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笑今朝 爱搜书 笑今朝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对面的空宅子有人住进来了,那间宅子荒废了很久,平常只有她和哥哥会钻狗洞跑进去玩。

    现在有人住进去了,是不是就表示以后她不能再去玩了?

    六岁的赫芙穿着一身花衣裳坐在小店前面的板凳上,小腿晃啊晃的,脚底的流苏小兔鞋也有一脚没一脚的踢着泥地。

    小小、肉肉、粉扑扑的手将最后一口包子塞进嘴里,意犹未尽的舔了舔肥嫩的短指头,再从绣花荷包里拿出一块油纸包的鸡蛋糕用两口塞进嘴里,整个的心满意足。

    “你……是小芙蓉对吧?”一个高个儿的大人蹲了下来,与她眼睛对着眼睛,手里还拿把扇子扇来扇去的。

    她爹从不扇扇子。

    “不对,我叫小芙。”

    “小芙好乖。”

    “还好啦,我娘都说哥哥比较乖,我皮。”

    “哦,那你娘呢?”

    “弟弟哭,娘带进去换尿布了。”

    男人的表情复杂。

    “你就是刚搬来的人吗?”她亲眼看见他从那扇很大很大的门走出来的。

    “嗯,我是你爹娘的朋友。”

    “爹娘没有提过耶。”小姑娘聪慧灵动,有问有答,“那我应该称呼你什么呢?”

    “叫二爹。”

    “……你的名字好奇怪。”

    “小芙,进屋去!”拉着裙摆的娘亲出现了,手里还拿了支扫把。

    小孩天真烂漫的眨着乌黑的大眼说:“娘,他说他是二爹。”

    “朱漓,你给我差不多一点!你不是孩子的爹,再让我听见你胡乱灌输芙儿有的没的,小心我把你轰出去!”

    还是一样的坏习惯,去到哪都一堆阵仗,翻过一个山头的熊都知道他搬来了。

    不理他,他倒是自投罗网的来了。

    “香儿,多年不见,你还是一点都没变。”朱漓眼光闪闪。

    “你也一样讨人厌!”

    他的睫毛颤了下,没有天理的俊美笑容像涟漪般在脸上扩大。“真想念你的泼辣。”

    “滚!”

    “我滚不动了,谁教你那丈夫这五年来把小皇帝教导得英明又无情,已经不需要我摄政了,如今我告老还乡,凤京也不想再待,只好跑来找你们了。”他说得赖皮至极。

    “好,你不走……”香宓牵着女儿的小手,转身返屋。

    不走,她就关门放狗!

    朱漓毫不在意,他的目光从香宓身上移到频频回头的赫芙的脸蛋上,轻快地对她挥手,然后转身往他的宅子优雅的踱去。

    他这二爹是当定了。

    说他赖皮吗?退休的人闲闲无事,改天再来告诉那个小胖妹所谓的“二爹”的意义,找点事情打发漫长时光也不错。

    他和对面这家人还没完呢。

    来日方长……

    【全书完】

百度搜索 笑今朝 爱搜书 笑今朝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笑今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陈毓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毓华并收藏笑今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