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婚礼的祝福 爱搜书 婚礼的祝福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六月,关天蔚和魏如萍的婚礼上,宾客如潮水般涌至,挤爆了整家餐厅,到处都水泄不通。

    凭新郎在房仲界的资历和人脉,除了公司同仁、已成为好友的客户,甚至同业的竞争者都来捧场。新娘也不遑多让,连她骂过、救过的卡奴们都来了,还开玩笑地问:「礼金可不可以用刷卡的啊?」

    关天蔚在入口处迎宾,脸上的笑容没有停过,却忽然皱起眉头,因为门口走进一位特别来宾,谷剑秋。

    「你来做什么?我记得没有发帖子给你。」关天蔚摩拳擦掌,警告对方别轻举妄动。

    「我马上就走,我只是来送个礼,还有恭喜你,祝你们百年好合。」谷剑秋从口袋里掏出红包,他了解自己不受欢迎,但他一定要表示点心意。

    关天蔚拿在手里掂了掂重量,冷笑着说:「这么大包?想收买我不成?」

    「我没这个意思,只想来跟你道喜。」谷剑秋亏欠好友太多了,即使他们已当不成朋友。

    「哼!」关天蔚指着婚纱照里的人儿,自豪地炫耀。「我老婆很美吧?羡不羡慕?」

    「我非常羡慕,你们看起来很相配。」这是真话,谷剑秋非常羡慕好友,事业是自己拚起来的,妻子也是自己的最爱,一个人如果有选择的自由,就具备了幸福的要件。

    「告诉你,我妹今天当伴娘也很美。」此时新娘和伴娘都在休息室内,关天蔚故意说给谷剑秋听,让他听得到看不到。

    「我相信。」谷剑秋仍清楚记得,当初他结婚时,关雨燕穿着一身雪白,比新娘更美丽耀眼。

    看谷剑秋一脸落寞,关天蔚只觉得没劲,对方老是不还手,这样斗下去有什么意思?「今天是我的大喜之日,我既然收了你的红包,就得让你喝杯喜酒,自己找个位子坐吧,别说我不懂招待客人。」

    自从他知道谷剑秋当年的情况,坦白说,他已经气消得差不多了,毕竟在那种艰难的处境中,连他自己也不确定能做得更好,人生的考验极多,能顾全一半大局就很强了。

    关天蔚突如其来的挽留,让谷剑秋感动不已,但他也不想让老友为难。「可是……」

    「喝过我的喜酒才能沾喜气,难道你想单身一辈子?」

    谷剑秋喉咙一阵紧,强忍住哽咽。「谢谢……」

    千言万语都难以形容他此刻的感受,想起十年前的那场篮球赛,两人曾经是最佳拍档,从那天起,友情有高有低,甚至全盘消失过,如今是否能补上过去三年的空白?

    「这只是我单方面的决定,谁叫我是个心软的好人?但我爸妈和我妹那边,你就自己看着办吧!」关天蔚可无法保证,人人都能像他一样好说话。

    「我明白。」谷剑秋并不急于一时,事实上,他觉得一切都太好了。

    关天蔚转向其他客人招呼,谷剑秋自己找个角落坐下,不愿引人注意,但还是有些宾客认出他,不时地对他指指点点,包括他和程净的过去,也有人拿出来冷饭热炒。

    谷剑秋不发一语,坐得挺直,他明白个人造业个人担,当他和颜采衣结婚、离婚时,受到的注目和议论更多,他如果在意别人的看法,只怕早就无处可去。重要的是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是来为一位好友祝福,分享他的快乐,就这么简单。

    宾客都已入席,喜宴随之展开,关家夫妇看到谷剑秋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当初把他当成「准女婿」,现在事过境迁,该如何面对?总之来者是客,就当他是一个好久不见的熟人吧。

    程净对此视若无睹,这是哥哥和嫂嫂的婚礼,他们都没说什么了,当然也用不着她开口。看谷剑秋独自坐在那儿,身旁都是不认识的人,他显得非常突兀,如果三年前不是那样的结局,今天他应该会是伴郎或是婚礼招待之一,那该是多么温馨的感受,无奈人生不能重来,一切都太晚了。

