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求爱格格 爱搜书 求爱格格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就这样,斐月怀着一颗忐忑不安的心跟着晨昱回到愉亲王府。

    晨昱似乎察觉她不想让别人知道,所以他体贴的带着她从后门进去,一直到他的房间,看到她的人不超过四个。

    进了晨昱的卧房,斐月的心才稍微安定下来。

    「坐吧。」晨昱在她面前脱下斗篷,然后倒了两杯茶水。

    「谢谢。」斐月颤巍巍的坐下,他把茶递给她。

    「三更半夜的,你一个人在外面做什么?」

    斐月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他会问她,不过她还是吓了一下。「我……我是……」怎么办?她不知道该怎么说。

    晨昱的眼中没有责备,只有关切。「七天前我回到家马上就到向郡王府找你,向王爷说你无故失踪好几天了,他到处找不到你。这七天来,我什么事都不做,白天晚上到处打听你的消息,想不到遍寻你不着,居然让我在这个时候遇到你。」

    斐月一直把头压得低低的。她觉得自己很对不起晨昱,他这般费心找他,她却……

    「斐月。」

    晨昱走到地面前,她不得不抬头看他。

    「我不在的这段时间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他急切的问。「我不相信你会无缘无故失踪,可是你阿玛和额娘什么都不告诉我。这些日子你到底在哪里,是不是有人挟持你、胁迫你?」

    「没有没有,你不要乱猜!」斐月把头摇得都快掉下来了。「没有人挟持我、胁迫我,是我自己要离家出走的!」

    「你为什么要离家出走呢?斐月。」

    「我……」泪水不受控制的涌进眼眶,斐月低着头痛苦的闭上眼睛。「晨昱,求求你不要再问我了,我现在什么都不想说……」

    斐月痛苦流泪的模样让晨昱慌了手脚,他赶忙的说:「好、好,你别哭,我不问就是了。」他想斐月一定有什么难言之隐,还是先让她冷静下来好了,有什么问题以后再说吧。

    「你饿不饿?我去叫人准备些吃的。」

    「晨昱,谢谢你的关心,我不饿。」斐月哀求的看向他,「我可以求你帮我一个忙吗?」

    「你不用这么客气的,说吧。」

    「我可以在你这里借住几天吗?」斐月知道自己这个请求是过分了些,如果晨昱知道她是这么排斥嫁给他,他一定不会让她留在这里的。

    她不是要利用他,她是真的走投无路了!如果晨昱可以让她先暂时住在这里的话,她可以利用这段时间安排一下自己的未来,也可以避开想要找到她的阿玛和少华。

    听到斐月主动要留下来,晨昱露出笑容道:「没问题,你爱住多久就住多久,就算要住一辈子也行。」

    求求你不要对我这么好,我受之有愧啊!

    斐月不敢正视他深情的眼眸,垂下眼睛轻声的说:「我只要住几天就好了,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不要让你的家人知道我在这里,还有,我的家人……我也不希望他们知道。」

    晨昱点点头,「你放心,我不会告诉任何人的。」

    「谢谢你。」她真的感激不尽,晨昱是个好人,是她没有这个福气和他在一起。

    「天快亮了,我看你也累了,你先睡一觉吧,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那你呢?」斐月不好意思的看着他。

    晨昱温柔的笑着,「空的房间多得是,我出去了,你快休息吧。」他说完后就走了。

    晨昱走后,斐月来到床边坐了下来。

    其实她是希望晨昱能陪她聊天的,因为这样能让她暂时忘了离开少华的痛苦。

    她的心好疼啊,想到以后再也不能见面,她就有生不如死的感觉,如果不是巧遇晨昱,也许自己会走上绝路吧!

    「少华……」她趴在床上,十指揪紧被子,喃喃地唤着江少华的名字。

    他一定会怪她、一定会恨她吧!

    希望他有朝一日能明白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她比任何人都想待在他身边,可是她只会为他带来灾难,没有她,他会过得比较好。

    像她这种只会给他带来麻烦的人,他还是忘了比较好。

    她希望他忘了她,自己却不想把他忘了,就算思念他是如此痛苦的一件事,她还是不想忘了他。

    她要记得他,她会永远记得他的!

    她轻声的哭着,这份思念、这份爱恋,还有这份痛苦,将会伴随她一生一世的。

    ☆★☆★☆★☆

    江少华目不转睛看着不远处站在一起的两个人。

    他看得到他们,他们却看不到他,因为黑夜将穿着黑色夜行衣的他隐藏得很好,就算晨昱贝勒的身手如他所打听到的不凡,他也无法知道自己的王府里多了一个人。

    不管白天还是黑夜,这十多天来他疯狂的搜寻斐月,在他自己的努力和一些好兄弟的帮忙之下他才找到这里来。

    找到斐月他固然欣喜若狂,但是他怎么也想不到,他的斐月会和她父母所中意的晨昱贝勒在一起。

    到底是晨昱找到斐月的,还是斐月自己找上门来的?如果是前者,为什么她要依靠他呢?难道说她对晨昱的看法改变了?

