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一夜情夫 爱搜书 一夜情夫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从龚真希转身走出他的生命,已经过了近半年。

    这半年来,卫仲恩让自己变得麻木,但是今天他的冷漠却被李可人的一番话给彻底打碎。

    他一脸焦虑的在办公室里走来走去,想要理出一个头绪,但脑海中却只回荡着李可人的话——

    她怀孕了!真希怀孕了!

    卫仲恩猛然停止脚步。这些日子她仍折磨他,但是他以为折磨他的只是她的欺骗,其实还有更深的思念。

    她要生他的孩子,而他现在却在这里被她排拒在外,这跟以往有何两样?从以前到现在,她从来不将他安排在她的人生之中。

    这该死的女人!他飞快的拿起外套,决定去找她。

    「仲恩!」才拉开门,外头的卫国玺微楞了一下,「你急着要去哪里?」

    「嘉义!」

    卫国玺皱起眉头,叮咛他,「明天可是你的大日子,你要准时回来!」

    约五个月前,他的心脏病发,从鬼门关走了一趟回来之后,他决定将卫氏集团交到外孙的手里,而明天正是交接的日子。

    「我无法给您承诺。」若那该死的女人不愿意回来,他只好留在那里陪她,毕竟她怀孕了,而他并不打算使用暴力让她屈服。

    卫国玺对他一挑眉,「看来有很重要的事。」

    「有个女人怀了我的孩子!」在不悦的语气后头,其实有着复杂的喜悦之情。

    他眼睛一亮,「是那位你因为她而拒绝刘娜的小姐吗?」

    「对!」卫仲恩不否认。

    「好吧!但若是可能的话,你明天还是回来一趟,有媒体在,丢不起脸。」

    「我知道!」丢下一句话后,他绕过外公就离开。

    卫国玺深深的看着孙子的背影。这些日子以来,他不是没有看出他的失常,他睡不好、吃不下,甚至脾气暴躁,因为他思念着他口口声声说恨她的女人。

    「外公,站太久对你不好,我扶你坐下!」李可人从一旁冒了出来,还亲热的拉着他的手。

    「仲恩喜欢的那丫头,真有妳说的那么好?」他问。

    「比我说的好一百倍!」李可人神情生动的说道:「我替你泡了杯热茶,我们回办公室坐着慢慢喝、慢慢聊,好不好?」

    「好!」卫国玺看着她点了点头。

    「喂,让开点!」她扶着他一转身,看着站在面前傻笑的卫以和,不由得啐了一口。

    卫以和立刻乖乖让开,忠心的跟在她身后。

    虽然他因为前未婚妻的欺骗而受到打击,但并没有伤心太久,因为李可人很快的让他忘记了痛苦。

    一个阳光般的女人,不在乎没有众人追随的目光,可以跟他一起到乡下种葡萄过平凡日子的女人。

    而且她的存在,竟然搞定了众人一向望之却步的外公。

    卫国玺带笑的目光瞄了两个年轻人一眼。有生以来第一次,他庆幸自己还能活着看孙子开心的找到另一半过幸福的日子。

    ※※※※※

    在卫仲恩抵达安养院时,下着毛毛雨。

    车一停好,他冒着雨冲进院内,几个在厅里下棋的老人,同时将目光移到他身上。

    他对众人点了点头。

    「我认得你,」刘奶奶说道:「好久以前来过。」其实不过就是几个月前。

    「这个不孝子打算要将他没用的父母给丢来这里了!」林爷爷探头探脑,似乎想要看到有人从卫仲恩的身后突然冒出来。

    「我要找真希!」他刻意不理会他们的话,迳自说道。

    「真希?!」刘奶奶指着回廊的方向,「在洗衣服。」

    不再停留,他直接走向她所指的位置。一想到他马上就能够见到她,心跳不由自主的加速。

    洗衣间里有洗衣机转动的声响,隔着纱门,他停下脚步,静静看着她的背影。

    又下雨了!龚真希微微失神的看着窗外。

    眼眶有泪,她实在厌恶这么多愁善感的自己。她深吸口气,逼回眼中的泪,用力的抹了把脸,露出一个笑容。

    这些日子以来,她是人前欢笑,人后流泪,她努力的将生活恢复原状,但是心头缺的那一块,她知道这一辈子再也无法完整了。

    转过身,看到门后的人影时,她顿时一僵,张开双唇,却发不出声音,只听到如雷的心跳声。

    门被拉开,他长脚一伸,走了进来。

    她无法动弹,目光紧紧追随他的动作。

    卫仲恩站在她面前,看着脸色苍白的她明显瘦了一大圈。天!她比他想像的还要纤弱。

    「妳……」他的目光停留在她平坦的腹部,「没有怀孕?!」

    「怀孕?!」龚真希微楞,然后摇头,「没有。」

    离开他时,她曾希望她能怀孕,拥有他的孩子,但是没有,她还因此哭了好几天。

    她的话教他吃了一惊。

    李可人骗他!卫仲恩的脸色一沉。这该死的女人!

