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天眼医妃 爱搜书 天眼医妃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眼见穆颜姝和凌四没了踪影,裴雪烬自然而然停下了脚步,心下莫名怅然。

    这时,卢青青已然是追了上来。

    “裴世子……”

    她咬了咬唇瓣,一脸忐忑的挪到裴雪烬的身侧,欲言又止。

    裴雪烬从来就不是个迁怒的人,但是现下看着卢青青,他却有些不舒服,直接了当的沉肃道,“卢姑娘,从今日开始,你就不必再去施药了,正好你受了伤,便好好静养吧。”

    卢青青没想到,裴雪烬一开口就是这句话,不由一惊。

    她倒是果决,登时跪倒在地,眼中涌出了大片的委屈,“世子,小女可以不来施药,当初,小女过来施药,也不是为了什么名声,而是……想帮世子做点事,小女从来没想过,也不敢去占怀安郡主的功劳,您一定要相信小女啊!”

    这一次,裴雪烬并未要她起身,眸光寒峭道,“既然如此,为什么你会知道汤药的药方呢?”

    卢青青咬了咬唇瓣,似有羞愧道,“陶大夫对药方并没有保密,小女成日瞧着他们配药,多少记住了一些,小女自幼被爹爹娇养长大,自是喜欢听好话的,看着那些百姓们对小女感激的样子,小女的确是有些飘飘然了,不自觉就提到了药方,小女真的是无心的!”

    听卢青青提到卢老丈,裴雪烬眸光一滞,声音中的寒意不由减缓了几分,“就算你是无心的,影响总归不大好,你也辛苦两天了,以后就别去了,你先起来吧。”

    “是,小女听世子的,小女再也不去施药了,一定安分守己的待在自己的厢房里,绝不踏出一步。”说完这话,卢青青才稍显吃力的站起身来。

    裴雪烬见此,微微顿了顿,仍旧是问出了心中的疑惑,“先前是怎么回事?卢姑娘怎么会把茶杯打翻的?”

    对于这个问题,卢青青自是早就备案了,当即俯了俯身,真真切切道,“小女看怀安郡主过来,想着天寒地冻的,就琢磨给郡主倒杯热茶,只是……以前一直被爹爹安排人伺候着,没做过这样的活计,一心想着让茶热一点,就倒了正在炭火上烧着的热茶,等茶水进了杯子,小女才发现,那茶烫的很,若是把茶倒了,又失了礼数,小女也只能忍着,结果小女还是高估了自己,一个没忍住,茶水洒了一些,小女被烫坏了,托不住茶杯,这才打翻了,让怀安郡主湿了鞋子,都是小女的不是,还请裴世子念在小女以前没有做过这些的份儿上,不要怪罪小女!”

    不得不说,吃一堑长一智。

    前边出了那么多意外,卢青青真心怕了,她也算是看清事实了,以现在的她来说,哪怕拼了性命,也无法撼动穆颜姝在裴世子心中的地位,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跟这位世子爷回到威远侯府,在这个节骨眼上,她自然不敢再说穆颜姝的不是了。

    她深知眼前之人可不是好糊弄的,所以,将责任都放到了自己身上,基本说的是事实,只不过隐去了自己的想法而已,八分真,两分假。

    裴雪烬毕竟没有看到过程,听到这话之后,尤其是想到那位卢老丈对于卢青青的疼爱,倒是相信了她的说法。

    他眉眼间的沉冷消散了大半,只是声音肃然依旧,“你不是我的下人,我自然不会怪罪于你,不过以后还是小心一些,凡事量力而行,省的冲撞了旁人。”

    卢青青赶忙俯了俯身,小心点头道,“我记住了,多谢裴世子教诲。”

    这时,裴雪烬似是想到了什么,蓦然问道,“对了,怀安郡主最后跟你说的那句话,‘毕竟,这是最后一次了’,是为何意?”