    如果是后者的话,那他就更不能接受了!斐月为什么会主动找上晨昱?她不是爱他的吗?难道说这么短的时间她就变心了?

    不对,斐月不是这种人!他相信斐月是爱他的,她就是因为爱他才会离开他的。

    至于晨昱贝勒,他会要斐月说清楚,他相信斐月不会令他失望的。

    还好一直缠着斐月的晨昱贝勒在送她回房后就离开了,要是晨昱真的和斐月共处一室,他一定会受不了的。

    「斐月!」再也压抑不了想见斐月的心,江少华冲进屋里一把就把她抱个满怀。

    「少华?」斐月不敢置信的任江少华抱着,太大的喜悦让她一下子说不出话来。

    「斐月,你好狠心,你竟然忍心抛下我?」江少华的声音已哽咽,他紧紧抱着怀中失而复得的宝贝。

    斐月的声音也哑了,「少华,我……」

    「好了,有话等我们出去再说。」他拉着她的手就往外走。

    斐月大惊之下挣脱他的手,「不,我不跟你走!」

    「斐月,你——」

    「少华,你忘了我吧!」斐月一面向后退一面摇着头说。「我们终究是不能在一起的!就让我们到此结束吧!」

    「什么叫到此结束?」江少华大怒,他用力地捉住她的手腕。「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你不是说会永远爱我的吗?你不是说会一辈子陪在我身边吗?这些你都忘了吗?」

    我没忘,我没忘啊!斐月面如死灰的看着盛怒的江少华。怎么办?她该怎么做才能让少华对她死心呢?

    她暗暗咬牙,忍住心痛说:「对,我是对你说过那些话,那时候我的确是爱你的,可是我现在怕了!跟着你,我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多久?我不想和你过那种没有明天的生活。」

    「斐月……」江少华愣愣的看着斐月,他一时之间分辨不出自己听的话是真的还是只是他的幻觉。

    应该是他的幻觉吧!因为他的斐月是不会对他这么说的,她不可能的……

    江少华不敢相信的表情让斐月心痛不已,但为了让江少华对她死心,她不得不继续说出打击他的话。「少华,对不起,我自己也没想到对你的爱这么禁不起考验,我真的不想一辈子躲躲藏藏的过日子,请你原谅我……」

    江少华的表情依然恍惚,突然他大叫一声捉住了她。

    「斐月,你是在骗我的对不对?」他渴望、期待的看着她,「你是故意的,你为了让我对你死心,故意说这些来骗我的对不对?对了,我知道了!一定是晨昱教你说这些话,他逼你要离开我对不对?」

    「不对!不对!」斐月心急的喊。「没有人逼我,是我自己想离开你的……」

    「我不相信!」江少华用力地抱住挣扎的斐月,他语气急促的说:「你不要再骗我了!你不是这种人——」

    「不!我就是这种人!」斐月在他怀中大叫。「你放过我吧!我现在想通了,只有我们相爱是不够的,我们到底是不相配的。我已经决定要嫁给晨昱了,我想和他一起生活。」

    抱住斐月的手臂忽然失去力量,江少华慢慢的将她推开。

    斐月以为自己会看到江少华伤心绝望的脸,但是出乎她意料之外的,江少华的脸色虽然苍白了一点,却是显得相当的平静。

    他直视着她,缓缓地开口:「斐月,我要你老实的告诉我,你刚才所说的都是真的吗?」

    斐月点头,纵使她的心像刀割般的痛,她还是违背自己的心意点头了。

    「没错,我说的都是真的!所以请你不要再缠着我了吧!」你快走吧,要不然我快撑不下去了!

    江少华也点点头,然后他扬起手来毫不留情的打了斐月一个耳光。

    斐月一动也不动的站在原地,她没有反抗,默默承受江少华留给她最后的,也是最痛苦的回忆。

    「真是抱歉,打扰你这么久的时间。」话声甫落,江少华人已经离去了。

    斐月突然感到浑身无力,她腿一软跪了下来。

    「少华,原谅我……」她轻声念着,双颊迅速淌满了泪。

    ☆★☆★☆★☆

    隔了一天,在同样的时间,斐月的房里又来了个不速之客。

    只是这次的客人不是让她牵肠挂肚的江少华,是她的恩人晨昱。

    晨昱不但遵守承诺没有让人知道她住在这里的事,还对她照顾得无微不至,一直留她在这里住。

    「对不起,这么晚了还来找你。」晨昱抱歉的说。

    「没关系,有什么重要的事吗?」

    「是这样的,也许我这个要求有点唐突,可是能不能请你考虑一下我们的事?」

    「我们的事?」

    「是的!」晨昱慎重的说着。「虽然你到现在还是不肯告诉我你发生了什么事,可是这并不影响我对你的感情,我还是一样的喜欢你。其实我这次回来,本来就打算上向郡王府去提亲的,没想到事情会演变成现在这样,不过没关系,我对你的心意还是没变,所以——」

    「晨昱……」斐月不得不打断他的话。「你说的是真的吗?可是我……我配不上你呀!」这个人为什么要对她这么好?她没有资格让他这样对她啊!

