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藏蝶 爱搜书 藏蝶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项西越怕自己会放不下,在最后一次挥手时,咬紧牙关地快步转身离去,他心里明白,这一去.一切都结束了。

    在宁宁决定留在台湾时,他就了解,她心里的那个人,不再是青梅竹马的自己,那里的位置早被另一个男人给代替了。

    送走了项西越及杜依依,离开机场时,坐在计程车上,艾宁脸上带着幸福微笑地对司机说,“请送我到这个地址。”她将手上的纸条递给司机,那是西越留给她的。

    半个钟头后,当车子停在项家大门,艾宁付钱下车。

    院子里的佣人见到她时,捣嘴地跑了过来,为她打开大门,“艾小姐。”

    “我找项西阳。”

    “太少爷在楼上书房。”在那场贪污案因为她爸的自杀而落幕后,项西阳的工作更忙,这一个月里,他没去看过她一次。

    更没有打过电话给她。

    他像是消失了一般,若不是心里十分确定,她今天不会来的。在得知他为她付出这么多,她知道自己的心已有了选择。

    “那我去找他。”佣人见她走向大宅,脸上不觉地欣慰地笑着,在项家这么多年,太少爷虽然很少回家,但从未有过绯闻的他,从不跟女人逢场作戏,唯一让他在意的女人是艾小姐。

    这是秘密,早在四年多前,她就曾目睹大少爷与艾小姐在凉亭里的亲热,还有大少爷霸道地扬言要她,应该是那时,他们的缘份就开始了。

    佣人见艾小姐进了大宅,她也转身继续打扫,本以为项家老爷夫人环游世界去了,这大宅子该会空荡几年,没想到大少爷却决定留在台湾,她知道这全是为了艾小姐。

    叩叩!没有回应,里头安静无声。

    艾宁又伸手敲了下,这回,多了一道低沉男音。“我在忙.有事晚点再说。”那声音还是那么冷酷,不带一丝情感。这就是项西阳,总是将情感压在心底最深处,让理性掌控一切。

    艾宁不再敲门,而是直接转动门把,不理会他刚才的警告,她就这么立于门边。想要一个人清静的项西阳似乎也感觉到她的存在,以为是佣人,抬头才想要出声训人,谁知那眸光才转来,即是瞪大眼地发不出声。

    “你要我走吗?”她轻声问,那脸上有着她一贯的甜美笑容。

    “宁儿?”她怎么会在这里?她应该跟西越一起去美国了,可眼前一身纯白清雅的她是那么真实,特别是她的笑,几乎夺去他所有的心魂。

    项西阳只是坐在那里,平静的脸上看不出任何情绪,但他握紧的拳头还是泄露了些许情感。一步一步,艾宁朝他走近,直到那纤细的身子立在他面前,“你不要我了吗?”她问。

    对于他的消失她心里是有怨怼的,可这就是他。

    “你……”她的手温柔的抚过他纠紧的眉头,指腹轻地抚着,想要抚平那上头的烦恼。

    “你没有走?”她摇头。

    “为什么?”他都放手了,她为什么不走?感受她手指带来的温意,项西阳伸出大掌握住,声音带着粗哑。

    “因为我的孩子不能没有爸爸。”况且,他不只将她的家买回来,还决定留在台湾,这一点,她很感动。

    “你说什么?该死!你难道不知道怀孕对你的伤害有多大吗……”艾宁的唇封住他的,舌头轻地探人他口中,享受他的抽气及全身的紧绷,一瞬间,她被一道重力给抱进怀里,坐在强健的大腿上,感受那份甜蜜的霸道。

    直到那深吻结束,项西阳急喘地瞪眼地看着娇喘窝在他怀里的她,“你……”他还想说什么,却被艾宁轻笑地给指住薄唇,不让他继续说下去。

    “你会照顾我的不是吗?你一定会让我跟宝宝都很平安的。”

    “我……”

    “我真的好想生下你的孩子。”这是少女的她最感性纯情的告白,俏皮的红唇再次啄了一下他的,见他依旧是一脸惊愕,幸福的笑溢在她脸上。她知道这男人是爱她的。

    “宁儿?”她不恨他吗?见他没有反应,艾宁作势要离开,“如果你不要我们,那我马上就走。”她才要起身,马上被拉回,铁臂将她紧紧地圈在怀里。

    “不准走!”她哪里也不准去了,“我不准你走。”他深情地低喃,不再有强悍的命令,不再有他贯有的霸道,此时他的语气里带着祈求。

    艾宁窝进他怀里,感受他有力的怀抱,食指反抱着他在他宽厚的背部写字,当那三个字写完时,她的脸被执起,而后在项西阳落下深情的吻前,温柔的他口中不断吐出:“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这女孩,天真的不懂情爱,不懂男女性事,但她却勾去了他一颗大男人的心。

    这就够了,她要的不多,虽然项西阳很霸道,但她的心却还是不由自主地被他占满。

    虽然没有了爸爸,她也不再是人人称羡的大小姐,但她却有他,还有一个充满期待出生的宝宝,这样她就心满意足了。

    未来,还很长,她知道只要跟着这男人,她就满足了……

    一全书完一

百度搜索 藏蝶 爱搜书 藏蝶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藏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倪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倪净并收藏藏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