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盛宠商女毒后 爱搜书 盛宠商女毒后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季安义知道奉长赢非常厉害,而且在同叶镇看到她的时候,她已经是十六七岁的模样了,身段也基本长开,不像是十三四岁的孩子,而且身份还是涟国的皇后娘娘。

    只是……奉长赢显然是没有生过孩子的,就算她生了孩子,只怕也没有三四岁啊!

    这不是皇后娘娘奉长赢所生的孩子,但是却可以是后宫其他妃子的孩子啊,毕竟麟浔王百里无心也不是什么小孩子的年纪了他比奉长赢年长,而且这样的富贵人家,年纪小小就会有通房的丫头了。

    大概是……后宫妃子的孩子吧,能够跑来这御书房的话应该是百里无心宠爱的孩子。

    季安义马上清了清嗓子,想要摆出一个慈祥父亲的模样和对方说话的时候,就看到了一个银发少女小跑了过来。

    季安义对于皇宫的印象是来自于那些去花街寻欢作乐的高官们的,那些人总是吹嘘皇宫是天下间规矩最多的地方,绝对不能在那里胡乱走动的,但是现在不仅一个三四岁的小男孩可以走到御书房来,现在连一个……打扮看上去似乎不是宫妃也不是宫女的银发少女还能随便跑来跑去?

    这皇宫……可以不守规矩?那么看来百里无心肯定是很亲民……

    “你们怎么跑到这里来了?”季安义尽量用了很亲热和谐的语气说话,却不料小男孩和银发少女都神情很是古怪。

    “皇上,你……”

    木黎香可是用一种非常吃惊的神情看着百里无心,毕竟他们这样的身份来御书房似乎是很正常啊,不过她的话显然没有说完,帝麒麟就伸出手来扯了扯她的袖子,阻止了她的话。

    虽然帝麒麟的外貌是一个小孩子,可是木黎香才不会把他当作小孩子呢,在魔兽的世界里,帝麒麟的身份可以与天龙族的族长相提并论,毕竟都是天生的神兽级别呢,更重要的是“帝”这个字,那可是至高无上的权力象征!

    看到木黎香住嘴了,帝麒麟便走上前去拉住了季安义的衣摆,入手的感觉不是皇袍的质地,所以他心里的想法几乎已经可以确定了。

    衣服被小男孩拉住了,季安义不好直接甩开,所以就被迫跟在了小男孩的身边进了御书房,而银发的少女也走了进来,并且直接就把御书房的门给关上了。

    季安义顿时觉得这里的气氛有些不妥了,只是一个三四岁的小男孩,一个貌美如花的少女,应该不会有太高的杀伤力吧……

    “你到底是谁?”帝麒麟首先开口了,只是那语气是奶声奶气的,没有一点点的杀伤力。

    季安义微微皱了皱眉头,却依旧保持着镇定:“放肆,这是你可以说的话?赶紧回去你的母妃那里,否则朕可是会生气的。”

    身后的银发少女扑哧一声就笑了起来,然后一脸玩味的看着季安义。

    “放肆?到底是谁放肆?”帝麒麟的声音一瞬间就变了,从那小男孩的奶声奶气变成了那古老的麒麟的声音,沉重如同古钟。

    季安义本是就被吓了一跳,随即他就发现了自己全身上下都被一股力量给包裹住了,他的幻术便渐渐支撑不住了。

    “跪下!”

    看着那站在书桌边上的小男孩嘴里吐出了这么两个字,季安义只觉得心里如同被惊雷一击,接着就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了,他身上的幻术全部消失了,自己也无法抗拒的朝着小男孩跪了下来。

    “是幻术师啊!”木黎香可是吃了一惊的,因为她本是跟着畴星河想要去军营看看新的狮鹭护卫队的,不过记起了应该回来拿一个令牌再去,所以才回来,却不料竟然遇到了有幻术师假扮百里无心呢!

    季安义跪在地上,他很想要支撑起身体站起来,可是身体却依旧受着那“跪下”两个字的约束,完全没有办法站起来。

    “若是寻常的幻术师也就罢了,他不仅假装成皇上的样子,而且还传了一份圣旨,要把南方的三十座城池给暮国作为和亲的回礼,这分明就是暮国的人才可以做得出来的!”

    听到帝麒麟这话,木黎香的脸色也严肃了下来:“暮国?之前小姐还打听暮国的事情呢,怎么现在这第二天就有暮国人来传假圣旨了?”

    “问题是那不算是假圣旨。”

    帝麒麟走到了季安义的面前,看着那深深的俯首跪拜自己,却是因为在那绝对权利面前挣扎这要起来而全身颤抖着的男子,“他身上有那涟国的传国玉玺,所以若是圣旨被颁布到了皇榜上去,这就不算是假圣旨了。”

    木黎香马上就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虽然这几天她没有跟着奉长赢,可是这些事情她是很清楚的,现在奉长赢和和百里无心会那么忙,自然都是为了寻找这传国玉玺!

