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喜上加喜 爱搜书 喜上加喜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虽然没将裴邗定罪!可这件事也算告一个段落了,喜福与隋府的人又开始过着平静的日子。

    不过,经过这些事,喜福发现三少爷变得更沉稳了些,由他没与裴邗拆伙,仍共同经营香药一事来看,代表他不再随性所致、意气用事。

    若是早些年,他定会与裴邗闹翻,甚至冲进裴家,揪出裴邗,现在,他竟开始懂得收敛性子了。

    至于裴萃心,她没再出现过,听说她被申昆财带回府后,地位更加不如,不过,依她的性子,她定会为自己在申府争取到一席之地,绝不会吃亏的。

    而隋府的库藏室也在不久后整修完毕,上好的丝绢、绫罗绸缎重新放入!一如以前,仿佛什么事都不曾发生过。可就在这件事情落幕后三个月,却发生了一件让众人错愕的事——隋稷仑病倒了,而且一病不起。

    这事让所有的人大为震惊,因为隋稷仑一向身体强健,身子骨硬朗,原以为只是一场小病,却没想到从此卧床不起。

    每回隋曜琰同父亲请安后,心情总是显得很浮躁,喜福知道他定是想到了夫人当年也是如此,一日比一日虚弱,最后药石罔效,他担心父亲也会步上同样的后尘。

    接下来的一年,隋稷仑的病一直没有起色,反而愈来愈虚弱,众人都很担心。

    而后,该来的日子还是来了,在连续昏睡两天后,这夜三更时分,隋稷仑忽然自昏迷中醒来,张眼便瞧见大儿子与三儿子站在床边,除了两人之外,骆管家与喜福也随侍在侧。

    “曜衡回来了。”隋曜权先出声。

    “嗯!”他低沉地应了一声,表示听到了。

    骆竟立刻道:“小的去叫二少爷。”他迅速往门口移动。

    隋曜衡因为见了父亲病弱模样,心情哀伤,于是说要到园子去走走。

    “他也该回来了。”隋稷仑疲惫地闭上眼睛。“权儿,你留下,其他的人先到外头去。”他有些话要交代。

    隋曜琰牵着喜福走出房间,脸色紧绷,浓眉拢聚。

    喜福不知道该说什么安慰他,只能握紧他的手,她感觉老爷恐怕撑不过今晚了……”踏上廊庑,隋曜琰便揽她入怀。“爹怕是……不行了……”他拥紧她,心情沉痛。

    喜福能感觉出他的哀伤,心里也不禁难受起来。

    片刻后,大少爷走出来,二少爷进去,再来是三少爷,而当她知道老爷要单独见她时,心里不免诧异,不过,她还是走了进去。

    她来到床边,眉头深锁地注视着床上的老爷,难以相信原本高大健壮的老爷,如今却是双颊凹陷,身体羸弱,气弱游丝,只除了那双依然锐利的黑眸。

    “可知我为什么要单独同你谈?”他的声音不若以前有力,却仍然犀利严苛。

    喜福颔首。“是为了三少爷。”

    他轻轻的点一点头。“这一年多来,他沉稳许多,想必是因为你的关系。”

    喜福没有吭声,不知道老爷接下来要说什么?

    “他并未对你死心,反而对你更加依恋。”他质问道。

    “是奴婢没做到老爷的吩咐。”她蹙紧眉心。

    他难得的微微一笑。“可知我为什么一直没点破,还让你留在他身边?”

    喜福轻点头。“奴婢想过这个问题,却不知是否猜中老爷的心意?”她顿了一下接着道:“奴婢曾试着照老爷的话做,却发现无法让三少爷死心——”

    “他伤了他的手那次?”他问。

    喜福颔首。“三少爷……对奴婢……”她不知该如何启口。

    他替她接下话。“他对你的狂热超出你的想像?”

    “是。”她微红双颊。“奴婢当时只能先安抚地,因为不相心他伤害自己。”想起他疯狂的模样,仍让她心有余悸。“你不害怕吗?”他询问。

    “奴婢很害怕,怕他伤了自己。”她握紧双手,直到指尖泛白。“所以,就先应了他!还让他学着不在人前表示对奴婢的喜爱之情,想瞒过老爷……后来,奴婢开始觉得有些不对劲。”

    “哪里不对劲?”他微扯嘴角。

    “以老爷的观察力,不可能不知道少爷对奴婢仍是……爱恋着……”她晕红双颊,不习惯如此对人说三少爷对她的爱意。“所以,奴婢只能想,您是知晓的,可若知晓,为何不说破、为何不阻止?