    婚宴进行到一半,该是新郎、新娘敬酒的时候,双方家长和伴郎、伴娘也随同一起,形成八人团队,每桌的客人都站起来恭贺,这对新人太会交朋友,大家都热情干杯,差点要把酒杯撞破。

    走到谷剑秋这桌时,他也举杯祝贺。「天蔚、如萍,祝福你们白头偕老。」

    「谢啦!」关天蔚已略有酒意,拍了他的肩膀几下。「你跟我一样都是三十岁,年纪不小了,自己也加把劲,下次你请我喝喜酒,我一定会包红包。」

    「我会更努力的,谢谢。」谷剑秋确实希望得到好友的祝福,接着他转向关家夫妇说:「伯父、伯母,恭喜你们。」

    关朝魁和程诗雅只是微笑点头,程净则低头无语,若无其事,毕竟这一刻让人太为难。

    场子忽然有点冷,关天蔚正苦思该如何解围,就听到他快人快语的老婆说:「谷先生,上次你结婚,我没机会吃到你的喜酒,但是没关系,等下次你结婚,一定要发喜帖给我们,我们都很期待喔!」

    这段话有酸有辣有搞笑,所有人都笑开了,也稍微冲淡尴尬的气氛。

    谷剑秋倒是认真地收下了这份请托。「好,我结婚的时候,一定邀请你们全部出席。」

    这段话仿佛一种宣言,有心人都听得出谷剑秋的目标何在,摆明就是指定了关家当亲家嘛!程净的心中再次刮起风浪,人生似乎没什么稳定期,随时随地都是大冒险呀!

    ***.fmx.cn***.fmx.cn***.fmx.cn***

    婚礼过后,关天蔚和魏如萍前往日本度蜜月,程净则是每天回家吃饭,免得爸妈觉得太冷清。

    晚饭吃到一半,关朝魁对女儿说:「天蔚都结婚了,是不是也该轮到你了?」

    「我才二十六岁,不急。」程净就知道爸妈会这么想,哥哥才办完婚礼,注意力马上就转移到她身上。

    程诗雅提醒女儿:「不是急不急的问题,而是你连个对象都没有,我们想帮你介绍你也不要。」

    「单身有什么不好?我觉得很愉快。」程净相当满意自己的现状,有一份喜欢的工作,有家人、有朋友,还有自己的小窝,当真没别的奢求了。

    到底单身或有伴哪个好,这话题永远没有结论,关朝魁直接转换话题。「仔细想想,谷剑秋也没多坏,当初他是为了保护家人,而且他现在也离婚了,我觉得他满有诚意的。」

    「是啊,他们家的人都不错,只能说造化弄人,谷先生都下跪道歉了,还要人家怎么样?我们做人应该往前看,不要太计较过去的事。」程诗雅曾想象过,如果是他们家遇到这种事,说真的谁能不妥协呢?

    自从在医院巧遇谷瑞峰,还有上次谷剑秋来喝喜酒,关家夫妇已经渐渐改观,回想起谷剑秋的种种优点,坦白说还真让人怀念,现在要找到这种年轻人可不容易。

    程净察觉父母的立场已有变化,立即放话。「爸、妈,我会努力交个男朋友,你们别再提这个人了。」

    她愿意原谅谷剑秋,并不代表她就得接受他,难道她就这么没行情,绕来绕去都得跟他谈恋爱?

    「呵呵,反应这么大?是不是有点心虚?」程诗雅对女儿打趣道。

    「才没有!」程净嘟起嘴抗议。

    「跟你开玩笑的啦,你也知道,我们只要你好好的就好了。」关朝魁安抚一下女儿,再转向妻子说:「可是我认为剑秋很有心耶,他一定会追求小净的,说不定已经在追求了。」

    「没错,他从以前就是个有耐心、有毅力的人,我看小净迟早会投降,用不着我们多说。」

    关家夫妇撇开女儿,两人自顾自地聊起来,还聊得颇开心的,程净只能无言以对,这个谷剑秋真有一套,连她的家人都为他说话,情势逆转,让人不得不长叹三声啊。

    三年来她碰过不少追求者,但为什么她都无法心动?难道爱情已经与她无缘?她这辈子只谈过一次恋爱,第一次和最后一次都会是谷剑秋吗?想来真是不甘心,早知道她应该多增加些经验值,才不会像个少女般心慌意乱。

