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龙王(上) 爱搜书 龙王(上)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他早就该猜到,是这个家伙!

    除了红飞这个笨蛋之外,还有哪只龙会愚蠢到能把儿子给搞丢?

    “大王,我好想念你啊!”

    瞧见了雷腾,红飞惊呼出声,甚至喜极而泣,双眼的泪水,像是喷泉般飞出。他热情又冲动的,朝雷腾飞扑而来。“大王——”

    砰!

    雷腾挥手,一拳把他打得飞起,重重的撞上墙壁。

    “喂,你做什么?”眼看丈夫被打,又见对方“抓”著宝贝儿子,娇小的女人怒暍,迅速抽出腰间长鞭,凌空朝雷腾挥去。“把我儿子还来!”

    瘫在墙角的红飞,眼角的泪都还没干,看见妻子抽出了兵器,吓得冷汗直流,连忙把手往地上一撑,翻身扑到半空,抓住那斩风削玉的乌鞭。

    “娇娇,住手!”他忙喊。“这人是打不得的!”

    “为什么打不得?他打你啊!你这蠢蛋挡什么挡?”炎娇娇一跺脚,怒瞪著丈夫,身上的红衣裳变得更红了。“放开我的鞭子,丢了儿子还不够,你还想让人羞辱吗?”

    “他是龙王!”

    炎娇娇一愣。

    “龙王?!”

    红飞连连点头,抓住了妻子,即刻就跪下,态度敬畏不已。

    “红飞参见龙王。”

    “你不是说过,王已经被封印了?”娇娇小声的问丈夫。一听见是龙王,她的红衣裳吓得都褪色了。

    “他一拳就把我打飞了,你还怀疑吗?”红飞紧张的低语。

    娇娇想了一想。

    “别人说我就信,你说的我要考虑一下。”

    “红飞,看来你娶的老婆,倒也不笨。”雷腾傲然的站在原处,居高临下的俯视夫妇二人,瞧了眼娇娇,慢条斯理的说道:“你要是不信,大可起身,自己来试上一试。”

    娇娇的心里,猛地一颤。

    方才眼看丈夫被打,她怒急攻心,一时没有察觉。这会儿仔细一瞧,才发现眼前这男人,不但俊美魔魅,而且从他的身上,根本感受不到任何龙气。

    这个男人把身上的气息,全都藏敛起来,却还能以人形的状态,一刀斩杀枭骨、一拳打倒红飞。

    这股强大的妖力,是龙王与生俱来的异能,就算她再多活个三百年,也是修炼不出来的。她连红飞都打不过了,何况是传说中,那身经百战、无人能敌的龙王。

    看著雷腾冷冽的眼,她蓦然不敢直视,胆战心惊的低下头来。

    “娇娇不敢。”她脸色苍白,跪得比丈夫更低,衣裳褪得接近灰白。“娇娇参见龙王。”

    雷腾不言不语,跪在地上的夫妇二人,冷汗都快把地滴得湿了。

    半晌之后,他才开口。

    “红飞,这是你妻子?”

    “是。”身材壮硕的红飞,恭恭敬敬的回答。

    “那!”雷腾将手中的娃儿抓举到他面前,做最后确认。“这只真的是你儿子?”

    “是。”红飞抬起头,看著那睡到打呼的儿子,开心得猛点头。“他是我儿子赤岚。”

    “我一直知道,你粗心得很。但是,我还不知道,你竟然笨到连儿子都能搞丢。”雷腾把熟睡的娃儿直凑到部下面前。“你究竟在搞什么鬼?怎么会把儿子扔在山里?”

    “呃,禀大王,红飞并非故意。那日我幻化原形,载著岚儿赶路回家,他睡著了,也不知什么时候掉了下去……”壮汉愈说愈是尴尬,直用大手搔著后脑。“等我到家发现时,循著原路去找,却已经找不到儿子了。”

    始终站在雷腾身旁的豆蔻,听到了这会儿,才吃惊的开口。“在到家之前,你都没有发现吗?”这太不可思议了!

    她在竹简上读过,龙子得来不易,向来备受娇宠,父母呵护有加。没想到居然还有龙,会粗心大意到连儿子掉了都没发觉。

    雷腾拧著眉头,看著这个向来以有猛无谋闻名的部下。

    “该不会连这几天下的雨,也都是你搞的鬼吧?”

    红飞好想找个洞钻进去。

    “呃,那个……”为了面子,他硬著头皮说了。“那是娇娇在哭。”

    被丈夫诬赖的不甘,淹没对龙王的敬畏,娇娇猛地跳了起来。

    “胡说!”她才没哭呢!“哭的明明就是你,都要你别哭了,你就是不听,哭个没完没了!”

