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不伦剩女(上) 爱搜书 不伦剩女(上)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她被自己搞迷糊了,理不清这一团乱的心绪。

    庆幸的是,工作上的一切皆完美进行着,多少转移了她的注意力。

    手提包一上市立刻大受欢迎,原因就在,手提包不但美观,也比时下其他携带东西的器具来得实用。

    南北货铺子的优惠打出名号,再加上手提包的上架,几乎让铺子挤得水泄不通,天天门庭若市,不过几天,手提包就已被抢购一空。

    人手不足的情况下,夏取怜于是前往迎春阁,询问所有花娘,要是无意转司舞伶的,全都可以除籍从良,到潘府工作。

    询问过后,有的不善女红,有的基于现况而无法专职,夏取怜毫不勉强,带着有意愿的花娘和丫鬟回府,全力赶工,勉强应付了目前市场所需。

    到了隔月初一,她结算南北货铺子的账目,没想到盈余竟高出以往数倍,开心之余,她又把每人应得的红利,一一分配。

    “十两银子?”拿着手中的银子,丰艳难以置信极了。

    “会不会太少?”夏取怜低问,又赶忙道:“我计算过了,咱们现在卖出的包有四款,两款走高档路线,因为材料成本高加上铺子人事,一只包大约赚二两银子,所以……”

    “可我只做三只包而已,那应该只得六两吧,”这些日子,她努力习字学数,简单的加减她已会算。

    夏取怜笑了笑。“可是你提供了这么多好创意,当然要有奖励呀。”

    丰艳好半晌说不出话,眸底有着激动的泪水,可唇却是勾得好柔好媚。“这是我头一次自己攒了银两呢,而且十两……远比我在府里的每月花度多上许多。”

    夏取怜本来扬着笑意,但听她这么一说,不禁微愣。“丰艳,你每月花度就连十两都不到?”太奇怪了,她记得大人说过,府中所有小妾一月花度就要五百两。

    丰艳顿了下,睨了眼其他人,才低声道:“以往你总会苛扣咱们的用度。”

    “我?”夏取怜嘴角颤了下,是真的笑不出来了。

    “不是夫人,夫人每个月的花销也没有十两银。”碧落忍不住替她辩白。

    “那会是谁?”其他小妾问道。

    “还能有谁?”碧落小小声地说,不敢指名道姓,就怕替自己招来麻烦。

    夏取怜想了下。

    府里掌管内务的是二夫人,虽说她也只是妾,但凭着辈分最高又是接养潘急道的后娘,俨如当家主母,自然每个月花用都得经过她。

    是她?她真会这么做?

    显然也都想到这上头,大伙噤声不语,没了刚刚领饷银的欢愉。不想大伙的思绪集中在此,夏取怜又对着帐一个个发着饷银。

    领到额外饷银的丫鬟无不开心得手舞足蹈,忙不迭地向她道谢。

    就连才刚转到潘府工作的花娘、丫鬟,也都领到些许饷银,对夏取怜言出必行的做法极为感动。原本还抱持着的不安全都一扫而空。

    末了,夏取怜看着手中最后一张明细,疑惑的问:“怎么没瞧见小姐?”

    花厅里,一个个我看你、你看我。“这时分许是在自个儿院落里用膳吧。”

    “小姐都没在这儿和大伙一道用膳?”

    她这阵子总是在外奔波,甚少留在府里和大伙一道用膳,不清楚状况。

    “怕生吧。”丰艳哭笑道。

    那抹苦笑里藏着不需言喻的心知肚明。

    夏取怜想了下。“我去看看她,你们也要歇会,别让自己太累了。”

    众人应了声,待她一离去,厅里瞬间爆开阵阵欢呼声,彷佛为能够凭己力攒钱而欢欣鼓舞着。

    夏取怜听着,不禁也轻漾笑意,但才走出小径,却突然晕了下,幸亏身后的碧落眼捷手快地将她搀住。“夫人,你不打紧吧。”

    “没事,只是晕了下。”她揉着眉心。

    “夫人身上有些发热,该不是染风寒了吧?”

    “应该不是吧。”

    “要不夫人在这儿等奴婢,由奴婢将小姐的饷银送去。”

    “不,我也想探探她。”想治好她的心病,就得与她适度接触,要是放着不管,就怕会教她往壳里缩得更深。

    “夫人这样怎么成?府里铺子两边跑,再加上花楼又要改成酒楼,老是忙得天昏地暗,就连坐下来好好用顿膳都不成,身子怎么撑得住?”碧落不禁叨念着。

    “我没事。”夏取怜笑道,因为她知道,碧落是真心关心着她。

    和当初相比,如今的相处真是好上太多。

    来到小楼阁时,潘心屏果真正在用膳,一见她到来,虽说没往常那般惊恐,但还是有些畏缩,不敢与她对上眼。

    “小姐,丰艳跟我说你也帮着做了些缝制的工作,所以我按件计酬把你那份也算了出来,饷银我就搁在这儿,不打扰你用膳了。”话落,她搁下银两明细,徐徐欠身,欲回头时头又晕了下,潘心屏吓得站起身,所幸碧落已经将她搀住。

    “夫人,这样不行,得先找大夫替你看看才成,你头上先前才受伤,要是因为忙累而犯疾,那该怎么办?”

    夏取怜闭了闭眼。唉,自己八成仗着这副躯体年轻,操劳过头,有些贫血了。

    “没事,不需要劳烦大夫,我还得将已经赶制好的包带到铺子才成,有客人等着要呢。”她拼命三郎的个性不管到了哪时代都改不掉。

    “可是……”

    “咱们快走吧。”说着,她回头朝潘心屏笑了笑,徐步离开。

    睇着她的背影半晌,潘心屏才走到花架前,取下明细饷银,神色恍惚起来。

百度搜索 不伦剩女(上) 爱搜书 不伦剩女(上)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不伦剩女(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绿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绿光并收藏不伦剩女(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