    吃过晚饭后,她回到自己的住处,刷牙洗脸准备就寝,却一点睡意都没有,翻来覆去的仍是清醒,不禁想到隔壁的谷剑秋,不知道他睡了没?或许两人可以聊聊天?只要不要太放纵,或许可以谈谈他们的梦?

    她大概疯了吧?居然会有这种念头,快点睡觉,不准胡思乱想!

    梦中,她却和他同坐在一张椅上,有好多话要告诉彼此,三年来没聊到的话题,全都要一次说完,果真是个梦啊……

    ***.fmx.cn***.fmx.cn***.fmx.cn***

    「嗨。」

    「嗨。」

    又在电梯里碰头了,真是冤家路窄,程净在心底叹息着。

    「明天星期六,不知道你有空吗?」明知她极有可能拒绝,谷剑秋仍要努力一试,这是场意志力的拔河,他已有长期作战的准备。

    她懒洋洋地看他一眼,不作回答,电梯持续往上,很快就要到七楼了。

    在红灯跳到七之前,他尽快把话说完。「我以前那辆机车还在,有空就得骑一下,不然会坏掉,明天我想骑去郊外走走,或许你也想去吹吹风?」

    好个怀旧之旅,她在内心笑着,他真有创意,该说他太聪明还是太傻气呢?不妙的是,她好像也不怎么聪明,甚至是属于傻气的那一类。

    她还是不回答,电梯门终于开了,她走出去向左转,他应该要向右转,但他站在两扇门之间,默默等她的回应。

    正当她要关上门,他以为没希望了,却忽然听到她说:「太早我爬不起来,中午又太热,下午两点好了。」

    「啊?」他有没有听错?她真的答应了?

    「就这样。」她关上门,不重复第二次。

    谷剑秋当晚兴奋得睡不着觉,上网搜寻最佳的约会去处,务必做好万全准备,这可是三年来头一次,他们真的有希望了,梦想不再那么遥不可及。

    第二天下午,谷剑秋一点整就走出家门,站在两扇门之间,发发呆,转转脖子,看看天气状况,默默等待程净的出现,真怕她临时改变主意,说不定会偷溜呢!

    一点五十五分,程净走出门,一身轻便的打扮,不再是黑、灰、蓝等冷色调,而是粉红上衣和牛仔裤呢!

    「你这么早?等很久了?」瞧他额头都冒汗了,傻瓜。

    「没有,刚出来。」他笑得灿烂,让人看得目眩。

    「走吧。」她不能跟他对望太久,长期活在雨天的人,对阳光总觉得有些刺眼。

    两人走出大楼,警卫先生对他们招呼,笑容亲切无比,任谁都看得出来,谷先生和程小姐正要去约会,天气这么好,两个人这么有缘,谈恋爱才是正经事。

    机车就停在附近,谷剑秋拿出安全帽给她,两人上了车,仿佛回到十年前他骑车送她回家的时候,多么遥远的从前,多么甜蜜的回忆。

    她握着机车后方的把手,保持安全距离,靠近他耳边问:「要去哪儿?」

    「山上、海边,都好。」她的气息让他浑身发烫,太阳已经够暖了,她更是个强力发电机。

    「就由你安排吧。」她把自己交给他,虽然曾经被他抛弃、被他伤害,她却又决定这么做了,这样的人生是不是很蠢?但奇怪的是,她居然一点也不害怕。

    六月阳光正烈,谷剑秋决定先骑上山,让树荫消散暑意,果然,凉风—阵阵吹来,两人都飘飘然的,彷佛飘上了云端,这台老机车可以带他们到天涯海角,只要有爱相随,哪儿都是好地方。