    “您若真的想终止三少爷对奴婢的爱恋,大可将奴婢逐出府去,可您没这么做,那只有一个原因——您不是真心想阻止。”她下结论。

    隋稷仑低笑出声。“你很聪敏。”

    “比起老爷是大大的不如。”喜福摇首,她一直到骆管家说老爷派他来保护她时,才真正确定。

    “不必说这些客套话。”他转向窗外,望着满园的春意。“那日琰儿弄伤手,我晓得你定是同他提了,不然,他绝不会这么激动,后来,我见他没来找我兴师问罪,就知道你必是说了什么话安抚他,否则,以他的性子,怎会捺得住?

    “看来,你之于他是有利而无害,这一年多来,他的性子倒更稳了些……”他喘口气,有些疲倦。

    “老爷还是休息——”

    “不了,”他闭了一下眼又睁开眼。“要歇息的时间以后多得是。”他的声音带着一丝嘲讽。“等我进了棺材,还怕没时间休息吗?”

    他扯出一抹笑。“说真的,我倒是很期待。”他顿了一下又道:“琰儿今年也十八了,我这个父亲的责任可以卸下了,接下来的人生,他得为自己负责,而我……也该去找他娘了……”

    他的话让喜福心中泛起一抹忧伤。

    “琰儿对你的感情无庸置疑,那你呢?”他精锐的黑眸望向她。

    喜福愣住,脸蛋浮现一抹淡淡的粉晕。

    隋稷仑将一切全看在眼里,终于放下了心,当初他见到她眼里的不确定,所以才会想试探她,如今这样,也算圆满了。

    当年妻子临走前,最不放心的便是权儿与琰儿,他答应她会照顾儿子,可事实证明,他是个失败的父亲,失去了妻子,他便无精力再管任何事。

    所幸一年多前,他察觉琰儿的感情归依,也算为他做了件事,其他的就要靠他自己了。

    他换个话题。“你对裴家父子有何看法?”

    他的话让喜福蹙紧眉心,一会儿才道:“他们表面上虽与隋府私交甚笃,可……他们的为人……”

    “直说。”

    “似乎有些不够光明磊落。”她迟疑地回答。

    隋稷仑微扯嘴角。“嫣儿也曾说过类似这样的话,她问我为何要同这样的人来往,我跟她说,生意上往来的人,各种性子都有,如何能挑?对此,她没再说什么,不过倒是对于权儿和萃心的婚事一直耿耿于怀,她说,我将自个儿子的婚姻论斤论两卖。”

    忆及往事,让他整个人松懈下来。“我同她说,权儿不用咱们操心,他若不喜欢,他自会有法子退婚。”

    喜福颔首,难怪当初隋裴两家婚事告吹后,老爷并没有说什么,原来他早就将决定权交予大少爷了。

    “同你说这些是想交代你一件事……”他强撑着自己的精神,不让疲累击垮他。

    “老爷尽管吩咐。”喜福说。

    “还记得一年多前库藏房失火的事吗?”

    “记得。”她点点头,这事她如何会忘?

    “这事我一直看在眼里,可知我为什么没有阻止可卿放火?”他问。

    喜福迟疑了一下。“莫非老爷早已知道可卿的身份?”

    “权儿也知道。”他微扯嘴角。

    喜福颔首,并不讶异。

    “放火这事,我没阻止,就是想看权儿有什么反应,以及他会如何处理。”他轻咬了一下。“他娘说的没错,权儿同我太像了。”他叹口气。

    “我要交代你的事,就是……”

    喜福细听着,微微露出诧异的神情,不时点头,将他的话牢牢记在心里。

    片刻后,她才说道:“奴婢谨记在心。”

    隋稷仑闭上眼,点了个头。“出去吧!”

    现在,他已没什么可牵挂的了……

    ???

    隋稷仑在四更天时去世,宅院里立刻响起一片哀泣之声。

    隋曜权不发一语,在书房待至天明。

    隋曜衡守着父亲,算是弥补这几年未尽的孝道。

    隋曜琰则搂着喜福站在窗边,看着明月,她软声细语地同他说忧解愁。

    喜福能感觉到他的失落与悲伤,可比起五年前夫人去世时的情景,他冷静多了,只是表情有些落寞。

    他们三个兄弟全是如此,或许都觉得这才是老爷所求的依归吧!只是亲人走了,难免会哀伤。

    “不知人死了是不是真的会到地府去?”隋曜琰由后面搂抱住喜福,抬头望着皎洁的月色。

    “听说要到地府报到,等着投胎。”她靠着他回答。“还得喝梦婆汤,忘了以前的事,下辈子重新来过。”

    “若是我,才不喝呢!”他皱起眉。

    笑意在喜福的唇边泛开。“这事可由不得咱们,否则,怎么没人对上辈子的事有印象?”