    “既然这玉玺都送上门了,我也不客气了!”帝麒麟顿了顿,看着地上的季安义便缓缓开口,“来,站起来让我看看你的真面目。到底是怎么样的人居然有本事凭着幻术就来这里的……”

    木黎香也很是好奇,绕到了帝麒麟的身边并肩站着,只是看着那个男子站了起来开以后,她就愣住了:“季安义?”

    季安义她是认识的,因为之前奉长赢去新月森林的事情她也是看得清清楚楚的,虽然一开始并不能从魔宠空间里出来,可是季安义……她不可能不认识!

    季安义有些迷茫的看着木黎香,他似乎没有认出她来。

    看到帝麒麟就要出手,木黎香马上就拉住了他:“不要,小帝!他是小姐的朋友!”

    一听这话,季安义猜想这个银发少女是奉长赢身边的人,于是就在站起来的那么一瞬间往一边退开了几步,只是他并不打算离开,因为他很清楚自己没有办法离开这里,毕竟那个小男孩……看上去就要比银发少女厉害!

    帝麒麟没有想到木黎香会阻止自己,不过看在奉长赢的面子上,倒是不会真的出手了,他只是看着季安义,一字一句的说话:“把传国玉玺交出来。”

    季安义本以为自己一定会和刚才一样没有办法反抗就把传国玉玺交了出来看,可是他发现自己竟然可以自主,完全不会把传国玉玺交出去!

    季安义的异样连木黎香都发现了,她奇怪的看着帝麒麟:“怎么?你作为帝麒麟的绝对皇权没有反应了?”

    “不是,只是要按着传国玉玺的人交出传国玉玺是不可以的罢了,否则主人根本不用操心。”帝麒麟冷哼了一声,很不爽这个设定,因为这完全就是挑战他的绝对皇权啊!

    季安义已经稍微松了一口气,他理了理自己身上的衣服,似笑非笑的看着帝麒麟和木黎香,在这个时候他知道了那个小男孩的身份,于是更肯定自己没有办法从这里出去了。

    他不会把传国玉玺交出来的,而对方也没有办法直接过来抢,既然如此……那么就耗着!

    若是奉长赢和百里无心都进入了桃花林的那个阵法之中,就不会有出来的机会了,所以就一直耗下去!

    只是……想到奉长赢的时候他有一点遗憾,毕竟那也是他很珍惜的朋友,只可惜他的身上留着暮国人的血,就算没有那尖尖的耳朵,但是母亲的遗愿她还是记得的!

    “你们出去,否则……小心我就这样摔碎你们的传国玉玺!”季安义似笑非笑,那妩媚阴柔的脸透露出一种诡异的嗜血之感来。

    “你……”

    看到帝麒麟要生气,木黎香赶紧拉住了他,在他的耳边轻声耳语:“反正他也逃不掉,还是等主人们回来处理吧。”

    帝麒麟知道对方拿着传国玉玺,自己也真的不能对他怎么样,只能冷哼了一声,甩袖而去。

    木黎香看了一眼季安义,便跟在了帝麒麟的身后出去了。

    看到御书房的门关上了,外面有明显的灵力波动,显然是被人布下了结界,季安义可以知道自己是就算硬闯也出不去了。

    不知道那圣旨传出去没有?不过不管是否已经传出去了,他也已经尽力了。

    身子有些虚弱的坐在了书桌后的椅子上,他并不觉得这个属于皇帝的椅子有多么舒服,面前堆积如山的公文也证明了皇帝是一个很辛苦,真的不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人想要抢这个位置,其实……好好活着不就好了吗?

    季安义把头枕在了书桌上,闭上眼睛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

    这是奉长赢胡的第三十五把了,虽然不是连续胡的,但是却比小雷,小白和小梦胡得更多一些,而且在屠云坐到了小雷的位置上当自己的上家开始,她就赢得更多了。

    屠云本是惨白的脸色或许是因为激动而显得变得有些红润了,他瞪大了眼睛看着桌面上的牌局好一会,最后还是伤心的摇头:“这果然是棋差一着啊!”

    虽然这阵法之中的光线还是昏暗的,照亮都是借用奉长赢的光元素,可是就算如此,奉长赢也可以感觉到时间已经是一天一夜了。

    就算没有办法用暗元素找到百里无心和于瑞明,但是奉长赢显然使用了另一种办法,那便是生命元素!

    生命元素是光元素的升华之力,借着光元素在照明,所以生命元素已经侵袭了屠云,不过屠云一心在这麻将桌上没有发现自己已经不再是虚无的灵魂,而是拥有了实体!

    虽然不是真的身体,但是只要屠云和于瑞明用了实体,那么就算她强行打开阵法也不会有问题,不会让他们魂飞魄散了。

    感应了一下整一个阵法之中浓郁的生命元素,奉长赢深呼吸了一口气,明白时间已经差不多了:“屠云,既然玩了那么久的麻将,也是要休息一下了……”

百度搜索 盛宠商女毒后 爱搜书 盛宠商女毒后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盛宠商女毒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乱异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乱异并收藏盛宠商女毒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