    下了车,程净的双腿和屁股都有点疼,好久没坐这么久的机车,让她觉得新鲜又怀念。

    「还好吗?前面有家餐厅,我听说景色很棒,可以俯瞰山下的风景。」谷剑秋可是有做功课的,绝不能让约会行程凸槌,否则坏了女方的心情,说不定就没下次了。

    「好,就去看看。」她点个头,欣赏四周的自然美景,让人心旷神怡。难怪约会都要往郊外跑,一看到蓝天绿地小野花,谁都会放松心情,也觉得眼前人格外可爱。

    他注意到她脖子上的银色项链,还有个心形坠饰,忍不住问:「这条项链是我送你的那条吗?」

    「对啊。」这是她第一次戴,原本以为会一直收在抽屉里,但今天准备穿衣出门时,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这样搭配最完美。

    他心口一阵狂跳,深呼吸后才说:「谢谢你。」送礼的人反而向收礼的人道谢,爱情就是这样没有道理。

    「不用客气。」她不好意思多谈,更不敢多看他狂喜的表情,赶紧低头走进餐厅。

    店里的客人并不多,显得更为悠闲,他们选了个露天的位子,坐在遮阳伞下,悠闲地享用下午茶时光,每当清凉的山岚拂面,感觉有如被天地亲吻,全身都舒活了起来。

    话匣子一打开就关不上,他们滔滔不绝地聊了很多,包括她在英国的游学生活、进入「全亚银行」的过程,以及他这三年的生活点滴、跟五名助理的共事情况。

    最后,她提出几个早就想问的问题。「你跟颜小姐为什么结婚,又为什么离婚?」

    这个故事说起来有点长,但其实也很短,他平静地说明:「那时候颜董事长答应我,只要我跟颜小姐结婚,就给我一笔钱偿还债务,还有一些其他好处,包括让我升职。至于离婚,之前我就提过了,但颜小姐不愿意,后来是因为她另有对象,也怀孕了,我们才达成共识,但颜小姐要我继续担任总经理,我答应他们会栽培更适当的人才。」

    程净喝了一口柠檬汁,酸酸甜甜的,忍不住又脱口而出:「你们的感情好吗?」

    「我们没住在一起,各过各的生活,偶尔在社交场合碰头。」

    「你不喜欢她?她是个美女。」程净并非对自己没信心,只是不想做第二顺位的女人。

    「我心底有一个人住着,没办法让别人走进。」他说得婉转,但他确定她会懂。

    微风吹散了她心中最后一丝的犹豫,她相信自己可以相信他,于是她说:「我们可以先从朋友做起,但我不能保证以后的事,顺其自然吧。」

    「好的,这样真的很好。」能有这样的起步,已经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下山时,程净不再抓着机车后方的把手,那样太辛苦了,她选择抱住他的腰,把脸靠在他的背上,她不想再挣扎了,这儿就是她最想回去的地方。

    两人都不说话,却能心领神会,红灯时,他默默握住她的小手,在这一刻,手和手仿佛自有一套语言,正在悄悄地诉说着,好久不见,能重逢真好……

    程净和客户谈恋爱了,而且是「擎宇银行」的总经理,消息一出,「全亚银行」整个都沸腾了,纷纷讨论这是否为公司的美人计,意图垂帘听政,乘机并吞对方?

    主任特别找程净谈话,神情凝重地开口:「基本上,我不会干涉员工的私人生活,但是拜托你……」

    程净不知道上司要说什么,谁知主任忽然鞠躬恳求:「千万别跟我们的金主分手,要是他收回这笔资金,不只我会崩溃,大家都会崩溃的!」

    「呃……我一定尽力。」惨了,为了工作业绩,居然得跟特定对象谈恋爱,而且还不准分手,这下换她见钱眼开、重财轻爱了。忽然她有点理解谷剑秋当年的心情,虽然情况不太一样,但同样是被情势所逼的感觉,原来是如此不得已。

    走出主任办公室,程净决定先不回位子,免得又被部门的同事猛亏,谁知走廊上迎面而来,又有一位从天而降的八卦女王,也就是她的嫂嫂兼好友。

    「亲爱的小净~~」魏如萍度完蜜月回来,当然要送上土产,顺便探听最新的八卦。「大家都说你是西施化身,你说会不会太正点了?我才离开十天,你们就发展得这么快,好霹雳喔!」

