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天眼医妃 爱搜书 天眼医妃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我。”

    不知道是不是被这个字眼惊住了,众人不自觉挪动了脚步,道路尽头,一个净若初雪的身影,渐行渐近。

    “燕书?”

    看到来人,凌四眸光微顿,上前一步道,“你懂得他说的那个副脉缝合法?”

    燕姝走到病床前站定,在蒋元晟脖颈的伤口处凝视了几秒钟,随即点了点头,“是。”

    只一个字,平稳的不容置疑。

    她答得肯定,众人回神之后,却是心下失望,这也是人之常情,燕姝的卖相着实不太好,抛开那张可怖可叹的容貌不谈,单单是她的年龄,就让人无法生出多少期待,要不顾忌这人是凌大将军带回来的,他们早就出声质疑了。

    这些人忍得住,陶然却是忍不住了。

    不是因为功劳,不是以貌取人,而是因为骄傲,他不相信一个比自己还要年幼的人,能够掌握如此高深莫测,鲜为人知的医术!

    “四爷,既然这位小兄弟说他懂得副脉缝合之法,我有几个问题,想向他讨教一下。”

    事关自家属下的性命,凌四自然不能马虎,“怎么样?燕小子,有问题吗?”

    “没有。”燕姝面无表情的侧目,“有几个?”

    陶然怔了怔,这才反应过来,面前这个少年在问他有几个问题要问。

    陶然只当她露怯了,语带嘲讽道,“不用担心,只有三个问题。”

    “我没什么好担心的,该担心的是他,你问题太多,他的血就要流光了。”燕姝伸手指了指躺在床上的蒋元晟,声音无波无澜。

    陶然闻言一惊,登时一阵紧迫。

    这时,就听凌四肃声发话道,“别磨叽,快点问。”

    陶然哪敢耽搁,赶忙抛出了第一个问题,“既然你说你懂副脉缝合法,你用什么来缝?”

    “针和线。”燕姝的回答一如既往的精简,“第二个。”

    陶然没有领教过她的语言风格,只当燕姝故意回避问题,当下步步紧逼,“什么样的针,什么样的线?”

    燕姝不疾不徐道,“圆针和角针,至于线,选取细密韧度高的丝绒即可,如果有时间,用羊肠线来缝合,效果更好。”

    圆针,丝绒!

    听到这两个词,陶然心下震惊,原因无他,他准备的针线,便是这两样。

    至于角针,他没见过,可顾名思义也能猜出几分,仔细想想,这角针似乎比圆针更适合副脉缝合的说!

    只是……

    “羊肠线?那是什么?”

    燕姝面无表情,“这是第三个问题吗?”

    经此一问,陶然才想起此时的情况,现下可不是什么求知的时候!

    “不是!”陶然摇了摇头,一张俊秀的面上满是郑重,“第三个我想问的是,你曾经完成过副脉缝合吗?”

    燕姝顿了顿,实话实说道,“暂时没有。”

    所谓副脉缝合,其实就是血管缝合,这样的缝合,她上辈子不知道完成了多少,可这辈子却是头一遭遇见。

    说来也怪,这个时代无疑是落后的,跟唐宋有几分相似,可在医道领域却极为超前,不过有很多药材和词汇,都被换了名称而已。

    得益于原主身体病弱,迁养到庄子上之后,穆颜姝被下人看着,几乎足不出户,接触的大夫多了,便喜欢上了看医书。正经医书,那些婆子没让原主碰多少,可关于药材,还有医道记事,野史的书籍,她记忆里却是存了不少,尤其是医道术语和药材名称,燕姝凭借着丰富的经验,很容易就能对上号,这倒是给她省了不少的事儿。

    陶然连着吃瘪两次,现在听到第三个问题的答案,终于理直气壮了一回,一脸傲然道,“既然没有,你凭什么说自己有把握?”

