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江湖尘事 爱搜书 江湖尘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这七人里,有人沉吟不语,有的难掩身处嫌疑的不忿,有的非常镇定,但朱雀肯定凶手就在这七个人里,只是凶手到底是谁,倒是颇为头疼,他说道“你们七人报上名来。 ”  这七人各自说了自己的名字,分别是孙丁山,刘余年,赵胜,关辛丑,钱士杰,周无双和李英凤。  朱雀说道“你们当中有一人是暗算二皇子之人,当然会有些与众不同,同桌的人,有没有发现他们的异样?”  其他二十多人面面相觑,然后都摇了摇头。  若是发射这根牛毛般的暗器,不会没有一丝异样,朱雀问孙丁山“在出事前,你在干什么?是在吃菜,还是喝酒?”  孙丁山说道“好像是在吃菜,哦不,是喝酒,刚才一慌,我记不得了。”  朱雀点了点头,对刘余年说道“让我看看你的手。”  刘余年将两手摊开,朱雀看了一眼,没有说话,又对赵胜说道“张开嘴。”  赵胜虽然有些气愤,但既然朱二已经吩咐他们听朱雀的话,还是乖乖地张开了嘴。  朱雀仔细看过以后,同样没有什么表示,又向关辛丑问道“你平时用的什么兵器?”  关辛丑说道“俺用的是单手狼牙棒。”  朱雀问道“可是看你身上携带的并非狼牙棒啊。”  关辛丑解释道“狼牙棒携带不便,俺在外面用的都是铁鞭。”  朱雀点了点头,接着问钱士杰“如果我说他们都不是凶手,你会怎么想?”  钱士杰说道“那么凶手就在我们剩下的三人当中。”  朱雀直接问道“那是不是你?”  钱士杰摇了摇头“不是。”  朱雀再问道“不是你是谁?”  钱士杰张口要说什么,发现这是朱雀的一个陷阱,立刻摇头道“我不知道。”  朱雀放过了他,再问周无双“跟着二皇子以前,你做的什么?”  周无双说道“什么都没做,天天练武。”  朱雀问道“既然如此,你又怎么识得二皇子的?”  周无双说道“是朋友推荐我来的。”  朱雀问道“哪个朋友?”  周无双眼睛望向李英凤。  朱雀点了点头,对于李英凤连问都不问了,他忽然转身对钱士杰出手,钱士杰淬不及防下,给他一把扣住了脉门,钱士杰被朱雀制住以后,骇然道“你干什么?”  朱雀说道“我干什么?你就是凶手,说,你是被谁收买的?”  钱士杰矢口否认“我没有,根部就不是我,你冤枉了我。”  朱雀扣着他手腕上的脉门,捉着他向朱二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你何时听说过我朱雀冤枉过人的?”  钱士杰被他推得一个踉跄,人动弹不得,口中还在说着“不是我,不是……”  朱雀捉着他走了两步,口中说道“不是你,却是谁?”  就在众人都以为凶手就是钱士杰时,朱雀忽然放开了钱士杰,反手向刘余年冲去,刘余年本来眼中带着一丝难以觉察的喜色,看到朱雀忽然向自己出手,吓得魂飞魄散,他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向窗口扑去,可是朱雀是早有准备,而他不过是仓促而动,加上朱雀的轻功比他快得多,他人还没迈出两步,就已经被朱雀连点背上几处要穴,人委顿在地。  朱二见到朱雀这柳暗花明的转折,人看得呆了,不过从刘余年最后的反应来看,此人是凶手的可能比较大,朱二问道“朱雀公子,我朱二真是服了你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朱雀先对钱士杰道了歉,说道“为了不让他生出怀疑,所以对阁下有所得罪,请别见怪。”  钱士杰悻悻地说道“没有被你冤枉就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朱雀不答,向将倒在地上的刘余年提了起来,拉开他的袖子,在他的手腕上,绑着一个机括,这下刘余年的脸立刻变成了死灰色,本来还想狡辩的他,立刻闭上了嘴,朱雀除下了他手腕上的机括,放在眼前看着。  朱二向几名江湖人说道“带回去,给我仔细审审。”  这几人说道“是。”然后拖着刘余年离去。  一番搅攘之后,朱雀才说道“其实我也不知道谁是凶手,一时也没有想到找出凶手的办法,所以尝试着随口问他们几句话,向从中找到破绽。他再次对钱士杰说道刚才出手实在冒犯了。”  钱士杰问道“为何针对我?”  朱雀说道“在你之后,只有周无双和李英凤,这两人携手跟着二皇子,自然不会是凶手,外人想要买通,自然只会挑单独行事的人下手,因为就算不成功,暴露的机会也会减半。”  朱二怀疑地问道“刚才看你问的问题有模有样,不会都是扯的吧。”  朱雀说道“当然不是,比如我让赵胜张开嘴,就是看看他牙齿上有没有食物,一个人想要暗算主子,总不会这么专心地吃喝,看刘余年这小子的手时,我发现他的手上有一块凹印,第一眼看去,有些像筷子硌出来的印子,但是咱们用的筷子都是圆的,这凹印却是方的,我兀自不能肯定,只是其他人的怀疑比较低,比如这位关辛丑仁兄,他平日用狼牙棒,外出携带铁鞭,像这样的好汉,又怎会用这种细腻的暗器呢?