花。

    天盛帝点头,站在书案前,拿起朱笔,又将三张试卷看了一遍,闭了闭眼,再张开时,很快地在三张卷子上分别写下状元、榜眼、探花后,亲自将试卷折好放进朱红色的匣子里扣好,然后连同其它早就放在另两个匣子里的试卷一道拿了起来,走到书房门口,唤来贴身内侍,对他道:

    “立即送去礼部,亲自交给赵尚书。”

    “小的遵命。”接过三只匣子,内侍很快离开。

    天盛帝回头看向贺元,道:

    “现在你可以跟朕好好说说那书生是何人,什么来路,又是怎么与你相识的了。”

    于是,贺元开始对天盛帝诉说起常州永定县有个小归村;这个小归村,有着怎样的历史。简单说完之后,也就方便天盛帝了解这个小归村出身的书生,理应有怎样的脾性。

    然后,接着——

    贺元告诉天盛帝,那个书生名叫白云,十岁就考中了秀才,十六岁中举人,如今只有十七岁。(毫不意外地瞥到天盛帝眉峰微微一跳,但贺元假作不觉。]

    贺元告诉天盛帝:白云身为一个贫家出身的孩子,除了会读书之外,还身手矫健,打猎砍柴爬树蹴鞠皆是一把好手。在十六岁那年,他挽弓射飞鸟给家里加餐时,射下了信鸽。初时不以为意,将信筒随意一丢,就吃鸽子肉去;后来鸽子肉吃得多了,无意间拆看了某个信筒,发现里面竟然预谋着陷害忠良,且还是通敌这样的大事,于是她没再吃鸽肉了,但还是将所有信鸽活捉,将里头的信件以相同的笔迹照抄一份放进信筒后,让鸽子飞回去,而她留下真迹以做证据。

    这时,听得入神的天盛帝忍不住问了——

    “一个乡野少年,如何能辨识信鸽里的讯息?又如何知道有两方人马正合谋欲陷害忠良?他又如何知道谁是忠良?”

    “一个乡野书生当然不会知道谁是忠良,毕竟她一辈子见过最大的官,不过是村长。但她却是知道即将被陷害的那个人,无论如何得救他一命的。”

    “这又是为何?”天盛帝奇了。

    “因为,那人,是赵思隐;而赵思隐,则是她同母异父兄长。”

    第14章(2)

    这个料下得够猛。

    但还有更猛的。

    将整个事件、包括李顺儿的坎坷人生都说完之后,贺元喝完一整杯茶润喉,并且确定坐在对面的天盛帝也吃了茶点、喝了茶,不会有噎到呛到之虞后,终于爆出惊天大料——

    “最后,还有两件事,您一定得知道。”

    “是什么?”天盛帝看着贺元的脸色,不由得心中一紧,觉得他即将说的,大概不会是什么好事。

    “第一件事。那白云——”语气微顿,叹声道:“是名女性。”

    砰!天盛帝手一抖,不小心将一只茶盅打翻落地,碎了。

    “第二件事。那白云——”在天盛帝差点把眼珠子给瞪出来的恶狠狠目光下,贺元又叹了一声,无比悲悯地看着他的皇帝表哥,说道:“将会是您的表弟媳。”所以,不能把她砍头的。

    哗啦啦!一桌子杯盘茶盅因为桌巾被无意一扯,全砸落地上。

    节哀,顺变。

    这是贺元看向天盛帝时,目光里所显示的意思。

    而天盛帝,此刻正努力克制着自己——一来克制着不要揍贺元;二来克制着不要拔腿狂奔到礼部,将那份御笔钦点的一甲名单给追回来。

    皇帝,金口玉言,话一说出口便是圣旨,不容反覆更改;皇帝,行为举止皆为天下表率,做事前必先三思而行,行时必定起手无回。

    所以,那白云,注定成了今科状元。

    所以,继他的祖父肃帝因为给蹴鞠好手封官而让百官评为荒唐之后,一心想当武帝的天盛帝,开始深深忧虑起自己百年之后的谥号了——

    苍天啊!太祖啊!他竟然钦点了一名女状元!

    就在皇帝知晓了白云的身分与来历之后的一个时辰,永嘉公主也知道了。

    永嘉公主顾不得失态,难以置信地瞪着小儿子良久之后,直扯着他惊声叫道:

    “你说什么?!你说、说、说那个白云……”由于太震惊了,连话都说得结结巴巴、无法连贯。

    “阿娘,您冷静些。喝口茶吧。”一手扶着娘亲的手臂,另一手体贴地倒来茶水,拿到娘亲唇边。

    “我哪来的心情喝茶!我现在脑子一团乱,生怕听误了!所以你给我好好地、简略地条列出刚才你说的!”下意识地啜了一口茶之后,一把推开茶盅,楸着儿子的衣领命令道。

    “好的。刚才虽然说了很多,但仅有三个重点。第一,我回来时特地去了趟一礼部,知道皇上御笔钦点的今科状元,就是白云。第二,白云是个女孩儿。第三,白云即将会成为您的二媳妇——以上,您了解这三点即可。”

    “你把这些……都告诉皇上了?”永嘉公主的声音飘得像在梦游,整个人在惊跳之后,处于恍神状态。

    “是的。我瞧皇上很是苦恼呢。”贺元一脸严肃担忧状。

    装什么忧国忧民!永嘉公主气得拍打他手背一下。骂道:

    “现在皇上正被你的话给说蒙了,又摊上钦点的状元竟是个女孩儿,一脑门焦头烂额,没空整治你。等他回过神,有你好受的!”

    “我也没想避过皇上的整治。”想保住白云的项上人头,当然要付出代价。

    永嘉公主见小儿子这样坦然生受一切的表情,突然对那个女扮男装不像样的白云起了怒火。她这个自小捧在掌心长大的儿子身分高贵、天资过人、文武双全、努力勤奋,自当一生都过得顺顺遂遂,不该吃上半点苦,遭受任何罪;可现在,为了一个不男不女的女人,儿子主动去吃苦受罪,这叫她这个当娘的,心气怎么能平!怎么有办法对那个可能的未来二媳妇有好感!

    欢迎您访问言情大全,最新言情超速更新!

百度搜索 行行出状元 爱搜书 行行出状元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行行出状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席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席绢并收藏行行出状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