    「你怎么这样说呢?斐月。」晨昱握住她因羞愧而发抖的小手,微笑的对她说:「你这样说实在是太抬举我了,真正配不上的人是我啊!如果你不嫌弃我的话——」

    「我不会嫌弃你的!」斐月急急的插嘴道。

    「真的吗?」晨昱开心的笑着。「那你的意思是同意了?」

    「我……」

    「她不会嫁给你的!」

    「少华?」惊见江少华无声无息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斐月激动得全身不停的颤抖。

    「原来你就是江少华!」

    晨昱应该是第一次见到江少华才对,可是他的表情却不像看到一个陌生人。

    「你认识我?」江少华和斐月同样的惊讶。

    晨昱冷冷一笑,「对一个诱拐格格的罪犯,而这个格格又是我所钟爱的,你说我能不打听清楚你的底细吗?天地会的江大香主!」

    「晨昱!」斐月惊叫。她完全不知道晨昱会去调查。

    晨昱对她充满歉意的一笑。「斐月,对不起没有告诉你。因为你不告诉我,我忍不住好奇找人调查了一番,我这也是为你好——」

    「废话少说!」江少华不耐烦的打断晨昱的话。他迳自走到斐月面前,无视旁人深情的凝视着她。

    「你怎么还来找我?」斐月悲痛的低嚷。「我不是把话跟你说得很清楚了?你为什么……」

    「我不相信!」

    「咦?」

    「我没有办法相信你说的那些话!」江少华紧紧盯着她。「我相信自己的感觉,我不相信你是那种人!所以我来了,这一次来我一定要带你走!」

    「少华……」斐月的眼睛湿了,痛苦的摇着头,「为什么?为什么你不听我的话?我是这么的想要保住你的命,可是你却……」

    江少华摇了摇头,「没有你,就算我活着也不会快活的。」

    「少华……」斐月流泪了。

    「我爱你,斐月!」江少华真心的对她呐喊道。

    「不……」她痛苦的低着头抱着自己的双臂。

    江少华红着眼睛,对她伸出他的手。「斐月,到我这里来吧,如果你还爱我的话,就到我这里来吧!」

    斐月的心强烈挣扎着,她已经不知道怎么做才是对的,她现在唯一知道的事就是自己强烈的爱着这个男人。

    「少华,不要逼我……」她哭泣的说。

    「对不起,我非逼你不可。」江少华湿润的眼睛眯起来,笑着说:「别忘了你还要帮我生孩子呢,斐月,我知道你也舍不下我的对不对?要不然你就不会哭了。」

    闻言,斐月忍不住了,她哭着投进这一双永远为她张开的双臂中。

    「少华,我爱你,我好爱好爱你哦……」她尽情的哭喊。到了这个时候,她不想再欺骗自己了!

    「宝贝,我也是。」江少华捧起她的脸,火热的舌逐一吻干她脸上的泪珠。「没事了,不要哭了,嗯?」

    斐月终于止住眼泪,她腻在江少华的怀中,陶醉在这份失而复得的幸福中。

    过了许久,他们才分开。

    「咦,晨昱呢?」斐月现在才发现应该在房里的晨昱不见了。

    「别管他了,我们快走吧。」江少华拉着她冲出屋外。

    到了外面,黑压压的一堆人教他们看傻了眼。

    什么时候来了这些人的?看样子王府的侍卫全部都到齐了!

    「晨昱?」斐月不解的看着站在人群最前面的晨昱。

    「你以为你这个反贼逃得掉吗?」于公于私,他都不会放过江少华的。「来人,把这个反贼给我拿下!」

    「喳!」

    「不要!」斐月害怕的抱住江少华。

    江少华把斐月拉至身后,手中的长剑一抖就要冲杀过去。

    就在这危急的时候,突然听得砰砰砰的声音,有什么东西从半空中被扔了下来,接着四周起了白雾,白雾让在场每个人都看不清楚,等到白雾散去,江少华和斐月已经不在了。

    「怎么会?」晨昱找不到人,于是大吼大叫的发脾气。「人怎么不见了?你们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启禀贝勒爷!」一名侍卫说:「依属下看是有人救走了他们,说不定是天地会的人!」

