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同命鸟 爱搜书 同命鸟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一双健臂抱住了自己,卿鸿挣扎不开,猛地腹部一阵紧缩,那疼痛来得又急又快,她惊喘地抱住肚子,仿佛呼吸不到空气,两眼眨也不眨,眼泪却如泉涌,关也关不住、停也停不了。

    “好痛……孩子,我的孩子……”她以为自己在尖叫,实则气若游丝。

    “天啊,天啊!”容韬神志昏乱了,将卿鸿护在怀里,见她无助受苦的模样,他心魂欲裂,完全不知所措。

    “快将她抱进船舱!快!”被误认为船主的李星魂出面主持局势。

    闻言,容韬迅捷如电,拦腰抱起卿鸿,里头养伤的容灿十分识趣,早将床铺让了出来,他退坐在角落的椅子,反正床边没他的位子,低啜手中热茶,打算好好欣赏双生兄弟作茧自缚的下场。

    卿鸿根本说不出话了,气息又短又促,全身僵直,她眼睛依旧眨也不眨!泪如泉涌,蓦然间,血丝由紧抿着的唇渗出,溢出嘴角。

    “天啊,天啊!”容韬捧住她冰冷的脸,只会喃着这句。

    “她全身痉挛,咬伤了自己。”李星魂边说,边忙着将三棱金针过火消毒。

    容韬崩溃的喊道:“卿儿,你打我、杀我吧!”无助低吼,他强行扳开卿鸿的嘴,将自己的手指塞进,两排牙紧紧合上,深深咬入他的肉中。他没有痛感,因为跟心头的不舍相比,躯体已丧失感觉。

    金针缓缓由卿鸿双边的太阳穴位直刺而入,天灵一针,再加眉间一针,卿鸿终于合上眼眸,最后一波的泪珠挤出眼眶,部分落进枕头里,部分挂在两颊上,那张脸白得透明,嘴角眉梢,遗留着淡淡的惊惶失措。

    “没事的,目前最忌讳移动她,我会叫人煎一帖安胎补身的药送过来,你别再胡乱吓唬嫂子,若再来一次,难保不会动到胎气。”李星魂收回诊脉的手,将金针一根根拔除。

    容韬恍若未闻,将指头抽离她的嘴,已是鲜血淋漓,但他不在乎,动也不动地盯住那张楚楚可怜的秀容。他才是被吓唬的一方,感觉自己好似游历了地狱,如今重返人间,卿鸿就在眼前安静地合眼休憩。他原是无神论者,在这时刻,心胸竟涨满了对上天的感激。

    心痛地低喊一声,容韬将脸埋进那柔软的颈窝里,深深吸取卿鸿身上和发上的香气,他的心还在颤抖,碎裂的灵魂还没拼凑完整。

    卿鸿放松了,一切缓和下来,半梦半醒间,她恍惚感觉到那男子哭了,泪好热好烫,灼在她颈部的肌肤……

    ???

    可怜的容灿又被“请”回赵蝶飞的大船,在“回春手”李星魂的治疗下,有效地控制毒素,只是若想根除,还得寻求药方的引子。

    当晚赵蝶飞返回,知道容韬的事迹败露,对卿鸿大摊牌,她听了亲亲五哥和容灿叙述的精采片段,扼腕至极,大叹竟错过这场千载难逢的好戏。

    小船这边没有轻松气氛,容韬跪在床边,大掌不断揉着那双软手,那么冰,那么冷,若不是怕伤到孩子,他恨不得将内力渡进她体中。端详着那细致却惨白的脸庞,浓密的睫毛勾勒出淡淡的阴影,唇瓣疲倦地抿着……容韬感觉心脏正让好几道的力量朝四面八方撕裂,那痛苦是如此的深刻。

    方才煎来了药,卿鸿没法服用,容韬学着以往她哺喂他的方式,一口一口让她喝下。唇边沾着药汁,他卷起衣袖,小心翼翼地为她擦拭,蓦然他心痛至极,唇俯了过去,虔诚地盖在那点柔软上头。