轻重武器难以兼得,很难有人既大开大合,又细腻无论。”  众人这才叹服。  朱雀又说道“这位钱兄,我故意跟他说前面的人都不是凶手,他的神色并没有什么变化,非常镇定,等我偷袭钱兄后,曾暗中留神刘余年的眼色,他眼中竟然有一种释然的喜悦之色,而且在那时候,我就知道钱兄不会是凶手了,因为凶手不会对我没有防备,而我一向刘余年出手,他立刻露出破绽,我也跟着醒悟,他受伤的凹痕,是掀动机关留下的印记,能够发出这么迅疾的暗器,而没有什么大的动作,只能说明,这是机关所为。”  他看着手中的这个精巧的机括,仔细看,发现里面刻着一个胡字,他将机括递给朱二说道“这是关中巧匠胡不工所做的暗器,这个胡字是错的,月字里有三横,这是以前以为朋友告诉我的,这小小的一个机括暗器,价钱可不低啊。”  这个朋友自然就是常满丁了。  朱二接过这个机括,看了一会,脸上的神情变得非常难看,此次若非朱雀相救,恐怕已经被人暗算得手了。  朱雀问道“我感到奇怪的是,此人为何在这里动手?为何在我面前动手?”  朱二解释道“他们平日不在我身边,我只有出宫的时候,才带着他们,没想到这竟然给朱三留下了可乘之机。”  朱雀问道“你怎么知道是朱三所为,不是别人?”  朱二问道“除了他,谁还会这么急着想要我的命呢?对了,为何此次只有你一人,你其他的朋友呢?”  朱雀说道“他们去了天津卫,去对付那些东瀛人。”  过了一会,押送刘余年的几名江湖人匆匆赶了回来,朱雀奇怪难道这刘余年这么快就招了?这么一来,朱二就可以跟自己的父王告状,有了大活人的证据,朱三怎都要吃不完兜着走。  可是这些人的脸色非常难看,他们赶过来对朱二说道“这刘余年趁我们不备,咬破了嘴里暗藏的毒馕,自尽而亡。”  朱二哼了一声,却也没有太过失望,似乎早就预料到了这个结果,他对朱雀说道你看到了吧,他们的手段有多么毒辣,多么不择手段,我看朱三收买刘余年,不仅是利诱,而且威逼的可能性更大,否则他何用自尽呢?  朱雀点了点头“你的宅子被朱三霸占了,你在宫外还有什么地方去呢?”  朱二说道“在京城,我有好几处地方落脚,这个你不用担心,下一步你打算怎么做呢?是去天津卫找你朋友,还是?”  朱雀心中想到自己还是多虑了,身为皇子,多有几处宅子,又有何稀奇?他看到朱二眼中满带期盼的眼神,忍不住说道“既然你身处危地,我去哪里都不放心,不如就跟着你,看看能否找到机会,找到击退朱三野心的法子。”  朱二闻言脸上露出高兴的神色说道“他的野心不会熄灭的,不过有你在我身边,我就放心得多了。”  朱雀想起宜宁公主来,苦笑无言,自己既然答应了帮她哥哥们,自然不能让朱二受到什么伤害,可是他心中惦念的,却是在天津卫对付东瀛人的汪九成等人。  天津卫,大直沽,观旭台。  观旭台东临大海,只听其名,便知道,在观旭台可以看到大海,以及大海的日出,而观旭台并非只是一个台子,而是一个村子的名字。天津卫之所以名为天津,乃是天子渡口之意,大直沽更是早于天津,是当地人最早聚集的地方,当地谚语有云大直沽三件宝古庙、烧刀、台子高。古庙,自然是指这里的人多信鬼神,最多的当然是海神,烧刀子不用说了,虽非好酒,却是十分有名气的一种酒,而台子高,指的就是这些村子,多以带着台的名字命名。  如东观台,西观台,刘家台,东南西北台等等,说明其地势高,而观旭台便是其中地势颇高的一个村落。  之所以提到这个观旭台,是因为汪九成和伏缨等人早就来到了这里。  到这里来,还是伏缨提议的,朱雀无缘无故失踪,汪九成发动了全城的丐帮弟子寻找其下落,却无半点踪影,却在无意中得知,天津卫将有一批东瀛人前来,他们都知道东瀛人不怀好意,便决定过去看看,同时,伏缨想起自己和燕七以及刘苏儿曾被东瀛人迷晕后,掳上大船,朱雀会不会也是重蹈覆辙?  因此,他们便来到了天津卫,而据天津卫的丐帮弟子所言,还没有看到东瀛人的踪迹。  或者他们来早了,这些东瀛人还没有上岸,因此他们便歇宿在观旭台,准备阻击这些东瀛人。  不管他们的目的如何,都绝非好意,东南一带的百姓称他们为倭寇,并非没有道理。  江湖尘事 </p>  江湖尘事 </p>

百度搜索 江湖尘事 爱搜书 江湖尘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江湖尘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江南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南剑并收藏江湖尘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