    “呃,娇娇,跪下、跪下!”

    娇娇这才回过神来,慌忙回到原来的姿势。“请龙王恕罪。”

    亲眼见识到夫妻阅墙的豆蔻,眨了眨眼睛,对红飞更加另眼相看了。

    以貌取人,果然是错误的。要是娇娇不说,她肯定看不出来,这么强壮的男人,原来竟是个爱哭鬼。

    “附近河川暴涨,都快淹过堤防了。”雷腾拧著眉头,看著窗外,口气里竟有一丝埋怨。

    要是雨水真的淹过堤防,身旁的小女人,肯定又会指使他出外劳动。其实,就在今天早上,她已经提过几次,直说想去堤防边瞧瞧了。

    听见龙王口气有异,夫妇二人连连磕头。

    “是属下的错。”红飞磕得地板砰砰响,连额头都红了。

    “请龙王恕罪!”娇娇也抢著说。“我们会负责收回过多的雨水。”

    夫妇二人慌乱的模样,心软的豆蔻,哪里还看得下去?她伸出小手,扯了扯雷腾,一边还朝他挤眉弄眼,拚命暗示他。

    很可惜,龙王不懂暗示。

    “做什么?”他不满的问。

    她叹了一口气,只好把话挑明了说。“你还在等什么?快把宝宝还给他们吧,人家找很久了呢。”

    磕头不已的夫妇,一听见豆蔻的话,全都对她投以感激,还有混合著困惑与敬畏的目光。

    这个人类女子是谁?竟然能够指使龙王呢!

    更难以置信的是,龙王竟然还乖乖照做了。

    当雷腾伸手,递来掌中的小娃儿时,夫妇二人都同时伸手,急著要抱失而复得的宝贝儿子。

    红飞的手伸得较长,雷腾却摇头。“不能交给你。”他把娃儿递给娇娇。“好好照顾他,别再弄丢了。”

    娇娇抱住儿子,欣喜得连连点头。“叩谢龙王,娇娇至死不忘龙王大恩!”她看著怀里的儿子,双手颤抖著,差点也要落泪。

    豆蔻扯了扯雷腾的衣袖,很热心的又说话了。“喂,来者是客,你别让他们一直跪著啊!”这哪里是待客之道啊?

    客?

    雷腾拧眉看了她一眼。

    哪来的客人?来的不过是他的属下,跟他属下的妻子罢了。

    只是,她那闪闪发亮的眸子,跟兴奋热络的表情,又让他懒得解释,干脆顺了她的意,大手一挥。

    “你们起来吧!”

    这个人类女人再度使唤龙王!而且,瞧那小女人的态度,像是早就习以为常了!

    红飞与娇娇,交换了个诧异的眼神。

    他们谢恩之后,才刚站起身来,豆蔻就迫不及待,急急走了过来。“欢迎来到云家坊,你们到处找宝宝,肯定都累了吧?快坐下来。”

    她殷勤的拉著夫妇二人,走到了桌边,而雷腾则是不用人招呼,早就自顾自的在桌边坐下。

    直到每个人的面前,都倒满了一杯,又香又热的茶,豆蔻才想到。“啊,对了,云大夫呢?怎么不见人了?”

    娇娇连问:“您说的,是那个白衣白袍的男人?”

    “对对对,就是他!”

    “刚刚有人来找,说是有人急症发作,请他出门看诊了。”

    “喔。”

    豆蔻看了看窗外。连日湿冷,寒气入身,侵扰病灶,正是旧疾最容易复发的时候,也难怪云大夫会忙得不见踪影了。

    她一边想著,瞧见夫妇二人还抱著宝宝站在桌边,忙又招呼著。“来,坐啊,坐下来再聊,你们许久没见了吧?”她热心的问。

    “五百年了。”红飞回答,还是不敢坐。

    看两人胆怯的表情,豆蔻无奈之余,只能偷偷的用手肘顶了顶雷腾,小脑袋靠到他耳边,小声吩咐。

    “你叫他们坐嘛!”