    “嗯……”卿鸿的唇蠕了蠕,无意识的呻吟着。

    容韬大喜,抬起头紧张的打量,“卿儿,卿儿……”一声声皆是焦灼热烈的呼唤,由灵魂最深处发出。

    那小扇般的眼睫轻轻颤着,卿鸿真的醒了,张开迷的双眼,缓缓合上,又缓缓睁开,茫然若失地,她瞧见那男子阴郁的神情,心猛地一抽,被那份憔悴、狼狈和失魂落魄的样子震慑住了。

    “你真的醒了,卿儿……”他不住地将吻洒在她的掌心。

    好久,卿鸿不说话,只是凄怆地望着他,所有的记忆纷纷回笼,一波又一波,她是巨浪中的小舟,就要让无情波澜卷入海底。

    “卿儿,”容韬眼中布满血丝,想对她倾注无穷无尽的感情,想对她说好多好多的话,他喉头动了动却不知该从何说起,最后只化成一声:“原谅我。”

    原谅我?原谅我?原谅我?卿鸿的方寸顿时扭绞了起来,痛蔓延到四肢百骸,窜入血液,侵夺了思绪,她的脸以愈加惨白,心底的伤痕被狠狠地揭开了,化作温热的水,由眼中流泄出来。

    “三番两次的捉弄,你尽兴了吗?”她冰冷冷的,语调却是软弱,“若我已提供完娱乐,能不能请你大发慈悲,求求你高抬贵手,放我一条生路。”

    “卿儿!”容韬绝望的喊,冷汗布满额头,他慌乱得不知所措,捉住卿鸿的双手,将自己的脸颊贴熨在那软绵的掌心,迭声喊:“原谅我!原谅我!卿儿,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我是天底下最坏的人,你打我也好,杀我也好,不能放你走!我、我懊恼死了!懊悔死了!懊恼死了!”

    掌心是一阵湿润的温热,和昏睡前沾在颈窝肌肤上的温暖潮湿一般,卿鸿的心湖惊涛骇浪了起来,冷漠的表相已然破碎。

    “你这是……为了孩子?”连声音也是破碎的了。

    他一出现,她就乱了、昏了,没法恨他,她可以选择不理不睬,漠然对待,但事实就是事实,无力抗拒呵……听见心底嘲讽的笑声,不禁自问:卿鸿,这是何苦?!何苦?!何苦?!

    这般情爱,一朝跌入便在其中沉浮,四面是痴,八方皆苦。

    容韬缓缓抬起头,男儿有泪不轻弹,但他已到极度伤心之处,怜惜与痛梦萦回胸怀,恨不得将心挖出,好让他的懊悔能昭告天地。湿润着眼,他紧紧望住卿鸿,清清楚楚、酸楚而温柔地说:“我疯狂忏悔,乞求你原谅,是因为我对你不起,做了许许多多该死的事,辜负你、辜负曾有的誓言,没有丝毫的理由脱罪,因我罪有应得。”

    那语调这么低沉,充满了求恕的意味,那么的低声下气又柔情依依。他的指轻轻抬起,轻轻碰触她的面颊,又轻轻拂开黑如墨染的发,那样的小心轻柔,仿佛她会一碰就碎。

    他继而启口,双眼盛载满腹情怀,“我要孩子,更要你。卿儿,自从城南大街相遇,我就管不住自个儿的心思,然后你成为我的妻,我一边亲近你,一边又严厉警告自己要保持距离,我做不到、做不到啊!接着你洞悉了我的身份和秘密,不问是非对错,一味地护我,而我却不断给你压力,建立的信心如此薄弱。当初我将灿和运送铁器的消息透露给你是故意的,因靖王爷在花园中与你的一番话,我体内的猜忌就开始作祟了,我故意试探你,内心却疯狂祈求你的忠诚。事情爆发,我立刻联想到你,那时我真以为自己死了,让你捅进一刀,深深刺入胸口,因而面对你时我说了很多丧心病狂的话,实在太痛太痛,我没有力量承担,只想尽意地发泄愤恨。卿儿,卿儿……原谅我,我……我不要失去你,回我身边,求你……”

