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炎黄人间 爱搜书 炎黄人间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从实力上说,早在明月观想法发生蜕变,无尽众生之源被他从莫名之地“勾引”进入识海,识海开辟,心窍开辟,众生之源冲洗心窍中晦暗污浊之气,心眼吸纳人道之气提炼成众生之源,超能力也随之升华到“他化之境”,从那时候起,他的实力就稳稳的站在宗师层次。

    后来,为了验证心窍开辟后再开辟丹田的可行性,为后来者指路,他很轻易的成功开辟出丹田,内气孕生。

    实力的增长微乎其微。

    他也根本没有花心思去搭建经脉。

    按照正常的武道修行,丹田开辟成功后要搭建完善的内气运转体系,不同的功法,乃至不同的人,都会不一样,最终的目的,就是上接识海,这是大武师晋升宗师的正常步骤。

    莫渊之前一直没太花心思在这方面,而这次,他突破武道宗师之境,依然是不走寻常路。

    那门传自红巾会大宗师的“唯我真意法”,核心要旨是“我相信,我就行”,当然,这“相信”需要建立在真实的土壤之上,不是说我相信我能长生不死就能长生不死,我相信我能毁天灭地就能毁天灭地,运用之道,在乎一心。

    他不仅借之将所有武学统合,熔于一炉,放置在一个框架体系之内,并修成灵魂体,精神境界再升一层,在武道宗师里面,也已是从“登堂入室”向“炉火纯青”转变的标志。

    另一方面,他更是直接借助此法,在短时间内构筑出了完美契合他的经脉体系——扎根在识海众生之源海洋中的月桂神树根须,从识海中探出,连接向丹田,将人体两大窍穴贯通相连,内气在这样的流转之中直接升华本质,转变为真气,从月桂神树的根须中进入识海,对整个识海进行潜移默化般的改变,初次打破实与虚之间的界限。

    以前,武者的战力主要从身体中来,无论是武士、武师还是大武师,解释如此。

    而从这一刻开始,武者的力量更多的是从意识、从思想中来,内气化真气,真气自带属性,真气化形之类,反而是这种变化的“副产品”。

    这是武道宗师与大武师之间的关键区别。

    从此以后,哪怕他完压制超能力方面的战力,也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武道宗师。

    若说突破大武师之时,对他整体实力的增长微乎其微,那此次武道也突破宗师之境,整体实力在他原来的基础上至少增加了五成。

    “我现在精神灵魂化,丹田经脉识海契合一体,完达到宗师水准,就连身体本身就具备宗师层次战力,再加上超能力,无一短板,以我这种状态持续‘镇神封魔’,最强战力能够达到什么程度?”

    只是想一想,莫渊就有点激动。

    在即将出行紫塞城的现在活得这样的突破,对他来说也是一件喜事。

    次日,从静室出来,莫渊就看到宁熙在场中琢磨一套拳法。

    他好奇的道:“你这就回来了,之前不是非常想念吗,怎么没多玩几天?”

    宁熙正式入会后,莫渊也发现,这家伙的心态确实如他本人所言,“稳”得很,狂热的信仰忠诚当然是不可能的,可也没有心思浮动,即便没有达到虔信的程度也比浅信深多了。

    见此情形,莫渊也就放心了,放了他几天假。

    不是想回武馆吗,反正又离得不远,几步路的事,对他来说,也就是一个散步的距离。

    原本心心念念想要回去的宁老头这时候却摇了摇头,叹道:“呆了几天就觉得没意思,徒弟们把武馆内外的事情打理的井井有条,有我没我都一样,哪有安心在这里揣摩武学来得有趣……而且,这里大武师多,交流也方便啊。”

    莫渊点头道:“随你吧,反正我现在也不禁你的出入……不过,你可别把总部基地的位置给暴露了。”

    宁老头道:“这是我的地盘呢,对这里的一切我比谁都熟悉,怎么可能暴露……不过会长,这样也确实不太方便,我暗中考察了一下,这个地下基地的空间已经极大,距离武馆那边直线距离也并不是太远,你让薛队长有暇了给我开一条直通我武馆卧室的地道吧,那样一来,比现在方便多了。”

    莫渊瞪着他,这老家伙还真的是敢张嘴啊,明目张胆为个人谋福利。你这真的是把自己当米虫,把炎黄之剑当米缸了吧。

    不过,他也没有拒绝。

    道:“薛队长现在东城区那边忙着弄地下城呢,你自己去找他张嘴,他同不同意那也都是你们的事。”

    “行,下次见了我问问。”宁老头很不含糊的把话接过来了。

    见莫渊要走,他又叫住了他:“会长,那个盟誓秘法可以不可以给我一份?”

