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圣手的前妻 爱搜书 圣手的前妻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走进警局内,卫晟向迎向他的局长轻点了个头后,便与涂圣两人跟着局长往二楼走去,来到局里的特别讯问室门外。

    “她就在里面。”局长说。

    “她的家人呢?”

    “已经打电话给他们了,不久后就会到了。

    “那就照之前说的方式进行吧,麻烦你了,局长。”

    局长点头,然后转身离去。

    卫晟手握上门把。“我们进去吧。”

    涂圣不发一语的点点头,然后跟在他身后走进讯问室。

    讯问室里有两个人,一个是女警,一个则是被铐上手铐的赵心玲,而她,赫然就是那天白凌和温力雅在喝下午茶时,突然冒出来与她们打招呼的那名女子。

    她一看见涂圣,顿时震惊得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涂圣?!为什么你会在这里?难道说这一切全都是你主使的,污蔑我杀人未遂,还指控我预谋杀人?你这个人怎么会这么阴险,别以为你有钱有势就可以为所欲为!我要告你污蔑,告你们警察滥用公权力,沦为私人使用的工具,你们等着瞧,我会让所有媒体都知道这件事,让你们身败名裂、被全民唾骂!”她歇斯底里的叫骂着。

    “就是这个疯女人没错吧?”卫晟掏了掏耳朵,问涂圣。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涂圣看着她,冷声问道。

    “你在说什么,我根本就不知道。”

    “你刚才才说要告我们污蔑,怎么现在突然又不知道了?”卫晟凉凉地嘲讽她。

    赵心玲顿时怒视他一眼。

    “警方已经查出来,那辆企图冲撞我老婆的车子是你们赵家的。”涂圣紧盯着她,眼神像恨不得将她大卸八块。

    “赵家的车子?”赵心玲冷哼一声,“只凭这一点,你们就可以胡乱抓人吗?我们家的车子又怎么样?我们偶尔也会借人开呀,即使不借人,我们家的人全部会开车,你们凭什么认为那时候开车的人就是我?”

    “所以你的意思是,开车的人也有可能是你父母亲?”卫晟挑眉问。

    “没错!”她抬起下巴。

    “还真是个孝顺的女儿呀。”卫晟摇头,然后转头对涂圣说:“我看这个女人不是脑袋有问题,而是人格有问题,心理有问题。”

    “你说什么?”赵心玲尖声叫嚣。

    她激动的反应让卫晟怀疑的眯起了双眼。

    他记得档案里写着,当年那个妹妹自杀的时候,这个姊姊人就在现场,亲眼目睹她妹妹纵身往跳下的画面。当初警方之所以没有怀疑她,是因为有太多人可以证实她们姊妹的感情有多好,以及事后她几度因为伤心过度而昏厥,引人同情。

    可是一个为了想脱罪,不惜将父母拖下水的女人,真会如此友爱她的妹妹吗?尤其那个妹妹从小到大都受到父母的独宠。

    可疑,真是太可疑了,当初办案的员警难道没想到这一点吗?

    “当年是你把你妹从医院楼顶上推下来的,是吗?”他看着她,沉声说出大胆的假设。

    赵心玲的动作瞬间静止了,一反之前歇斯底里的激动态度,冷静的坐回椅子上,抬头看他,再冷冷的开口道:“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就这一瞬间,卫晟几乎已经可以肯定她就是凶手了。

    涂圣以一脸惊愕的表情看着他,他给了好友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专心面对眼前这个冷血女魔头。

    “你真的听不懂吗?”他面无表情的看着她,“你应该从小就很嫉妒她受到父母的独宠吧?”

    “不会,我以她为荣。”

    “乍听她得了脑癌,你—定很高兴吧?”

    “不,我很担心也很难过。”

    “要你每天到医院照顾她,你其实很厌恶吧?”

