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无缘夫很缠人 爱搜书 无缘夫很缠人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安琪的话有如一道闪电,狠狠地劈入纪书庭脑中,握着方向盘的手轻轻一震。

    “他们都不知道,可以跟心爱的人随时见面,是多么大的幸福。如果我可以每天看到他,我绝对不会和他乱吵架……”

    是啊!思念有多苦涩,纪书庭是知道的。这些年她以为自己早就忘了齐御麟,其实她只是以恨他来伪装对他的思念,她疯狂地想着他,想着两人在一起的点点滴滴、两人说过的傻傻情话,两人手牵手在河堤散步时,那快乐的笑声……

    她就像安琪所说的,一点都不知道惜福,明明心爱的男人就在眼前,为何她就是胆怯地缩在过往的记忆中,不敢跨出那一步,不敢握住他的手?

    明天他就要上飞机了,错过这一次,也许以后他们真的没有机会见面了。

    永不相见!真的是她想要的吗?

    不!不!

    她又想起上次姐妹聚会时,孟采瑜苦劝她的话……

    “……回想过去因为爱情所吃的苦、流的泪,我奋。说,滋味的确苦,但很值得。只因我深爱他,我渴望能和他手牵手一直到老……”

    是啊!谁的爱情不曾经历过酸甜苦辣?有谁不曾为爱流过泪?她不该再把自己锁在过去之中,不敢拥抱美好的未来。

    她很清楚自己想要的……她爱齐御麟,很爱很爱!她要和他手牵手到老,不管到几岁,只要两人还走得动,他们都要相互扶持到河堤边散步,一边吹着微风,一边欣赏夕阳。

    她好笨,差点就错过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下一秒,她迅速打方向灯让汽车在路边暂停,匆促地跟安琪说:“安琪,我不去台中了,你先进办公室,帮我回复你可以决定的电邮,并取消我今日所有的行程。我有很重要、很重要的事要立刻去办!”

    “什么?”

    安琪一脸错愕,但纪书庭已拿起包包飞快下车,并拦了一辆计程车,上车后对司机道:“麻烦你,我要到XX路的法兰西斯饭店。”

    喔,她整个人瞬间觉得好快乐,十年来没有这么轻松愉悦过,心底的热流宛如喷泉般冒出,她终于懂了,她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

    她赶紧打齐御麟的手机,奇怪,已经关机了?现在应该是他的上班时间啊,他为何关机?

    不行,她要立刻找到他,她不想再等了。毕竟两人已经整整分离十年,她不要再浪费更多的时间。

    她立刻改拨到法兰西斯饭店,请人把电话转进总裁办公室。

    电话接通后,传来一个甜美的声音:“您好,这里是总裁办公室,很高兴为您服务。”

    纪书庭急忙说道:“你好,我是齐总裁的朋友,可以请他接电话吗?”

    “齐总裁?”对方一愣。“我们总裁已经去机场了。”

    什么?机场?纪书庭呆住了,慌张地问着:“他要离开台湾了吗?他不是明天才要上飞机?快告诉我,他搭什么时候的班机,要去哪里?”

    对方很迟疑。“请问你是……”

    “我姓纪,纪书庭。”

    “啊,原来是纪小姐!”对方显然是听过她的名字。“纪小姐,齐总裁留了一封信要给你,我方才已经请快递送到你的办公室了。因为总公司的催促,齐总裁要提早一天回德国,他的班机是上午十一点起飞。”

    “好,我知道了,谢谢你。”

    挂断手机后,纪书庭紧张地看着手表,现在已经快卜点了,就算马上追到机场,加上塞车的话至少要一个小时,到那时他一定早就通关,准备要上飞机了。

    她来得及吗?

    不!她不管!她要追过去,只要还有一点点机会,她都要留不他,不要让两颗心再孤伶伶地独自漂泊。

    “司机先生,拜托你,请改到桃园机场,我很赶时间,请你开快一点!”

    “赶时间啊?好,没问题!我开车又快又安全,小姐你先系上安全带,坐稳了!”

    运将大哥没有吹牛,果然开车技术了得,又快又稳,可以媲美国际级F1赛车手了;但,路上还是遇到塞车,被困在车阵中,急得纪书庭不停看手表,祈祷着:老天爷,拜托!拜托!一定要让我赶得上,拜托!

    好不容易,车子终于抵达桃园国际机场,纪书庭连声道谢,付了车资后下车。

    她快如旋风地冲进航站,跑得好快好快。他现在在哪里?已经上飞机了吗?他到底搭哪家航空公司的班机?

    抬头看着登机时刻表,果然看到十一点有班飞机正是飞往德国,目的地是德国的法兰克福机场。

    她转身冲到通关处,一方面不断拨打齐御麟的手机。还是关机中,他为何要关机?他已经上飞机吗?不……

    纪书庭跑得上气不接下气,全身冒汗,她这辈子还没有跑得这么快过!怎么办眼前这么多人,她根本无从找起,越找越心慌,来来去去好多人的脸,却都不是她最渴望看到的一张脸!

    他到底在哪里?听着耳边不断传来催促登机的广播声,每听一遍,纪书庭的心就更慌,胃部也跟着翻腾;不,她不要他这样走!她要用力拥抱他,大声告诉他……她爱他!