    他看了她一眼,冷淡的回答。“他们习惯站著。”

    红飞跟娇娇,非常用力的点头,差点要扭了脖子。

    “是是是,姑娘不用招呼了,我们习惯站著。”就算是跟天借胆,他们也不敢跟龙王平起平坐。

    豆蔻实在很想再多说些什么,但是瞧见那对夫妇抛来的求救眼神,她这才明白,要他们坐下,简直比杀了他们更痛苦。

    她没再提出要求,只是小声的咕哝了一句。“好可怜啊,人缘这么差。”

    迸著火光的黑眸,转过来瞪著她。

    “你说什么?”雷腾问。

    “呃,我是说……我在想,是不是该去拿些甜糕来,让你配著茶吃。”为求让他息怒,她只能撒了个小谎。

    听见有甜糕可吃,雷腾才没有再追究。

    “那你等什么,还不快去?”那些小东西,虽然不够塞牙缝,但是吃起来倒是挺可口的。

    豆蔻挥了挥手。“等一下嘛,这会儿说不定还在蒸呢,生的不好吃。再说,有客人在啊,我现在离开太失礼了。”

    “他们快走了。”雷腾说。

    锐利的目光,落到夫妇二人身上,吓得两个人差点就要再度跪下,用最大的声音喊告辞。

    “是啊是啊,我们这就——”

    “就算他们走了,甜糕也还没蒸熟啊!”豆蔻耐心的说著。

    雷腾哼了一声,这才死了心,暂时把甜糕抛在脑后。宽厚的大手,握起陶捏的杯子,那杯子虽然是寻常尺寸,但是到了他的手里,就显得太小了。

    “才短短五百年,你就娶妻生子了?”他问。

    “短短?”听到这个形容词,豆蔻忍不住插嘴。“五百年很久耶!”

    “那是人类的寿命太短。”

    “又不是我们自己愿意命短的。”她咕哝著。

    站在一旁的红飞,忍耐了好久,终于忍不住问道:“大王,您既已解开了封印,为什么不回龙宫,再度发出召令?”

    黑眸里蒙上一层冰霜,注视著红飞。“我回不回去,还得跟你们报备吗?”

    “不用、当然不用!”红飞吓出一身冷汗。

    雷腾的食指,轻敲著桌面,低沉的声音带著无限威严。“我还有事要做,等事情办完了,自然会回去。”

    “是。”

    “还有,别透露出去,我不想听人来啰嗦。”

    “是。”红飞再度点头,恭敬的又说:“请您允许,让我们夫妻二人,留在您身旁伺候。”

    “不需要。”雷腾伸出手,将豆蔻揽进怀里。“有这个女人就行了。”

    她没有料到,他会突然出手,在外人面前,直接揽她入怀。她羞得粉颊嫣红,原本急著想起身,但却又瞧见他不悦的表情,这才不再反抗,红著脸依偎在他的怀里。

    讨厌,这好羞人啊!

    她的小脸,埋进他的胸膛,羞得不敢见人。

    娇娇把一切看在眼里,马上意会过来,从龙王与这人类女子的互动,看出了些许端倪。她反应迅速,挑了最好的时机,开口告辞。

    “既然如此,我们就先告退了。谢谢龙王对小儿的照顾,要是有什么需要,请随时召唤我们。”

    “咦?”红飞满脸诧异。

    唉,她嫁了个笨蛋!

    娇娇一边叹气,一边硬是把丈夫往外拉。

    “告退?等等,娇娇……大王……那个……”

    红飞回头,还要再说,却见雷腾不耐烦的摆著手,只说了两个字。

    “快走。”

    “可是——”

    娇娇硬拖著丈夫走,直到出了门,才瞪著丈夫说道:“还不快走,龙王急著要吃甜糕呢!”

    “啊?”

    红飞回过头去,在离去的瞬间,清楚的看见屋里的动静。他困惑不已,还想再看清楚些,妻子却抱著儿子,抓著他飞上了天。

    “走了,还看!”

    大雨停了,天际是蓝天白云。

    “娇娇啊,大王为什么要从那女人嘴上吃甜糕?”他明明就看见,大王把那小女人压在桌上,正在咬著她的嘴呢!

    啪!

    娇娇伸手,朝丈夫的后脑,重重的打下去。

    “笨蛋!”

    “啊?为什么要骂我?”红飞追著妻子,却见妻子愈飞愈远,他不甘心在后头嚷著。“为什么要打我?为什么要骂我?娇娇,你别跑那么快,回来给我说清楚啊!”