    “我有。”他露齿而笑,转过她的身子。“上辈子你是我的妻子,这辈子也是。”

    他的话让她晕红了俏脸,听见他又道:“我们恩恩爱爱地过了一生,然后就约定这辈子也要一块儿。”

    她的笑有丝娇羞。“我才不信。”

    “是真的,上辈子我是长工,你是千金大小姐,后来咱们私奔,生了许多胖娃娃。”他胡扯一通。

    她笑出声,脸蛋羞红。“我不信。”

    “我说的可是真的。”他在她的额上亲一下。

    她羞赧地靠着他,感受到他传来的暖意。“希望老爷、夫人下辈子还会在一起。”她有感而发地说。

    “一定会的。”他抱紧她,想起爹娘生前的情景,不禁难过起来。

    她回抱着他,两人静静地没说话,好一会儿后,她才说:“明天我得回去了。”今天正好是她约满之日,她没理由再留在这儿。

    “我不要你回去。”隋曜琰抱紧她。

    “可我答应了娘——”

    “我已经习惯时时能见着你。”他皱眉。“而且,爹刚过世,我心情不好,我要你陪着我。”他的语气带着命令口吻。喜福抬眼望他。“我在这儿,于礼不合。”她已不是他的奴婢,如何能再住在这儿,更遑论是与他共住一室。

    “我才不管那些。”他语带任性的说。

    喜福没应声,只是蹙紧眉头。

    “怎么了?”他问。

    “你从不替我想想。”她拧紧眉心。

    “我有!”他点头。“我知你也是想留下来的,只是不好意思说,所以,我就代你说了。”他一脸认真。

    他的话让她又好气又好笑。“你——”

    “我说对了。”他咧出笑,低头亲她。

    “不是。”她喘口气。“我没这样想。”

    “你是这样想!”他才不管哩!他就是要她留下。

    “你——”她的话语消失在他的唇边,她眼波流转,眨着眸子,脸蛋因情欲而泛红。“先……听我……说……”她喘息着。

    “我不想听。”他用力钳紧她。

    “少爷——”她推推他不动如山的身子。

    “难道你不喜欢我吗?所以不想留下?”他的话中有怒意。

    她蹙眉。“你别胡思乱想。”她抬手抚上他满是怒意的脸。

    “你以前说过对我没有男女之情。”他的语气中有着别扭意味。

    她轻叹一口气。“你明知现在同那时不一样。”她望着他的黑眸,脸蛋上的红晕未退。

    “我不知道。”他摇摇头。

    喜福凝视着他,知道他在生气。

    “我同你经历了这么多事,你却不相信我?”她再次叹息。

    “你留下我便信了。”他的眸子门着异样的光彩。

    她漾出一抹浅笑。“这两件事怎么可以混为一谈?”他竟这样威胁她!

    “我——”

    她伸手覆住他的嘴,柔声道:“你先听我说。刚开始,我知道你对我有情烧时,心里又惊又慌,不知该有什么反应,所以,直觉地便认定你只是一时迷恋。”

    “我不是。”他亲吻着她的指尖,坚定地说。

    她绯红双颊。“你又怎么知道你不是?”

    “我就是知道。”他从没想过什么迷不迷恋的问题。“我只喜欢你一个,其他的女人我都讨厌。”

    “为什么?”她凝睬着他,想起自己当时还想将水芯推给他。

    “她们很烦人。”他对其他女人就是没耐性。

    “我不烦人吗?”她笑问。

    他摇头。自她当他奴婢的那天起,他就没觉得她烦人过,除了她不会让他吓哭外,她也不会怯怯懦懦的不敢看他,更不会唠叨,她只是静静地在一旁做她自己的事,可当他需要什么时,她又能马上知道。

    然后,他开始发现自己会不时地偷看她在做什么,她娴静的模样总会带给他心灵的平静,不像其他女人那样惹他心烦,渐渐地,她变得像是他的定心丸,只要她在,他就会觉得心安。

    “我只喜欢你一个。”他用力地在她的唇上印下一吻。

    她的脸蛋嫣红,低头贴着他的胸口,聆听他沉稳的心跳声。“那天你把我吓坏了,我见你手指节流血时,整个人都慌了。”

    “我知道,你定是在那时候知道,其实你是喜欢我的。”他的声音中有丝得意。

    “不是。”她浅笑。与他相处十年,就算没有男女之情,也会有别的情感,只是,这样的情感何时变了质,是很难确切说出的。

    或许一直隐藏在心中,也或许根本没有,能确定的是,他的表白触动了她内心某个角落,而他随之而来的强烈情感,让自己撼动。

    “不是?”他皱眉,抚着她一头乌黑的发丝。

    “之前我便隐约感觉到了。”

    “什么时候?”他好奇地道。

    “一年多前同老爷说过话后。”她回答。“那时老爷要我让你死心。”

    他大吃一惊。“你怎么没跟我提?”他的怒火开始上扬。“难怪那时你一直怪怪的,爹为什么要阻止?”