    卢青青暗暗一个激灵,面上则半是懵懂,半是犹疑,“这个小女也不知道,可能怀安郡主因为今日的冲撞,恼了小女,这才提醒小女,希望小女以后莫要再犯的意思吧。”

    她会如此说,只是想找个借口,还真没有往穆颜姝身上泼脏水的意思。

    裴雪烬闻言,眉目间却是再度染了一层薄薄的冰霜,郑重其事的纠正道,“这点小事,她不会放在心上,更不至于去提醒什么,怀安不是小气的人。”

    卢青青闻言,只觉心下翻江倒海,面上却是又羞又愧,忙不迭的改口道,“小女也是胡乱猜测的,万万没有旁的的意思,今日本就是小女好心办坏事,就算怀安郡主恼了小女,也是应当应分的,不过既然裴世子说不是,那就一定不是了。想来怀安郡主应该是觉得日后也不会跟小女有什么见面的机会,这才会说最后一次之类的吧。”

    不得不说,卢青青还是有些急智的。

    果然,听到这话,裴雪烬面色稍霁,点了点头道,“这倒是有可能。”

    卢青青暗暗松了一口气,状似疼痛难忍的蹙了蹙眉头,揉了揉膝盖。

    裴雪烬见此,不由道,“卢姑娘,你身上受了伤,拖久了就不好了,还是快些回去医治吧。”

    卢青青面上划过了几丝喜意,眼眶都有些轻微的泛红,“是,多谢裴世子关怀,能得裴世子这样一句劝慰,小女便放心了,那小女告退。”

    她说完这话,俯了俯身,没有拖泥带水,当下艰难的转身,迈开了步子。

    每走一步,卢青青便觉得膝盖疼上一分,心底的恨意便加重一分。

    今天的事,是她莽撞了,错估了权势的力量,忽视了人心的易变。

    凭着现在的她,别说撼动穆颜姝,连她的衣角恐怕都碰不到。

    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先跟着裴世子回到威远侯府,然后再徐徐图之,等她站稳了脚跟,成为了人上之人,这些屈辱,她定会慢慢讨回来!

    谁都不能阻挡她的道路,谁都不能!

    话说两头。

    就在卢青青找裴雪烬解释的时候,穆颜姝和凌四二人则是去了熬制汤药的药房,因为这次的意外,穆颜姝准备再改进一下药方。

    路上,凌四犹自不解恨,似笑非笑的冷嘲道,“这个裴雪烬还好意思说不劳旁人费心,什么阿猫阿狗都敢养在身边,也不怕哪天被咬了。”

    他也不想在自家小丫头面前,总给这个名字刷存在感,给裴雪烬抹黑之后,便转移了话题,咧嘴笑道,“颜丫头,你放心,爷已经跟王宣打过招呼了,今日过后,整个湘南城都会知道,这汤药是出自怀安郡主之手,省的再有什么玩意儿出来膈应人。”

    穆颜姝对此倒是不甚在意,意有所指道,“湘南城的人知不知道,倒不打紧,宫里的人知道就成了。”

    凌四一听这话,笑的愈发畅快了几分,“颜丫头,这个你放心,你也知道,爷把你跟裴雪烬那厮的消息瞒下来了,等回了京,咱们杀他个措手不及,保管能掏出更多的东西来。”

    穆颜姝认认真真道,“瞒紧着点。”

    “必须的。”凌四笑的灼灼烈烈,一口灿灿白牙愈发晃眼。

    不知道为什么,他莫名有种两个人在狼狈为奸,不对,应该说是妇唱夫随的赶脚,心里那叫一个美。

    不过,美过了,他倒是想起了另一件事儿来,“颜丫头,关于那个卢青青……爷看着可是个不安分的。”

    穆颜姝摇了摇头,“不管安不安分,这次都算了,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凌四也知道,自家小丫头原则性强的很,他也没想着这次追究什么,不过是提个醒儿罢了。

    既然小丫头心里有数,他自然不再多言。

    不过为了以防万一,凌四跟穆颜姝用过午饭,回了议战堂之后,当下将周淮安叫了过来。

    “战王殿下,您叫我?”

    眼见人来了,凌四半句闲话没有,直接切入主题道,“知道今天发生的事儿了吗?”

    周淮安抱了抱拳,“听说了一点。”

    凌四敲击着桌面,冰冷的铁面寒光湛湛,“那个卢青青,找几个人盯着点,别再让她弄出什么幺蛾子,败了颜丫头的心情。”

    这并不是什么难事,周淮安当即躬身领命,“是。”

    等他直起腰来,就听他们家战王殿下很是有些热切道,“还有,这湘南城卖鞋子的地方,都有哪些,赶紧给爷列个单子,必须找那些个大铺子,受欢迎的那种。”

    周安怀怔了怔,本能的脱口而出道,“四爷,您想买鞋?”

