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不负责的男人之三少其实不花心 爱搜书 不负责的男人之三少其实不花心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进来!」靳偌文不顾身后女人的咒骂,一把就将她拉进VIP病房里。

    突然闯进来的他使得病房里一静。

    正在念报纸给李明洛听的徐志敏闭上了嘴,一旁恬静的削着苹果的韩洛梵也是一脸惊讶。

    骆弘芸不自在的站在病房正中央,她不知道靳偌文为什么硬要拉她来医院见他的母亲,他以为这能改变他欺骗她的事实吗?

    她的脸色在看到一旁的韩洛梵时,立刻一片惨白。

    虽然只有短暂的一瞥,但她也轻易的认出了她,靳偌文口口声声说没跟除了她以外的女人交往,但这个女人却坐在这里,显然跟靳家很熟稔,她转身就要冲出去。

    「事情还没说清楚前,妳不准走!」他立刻挡住她的去路。

    「这是怎么一回事?」李明洛原本半卧在病床上,此刻忍不住坐直身躯,双眼闪闪发亮的盯着两人看。

    「我要娶她!」推了骆弘芸一把,靳偌文宣布。

    徐志敏惊讶的倒吸一口气。

    李明洛的嘴角则是咧得开开的。

    韩洛梵则是震惊得手一滑,锐利的刀锋滑过她的食指,鲜红的血立刻冒了出来。

    「洛梵,怎么这么不小心?」徐志敏连忙从椅子上跳起来,抽了好几张面纸压在她的伤口上。

    「没事,只是小伤。」跟三少要结婚的消息比起来,她的伤根本不算什么,她欣喜的看着两人,「恭喜你们。」

    看着她,骆弘芸的眼眶一红,忍不住哭了出来。

    她一哭,病房里立刻戏剧化的一静。

    靳偌文对天一翻白眼,弯下腰,视线与她平视,「亲爱的,妳是因为感动而哭吗?」

    骆弘芸忍不住抬起手,甩了他一巴掌,轻脆的声响令众人心惊。

    抚着自己的脸颊,靳偌文有片刻的难以置信,她打他?!还是当着他家人的面?

    「你到底是不是人?」她忍不住指责,「难道没看到人家为你心碎的样子吗?」

    看着女孩的手直指着自己,韩洛梵一副丈二金钢摸不着头绪的样子。心碎?!她为什么要为三少心碎?

    靳偌文完全呆住了,「妳在说什么?」

    「她受伤了!」骆弘芸指控的嚷道。

    「那是她自己手拙,关我什么事啊?」靳偌文一脸莫名其妙。

    韩洛梵闻言,忍不住赏了他一个白眼。有没有必要这么绝情啊?好歹她也是他的二嫂耶。

    「她爱你,」骆弘芸哭得更用力,「要不然不会在听到你要结婚的时候不小心割伤了自己的手!」

    听了这番话,韩洛梵立刻被自己的口水呛到,忍不住猛咳,一口气怎么也顺不过来。

    徐志敏连忙拍着她的背,「妳还好吧?」

    韩洛梵只能摇着手,她现在还无法讲话。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李明洛彻底被搞糊涂了。

    看着病房里的四个女人,虽然知道时机不对,但是靳偌文还是克制不住的爆出笑声,而他疯狂的样子也令骆弘芸的眼泪掉得更凶。

    「你没救了!」她用力推开他,冲向大门,但在她还没碰到门把时,门已经先一步的打了开来。

    她不顾一切的冲出去,她是这么做了,不过才踏出门口,脚步又硬生生的停住,转过身,在看清方才与她错身而过的男人后,她的泪眼中闪过惊恐──

    与她错身的男人,注意力根本不在她的身上,一进门看到猛咳的女人,便冷着一张脸,取代了一旁另一个女人的位置,轻拍她的背。

    「他──」一时之间,骆弘芸忘了流泪,目光楞楞的追随着那个冷面男。

    「我二哥。」靳偌文的口气有着无奈。

    骆弘芸的心跳开始紊乱了起来,「他怎么跟你……」她的脑海中突然闪过孔博雅跟她说过靳家有三胞胎的事,所以他们长得相似不该令人意外,只是长得未免也太像了吧……她的声音渐弱,「我误会了吗?」

