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天道扫描器 爱搜书 天道扫描器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齐治寄出信后,安静等待消息。

    接下来的时间,炼制金刚铁叶甲,花费齐治每天大半时间。

    某天下午,齐治松了口气,放下手头甲叶。

    桌上、地上,铺满重重叠叠的甲叶,大半都有金刚符,仅有堆在墙角的甲叶,表面光滑如镜,还没刻上金刚符。

    “一千多片甲叶,已经纂刻大半,以我的熟练程度,只需三个月,便能部完成!”

    齐治心中盘算着,耳边传来敲门声。

    “齐师弟,打扰了!”

    齐治上前开门,将萧求道请进屋内。

    萧求道目光扫视,见到屋子里狼藉一片。

    “萧师兄,何事造访?”齐治问道。

    萧求道笑道,“碧水城中,将有一场花鸟展,我们过去看看?”

    没等齐治开口,萧求道劝道,“你最近闭门不出,该出去走走。”

    碧水城距离石官镇不远,同样傍水而立,撑船顺流而下,用不了十天就到。

    齐治欣然答应,“也好,去看看!”

    修道之人,偶尔也要亲近自然。

    碧水城所处渡口,比石官镇更大,往来车船商队更多、规模更大。

    花鸟展的兴起,便是富人喜好珍稀鸟类、名贵植物,举办展会进行交流,若有当场看中的,便完成交易。

    齐治原本对花鸟没什么接触,但他如今养了小鹤,也该出去接触下,学习豢养鸟雀的经验。

    二人带着几位道童,找了一艘商船挂靠,顺流前往碧水城。

    碧水城,就像是放大版石官镇,无论人口地盘,都是石官镇的几十倍。

    齐治和萧求道下船后,花鸟展已经开始了,就在城中东边集市,那是一片面积宽广的露天区域。

    这里人潮如织,大大小小摊位分布,各种鸟雀鸣叫此起彼伏,一阵阵花香顺风飘荡。

    齐治注意到,来往行人,大多身穿绸缎锦袍,都是身家丰厚之人。

    想想也合情理,养鸟栽花,都是富人的爱好,穷人连饭都吃不饱,哪有心思弄这些。

    “萧师兄,你曾来过?”齐治问道。

    萧求道点头,“来过,我院中的那几株异种牡丹,都是从摊位淘来。”

    齐治这才回忆起,萧求道的院中,确有几株牡丹颇为不凡。

    萧求道带着齐治,四处走动,见到一个个摊位上,客人和摊主讨价还价,对一盆花草,或是一只颜色艳丽的鸟雀,争吵得脸红脖子粗。

    经过齐治观察,展览中的鸟雀,以羽毛艳丽、叫声悦耳划分等级,越是好看、好听的鸟雀,价格越高。

    甚至有一只羽毛金黄的鹦鹉,被开出黄金千两的天价,仍有不少人抢着竞价。

    齐治心想,如果将小鹤带来,怕是连半个铜板都卖不出。

    萧求道说道,“这些鸟雀,纵然观赏性极佳,却终究是凡鸟,你我都有灵兽,就不必看了,过去看看草木。”

    鸟兽种类本就繁多,草木犹有过之。

    萧求道中意牡丹,连逛几个摊位,总算找到一盆极为罕见的“倾国血痕”。

    这盆牡丹花,底色碧绿,花瓣上带着一缕缕血色条纹,是以得名“倾国血痕”。

    “多少钱?”萧求道轻车熟路,开始还价。

    摊主不甘示弱,他看出萧求道是老客,却不肯吃亏,在价格上寸步不让。

    齐治一旁看着,底价十两黄金的牡丹,二人讨价还价的时候,连三四个铜板都不肯松口。

    过了片刻,萧求道喜滋滋,捧着那盆牡丹归来。

    “你对什么感兴趣?一起去看看。”

    说实在的,齐治对花草不感兴趣,转念一想,自己院子太过单调,也该买些花草装点一二。

    至少齐治在太守府中,就曾见识过风景,如有花草适当点缀,院子的景物都变得大气许多。

    “那好,我们随便看看!”

    萧求道把牡丹交给道童,自己和齐治并肩同行。

    相比景观树,齐治更对盆栽感兴趣。

    盆栽的树种,以松、柏较多,以铁丝缠绕塑性,造成种种险峻姿态。

    萧求道看得赞不绝口,“不错不错!”

    齐治摇摇头,“人工制造,以病态为美,我不喜欢!”

    萧求道听了,若有所思道,“齐师弟,你这观点倒也奇特。”

    展会上,这类盆栽恰恰最受人欢迎,毕竟天然松柏适应盆栽的,本就数目稀少,而且形状不太理想。

    反而是人工塑造的松柏,形成虬蟠之势,或如眠龙蛰伏,或如飞龙在天,姿态千奇百怪,极具观赏性。

    来自各方的客人们,为了一盆松柏,不惜开出高价。

    齐治摇摇头,突然目光落到一处摊位。

    这个摊位上,一个胡子花白的老头,身穿破烂衣服,面前只放着一盆松树盆栽,没有半个客人驻足。

    齐治来了兴趣,举步上前。

    萧求道提醒他,“那个老头,看穿着是山民,应该是挖了山间岩松,前来出售获利。”

    然后他强调,“这些人,不是专业的花草商人,盆栽缺少护理,买回去也养不长。”

    齐治摆摆手,“不要紧,我过去看看!”

    摊位前,始终无人问津,林老头心思有些乱了。

    萧求道猜的没错,林老头是山民,意外在悬崖边上,见到这颗形状独特的松树,本以为能卖出大价钱。

    林老头不惜危险,从悬崖挖下松树,前来展会出售。

    到了地方,林老头才发觉,自己没见过世面,展会上的每棵盆栽,都比他的松树更险峻、更雄奇。

    再加上,林老头的模样,一看就是外行人,自然无人光顾。

    齐治走到摊位前,蹲下细看盆栽。

    林老头来了精神,“客人,买盆栽吗?”

    “我仔细看看!”

    林老头不敢打扰,屏住气息等待,生怕打扰齐治。

    齐治望着这颗松树,典型的“悬崖桩”,生长在悬崖侧壁上,树冠往下垂落生长,残留山风吹倾的痕迹。

    这棵野生松树,虽无人造盆栽雄奇瑰丽,却胜在真实自然。

    齐治看着松树,能感受到雨打风吹的经历,以及日晒雨淋的痕迹。

    这颗松树是大自然的造物,具备自然真实之美。

    “不错,这盆松树我买了,多少钱?”

    林老头一个激灵,忐忑伸出两只手掌。

    齐治点点头,“十两黄金,不贵,我买了。”

    林老头愣了愣,他明明报价十两白银,怎么被你翻了几十倍。

    一个激灵,老头子生怕齐治反悔,“好好好!”

百度搜索 天道扫描器 爱搜书 天道扫描器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天道扫描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能优斯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能优斯特并收藏天道扫描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