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江湖尘事 爱搜书 江湖尘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李觅踪来到江廷威的家中后,江廷威对这位六扇门的朋友表现出了又提防又依仗的矛盾心态,李觅踪心中有了底子,他也没有客气,直接问起了江记当铺被烧的情况。  江廷威将书生前来典当玉牌的事前前后后都告诉了李觅踪,这并不是一个复杂的故事,江廷威为了表示自己在此事中并无过错,将事情讲得特别详细,从早晨一直说到了晌午,直到中午江府开饭,江廷威招呼李觅踪一起吃,李觅踪也没有推辞。  李觅踪边吃边问道“你这家当铺的掌故的呢?”  江廷威说道“他因为当铺被烧,心中害怕,我给了他一点银子,让他先回家去了。”  李觅踪点了点头“人没事就好,他住在什么地方?”  江廷威说道“掌柜的住在乡下,原来是个教书先生,因为字写得好,所以被我聘来做事。”  随后,江廷威又将那块玉牌的图案拿给李觅踪看,李觅踪仔细看着玉牌上的图案,上面有写着甲十二,就像是一个代表身份的牌子,和其他一般佩戴的玉牌不大一样。  李觅踪忍不住问道“这算什么?一般人佩戴的玉牌上都会刻上吉祥的话语或者图案,这……”  江廷威点了点头说道“这块玉牌看起来的确古怪,若非这块玉牌的材质相当不错,是青玉中的极品,我又怎会给他当这么多银子?”  李觅踪说道“这个甲字还算吉利,有甲天下又或为首之意,这十二代表什么?十二时辰?”  江廷威摇了摇头,表示他也不清楚。  李觅踪将其放在一边,然后语重心长地对江廷威说道“这里也没有别人,我希望你能跟我说说当年那件案子的情况,此案已经被封存为旧案,不会再被翻出来重新审判,只是我心中一直存疑,迈不过去这道坎,希望阁下能帮我解开心中这个疑惑。”  江廷威的脸色立刻变得惨白,他将筷子放下,看着李觅踪“既然已是陈年旧案,李大人何苦再拿出来讨论?”  李觅踪说道“光棍眼里还容不得沙子呢,江老二,我一生所遇到的案子里,没有一件是不查得清楚明白的,唯有这件案子梗在我心头,你说我能不时刻放在心上么?这里没有笔吏将其记录在案,你姑且说之,我姑且听之,听完便算,只是我个人之事,我保证,无论真相如何,我都不会将之作为证据。“  江廷威这是第二次听到有人喊出他当年的排行,他的额头渗出冷汗,手不自禁地有些发抖,终于,他长长地叹了口气,说道“这件事不是我不想说,而是说出来太令人难以相信。”  李觅踪说道“奇怪的不可思议的案子我遇到很多,你说来听听。”  江廷威点了点头“虽然事情过去了七年之久,但是在我的心中又何尝忘记过?”  李觅踪也记得,那次案子是发生在七年前的冬天,那时候的李觅踪刚加入六扇门不久,正准备雄心勃勃,在刑部好好做出一番事业,他这次来找江廷威,本来没有预料到他会告诉自己,可是能够看得出江廷威对于当铺失火一事,担着很大的心事,此事绝非表面上看起来的这么简单,因此他于此时问了出来,江廷威果然告诉了他。  此时江府的一名下人送来饭后茶点,江廷威让下人出去,两人吃着点心喝着茶,江廷威将这件埋在心底的秘密告诉了李觅踪。  七年前的一个冬天,江廷威还没来郑州做当铺生意,而是在太行山中和另外四名绿林中人做那打家劫舍的勾当,人送外号太行五虎,江廷威排行老二,因此当那名书生喊他江二爷,以及李觅踪叫他江老二,都有揭穿他当年为盗之事的意思。  虽然做的是绿林中事,但江廷威一直不以为然,他们太行五虎懂得兔子不吃窝边草的道理,并不在附近下手,而是到远点的地方,寻一个大户人家,连偷带抢,弄到一笔钱,回来便能过上一段安稳的日子。  那年冬天,排行老三的寇西华下山购买粮食回来后,告诉他们,有一京官打这里路过,看来是准备到地方上做官,带着两大车行李,油水丰厚,不妨趁机抢了过来,省得到远处去偷抢的奔波之苦。  老大孙寅财是个没注意的人,老五雷青阳年轻气盛,又正直隆冬季节,早就在山窝窝里待得不耐烦,听到是做官的到地方上赴任,立刻表示支持“这也不算是坏了咱们的规矩,外地来的人,并非太行山附近的人,何况咱们的钱财也不多了,正好抢了他们,咱们也能过个肥年。”  江廷威觉得有些不妥“在这里动手,咱们太行五虎必然会受到怀疑,我看算了,再说对方又是个当官的,身旁必然会有人护送,咱们不值得冒这个风险。”  寇西华问一直闷不吭声的老四彭一山“四弟,你怎么说?”  彭一山说道“先去看看,能下手就下手,不能下手就回来。”  这么一来,江廷威也无话可说。  几人带好了兵器,又全都用黑巾蒙上了脸,做好了准备后,五人由寇西华带路,向山下行去。  那天刚下过雪,山上泥泞难行,几个人想着将要做的事,都不免有些紧张,谁都没有说话。  在山下的一条官道上,四辆大车缓缓而行,车辙轧在道上的积雪上,留下两行印记,后面的马车都沿着前面的车辙印而行,江廷威看出这四辆马车前面两辆坐人,后面两辆拉货,老三寇西华说得没错,从地上轧出的车辙印来看,马车上所载的财物定然不少,极有可能就是黄金白银一类。  前面两辆马车中坐了几人看不出来,车帘子都遮得严严实实,四名赶车的车夫不像会武功的样子,彭一山决定动手,以他们五人的武功,自然能够对付得了。  江廷威讲到这里,对李觅踪说道“我们当时的想法就是劫财不伤人,何况这些做官的只要保得一命,这些身外之物他们还能再赚回来,反正至少我当时就是这么想的。”  李觅踪默然,此案是他亲自接手调查的,他自然知道,这些人后来全都死了。  只听江廷威继续说了下去。  他们五人蓦然从树林里冲出来,四架马车受了惊,走在前面的马车想要快马加鞭躲开我们,但积雪极深,雪下又结了冰,马车根本就走不快,被他们伸手拦住。  第一辆马车上下来一位身穿官服的人,叱责他们拦路抢劫的行径,江廷威想不到这位做官的年纪如此之轻,不过二十多岁,老五雷青阳说道“想要活命,就把钱财留下,我们也不伤人,若是不听话,就别怪我们下手狠辣!”  一般为官之人,多半不会为了这些身外之物和我们拼命,但这位年轻的官员竟然怡然不惧,而且身手颇有两下子,和老五打了起来,两人前后交手十多招,不分上下,其他人正要一涌而上,从第二辆马车上下来两名家丁,这两人吆喝着抽出兵刃和老三以及老四斗了起来,几名马车车夫坐在赶车的位置吓得不敢动,这些车夫果然不会武功。  老二江廷威和老大孙寅财两人也糅身而上,很快,他们将两名家丁模样的人料理了,正准备对那名官员动手时,从第一架马车上又下来一名怀抱婴儿的女子,看来就是这名年轻官员的妻子和孩子。  江湖尘事 </p>  江湖尘事 </p>

百度搜索 江湖尘事 爱搜书 江湖尘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江湖尘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江南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南剑并收藏江湖尘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