    「别糗我了好不好?」程净光是被同事和主管纠缠,就已经够烦的了。

    「可是他每天送你上班、接你下班,有够高调的!根本就是在跟其他男人宣示,你是他的女人,谁也别想跟他抢!」魏如萍一上班就吸收了完整资讯,来龙去脉全都了然于心。

    这话说得也没错,谷剑秋的用心,连路人都看得出来,程净只能勉强解释:「那是因为我们住得很近。」

    「就在隔壁不是吗?」魏如萍啧啧两声,她的情报网如山高、如海深,千万别小看她的本事。

    「什么事都瞒不过你,真是!」程净只好举双手投降。

    「对于你们的事,大家都很赞成,但不管我们赞成或是反对,你不用想太多,你跟他在一起快乐的话,那才是最重要的。」魏如萍仍记得程净生日那天,她第一次听到好友的情史,让她心疼到现在,只希望这两人早日修成正果。

    「是~~谢谢亲爱的嫂嫂!」程净搂住好友的肩膀,甜甜蜜蜜地喊着。

    「说真的,谈恋爱很棒吧?你现在整个人容光焕发呢!」

    「我承认,谈恋爱是比敷面膜有用。」程净说着忍不住笑出来。

    「不过我只是月亮,你是太阳,谁比得上你耀眼夺目!怀孕的女人最美了,我哥有没有每天这样跟你说?」

    两个女人互夸起来也是热闹非凡,不管别人怎么看、怎么说,日子是自己在过,快乐和悲伤也是自己体会,还是顺着心的方向,好好走下去吧。

    ***.fmx.cn***.fmx.cn***.fmx.cn***

    当晚,谷剑秋开车来接程净下班,照例引来许多人的注意,但他丝毫不在意,巴不得向全世界宣告,他跟心爱的程净正在交往中!虽然是从朋友当起,友达以上,恋人未满,但这也是一种交往啊!

    一看到程净,他温柔地招呼:「今天还好吗?你看起来有点累的样子。」

    「公司里大家都很关心我跟你的事。」她不太习惯成为瞩目的焦点。

    他听了大为紧张,怕她承担了太多压力。「每个人都有交朋友的权利,你别想太多,我们两人都是单身,就算记者要报导,也没什么可写的,我会大方承认是我追求你,他们又能怎样?」

    「放心,我不会因此跟你断交的。」她对他坚定一笑,人是会长大的,她已不是那个害羞小女孩,这些小事她都应付得来。

    「那太好了。」他松了口气,很想握起她的手,又伯自己太急躁,这一进一退之问,难啊!

    两人坐上车,今晚的目的地是他们的老地方,让人放松也让人留连。一进餐厅,热情的老板立刻迎上前来。「谷先生、程小姐,欢迎、欢迎!」

    老板是个明眼人,用不着多问,替他们安排了靠窗的位子,老情人谱出新恋曲,多么赏心悦目。

    吃饭过程中,两人谈到公事、谈到生活,总是有说不完的话,在等甜点的时候,他忍不住提出一个小问题:「你会不会觉得位子很大?好像空空的。」

    「嗯,有一点。」她知道原因,以前他们都一起坐。

    他再提出一个大问题。「如果你不介意,我可以坐到你旁边吗?」

    「喔,没差。」她故作镇定,其实心跳快爆炸了。

    他咳嗽一声,掩饰不自在,若无其事地站起来,而她也往内挪了一下,就这样,两人肩并肩而坐,彼此的手臂也会碰到,忽然间又尴尬又紧张,真是怪了,就连十年前也没这么忐忑,他们不都是大人了吗?还脸红心跳个什么劲?

    「甜点来了,请慢用。」老板亲自送上两份水果布丁,发现两位客人已经坐在一块,但他只是暗自祝福,免得打扰这对初恋般羞涩的情侣。

    「吃吧。」她拿起小汤匙,右手碰到他的肩膀,慌忙缩回手,汤匙却不小心掉了。喔老天,难道她只有十六岁吗?蠢毙了!