    这十年来他们吃的苦已经够多了,他们不要再隔着干山万水,他们再也不要分离。

    拜托老天爷可怜她一次,帮她一次吧!

    她在一群准备登机的人潮后急得团团转,为什么电影或戏剧中,那些男女主角追到机场时总是可以轻易找到心爱的人,那,她最心爱的男人呢?到底在哪里?在哪里?

    眼看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她受不了了,不顾形象地呼唤着:“御麟?御麟?你在哪里?拜托你回答我,御麟!”

    好多人回头好奇地看着她,议论纷纷,连地勤人员也上前关心。“小姐,你要找人吗?我们可以帮你广播,不过,为了安全顾虑,你不能穿越这条线,请你退后。”

    纪书庭拼命伸长脖子,想看清楚准备通关的人群中是不是有齐御瞵?一名男性地动人员拉住她,她的手臂一阵吃痛,她终于停下脚步。

    “拜托你让我过去一点,我只想看清楚有没有我要找的人,我不会硬闯进去的。”

    “小姐,请退后!”

    拉扯中,纪书庭听到一道最熟悉的嗓音。

    “庭庭?”

    她泪盈于睫地回头,只见齐御麟一脸错愕地看着她。

    “你怎么会在这里?”

    就像迷路的幼童终于找到亲人般,纪书庭泪汪汪地迅速扑入他的怀中,力道之猛把他震得往后倒退一步。

    她将他抱得好紧,泪水夺眶而出。

    可以紧紧拥抱心爱的人,真好!真好!她怎么可以残忍地伤害他,一错再错!

    “我以为你已经上飞机,再也不回来了。”

    “傻庭庭,别哭……”她每一嫡泪都刺痛他的心,事实上,他的确准备要通关了;因为他不习惯太早登机,都是等到最后才入关,没想到却看到了朝思暮想的人。

    纪书庭抬起小脸,汨眼模糊地望着他。“不要走!我知道我很笨、很固执,也很倔强,要绕好大好大的一圈,要浪费好多的时间,才肯认清事实。我爱你,我真的不想失去你,你不可以不要我。”

    “傻瓜……”他紧紧揽住她微颤的肩头,大掌传递着最浓的真情。“你知道我从来没有不要你,这十年来我一直在等你,就算你要我继续等下去,我也会等。”

    “我们再也不要分开了。”她哽咽却坚定地道:“对不起,是我不够勇敢,我不该怀疑你的爱。事实上,你从来没有伤害过我,从以前到现在,你都是想尽办法在保护我,真正伤害这段感情的人,是我。”

    “傻丫头,别说对不起。”他露出深情的笑容,好满足、好满足地拥抱她。

    这是上天垂怜吗?原本以为自己只能带着破碎的心,孤伶伶地浪迹天涯,没想到他的一片痴心终于感动上苍了,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可以这么幸运,再度拥有朝思暮想的她。

    他会紧紧抓住这份幸运,用自己的性命好好保护她,再也没有任何事可以将他们两人分开。

    两人深深拥抱着彼此,丝毫不理会旁人艳羡且好奇的目光。终于,纪书庭红着脸轻轻推开他,问着:“你还要去德国吗?”

    齐御麟拿出机票,露出洒脱不羁的笑容,一把将票撕成两半。“不去了!我们已经分离太久了,以后,我只会待在有你的地方。”

    工作的事,他会设法取得总公司的谅解,他可以担任亚洲区的执行总裁,但他不能常离开台北,就算要出差,天数也不可以太长;只因,他的心在这里,他永恒的家,也在这里!

    纪书庭满足地栖息在他怀里。“你知道吗,我现在好想去一个地方。”

    “我知道是哪里。”齐御麟也笑了,笑得意气风发,宛如拥有全世界,在她耳畔轻轻地讲出两人心底共同的话。“台东!走,我们现在就去。”

    “现在?”纪书庭笑得好甜,像是一朵盛开的花。

    “对,现在!我想带着你再度回到当年我们私奔的地方,好好地看着那片美丽纯朴的土地。那里有我们最青涩的回忆,虽然回忆不全是美好的,但那代表我们的成长,我们爱情的一部分。我要牵着你的手再度漫步在河堤边,享受被温暖阳光包围的感觉。”

    他还要在河堤上,再度向她求婚!

    “好,我们现在就走!”纪书庭的小脸满是欢喜,心底软绵绵,皮肤又热又烫。

    原来幸福真的好简单,不需要太复杂,只要可以待在他的身边,只要可以转头就看到他,她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

    牵着她娇嫩的小手,齐御麟的眼底闪过一丝邪恶。“老婆,在正式出发之前,给你老公一个吻吧!”

    纪书庭还来不及反应,他已经一把抱住她,在熙来攘往的人潮中,交换一个最浓、最真情的热吻!

    啊,爱是氧气、是阳光、也是永恒,甜甜的热吻,代表两人永恒不渝的真爱!

    —全书完—

百度搜索 无缘夫很缠人 爱搜书 无缘夫很缠人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无缘夫很缠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唐浣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浣纱并收藏无缘夫很缠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