    “不,一点也不会。”

    “当然不会,因为这样做可以让你得到众人的称赞,得到妹妹的感激,得到父母的认同,以及……每天都可以看见你喜欢的涂医生。”

    没想到他会这样说,赵心玲忍不住迅速的偷看了涂圣一眼。

    “我想你可能搞错了,喜欢涂医生的人是我妹妹,她就是为此跳楼自杀的。”她冷静的反驳。

    “是吗?我以为你也喜欢涂医生。当初你妹想放弃,你不准,因为只要她放弃的话,你就少了可以接近涂医生的正当理由。你妹发现了这一点,不想继续当你的傀儡,而你一气之下就把她给推下楼了。”卫晟的语调平平淡淡的,却有一种说不出的迷幻感觉,让人有身历其境的错觉。

    “你胡说!”赵心玲原本冷静的语气起了些许波涛。

    “为什么所有好处部落在她身上,音乐的才能、父母的宠爱,甚至连生了病还能遇到帅哥医生无微不至的照顾。而你什么都不奢望,只是想要拥有一点能和医生相处的时间,她竟然不愿成全你。你照顾她、忍耐她、为她做尽一切,为什么她就不能够体谅、帮忙你一下——”

    “体谅?帮忙?”她突然冷笑的哼声。

    “当然,也可用同情——”

    “同情?”她尖声叫道,冷静的面具已从脸上剥落。

    “她嘲笑我!她竟然敢嘲笑我,叫我去照镜子看看自己的长相!”她失控的大声说,语气中充满了愤怒的情绪。

    “我无微不至的照顾她,为她的初恋鞠躬尽瘁,好人坏人都做尽了,而她不仅不感谢我的辛劳,竟然还敢嘲笑我!”她恨声道,“我不能原谅她,除非她跟我道歉,可是她接下来又说了什么你知道吗?她说我连替涂医生那漂亮的老婆提鞋都不配,然后就哈哈哈的笑了起来。我不能原谅她!”

    “所以你就动手把她从楼上推下去?”

    “对,谁叫她竟然敢瞧不起我,还嘲笑我的长相!”说到这儿,她的嘴角突然扬起一抹得意的笑,“不过现在的我变得不一样了,我割了双眼皮,垫高了鼻子,还做了削骨手术,全身上下多余的脂肪也都不见了,现在所有人都称赞我,说我变得好漂亮,我再也不需要活在任何人的阴影下了,包括赵心婷,包括白凌!”

    “既然如此,为什么你还要开车去撞白凌?”

    “因为她该死。”

    “她哪里得罪你了?”涂圣再也听不下去的怒声质问。

    “她凭什么能够一而再、再而三的得到别人努力祈求了一辈子都得不到的幸福?和涂医生结婚两次,拥有一个漂亮的孩子,看起来好像永远不会变老,而且还能拥有涂医生全心全意的付出和宠爱,她凭什么?”

    “他们旁若无人的在街上亲吻、手牵着手从宾馆走出来、在餐厅里幸福满溢的接受所有人的祝福,还有一家三口和乐融融的幸福画画……这一切的一切每天都出现在我梦里,只不过有时候站在涂医生身边,接受他的亲吻,与他牵手的女人会换成是我。”

    她说着便露出了幸福的神情,涂圣看了却有股作恶的冲动。

    “其实我也可以很幸福的,如果我能取代她的地位,如果,她跟赵心婷一样,永远的从这个世界上消失的话……”

    卫晟诱导的问:“所以你承认那天开车要撞她的人是你喽?”

    “对。”

    “好,这样就可以了。”他说完,倏然用力的拍了下手。“啪!”

    就像被突如其来的响雷吓了一跳,赵心玲猛然一震,然后慢慢地睁大双眼,接着血色迅速的从她脸上褪去,让她的脸在瞬间变成一片惨白。

    “你对我做了什么?”她难以置信的朝他厉声质问。自己刚才到底是怎么了?竟然像被催眠又像是走入幻境一样,完全不由自主的说了一堆不该说的话。

    “我对你做了什么?”卫晟以一脸无辜的表情说:“我只是拍手告诉在隔壁观看的人可以过来而已,我做了什么?”

    “隔壁?”

    说时迟,那时快,讯问室紧闭的门突然被人打开,局长带着因大受打击而面无血色、脚步蹒跚的赵氏夫妻走了进来。

    赵心玲摇晃了一下,震惊而难以置信的瞠大双眼。

    “爸、妈?”