    靳偌文一把拉她回来,趁她惊愕的当下,把她搂进怀里,「妳说呢?」

    一种难以置信的念头冲进脑海中,她希望自己能够晕倒躲开这一切,偏偏她虽然头昏脑胀,但是一点都没有晕倒的迹象。

    「怎么回事?」等到韩洛梵好些之后,靳偌云才问。

    「三少要结婚了!」韩洛梵喘着气说:「我听了吓了一跳!」

    「他要结婚?」靳偌云的目光飘过弟弟,最后落在娃娃脸女人身上,「妳要嫁给他?」

    他锐利的眼神使骆弘芸心惊,下意识的摇头──

    「喂!」靳偌文不客气的唤了一声。

    「就算是误会了又怎么样?」她咕哝,「这又不能改变任何事。」

    「我警告妳,」他坚决的抬起她的下巴,要她直视着他,「妳打了我一巴掌,妳得负责。」

    「才一巴掌,大不了给你打回来!」她赌气的说。

    他情愿伤害自己也不可能伤害她!「我不会打妳,这事就打平了,隐瞒妳有关身份的事,我道歉!」也顾不得面子,他满是歉意的说:「至于女人,妳也看到了,那是我二哥的女人,不是我的,下次若在街上看到另一个我抱着我大嫂,不要怀疑,那是我大哥,不要扯到我身上。」

    「原来……」众人的疑惑在靳偌文的话语之中终于解开,徐志敏忍不住大笑,「没关系啦!这种认错人的事我以前也做过!」

    红着脸,骆弘芸不自在的低下头,真的觉得好丢脸,尤其是──一对上韩洛梵的笑脸,她更是无地自容。

    「没关系,误会说开了就好。」抬起头,韩洛梵甜蜜的看向靳偌文,「没想到三少要结婚了!」

    「嗯。」靳偌云没什么反应。

    靳偌文用力的搂着身旁的女人。

    就见她不自在的在他怀中欠动着,「就算是误会也无法改变我的想法,我不想当冲喜新娘!」

    「冲喜新娘?!」靳偌文皱起眉头,这又是什么东西?最后他的目光落到母亲身上,「我知道了!妳以为我是因为我妈咪的癌症,所以才会开口要跟妳结婚。」

    「难道不是吗?」她闷闷不乐的反问。

    李明洛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没想到三少那么孝顺,竟然为了她做出这么大的决定。

    「妈咪,收起妳感动的神情!」靳偌文不留情的走向母亲,一把将她拉起来。

    「三少,你做什么?」徐志敏吓了一跳,连忙上前要制止,「妈咪是病人,你怎么这么拉着她?」

    「病人?!相信我,我肯定她是我们之中最健康的一个。」他一手拉着母亲,一手拉着骆弘芸,让两人面对面──

    「这是我妈咪,如妳所看到的,她健康得不得了,所以我一点都不需要为了她身体的缘故去娶任何一个女人!妈咪,这是骆弘芸,虽然看起来年纪很小,不过我肯定她已经成年了,我想娶她,不过如妳所看到的,她不太聪明,所以日后请多担待。」

    一老一少的表情都显得有些呆滞。

    韩洛梵连忙推了推丈夫,要他开口说点什么,但靳偌云的反应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们一眼,注意力又回到她的手,「还在流血,我们去擦药。」

    「只是小伤!」韩洛梵死也不想离开病房,这是难得一见的好戏。「原来三少早就知道妈咪的病是装的!」

    靳偌云想要捂住老婆的嘴,但还是慢了一步,就见李明洛的脸色更难看。

    「对啊!」徐志敏又补了一句,「原来三少没那么白痴。」

    李明洛像是被雷劈到似的。听他们这么说,不就代表着他们早就知道她的病是装的了吗?她还自以为聪明的演了场好戏,原来没有骗到半个人,还沾沾自喜的以为自己演技高超,真是要捶心肝了!