    凌四嫌弃的睥睨了自家属下一眼,“爷给颜丫头买,爷今儿个才发现,颜丫头脚上的鞋,自从来了湘南好像就那么两三双,这要是湿了脏了,磕了碰了,都没几双好换的。”

    “属下这就去办。”

    周淮安面上答应的利索,心里却忍不住吐槽:怀安郡主这来了湘南城才几天啊,大部分时间还在睡着,这两三双鞋就不错了,您还想有几双啊?

    吐槽归吐槽,办是一定要办的,而且还得尽心尽力去办。

    周淮安也算是看明白了,这涉及怀安郡主的事儿,那就是头等大事,在处理军务上犯什么事儿,不太大,这位爷还真不怎么计较,可要是涉及到怀安郡主的事儿,这位爷简直挑剔的不要不要的。

    周淮安刚要抬脚,谁知道又被叫住了。

    “等会儿,再给爷打听打听,这湘南城有没有好宅子卖,周围的景色一定要漂亮,视野要开阔,尤其是适合赏雪景的,地方不用太大,跟战王府差不多就成了。”

    凌四说的随意,周淮安却是听得想吐血,“……”

    战王府在盛京城几乎是顶级的宅子,就这还地方不用太大,您直接在湘南圈地得了!

    眼见周淮安一时没有开口,凌四不耐的敲了敲桌面,“听清楚了吗?”

    周淮安赶忙回神,连连点头道,“听清楚了,属下这就去办。”

    与此同时,盛京城中,随着裴世子和穆颜姝被南蛮追杀失踪生死不知的消息扩散开来,整个盛京可谓是风起云涌。

    这期间,还发生了一件让整个西凌为之侧目大事。

    科举正式开始了,第一轮的成绩很快出来了,左相府的庶子穆冠卿以一骑绝尘的成绩,占据榜首,赢得了殿试的资格。

    此刻,左相府文景轩的书房内。

    潘红梅坐在下首的客座上,让下人从食盒里,端出了一只青花瓷的汤盅。

    “冠卿啊,这是娘给你炖的鸡汤,给你补身的。”

    穆冠卿从书案后起身,坐到了潘红梅的对面,微微颌首,“多谢母亲。”

    潘红梅也知道自家儿子讲规矩,捏着帕子笑了笑,状似不经意的问道,“冠卿啊,听说……你上午去了挽婷阁?”

    穆冠卿端起茶杯,勾了勾唇角,“是,冠卿过去看了看,颜姐现下去了南蛮,那院子空着,我总要去照看一二的。”

    眼见他大大方方承认下来,潘红梅顿了顿,小心翼翼的斟酌道,“冠卿啊,大小姐的事儿,娘也觉得痛心,不过你可不能因为这个就影响了殿试啊!”

    诚然,先前穆颜姝救了穆冠卿,潘红梅对穆颜姝是发自内心的感激,穆颜姝下落不知,生死不明,她也是担心的,可相比较与穆冠卿的前途,这点担心就显得微不足道了。

    穆冠卿自然知道潘红梅心中所想,眼底山岚缭绕,笑意收敛了几分,“母亲放心,冠卿已经胸有成竹,至于颜姐,冠卿相信,她不会有事。”

    潘红梅虽然智商不太达标,但直觉还是可以的。

    眼见穆冠卿似是不大高兴,她赶忙改了口,双手合十道,“那就好,那就好,我自然也是想她没事儿的,希望菩萨保佑吧。”

    潘红梅也不想继续穆颜姝的话题,引起自家儿子的不快,说完这句,便转了话头,朝着身后的下人挥了挥手,“对了,最近三小姐总往我那儿去,今天上午,还给娘送了几碟点心,娘尝着着实不错,也给你带了一些,你得空了,就尝尝。”

    很快,潘红梅身边的丫鬟,将食盒下层装的四碟糕点依次排开,放到了桌面上。

    穆冠卿轻轻扫了一眼,笑容浅淡,“我还不饿,更何况,我不太喜欢这种点心。”

    潘红梅一向不是个能藏得住心事的,眼见穆冠卿拒绝了糕点,忍不住捏了捏帕子道,“这糕点你吃不吃倒无所谓,娘只是觉着,三小姐是个好的,她三番两次往我那儿送东西,其实,是想送给你的,但你又忙得紧,她见不着面,这才送我那儿去了,娘琢磨着,你在这府里,除了大小姐,就没个知近的兄弟姐妹了,不如跟三小姐多亲近亲近。”

    穆冠卿闻言,不紧不慢的抿了口茶,“娘不是讨厌李姨娘吗?”