    莫渊瞪着他道:“你要这个干什么?”

    盟誓秘法并没有如同武学功法一样公开让所有会众都学习,而是只发给了那些有需要的分部主管们。

    宁老头笑道:“我这次露面几个徒弟别的没说啥,就缠着问我有没有领悟到形意十二法晋升至大武师之境的方法。我就想着,我领悟到的这门功法也是极难得的,有个盟誓秘法守护机密当然是最好的。不然,若是外界知道武馆的情况,用各种歪门邪道的法子进来刺探,那就反而不美了。”

    莫渊点了点头,确实,一门可修行至大武师的功法对中低层的武者来说有着莫大的吸引力,要是没个盟誓秘法守护,那真就是一个漂亮姑娘偏要打扮得花枝招展还在深夜里独行了。本来没事都要把事招来。

    宁老头虽是炎黄之剑正式成员,不得向外界透露任何机密,那些从讲武堂学来的各种武学就不能向武馆透露,但他的核心功法是自己从原有形意十二法上自悟出来的,自然不受这个限制,他想传给武馆也是他的自由。

    莫渊却没有答应,摇头道:“这盟誓秘法可不是大白菜,用在体系之内,当然随便取用,可你这种情况完不同。”

    宁老头多贼的一个人,前面还有个汗巾帮这么明显的例子,他当即就明白莫会长那藏在背后的意思是什么。

    便苦着脸道:“那我也学汗巾帮,以后就把宁熙武馆也挂靠在炎黄之剑名下?”

    对于宁老头,莫渊也不跟他玩虚的,立刻点头道:“这倒可以。”

    说到这里,他看向脸色有点苦的宁老头,不解的问道:“你之前说服我让你入会的时候,可是拍着胸脯保证宁熙武馆会紧跟炎黄之剑的脚步,这本来就是你的一大筹码,怎么现在让你入会了,你却又不太愿意了啊?”

    宁老头道:“我哪里不愿意了,紧跟脚步也没说一定要让他们加进来啊,别的倒是无所谓,可凭我几个徒弟的潜力,真让宁熙武馆融入炎黄之剑的体系,我相信他们必然也是能够成为正式会员的,而会中早有规定,正式成员间皆以兄弟姊妹相称,那到时候我和他们该怎么算?他们是我手把手带大的徒弟呢,以后见面却要兄弟姊妹相称了?”

    说到这里,宁老头颇有点吹胡子瞪眼睛的气愤,仿佛在说,要真这样,那我这几十年岂不就是白活了!

    莫渊哑然,没想到这老家伙心里纠结的是这个问题,心道,你这考虑得也挺长远的,树苗都还没种下去呢,就在想以后果子成熟以后的事情了。

    不过,很快,他就正色道:“宁熙兄弟,你这就是想得肤浅了,我们规定会内成员彼此互称兄弟姊妹,这‘兄弟姊妹’确实源于现实中的兄弟姊妹这种关系,但却又有引申,取得是‘彼此依靠,皆为同袍,同行者,一路人’的含义。这并不就意味着这个称呼会消除你们现实中的关系,这是两码事!在会中你们互称兄弟姊妹,回到家里,该是师父还是师父,该是徒弟还是徒弟嘛!”

    宁老头最终被莫会长说服了。

    他心里想的却是,你是会长,你说什么都有道理,哪怕是胡扯。

    正在这时,李戬也从静室中出来了,看来也是修炼了一夜,现在,因为薛海的能力提升,总部基地空间大了许多,修炼区和生活区休息区彻底分开了,若是睡觉的话另有卧室。

    见到他,莫渊也想起一事,走到他旁边,对他道:“我一直都有让柴超暗中关注你家的情况,之前一直有别的人暗中关注你家情况,根据调查,就是明月武馆顾子啸派的人,应该是怕你的家人去武馆闹腾影响到他的名额,不过,前段时间因为转修练气士这事他已经跟随大队伍离开了雁峪关去了中都。对他来说,这件事就算彻底成了定局,所以,他也就召回了暗中关注的人手,再加上你的父母很早就已经知道你平安的事情,所以,你家现在的情况也很稳定。最主要的就是,你现在终于可以回家看看了。”

百度搜索 炎黄人间 爱搜书 炎黄人间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炎黄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吃瓜也快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吃瓜也快乐并收藏炎黄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