    「可人告诉我,妳怀孕了。」

    她因为他的神情而心直往下沉。她到底还在指望什么?

    「可人可能只是想要……」龚真希想要挤出微笑,「你以为我怀孕了,所以赶来,不好意思,让你白跑一趟。」

    卫仲恩只是静静的看着她,不发一语。

    在他的注视下,她不自在的动了一下,「对不起!」

    「我说过,」终于,他轻叹一声,「我要的从来不是这三个字。」

    她咬着颤抖的唇,「我知道。对不……」闭上嘴,对自己老是惹他生气轻敲了下额头。

    他伸出手,拉住她,她错愕的看着他。

    这几个月来,他过着没有她的日子,说服自己恨她,但最后证明了他所做的一切只是自欺欺人。

    没有她的生命,根本不具意义。

    他的目光有着她所熟悉的光亮,但是龚真希怀疑一切只是错觉,因为自己心中的希冀而产生的错觉。

    「别怪可人!」她低语,「她只是想帮忙。」

    「就算怪她,我也无法对她怎么样。」他对她微微一笑,「因为她还真的如她所言,钓上了一个她爱而且人家更爱她的金龟婿!」

    「真的?!」她惊讶。

    「是,而且那个人妳也认识。」

    「谁?」

    「以和!」

    这个答案令她吓了一跳。

    「以和跟龚君瑜已经解除婚约!以和以不对她们提起告诉为要胁,命令她们这辈子不准再出现在我们面前。」对于那对母女,他并没有多大的同情心。

    虽然替妹妹觉得可惜,但这是她应得的教训。

    「以和是个不错的人,可人能跟他在一起,」龚真希的脸上闪着真诚的祝福,「一定会很幸福。」

    「她是会很幸福!」卫仲恩认同。「那妳呢?妳幸福吗?」

    他的问题使她怔住。

    「会吧。」这话连她听来都觉得不肯定,「我想我会吧。」

    他皱眉看着一脸茫然的她,伸手抚过她明显瘦了一圈的脸庞。

    「我不会对可人怎么样,我反而还要谢谢她。」

    「谢她?!」龚真希像是作梦似的盯着他,他的触摸引起她的轻颤。

    「她给了我一个理由来这里!」他很老实的回答。「不然,我可能还不知道要想多久才会想通。」

    「可是一开始的时候我骗了你——」

    他的手指轻点了下她的唇,打断她的话。「那都过去了!命运给了我们一个开始,只不过动机不太好,但是对我们而言那不重要,重要的是,因此我们遇上了彼此!」

    她听错了吗?

    「你愿意原谅我?!」

    「嗯。」卫仲恩点头,眸子变得柔和,「不过妳得要用一辈子的时间向我表达感激之意。为了让妳没有机会再不告而别,我们结婚吧?」

    「你向我求婚?!」梦想成真了!

    「我们结婚吧!」他语气肯定的重复了一次,「龚真希,搞清楚,这是命令,不是询问!」

    泪水涌上她的眼眶,但这次不是因为悲伤,而是开心的泪水。

    她热切的点头,「好!」

    卫仲恩高兴的抱住了她,低头用力吻她,直到两人都缺氧,不得不分开。

    「我想——这是属于妳的!」满足他的想望后,他从口袋里拿出一条她所熟悉的红宝石项链。

    龚真希的眼睛一亮,认出了是自己母亲的项链,她还以为已经遗失了。

    「怎么会在你手里?」她惊喜的问。

    「这条项链救了妳一命!」要不是因为发现这条项链,他可能到今天都还不会发现尼尔的阴谋。

    想起尼尔,卫仲恩庆幸事情最终平和的落幕。他最后决定对外公隐瞒一切,然后将这件事交给弟弟处理,毕竟比起其他人,他在乎的是如何将对弟弟的伤害降到最低。

    原本以为以和一直是个需要他照会的弟弟,却没想到这件事他很明快的做出决定。

    母亲与尼尔顺利离婚,也是由以和处理,他最后甚至以生命要胁自己的父亲,若是再试图想要伤害他这个做哥哥的,他将失去的不单是苏拉这个女儿,还有他这个儿子。

    尼尔虽然不悦,但是弟弟都以死做要威胁,他就算百般不愿也只好让步。

    而离婚后的母亲,竟然因为这个教训脾气改变许多,她不再是那个众人印象中颐指气使的大小姐。前一阵子竟然还去做义工,跌破众人的眼镜。

    卫仲恩替龚真希将项链挂到她脖子上,还不忘在她后颈上落下一吻。

    她转头看他,迎着他深情款款的目光。

    「我爱你,卫仲恩!」她吻了下他的耳朵,也许下一辈子的承诺。

    他的嘴角因为她的话而微扬,热切的贴上她的唇,再也不愿意放开她。

    这次她终于可以坦诚的放下一切,真诚的爱他——

    【全书完】

百度搜索 一夜情夫 爱搜书 一夜情夫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一夜情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子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子纹并收藏一夜情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