    赵母头一抬,大步冲向自己的女儿,然后举起手用力的朝她打了一巴掌。

    “你怎么可以这样做?”她紧紧地捉着她,用力的摇着她、捶打苦她,伤心欲绝的哭泣,“心婷是你妹妹,她是你妹妹呀!你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呜……”

    涂圣从没想过结果会变成这样,他只是想给赵心玲一个教训,让她从此远离他们夫妻而已。

    看着也算是认识的两位老人家,老泪纵横的模样,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歉然的对仍站在门边的赵父低声说了一句,“我很抱歉。”然后便默默的离开现场。

    ***凤鸣轩独家制作***.fmx.cn***

    “真没想到会有这样的内情。”听老公说完所有的经过后,白凌叹息的说,感觉有点哀伤。

    “我也没想过。”涂圣摇头叹息。

    “我觉得她父母好可怜。”

    涂圣点头。

    “老公,如果我们撤销对她的告诉的话,那……”

    “即使如此她也难逃法律的制裁,毕竟她确实杀了一个人,而且那个人还是她的亲妹妹。”他打断她的话。

    “那,我们可以帮得上他们什么忙吗?”她眉头紧蹙,一脸烦恼的思索着。

    看她这么烦恼,涂圣突然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老婆,你是不是忘了她曾经想杀害你的事呀?”将她拉进怀里,他低下头来抵着她的额头,无奈的凝望着她。竟然还在烦恼要怎么救对方?真是个善良的小傻瓜!

    “我没有忘呀,但是我现在活得好好的,不是吗?”

    “你的脚受伤了。”

    “医生说这点伤一个月就可以好了。”

    “我是医生,我当然知道。”他伸手轻敲了她的脑袋瓜一下,然后眼神一变,语气突然变得严肃而冷冽,“问题不在伤势什么时候会好,而是她真想置你于死地,光这一点就无法让我原谅她。”

    “老公……”

    “我们不要再谈这个话题了。”他摇头,结束这个令他愈谈愈想冒火的话题。

    “好吧。”看他似乎有点不悦,白凌只好妥协。

    客厅里陷入短暂的沉静中,她靠在老公怀中,安静的陪他看新闻。

    新闻报导提到油价又要涨了,面粉也要涨,什么都涨,就是薪水不涨,小市民苦不堪言的现象。

    她想起了小羽和湛娜曾经跟她说过,之前她为了养活自己和女儿,每天都过着拚命工作和缩衣节食、锱铢必较的生活。

    她想,如果自己没丧失记忆的话,现在可能还在过那种生活,而且一定也会为物价上涨而苦恼不已吧?

    想到这一点,她就忍不住觉得,也许自己应该要戚谢当初害她丧失记忆的那个人才对,嘻~

    “你在笑什么?”听见她的笑声,涂圣好奇的低头询问。

    “没什么,我只是觉得我应该要好好感谢当初害我丧失记忆的人才对。”她笑道。

    他听了顿时奇怪的皱起眉头。“你今天晚上是怎么了,怎么老是说些奇怪的话?”

    “有吗?”

    “刚才是拚命想帮威胁过你生命的人,现在又说要感谢害你失去记忆的人,这还不够奇怪吗?”

    白凌一呆,忍不住轻笑出声。

    “的确很怪。”她笑着点头。

    “你刚才到底在笑什么?”他好奇的问。

    “没什么,我只是在想,如果我没有丧失记忆的话,现在肯定会为了物价上涨而苦恼不已,想到这一点我就觉得应该要感谢那个人,否则现在的我不会过得这么幸幅又无后顾之忧。”

    “你说错了吧,让你过得这么幸福又无后顾之忧的人可是你老公我,所以你该感谢的人应该是我,关那个害你失去记忆的混蛋家伙什么事?”涂圣不爽的反驳。提到那个家伙,他就有一肚子散不去的火气想扁人。

    “我的意思是,如果我没丧失记忆的话,说不定到现在还ㄍㄧㄥ在那里不愿意和你和好。”白凌抬起头来吻了他的下巴一下,眼泛情意的凝视着他。

    啊,原来她指的是这件事呀!

    好吧,他承认那个混蛋是有点阴错阳差的帮了一点点忙啦,但是功过仍无法相抵,那家伙还是个该死的混蛋!而且一点也不值得他老婆分心一秒钟的时间去想那个混蛋!

    “老婆,你吻错位置了。”他对她说,然后低下头就给她一记结实的热吻,吻得她气喘吁吁,完全忘了今夕是何夕,更别提想起那个该死的家伙,只不过他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就是了,因为这一吻让他好想要她,可是老婆的生理期还没过呀!