    他吻着她的发、她葱白的十指,顿了顿,缓和胸口过分的激动。

    “我知道你对我还有情,你爱着我。”

    卿鸿想绝然地抽回手,想扭过头不瞧他、不听他,想叫他走,但是,她什么都没做。他的那些话,充满歉疚、乞求、热烈和痛楚的话……一字字、一句句敲击她心底最柔软、最委屈的地方,卿鸿哽咽而泪雾凄迷,心软了大半,可想到他耍卑劣手段假扮容灿,骗她说出好丢人的话,她又怨又气苦,强辩着:“我……我不爱你……我不要爱你,我不爱,不爱——”

    容韬吻住了她的谎话,捧着那洁白的双颊,他吻得深入,以惯有的爱恋撩拨卿鸿的心,半晌,他缓缓抬头,双目神俊炯然,来回在卿鸿泛着红潮的脸上梭巡。“你亲口说出的话那么快就忘却了吗?真不爱我,你又何必将金龙令转交?对我你在乎着,仍放不下心。”

    “不是、不是……”她的话毫无说服力,昏乱地摇头。

    “你敢看着我的眼再说一遍吗?”容韬不让她躲避,额头对着额头抵住了她,眼瞳中燃烧着情火,那份热焰就要将卿鸿烧成灰烬。

    “我、我不爱……”她心虚,话未尽眼已合上。

    容韬一点儿也不相信,由怀中掏出装有金龙令的绒布袋,淡淡的说:“既然你不在乎,我又何必在乎自己!”猛地,他奋力一掷,那块令牌由敞开的窗户飞出,迅速没入黑夜,然后是坠落江面的声音。

    “不要!”卿鸿攀住他的臂膀,一切都太迟了,所有的真情写在泪痕斑斑的脸上,焦急的低喊:“那是唯一能让皇上赦罪的方法啊!你没了它,若真的出事该怎么办?!该怎么办?!”

    容韬一把抱住她,眼在笑,眉在笑,因她珍贵的绵绵情意。

    “卿儿,你没法否认对我的感情,你爱我,很爱很爱,我却没向你表白心事。”他的唇印在她的发梢,密密将柔软的身子圈在胸膛,哑声继语:“我也爱你呵,很爱很爱。我已向皇上请辞,卸除了北提督的职权与名号,你不做贵族郡主,我也不当朝廷的将才,我们相守着,就做一对平凡夫妻?”

    贴在他胸口,一声一声的心音清楚无比,这不是梦,不是梦呵……卿鸿幽幽叹息,身子靠得更紧,将脸埋进容韬的衣襟,藕臂悄悄的、主动的滑向他的腰际,先是抓着衣服,然后抱住了他的腰干。

    他爱她!即便又是一次的骗局,她也认了。窝在那宽敞胸膛,她嘴角弯着美好的弧度。“做一对平凡夫妻……”她喃着,仿佛答复了容韬的请求。

    “卿儿!”容韬乍然欣喜,将她推开小段距离,寻求保证,急急地问:“这么说,你是原谅我了?告诉我,你原谅我了?”

    忽然间,卿鸿不言不语,瞠目瞪着眨也不眨,呼吸陡地急促,努力喘息,四肢变得又僵又直,那神态分明是痉挛的征兆。

    “天啊,天啊!卿儿,不要,我求你,天啊,天啊!”

    容韬大骇,脸上的血色陡地四散隐去,惨白如鬼,冷汗冒得凶急。他不知道为何会这样?五弟明明说了一切没事,容韬心头没了主意,只晓得自己又要发疯了,想也未想,他连忙将手指塞进她齿间,可是这回卿鸿却迟迟没有咬下,状况也没有缓和。

    “卿儿,我不问了,我不惹你伤心了,我该死,我该死,天啊,天啊……”

    他心要碎了,不敢移动卿鸿,急急撕裂衣袖,将布塞进她的嘴中代替他的手指,人像箭一般奔了出去,船舱门板让他一踹全毁。

    “星魂!星魂——”

    听见那求救的巨雷声响,卿鸿笑了,清醒而感动,心酸而喜悦,拿开口中的衣布,她抚摸自己的肚子,柔声地说:“娃儿,我们原谅了爹,好不好?”