    「你知道我的癌症是骗人的?」李明洛深受打击的问。

    靳偌文老实的点头,「一开始就知道!」

    「既然一开始就知道,那你为什么那么关心我?」

    「拜托!妳是我妈咪,」他伸手搂了下她的肩,「妳演得那么卖力,我当然得捧场一下,不然妳不是太可怜了吗?」

    「你这个坏孩子!」李明洛闻言忍不住骂道。

    「如果你一开始就知道妈咪是骗人的,为什么还要结婚?」靳偌云口气平淡的问。

    「就像你明知道妈咪是骗人的,还是决定要娶洛梵一样的道理。」

    简短的一句话,使靳偌云的嘴角扬起了一个弧度,他点了点头,视线落在一脸不安的娃娃脸女人身上,「欢迎妳加入靳家。」

    骆弘芸的眼底有着迟疑,这一切都来得太过突然,她还没有空去消化。

    「我没有打算那么早结婚。」

    她的话语引来了无数声失望的叹息。

    「没想到,三少也会踢到铁板。」徐志敏忍不住低喃。

    「这应该就是自以为多情的后果。」韩洛梵也补上一句。

    「我儿子要的女人竟然不要他?」李明洛一副世界末日的样子。

    这三个女人真是够了!靳偌文没好气的看着她们,「妳们放心好了!她一定会嫁给我!」

    骆弘芸不以为然的看着他,不知道他的信心究竟从何而来。

    「我死都不会嫁给你!」

    他用手指摩挲着她的脸,在她耳际低喃,「别说不吉利的话,我对娶个死人没什么兴趣。」

    他呼出来的气息几乎使她颤抖,她想反驳,但当看到他脸上显而易见的感情时,不禁沉默了。

    如果这一切真的都是误会,他若再卑微一点,她或许真的应该再给他一个机会。

    ***凤鸣轩独家制作***.fmx.cn***

    「世界真是非常奇妙,我们一个天南,一个地北,却可以在这里相遇。」

    骆弘芸分心的看了身旁的男人一眼,从进门到现在,他一张嘴都没有停过,真不知道他哪来那么多甜言蜜语好说。

    她的人生本来很平凡,却有个非常不平凡的人存在她的人生中。

    「我们能在一起是命运、天意!」他感性十足的拉着她的手,在她的手背上印下一吻。

    她被他夸张的话给逗笑了。

    「笑了?」他俏皮的拉她坐在自己的腿上,经过这一阵子的努力,他确定她正逐渐让步,「代表妳很开心吗?」

    「别闹了,」她轻推了他一下,「我还有东西要看!」

    失策的是,她进了靳扬之后,她比他更像拚命三郎!靳偌文撇了下嘴,「张经理给妳太多工作了吗?」

    因为她怕遭人非议,所以坚持不在他的直属部门工作,他也只好由着她,不过却一点都不乐见她总抱着一堆公事回家处理。

    「没有,」骆弘芸笑了笑,老实的回答,「是我有很多东西不懂,所以才想拿回家先研究一下。」

    「我可以教妳。」他的唇吻了下她。

    她忍不住轻敲他的头。

    「我是说真的!」他拥着她站起来,把她手中的东西拿到一旁,两人移到卧室。

    她对他皱了下鼻子,「我怀疑你要教我的是什么。」

    他得意的对她一笑,解开她的水蓝色衬衫,手指正向同色调的裙子进攻,激情的进犯使她全身轻颤。

    一时间,卧室里除了不规则的呼吸声和激情的动作外,只有热恋中男女的低声呢喃。

    事后,身旁的男人睡着了,骆弘芸却辗转反侧,怕吵醒他,她小心翼翼的披了件衣服离开卧室。

    他很明白的告诉她,他很珍惜她,而且他的爱会是天长地久。

    但是自从她在医院拒绝他的求婚之后,他便绝口不再提及两人的未来,她想要开口询问,却又碍于面子,不知该怎么启齿。

    人家总说,结婚是一时的冲动,冲动一过,情感就会冷却,如果真是如此的话,他们的未来会在哪里?