    他呀,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放开老婆的唇瓣,他瘫在沙发上发出一声类似无奈与受挫的呻吟,令明白他在无力些什么的白凌倏然笑了起来。

    “残忍、无情的女人。”涂圣瞄了她一眼,低声咕哝。

    她闻言,笑得更开心了。

    完全拿她没办法,只好再把她捉来狂吻一顿,继续惩罚她兼折磨自己。反正痛都痛了,他不介意多吻她几分钟或是几小时,总要拿点安慰回来嘛。

    两人再度气喘吁吁的分开,白凌稍稍平复自己紊乱的气息后,娇嗔的说:“何必自讨苦吃?”

    “谁叫你这么秀色可餐。”他以手指轻刮着她的脸庞,双眼中尽是温柔情意。

    她抬起头来迅速的又吻了他一下,这才将头枕回他怀中,静静地听着他的心跳。

    安静了一会儿,她突然开口叫道:“老公。”

    “嗯?”他应声。

    “有一个问题一直困扰着我,我不知道该不该问。”她犹豫的说。

    “什么问题?”

    “你爸妈也都过世了吗?”她从他胸前挺起身来,抬头看着他。

    涂圣倏然一呆,然后慢慢地露出一脸怪异的表情。

    “没有。”他说。

    这下子换白凌呆住了,她急忙道歉,“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我——”

    真是的,她在慌什么呀,她现在面对的,又不是别人,他一定知道自己不是有意要诅咒或冒把爸妈的,自己根本就用不着这么紧张,而且现在还有一个更需要她关切的问题。

    “老公,如果爸妈他们都还健在的话,为什么这半年来我从没听你提过他们,也不见他们和我们联络,这是怎么一回事?”她疑惑的问。

    他沉默不语。

    “老公?”

    “我们脱离父子、母子关系了。”

    “什么?!”她倏然间顿住,作梦都没想到会听见这么一个答案,“为什么?发生了什么事?”她皱紧眉头的脸上满是烦恼、关心与担心。

    涂圣有点不想说,但是却又舍不得老婆为此事担心,他无奈的叹了口气,轻描淡写的说:“其实也没什么。事实上我最近正打算和他们联络,请他们原谅我。”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白凌一脸认真的追问。她必须要先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才能够帮他。

    “老婆,这件事我会处理。”

    “你不要每次都跟我说这句话,我们是夫妻,夫妻就是要共患难,有问题时一起想办法解决,不是吗?告诉我,让我帮忙好吗?”

    她握着他的手,坚定而温柔的凝视着他,让他突然有种如果天塌下来,她不会等着自己去保护她,反而会反过来保护自己的感觉。这个女人,叫他怎能不爱她?

    “老婆,我爱你。”涂圣深情的对她说。

    “我也爱你,老公。”她吻他一记,同时给了他一个微笑,“不过你还是得回答我刚才问你的问题。”

    看样子她是吃了秤坨铁了心,非得知道那个令他和父母断绝关系的原由就对了。

    他叹口气,又挣扎了一会儿,才认命的开口说:“因为他们无法原谅我和你离婚。”

    “啊?”白凌傻傻的看着他,一时之间还搞不懂他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你有一对疼爱媳妇比疼爱自己亲生儿子还要多的公公、婆婆。”他亲吻她的鼻尖,接着调侃自己,“可怜我爸不疼、妈不爱。”

    白凌呆若木鸡的看着他,然后眨了眨眼,脑袋终于逐渐将这两句话兜在一起:

    所以,他会和父母断绝关系,是因为他和她离婚,而他那对疼爱媳妇比疼爱亲生儿子还多的爸妈不肯原谅他,这让他很吃味,所以才会断绝关系?

    这个原因实在……实在是太好笑了啦!

    “哈哈……”

    一阵银铃般的笑声突然从白凌口中逸出,她完全无法自己,笑不可抑。

    涂圣的脸上慢慢地浮现出一抹可疑的红。

    他看着她,瞪着她,张开嘴吐出的却是透露着些许无奈的轻叹。

    这个正在嘲笑他的女人呀,怎能让他如此爱她,爱得义无反顾,爱得无怨无悔呢?

    爱上她,他只能说——

    他认栽了。

    【全书完】

    *想知道温力雅与齐拓是如何破镜重圆的吗?请看花园系列917二次姻缘之一《总裁的前妻》

百度搜索 圣手的前妻 爱搜书 圣手的前妻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圣手的前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金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萱并收藏圣手的前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