    「他们一定还逃不远,马上去把人给我找出来!」

    「喳!」

    ☆★☆★☆★☆

    在晨昱派人四处找寻斐月和江少华的时候,有辆由四匹快马拉乘的马车已经顺利的出了北京城了。

    深夜时分,照例城门是不能开的,不过这时候有看守城门的将军的令牌又另当别论了。

    偷一个将军的令牌,对天地会的人来说不是件困难的事。

    直到天亮,离北京城已经有十几里的路,马车终于停下来了。

    前面驾驶座跳下来两个男人,后面的车厢打开有两个女人下了车。

    「于大哥,此番相救,小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才好。」江少华不胜感激的对于谦说道。

    于谦微笑着,「别说这些客套话,我们还是好兄弟不是吗?」

    江少华笑着回答:「是的,于大哥。」他和斐月能顺利脱险,全都是于谦和慕容瑛的功劳。

    原来当晨昱着手调查他并调查到天地会的事的时候,于谦就在注意了。他们怕晨昱会对江少华和斐月不利,所以这几天都潜进愉亲王府,就这样碰巧救了斐月和江少华。

    「少华,你不要再谢他了。」慕容瑛瞥于谦一眼笑道:「他呀,是对你心里过意不去,所以你就当他是将功赎罪好了。」

    「瑛妹说得对。」于谦抱歉的看向江少华,「我上次伤了你之后,心里十分后悔,再怎么说我们也是兄弟一场,我实在不该对你痛下杀手的。为了弥补我犯的过错,我才会为你做这些事的,你也不用谢我,就当我还给你的。」

    江少华对于谦点点头,表示自己并没有怪他,他握紧身边斐月的手,她给他一个微笑。

    看到他们这对好朋友重修旧好,斐月也替江少华感到高兴。

    「少华,于大哥还为你做了一件事哦!」慕容瑛又说。

    「是什么事?」

    「于大哥向天地会为你编了一个因公殉职的谎,总堂那里深信不疑,大家都把你当成英雄看呢!」

    「大哥……」江少华感动得说不出话来了。

    于谦拍拍他的肩膀,「这下你就不用躲躲藏藏过日子了,不过为了预防万一,你以后也只能换个名字,以免让人起疑,嗯?」

    「是。」江少华也拍拍他的肩膀,「大哥,谢啦!」

    「于大哥,谢谢你为我们做的一切。」斐月也真挚的向于谦道谢。

    「你们快走吧,这里不够安全,还是离京城远一点比较好。」慕容瑛提醒斐月和江少准。

    江少华转向慕容瑛,对她微笑道:「瑛妹,我和斐月也谢谢你。」

    「嗯。」慕容瑛眼睛很快的红了,她强颜欢笑的说:「以后可能不能再见面了,你们要好好保重啊!」

    「我们会的。」

    「斐月格格……」慕容瑛突然对斐月说道。

    「慕容姑娘,我已经不是格格了。」斐月柔声的说。

    「是啊,你已经不是格格了。」慕容瑛欲言又止的看着她。「过去的事,我……」她对自己对斐月做的那些事感到后悔。

    「过去的事我都忘了。」斐月给她一个温柔的微笑。「慕容姑娘,别放在心上,我祝福你能早日找到自己的幸福。」

    「谢谢!」慕容瑛第一次感动的想哭,她对江少华说:「我现在终于了解你为什么非要她不可了。少华,你要好好对待人家啊!」

    「这个你放心,我一定会的。」江少华说完话后,先把斐月抱上马车,然后自己再坐上去。「于大哥,瑛妹,希望有朝一日我们能再相聚一堂把酒言欢。」

    「会有那么一天的。」于谦催促他们,「快走吧,走得愈远愈好。」

    江少华点点头,再看两人最后一眼,然后驾着马车离开。

    斐月一直看着后面,直到看不到他们的身影才回过头来,「少华,你说慕容姑娘会不会接受于大哥呢?」

    江少华吻吻她的小脸,「感情的事没有人可以预测的,就像我,半年前的我打死也不相信自己会和一个格格私奔。」

    「我也是。」斐月娇笑道:「我和你一样,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喜欢一个和自己完全不同的人。有时候世事真是很难料啊,可是……」

    她柔情万种的看着她最爱的人,柔声的说:「可是我很高兴,一点都不后悔。如果事情可以重来的话,我还是一样会爱上你的。」

    江少华感动的凝视着她,「斐月,你有没有想去的地方?」

    斐月点点头,「只要有你在的地方我都想去!」

    「哈哈哈……」江少华大笑。

    他的斐月真的是太可爱了!也不管自己还在驾驭马车,他拉住她就是一阵狂吻。

    马车平稳的奔驰着,前方等着他们的是一条平坦的道路。

百度搜索 求爱格格 爱搜书 求爱格格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求爱格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聂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聂晴并收藏求爱格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