    「你的汤匙掉到桌上,就别用了,用我的好了。」他舀了一匙布丁,送到她的嘴边。

    她一定脸红了,她可以感觉到,她整张脸都好热!但在他的凝视下,她张开嘴吃下布丁,咬了几口,怕唇边留有残渣,伸出舌尖舔了两下。

    霎时间,他饿到不行,死盯着她的红唇,喉咙干哑不已。

    餐厅里开着冷气,颇强的冷气,伹两人之间的温度直升,如果他再这样看着她,她怕她全身都会沸腾!

    「来,再吃一口。」他强忍着把她推倒的冲动,一口口喂她吃完布丁,两人都不知道为什么要继续这酷刑,欲罢不能,自找罪受。

    晚餐的约会结束后,两人回到住处,一起搭上电梯,看看表已经十一点了,他们应该说声晚安,各自回自己的家,但一种依依不舍的心情,却让「再见」两字迟迟说不出口。

    程净忽然想到一件事。「上次我感冒,你进来过我家,我却没去过你家。」

    对呀,谷剑秋暗骂自己怎么没想到这点?他立刻打开屋门,做出邀请手势。「欢迎参观,请进!」

    她微笑走进,当他打开灯,便开始欣赏屋内的陈设,果然也是极简风格,该有的都有,颜色大方简洁,没有任何杂物,就是清清爽爽的。

    「想喝点什么?果汁、茶、咖啡?」他跑进厨房张罗,手忙脚乱的,心情激昂。

    「喝水就好了。」她在室内随意浏览,看到玻璃柜里有一个便当盒,相当不协调,这儿都是放些飞机模型,怎么会有便当盒?她甚至觉得有点眼熟,好像似曾相识?

    当谷剑秋端水过来,她指着便当盒问:「这是不是我的东西?」

    「嗯,那时你做了晚餐,送到公司给我,我吃完以后,就把它收起来了。」一看到这便当盒,他就会想起那个分手的夜晚,刻骨铭心,永难忘怀。

    「原来你有吃啊。」她也记得那一夜,她的世界彻底崩解了,进入前所未有的黑暗期。

    「当然,只是配着眼泪吃,觉得有点咸。」至今他还清楚记得,他一边哭一边吃饭,告诉自己不能车负她的用心,当时的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把她煮的食物吃完,用身体和心去感受她的爱。

    怎么会扯到这个话题呢?两人陷入沈默,往事历历在目,他们终究得面对最伤的这一段。

    许久,她才开口说:「你知不知道,那天我在计程车上大哭,我第一次在陌生人的面前哭成那样,好糗。」

    「对不起……」他再也忍不住,伸手将她拥紧,就算她会抗拒,他也已经不能克制了。

    她没有拒绝他的拥抱,或许她也期待着这一刻,只是她停止不了诉说自己的心情。「还有,我买了彩券,十万块喔!我想如果我中了头奖,也许你会选择我,而不是她。」

    「对不起……」眼泪再次涌现,他不想让她发现,只能埋首在她的颈项之间。

    「那时我真的好爱你,爱到愿意祝福你,即使你跟别人结婚,我还是希望你快乐。」

    「对不起……」他一再重复这句话,他不知道该怎么说、怎么做,才能表达千万分之一的抱歉。

    随着他每次的道歉,她心中的伤口渐渐平复,也感受到他的体温和心跳,于是她从记忆回到现实,伸手摸摸他的头发,啊,拥抱真是太神奇了,居然能疗伤呢!

    「你有没有想过我?或是梦到我?」她幽幽地问,想知道他是否跟她一样煎熬?