    夫妇二人带著儿子,在天际中飞翔,最后化为一点晶亮,终于消失在遥远的彼方。

    ***凤鸣轩独家制作***.fmx.cn***

    日出日落。

    这天的清晨,一如往常。

    豆蔻在困倦中,因轻微的声音而醒来。她刚睁开眼,就看见窗棂外的天色,正蒙蒙的发亮,鸟儿的啁啾声,从外面传了进来。

    就在她睁眼的同时,环在她纤腰上的大手,蓦地收紧,将她又抱紧了几分。

    “醒了?”低沉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嗯。”

    她的回答,是一声娇软的轻哼。白嫩的娇躯已经习惯他的体温,主动的贴近他,因为他的温暖而叹息。

    两人的身子,在床榻上紧密相贴,容不下任何空隙。

    窗外天色渐渐亮起,她却还窝在雷腾怀里,贪恋著他宽阔的怀抱,以及强而有力的心跳。

    如此同寝同眠,又在天亮时从他怀中醒来的日子,已经持续了好一阵子。

    老是在外头偷偷摸摸、躲躲藏藏,实在太过惊险了,而他更是嫌弃那样掩人耳目的偷欢,让他不够尽兴,于是开口要求,要住进她的房里,才好夜夜春宵。

    一开始,豆蔻当然是不同意!

    她就是害怕会被人发现,她与雷腾的关系太“密切”,哪里还肯让他大大方方的,跑到她房里来睡?

    她非常坚持,绝对不能被人发现。

    雷腾却逮著她的语病。

    “不被人发现就行了吧?”他不耐烦的问她。

    豆蔻只能点头。

    于是,雷腾凭借著强大的妖力,在房间的四周下了严密禁制,日落之后,幻象就遮蔽旁人的眼、旁人的耳,外人看不见,听不见,更不会接近这里半步。

    确认一切安排妥当后,他当夜就迫不及待的拎著再也找不到借口的豆蔻,来到舒适的床榻上,再用他同样强大的“腰力”,让她在他狂野的冲刺下欲仙欲死,频频讨饶。

    从此,他就霸道的住进她的房间。

    而在那之前,他早已霸道的进占她的芳心。

    当飞红与炎娇娇出现时,她才再度想起,他不但是龙,而且还是个王。他曾经亲自统领过,一个战无不胜、所向披靡的妖魔军团,就算经过了五百年,妖魔们仍崇敬他、敬畏他。

    豆蔻闭起双眼,咽下心中的叹息。

    她是这么的重视他、这么的爱恋他。当红飞提及,要他回返龙宫,再度号令妖魔大军的时候,她的心里就充满担忧,以及浓浓不舍。

    但是,雷腾居然拒绝了。

    当她听见,他选择留下来的时候,她的心中,就像是有无数的花朵同时间绽放,甚至好想好想冲上前,不顾在场的红飞与娇娇,还有睡得不省人事的龙宝宝,用力吻住他。

    她没有询问过,他留下来的原因。

    或许,咒文是其中之一;但她直觉的知道,除了咒文之外,还有某种东西,让他愿意留下。

    那是什么呢?

    当他吻著她,夜夜与她缠绵的时候,她没有问。

    当他陪著她,出外去做生意,遇到了大雨,他将她抱入怀里,为她遮蔽风雨的时候,她没有问。

    当他为了她,虽然心不甘、情不愿,还是站在一旁,看著她陪著云家坊里的孩子们玩耍,甚至连幼小的孩子,爬到他腿边撒娇,被他一把抱起的时候,她也没有问。

    他正一点一滴的改变,从生硬残酷,变得较为柔软、较为温柔。这些改变,即使没有问出口,她也都感觉到了。

    白嫩的娇躯,往雷腾的怀抱里又贴紧了些许。

    “我们该起来了。”她小声说。

    窗外的天色,已经接近全亮,她开始听见人们走动与谈话的声音。

    “再一会儿。”他霸道的不肯放手,还把她抱得更紧,大腿跨著她,把她囚禁在亲匿的枷锁里。

    “不行啦,再晚一些,就会有人来找我了。”每个早上,都是这样开始的。

    雷腾哼了一声,又紧抱她一会儿,之后才不甘愿的松手。虽然,他也想要,抱著怀里的软玉温香,慵懒的躺到地老天荒,仔细的重温她的甜蜜。

    但是,强求著她,她会担心这、担心那的,竖直耳朵听著外头动静,根本无法“专心”。

    对“品质”有绝对要求的他,只好暂时放过她,一边眯著黑眸,望著那娇嫩的身子,暗暗决定今晚再对她……

    黝黑高大的身躯,率先走下床榻。

    “雷腾!”她在后头叫唤著,抓著被子坐起身来。

    “怎么了?”他回头。

    “我的衣服啦!”她脸儿羞红,指著碎散在地上,被撕扯碎裂得几乎难以分辨的零星布料。

    唉,人类!

    雷腾嘀咕了一句,伸出大手一挥,那些碎散在地上的布料,瞬间全都飘浮了起来。随著他手心里金光一闪,昨夜被他亲手撕碎的女性衣裳,这会儿又在他的手中,变得完好如初。

    “拿去。”他把那些衣裳,全塞到被子里。

    “谢谢。”她红著脸,把衣裳抓到身边,却因为衣裳上的暖暖温度,而舒适的叹了一口气。

    有些讶异的,她低下头来,看著手里的衣裳。

    “为什么是暖的?”她好奇的问道。

    他转过头来,俊脸露出不耐的表情。“你有什么意见吗?”