    她轻抚他的胸膛,示意他不需要如此生气。“这事说来话长。”

    她开始将老爷当时的想法、顾忌全说与他听,而后再将今晚老爷和她的谈话告诉他。

    半晌后,他才道:“原来……”他从不知道父亲还关心他,可现在知道了,却只觉怅然。“爹还是关心咱们的。”他一直以为父亲自失去了母亲后,就不再在乎他们了。

    “老爷跟夫人都是聪明人。”这是她的肺腑之言,她还记得当初夫人对她说的那些话——

    那孩子很喜欢你……

    你这么聪明、善体人意,总有一天会明白我说的……

    这些话是她后来才领悟的,可夫人却在当时便瞧出了端倪。

    “那也让我反复地想了又想,却不知该怎么同你说。”她继续说,语调轻柔,那时她的心已被他扰乱,根本无法静下心来。“后来,你送我东西,我又不忍拒绝你……”

    “你同情我?”他截断她的话,语气不是很高兴。

    她仰视着他的怒容。“我没这样想。”她微笑。他的脾气,唉——不知何时才会更沉稳些,不过,其实她也不在意,因为就是这样的他才让她动心。

    “我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我们之间的关系,那时我整个心都乱了。”她羞赧地将脸蛋藏在他胸膛里,可她仍催促着自己说下去,因为他的情感她能清楚瞧见,可她的感情,他或许仍在费疑猜,她不想他心里有这样的困惑。

    “见你伤害自己,我的心更乱了。”她轻柔地握住他的手。

    他咧出一抹自大的笑。“我知道,你心疼我,就像我心疼你一般。”他高兴地将她抱起,与他面对面。

    “所以,你还在怀疑我吗?”她的双颊红烫似火。

    “我知道你是喜欢我的。”他满心愉悦地在她柔软的唇上亲一下。

    “所以,这同我要不要留下没关系。”她试着说服他。

    一提到这事,他整个脸便沉下。

    “我就住在后边,你随时都能见到我。”她软声道。

    “那不一样。”他皱起眉。“到了晚上,没你陪着我——”他止住话语,脸上浮起一阵躁热,他已经习惯夜里看着她的睡容。

    喜福的脸颊也添上两朵红云,明白他话里的含义,她轻叹口气,粉藕似的双臂圈上他的颈项,脸颊贴着他的下颔。

    “若要娶你进门,还得等三年服完孝期后。”他咕哝地抱怨着。

    “那时,我可就成了老姑娘。”她含笑道。

    “才不老呢!”他立刻反驳,脸庞埋在她的颈项间,双唇熨贴着她粉嫩的肌肤。

    她笑而不语,也不再提回家的事,这事她总会想出办法的,她感觉到他热情的嚼咬,惹得她脸蛋红通通的。

    她望着这住了十年的屋子,回忆顿时如潮水般涌来。

    她还记得第一次见到夫人时的情景,还有同三少爷在这儿生活的点点滴滴,八岁暴躁病弱的他,和十二岁忐忑不安的他,往事一幕幕掠过她的脑海,让她感触更深。

    当初她根本没想过会在这里找到归宿,她只想做好工作,等约期满后,便回家同娘、喜乐、喜庆团聚,可如今……

    她扬起一抹浅笑,搂紧他,蓦地,她忽然想起一件事。

    “少爷?”她轻唤。

    “嗯!”他轻吮她粉嫩的肌肤。

    “有件事我想问你。”她突然道。

    “什么事?”他边抬头亲吻她,边问。

    她漾出笑意。“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偷亲奴婢的?”

    隋曜琰瞪大眼,满脸惊愕,褐色的皮肤上浮起一层暗红。

    她笑容灿烂的追问:“什么时候?”

    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像是受到极大的惊吓。

    她笑望着他,这一直是她心中的一个疑惑。

    他覆住她满是笑意的唇,想杜绝她的一切问题。

    至于到底什么时候?他需要好好的想想,反正是很小、很小的时候……那时他就已经聪明到懂得如何“偷香”了,更何况是现在?!

    —本书完—

百度搜索 喜上加喜 爱搜书 喜上加喜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喜上加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陶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陶陶并收藏喜上加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