    ???

    半年后

    容韬又要疯了,无助扯着头发,像无头苍蝇在小小的前厅踱步,来来回回转了好几个时辰的圈子。

    薄薄的墙板毫无隔音作用,他的神经绷至极点,让内房凄厉的叫声吓得汗涔涔,再下去就要泪潸潸了。

    “哎呀!容爷,你不能进去啊!女人生孩子,男人怎么能看?出去,出去,别守在这儿,待会小翠送热水来呢,你别挡路呀!”一个老嬷嬷掀开布帘,硬生生挡住里头景象。

    “可是……她在喊疼啊!”

    “哪个女人生孩子不疼啊?安啦!”她可是杜家村第一把交椅的产婆,什么阵仗没见识过?今儿个这椿她游刃有余,倒是这男人快让她烦死了。

    “热水、热水!”小翠喳呼着,端着盆子急急步近。

    “我来!我来!”

    “来个头!”老嬷嬷拍掉容韬伸出的手,一把抢过水盆,头很痛的说:“容爷,你还是继续兜你的圈子吧。”身子一转,又进了内房。

    小翠是个十三岁的小丫头,跟着老嬷嬷学“一技之长”,她很有经验,站在布帘子前双手大大张着,有一夫当关的气势,老成地说教。

    “大爷,你不能进去,这是忌讳,以前就传下来的,大家都得遵守。你甭着急,老嬷嬷很厉害,你媳妇儿的臀儿又圆又俏,肯定生得容易。”

    容易个鬼!容韬提心吊胆得快要虚脱,可能是头胎的关系,卿鸿痛了好几个时辰,孩子还是不肯落地。

    就在此时,一声破天的尖喊传来,然后是片刻的沉默,接着婴儿响亮的啼哭划破寂静,震天地响。

    “卿儿!”容韬大喊,人往里头冲去,小翠被他挤到一边凉快了。

    “恭喜容爷,贺喜容爷,你媳妇儿帮你生了个白胖的千金啊!”老嬷嬷果然经验老到,三两下已将刚离母体的婴儿安置妥当,交到容韬颤抖的手中,她带着小翠到外头清洗,将内房留给两夫妻。

    孩子,他和卿儿的孩子!容韬难以形容此刻的感受,每一分的知觉全浸淫在感动的浪潮中,他在床沿坐了下来,怔怔地看看孩子,又怔怔地看看卿鸿。

    “你怎么哭了?”卿鸿问。她的脸依旧苍白,却染着美丽的喜悦,小手轻轻抚拭容韬的脸,眸光温柔似水。

    “是吗?”难怪脸颊热热的。他低哑地说:“我刚才很害怕,现在太感动。”

    “傻瓜……”她笑着,眼眶也湿湿的。

    “我喜欢女娃儿,她长得跟你一般模样,将来会是个大美人。”容韬骄傲的说,一只手怀抱女儿,一只手揽紧娇妻,“等你身体养壮些,我想带着你和孩子回一趟阎王寨,让兄弟们见见你,可好?”

    “嗯。”卿鸿在他怀中点头,反手抱住了他,也抱住孩子,心底无限柔情。终于,说出那句话。“韬,我要告诉你一件事……我不生气、也不怪你了,很早很早就已原谅了你。”

    又一波的感动席卷而来,有妻如此,有女如此,他已无所求。

    “我也要告诉你一件事,”容韬侧头亲亲妻子的颊,柔声说:“我爱你,很爱很爱。”

    愿天下有情之人终成眷属,相知相守。

百度搜索 同命鸟 爱搜书 同命鸟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同命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雷恩娜(雷恩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雷恩娜(雷恩那)并收藏同命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