    豆蔻连忙摇头。

    “呃,没、没有!”她垂下颈项,掩饰嘴角的笑意,心里觉得好甜好甜。他并不只是把她的衣裳恢复成原样,他甚至考虑到,晨间空气微凉,还替她暖妥衣裳。

    这就是幸福吗?

    她穿妥衣裳,才咬著红润的唇,抬起头来,看著雷腾在日光下,穿起那件玄黑色的衣袍。

    这画面日复一日,已经是她再熟悉不过的景象,时间像是在这一刻停住,一切都那么理所当然,仿彿会持续到永久。

    她的幸福,几乎就要满溢。

    “雷腾,”她轻声说著。“谢谢你。”谢谢他,让她这么快乐、这么幸福。

    他转过头来,拧眉瞪著她。

    “你刚刚谢过了。”他以为,她说的是衣裳。

    她甜甜一笑。“再谢一次,又有什么关系?”

    他哼了一声,懒得去解读她的笑容里究竟有什么涵义。他深吸一口气,举高了手臂,用力扭动颈骨——

    喀喀!

    清脆的声音,回荡在日光渐暖的室内。

    “今天有什么事要做?”他漫不经心的问著,已经日渐习惯这种劳动的生活。虽然比不上打仗刺激,但能够活动活动筋骨,也是挺不错的。

    “早上得翻晒几种药物,下午的时候,我想载几车药材,到市集里去换布料,给孩子们裁新衣裳。”她仔细的说著,视线离不开他的背影。

    他点了点头,像是突然想起似的,转过头来,慎重的询问:“中午吃什么?”

    “烙饼。”她记得,他最爱吃那个。

    俊美的脸上,闪过一丝满意。他大步走到门边,当大手碰著门栓时,他所设下的禁制,立刻就消失了。

    “我出去了。”他说,口气是那么普通、寻常。

    豆蔻注视著门前的男人,嘴角仍漾著笑意。这些日于以来,他与她一直过著这种再普通不过的生活。他们的对话,都是再寻常不过的话题,谈著穿的、吃的、该做的工作、该处理的问题。

    这种生活,就像是亲人与亲人、情人与情人……丈夫与妻子……

    她的心悸动著。

    或许,他们能够就这样,平静的生活著。

    或许,他们能够就这样,成为寻常夫妻。

    或许,他们能够就这样,直到地老天荒……或许再添几个孩子……他们的孩子……

    美好的未来,以及深深的感动,给了豆蔻莫大勇气。赶在雷腾离开之前,她急急的开口,唤住了他。

    “雷腾!”

    “又有什么事?”他停步转身,站在日光之下,怀疑的盯著她。“你又要道谢了?”

    “不是的,”她摇头,鼓起勇气,想对他倾诉情意。“我……我……”她太紧张了,不知该从何说起。“我……”

    “你怎么了?”他等著,愈来愈不耐烦。

    “我……”

    “嗯?”

    “我、我、我对你……我……”

    “到底是怎么了?!”他的询问,变成了低吼。

    镇定点!镇定点!

    豆蔻鼓励自己,握紧的小拳头里,已经淌满汗水。

    “雷腾,我……”她突然僵住了。

    一阵可怕的疼痛,无声无息的袭击了她,秀丽的脸儿,立刻变得惨白。她无法说话,甚至无法喘息。

    她记得这种疼痛,这心痛之症如影随形,始终威胁著她的性命,每回的发作,都会让她痛得昏厥。

    下次发作,就会夺走你的命。

    云大夫的声音,回荡在她脑海中。她痛得泪眼蒙眬,看不见前方。

    下次……下次……

    她没有想到,“下次”竟会这么快,在她措手不及时到来。

    雷腾!雷腾!

    她想要开口,却每每都被剧痛打断。

    我爱你,雷腾!

    她想告诉他,却有口难言。

    美好的未来,都化为乌有。她所编织的美梦,全都无法成真。

    她不会有未来,更无法成为雷腾的妻,甚至连一句情话,都来不及告诉他。她还想要吻他,想要爱他,想要陪伴他更久更久,但是她再也没有机会了,她的生命已经来到尽头。

    黑暗袭来,豆蔻在剧痛中闭上双眼。

    【上集完】

百度搜索 龙王(上) 爱搜书 龙王(上)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龙王(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典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典心并收藏龙王(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