    她将散落在地上的纸张一张张捡起来放好。

    「妳在做什么?」

    听到黑暗中传来的声音,骆弘芸吓了一跳,抬起头就看到倚在房门口的靳偌文。

    「睡不着。」

    「为什么?」他走上前,大手抚了抚她的头。

    她耸耸肩,没有回答。

    「我不喜欢妳把话藏在心里。」他伸出手,把她搂进臂弯之中,「说吧,工作太累了吗?」

    「不会,」跟他在同一个地方上班,时时刻刻都可以看到他,再累,她都无所谓。

    「那是为什么?」他紧紧的抱住她。

    「志敏跟我说……」她欲言又止的停住。

    笨蛋大嫂?他对徐志敏的评价不太高,「她说什么?」

    「妈咪好像身体不太舒服。」

    这女人又想搞什么鬼?靳偌文皱起了眉头。

    「洛梵也说──」

    白痴二嫂?他对韩洛梵的评价也好不到哪里去,「什么?」

    「妈咪要她赶快生个小孩,不然她怕没命可以抱孙子。」

    又来了!靳偌文摇摇头,「不要理会她们。」他拍了拍她的背,庆幸当初坚持她住在外头,不然对着三个不正常的女人,早晚会被整疯。

    「真的不要理吗?」

    他的唇刷过她,「当然,干么跟自己过不去。妈咪说的话听听就好,她们要生孩子是她们家的事,我们尽情享受两人世界,不要理她们。」

    「喔!」她咕哝了声,突然把他推开,「那给你一个建议,你去找另一个女人跟你过两人世界。」

    他手一伸把她给拉回来,「妳在气什么?」他看着怒气爬上她的双眸。

    「我怀孕了。」丢下这句话,趁他呆楞的时候,骆弘芸一把推开了他,头也不回的走进卧室里。

    房外传出一阵惊呼,就听见靳偌文疯狂的大喊:「我要当爸爸了!」

    一颗高悬的心因为听到他的欢呼声而放下,她缓缓的躺回床上,骆弘芸露出会心的一笑。

    她原本还担心他会不欢迎这个孩子,但看样子──她多虑了!就算他没想到婚姻,她也肯定他会欢迎新生命加入他的人生之中。

    「妳愿意嫁给我吗?」靳偌文冲进卧室,激动的看着她,「虽然现在时机不算太好,没有花、没有戒指,但是这些我一定会都补给妳,而且给妳最好的!我不是因为孩子而想跟妳一生一世,我是因为爱妳,妳使我的生命完全都变得不一样,我保证会尽我最大的力量让妳幸福。」

    「我已经很幸福了!」她对他伸出手。

    他的脸庞因为喜悦而发亮。

    其实她根本就白担心了,以他们夜夜春宵的频率看来,她怀孕只是早晚的事,因为这件事早就在他的掌握之中。

    他不相信,等她怀了孕还会不点头嫁给他,他靳三少果然还是技高一筹,至于那两个哥哥,比他早结婚又怎么样?

    这次他赢过了他们!

    【全书完】

    *想知道徐志敏如何掳获靳家大少的心吗?请看甜柠檬系列069《不承诺的男人之大少说他好寂寞》

    *想知道韩洛梵如何「娶」到靳家二少的心吗?请看甜柠檬系列075《不主动的男人之二少请你嫁给我》

百度搜索 不负责的男人之三少其实不花心 爱搜书 不负责的男人之三少其实不花心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不负责的男人之三少其实不花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子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子纹并收藏不负责的男人之三少其实不花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