    「有!我常常梦到你,每到下雨天就特别想你,我以为我这辈子再也没有爱人的机会,现在我能抱着你,我都怕只是作梦。」他的双手缓缓抚过她的脸,这个他爱了十年的女人,只愿还有更多个十年可以相爱。

    「你还爱我吗?跟以前一样爱我?」

    「我爱你!我比以前更爱你,我没有办法不爱你!」他呐喊最深刻的心情,不再隐瞒、不再低调,当他爱一个人,就是要让对方知道。

    他的回答仿佛一股暖流,融化了最后一座冰山,原来被爱环绕是这么美好,她已厌倦了哀愁和愤怒,那不是她要的人生,她要好好去爱,以及被爱。

    当彼此的眼神交会,魔法再次出现,终于,他吻上了她的唇,就此难以离去。

    沈寂三年的思念瞬间爆发,热情席卷彼此全身,他们简直迫不及待,几乎就在客厅进行到最后,他好不容易踩下煞车,抱起她走向卧房,声音沙哑地说:「沙发上不太舒服,我怕明天你会腰酸背痛。」

    「你这么有本事吗?我想最多只是喉咙会有点干。」

    她这两句话大胆至极,竟敢挑战男人的尊严,当下引发他的雄心壮志,轻轻地把她放到大床上,微笑道:「我会让你连爬下床都觉得困难。」

    当晚程净没有回家,留在谷剑秋的屋里,体验什么是「下不了床」的滋味,那种感觉……会上瘾呢。

    ***.fmx.cn***.fmx.cn***.fmx.cn***

    半年后,谷剑秋再婚了,对象是他的初恋女友,程净。她并没有改回名字,她既是关雨燕也是程净,大家爱叫她什么都好,她都会微笑回应。

    婚礼上,关天蔚是媒人也是司仪,从头到尾都霸占着麦克风,他实在有太多话想说,为了今天,他等得头发都快白了。「本人非常荣幸,参加了谷剑秋先生的两次婚礼,而且都不用包红包,第一次是因为我对他不爽,第二次是因为他得包给我更大的红包,谁叫我是他的大舅子?LdiesGentelmen,让我们隆重欢迎——谷剑秋、程净!」

    在众人的欢笑声中,婚礼于焉展开,新郎和新娘进场了,双方家长都含泪带笑,十年的光阴换得这幅画面,他们都等了太久,在最完美的时刻反而泪涟涟。

    谷剑秋挽着新娘的手,这是他一生最骄傲、最感动的时刻,他轻声问身旁的人。「小净,你会不会紧张?」

    「不会,你呢?」程净越来越习惯众人的眼光,谁教她要跟自己的客户交往,还跟这位总经理结婚,不习惯的都习惯了。

    「我好紧张,好怕会出什么事。」他期待已久的大日子,会不会有地震、台风还是外星人入侵?

    「都第二次了还这么怕?放心,有事我会替你撑着。」

    望着妻子的笑容,谷剑秋再次确定,她就是他的知己、他的最爱、他的心灵支柱。而他何其幸运,能成为她的丈夫,还拥有爱她的权利,这一次他绝对不再放手。

    婚宴进行到一半,新郎、新娘敬酒时,出现了一位最特别的来宾,那就是有如女王驾临的颜采衣,她已大腹便便,牵着夫婿的手,看起来气色红润、春风满面。

    旁人还以为她是来闹场的,没想到她出手大方,除了厚厚的一包红包,还送了两张特别座的戏票,是她丈夫导的新戏,即将在国家剧院上演。

    「恭喜你们,早生贵子,永结同心。」颜采衣献上真诚的祝福,前夫终于有人要了,她原本还担心他会孤单到老呢。

    「谢谢你,也祝福你们。」谷剑秋对前妻说。她的丈夫看来神态平和、眼神宁静,可能就是要如此无为而治,才能制住颜采衣吧。

    「希望你们能跟我们一样幸福。」颜采衣仍是高傲气势,口头上丝毫不让步。

    程净也不是好惹的角色,甜蜜一笑。「请放心,我们一定会比你们更幸福。」

    「帅呆了~~」魏如萍在老公的耳边说:「小姑现在的功力超强,我看谁也别想欺负她。」

    关天蔚大笑三声,赞同附和。「这就是爱的力量啊!」

    没错,爱会让人伤心、让人落泪,但也带来成长和领悟,童话故事要如何成真,就靠真爱的魔法喽!

    【全书完】

百度搜索 婚礼的祝福 爱搜书 婚礼的祝福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婚礼的祝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凯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凯琍并收藏婚礼的祝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