    燕姝幽幽抬眸,清清冷冷的看了陶然一眼,“你连把握都没有,凭什么质疑我。”

    这句话端的是扎心,陶然张了张嘴,却是哑口无言,直接被怼熄火了。

    的确,他对自己没信心,难道还不允许别人有信心了?

    正所谓救人如救火,燕姝没心思耽搁,没有理会遭受暴击的陶然,直接侧目看向了凌四,“三个问题已经问完了,可以开始了吗?”

    还不等凌四开口,周淮安抢先一步劝道,“四爷,三思啊!”

    这时候,陶然也回过神来,他本能的拦在床前,“不行,你不能开始,除非……”

    他话头一断,目光所及,看到木桌上的药碗,登时双目一亮。

    “除非你说出这碗药的成分!”陶然端起药碗,递到燕姝跟前,近乎自言自语的不服气道,“对,有本事你说出这碗药的成分,否则,我是不会让开的!”

    燕姝倒是没有拒绝,她接过药碗,一字一句道,“希望这是最后一次。”

    “放心,爷保证这是最后一次。”

    凌四站起身来环顾众人,大手一挥,一锤定音,“如果你说对了,一会儿你小子就是老大,想怎么搞就怎么搞,这整个营帐里都不会有人说个不字,包括爷在内。”

    这位大佬开口了,周淮安心下再怎么顾虑重重,也不敢开口了。

    陶然接触到凌四的目光,更是一头冷汗,刚刚他会开口,纯粹是凭借着一腔冲动,现在被某位爷侧漏的霸气一扫,他瞬间清醒了!

    虽然心下惴惴,但他并不后悔,这汤药名为麻醉散,乃是为伤者镇痛麻醉用的,不管军中,还是医馆里,麻醉散的药方皆不尽相同,可以说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从没统一过,这碗药的药方是他刚刚研究出来的,药方只有他自己知道,而且已经放置了一段时间,最重要的是,这药里面加了黄酒,如果在这种情况下,这人还能说出药方,那绝对是有真本事的,最起码,比他强,如果真的证明了这一点,他也算是尽到责任了。

    同样的,周围的那些个老军医,也大都是这个想法。

    燕姝没有理会旁人的心思,她将药放在鼻端,细细一嗅,随即了然。

    “这碗药以黄酒为辅,一共由六味药材熬制而成,分别是生草乌,香白芷,当归,川穹,天南星,茉莉花根,要是我推断不错,前四味药每种各四钱左右,茉莉花根和天南星各一钱。”

    随着她的声音如美玉凝冰,滴滴落盘,陶然面上一点点被震撼填满。

    对了!

    药材种类对,辅药对,就连分量都分毫不差!这怎么可能呢!

    这时,就听燕姝继续道,“这碗药意在让人陷入麻醉,既无所觉,将其中的茉莉花根,换成山茄花,药效更佳。”

    陶然闻言,瞬间犹如醍醐灌顶,“山茄花……有祛风定喘,麻醉止痛之效,的确是比茉莉花根好得多了,如此一来……我怎么没想到呢,妙啊!”

    不光是他,其他军医对于燕姝说出药方亦是如获至宝,议论纷纷。

    没有理会这些人的激动,燕姝直视陶然,“现在可以让开了吗?”

    “请。”

    陶然轻咳一声,依言挪开了脚步,“我承认你是有些本事,但是人命关天,我会在一旁仔细看着。”

    说实话,他心里对燕姝已经认可了大半,但自尊心作祟,陶然嘴上并没有松口,心下甚至还生出了一丝丝看好戏的心情,就算眼前这个少年,真有水平又如何,正所谓,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看她身无长物的样子,指定没什么准备,现在时间紧迫,他就看看他要怎么解决。

    陶然正琢磨着,就见燕姝路过他时,脚步突然停了下来,一双净若雪色天光的双眸清清冷冷的落在了他的身上。

    “既然你自请尝试副脉缝合,想来也应该准备工具了,拿出来吧。”

    陶然:“……”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百度搜索 天眼医妃 爱搜书 天眼医妃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天眼医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李尽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尽欢并收藏天眼医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