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限时钓夫 爱搜书 限时钓夫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你们全部给我停止动作!”

    “哇!大嫂怎么回来了?”宋宁宁连忙拉着坐在牌桌上的丈夫,“我们回家吧!”

    曾几何时,原本在宋家最凶恶的母老虎宝座已经换人坐了!苏西西只要一出声,没人敢多嘴。

    “你们一个一个是想要把我气死吗?”

    杜扶朗面无表情,只是对着苏明祥点着头,依然一副酷哥的样子,牵起宋宁宁的手,“对不起,亲家老爷,家里还有点事,我们先回去了,改天再陪你打牌!”

    “可是这一局--”苏明祥伸出手想要拉住他,苦着一张脸,他好不容易要做一个大三元的大牌啊,“不要走!我求求你!不要走,不然我会死--真的会死--”

    原本也跟着一起打牌的余奕丞也立刻站起身,拉着在一旁笑个不停的宋依依,飞快道了再见,两夫妻立刻闪人。

    宋靖宁双手各抱着一个熟睡的孩子,头皮发麻,没法子理会岳父大人的哭天抢地,只能小心翼翼的站起身,往门口的方向移动。

    苏西西立刻手一伸,拉住了他,“抱了一对双胞胎还有办法上牌桌?宋董--你还真行!”

    “阿爸--是阿爸!都是阿爸啦!”宋靖宁连忙将一切责任都推给苏明祥,“他说他无聊,所以我才打电话叫宁宁他们来……”

    “无聊个鬼--”苏西西啐了一声,“等阿母回来,我要跟阿母说!阿爸你死定了。”

    “西西,做人不要那么坏心!”苏明祥恋恋不舍的看着自己的牌,哀号着,“阿爸这手是做大三元,可是你一回来都被你毁了,我就说你的名字被你阿母给取坏了,什么不好取,取个苏西西--真的输死死!我要去自杀啦!”

    苏西西气得瞪大了眼,刚才带着母亲去宋青青的婚纱礼服店试婚纱,今年是他们两老结婚三十周年,做女婿的宋靖宁决定替苏氏夫妻出资,让他们重温旧梦,重拍一组婚纱。

    贺以轩还特地推掉工作赶到婚纱店去做陪客,她妈看到电视里的偶像出现在眼前,乐得好像回到了十八岁。因为试婚纱要比较久的时间,而且她阿母那心花朵朵开的样子,也不是很想要她这个女儿在那里杀风景,所以她就先回来了。

    没想到就让她看到这热闹的一幕--

    阿爸才从南部上来没几天,但只要找到机会就拖着宋家一家人上牌桌,最令人惊奇的是,原本对赌完全没概念的一家人,现在竟然像是找到兴趣似的跟着阿爸一起疯。

    果然,学好要三年,学坏三天都嫌太多……

    “老婆,息怒!”宋靖宁陪着笑脸,“你看咱们儿子睡着了,原本两个还哭个不停,不过我们一打麻将他们就安静下来了,他们喜欢麻将声!”

    “他们以后是赌神啦!”苏明祥忍不住插嘴提醒,“他们抓周的时候不是抓了副扑克牌吗?”

    真的找死!苏西西火大的瞪着自己的父亲,这件事还敢讲,人家在抓周,他莫名其妙的丢了副扑克牌进来,让孩子拿在手上,真不知道阿爸在想什么!

    “别气了,阿爸开玩笑的啦!”宋靖宁脸上的温和笑容依旧。“不过当赌神也不错啊!”

    苏西西火大的瞪了他一眼,不想再理会他,气愤的踏上楼梯走回房间。

    他们在三年前结婚之后就搬回了宋家的大宅,今时今日也因为两个儿子的加入,宋家大宅的冷清早就已经不复见,现在满是欢乐。

    宋靖宁小心翼翼的将熟睡的孩子放在一旁的婴儿床上,“阿爸,帮我看一下!”

    “没问题!”苏明祥看着牌桌上的大三元还在捶心肝。

    宋靖宁一笑,两步并作一步的跟着苏西西上楼,一进房就从她的身后一把搂住了她。

    她无奈的看了他一眼。

    他柔声的说道:“别生气了,只是陪陪阿爸。”

    “我是怕阿母生气!”她在他怀中转过身,拍了拍他的脸颊,“到时又闹得鸡飞狗跳!”

    “若阿爸不赌、阿母不发脾气,他们的生活就太无聊了!”他一边低语,一边轻吻着她,“这是他们之间相处的艺术,吵吵闹闹的日子才能过得自在,怎么你没看出来?”

    她闭上双眼,享受着被他亲吻的感觉。

    “就好像我们。”他温柔的说道,“我喜欢你凶巴巴的样子,然后我就像个胆小鬼,惹你生气之后,又跟你撒娇,这样的日子你不觉得很有趣吗?”

    他的话使她忍不住笑了出来,她先是拧了下他的耳朵,然后深深的吻住他--

    其实,一直到遇到他之后,她才真的明白,原来吵吵闹闹过一辈子所代表的另一层意义--就是幸福!

    【全书完】

百度搜索 限时钓夫 爱搜书 限时钓夫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限时钓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子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子纹并收藏限时钓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