    潘红梅登时一滞,深吸了一口气道,“娘是不喜欢她,可谁叫她得宠呢,再说了,娘不喜欢的是她,又不是三小姐。”

    穆冠卿点了点头,春风化雨一般的勾了勾唇角,“既然娘喜欢三小姐,多跟她走动一些便是,至于我这里,娘就不用操心了。”

    潘红梅闻言,登时脱口而出道,“娘这不是怕你因为大小姐的事儿伤心吗。”

    此话一出,站在穆冠卿身后的肖嬷嬷就想扶额。

    果然,穆冠卿虽然笑着,整个书房的温度却骤然冷凝了几分,像是吹进了初春料峭的山岚,不刺骨,却让人脊背发凉,惶惶不安。

    潘红梅也自知失言,忍不住缩了缩肩膀。

    片刻之后,穆冠卿才缓缓开了口,“我说过了,颜姐不会有事,我没什么好伤心的,更不需要替代品,母亲如果没什么事,就不要打扰冠卿做学问了。”

    眼见被自家儿子看穿了心思,潘红梅窘迫中夹杂了几丝畏惧,相当光棍的承认了错误,“是娘说错话了,娘嘴笨,你别放在心上,那娘就先走了,你记得喝汤啊。”

    穆冠卿不由起身相送,微微颌首道,“我知道了,娘,您慢走。”

    眼见潘红梅离开了书房,很快便走得没影了,穆冠卿重新坐回到了书案后,拿起书本,却不翻一页,“肖嬷嬷,南边有消息了吗?”

    “还没有。”

    肖嬷嬷摇了摇头,眼见自家小少爷眉头微拧,忍不住又补充了一句,“不过,消息应该快传回来了。”

    穆冠卿这才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就在这时,门外的小厮突然躬身走了进来,“二少爷,三小姐求见。”

    穆冠卿翻开书页,头都没抬道,“我正在温书,不便见客,让她先回去吧。”

    “是。”

    文景轩外,穆语婷正拎着食盒,来回踱步。

    她不时整一整鬓角,或看看自己身上新裁衣裙,心思却是早就飞远了:也不知道梅姨娘会不会将自己做的糕点拿给他,那些糕点合不合他的胃口……

    穆语婷正想着,就见先前那名通报的小厮去而复返。

    “三小姐,我们二公子正在温书呢,不便见客,您还是先回去吧。”

    穆语婷闻言,眼底划过了一抹失望,忍不住咬了咬唇瓣,“二哥的才华远超旁人,少看一时三刻的书,都不成吗?”

    这种问题,自然不是下人能回答的,那名小厮眼观鼻,鼻观口,微微躬身,不发一言。

    许是被拒绝了数次,穆语婷也有些习惯了,整了整心神道,“我知道了,我不打扰他,你把这个交给二哥吧。”

    她一边说着,一边将食盒递进院子。

    “是。”这次,那名小厮倒是没有拒绝。

    他之所以这般干脆,也是因为穆冠卿的交代。

    毕竟是一家人,各个院送个东西,不过是稀松平常的事儿,在这一点上,穆冠卿自然不会失了礼数,给穆语婷难看,不过那些东西,都没进自己的肚子就是了。

    虽然送出了食盒,穆语婷的心情却并没有多少好转。

    她想着小时候,记忆虽然有些模糊了,可二哥是跟她在一起玩过的,她还依稀记得那时候幸福的感觉,可渐渐的,她见他见的就少了,好像一夕之间便疏远了。

    她连二人从什么时候开始疏远的,都不知道了。

    穆语婷一边胡思乱想,一边漫无目的的走着,一路便走到了四季园。

    绕过一片花架,她便跟一位色若海棠的女子碰到了一处,两人还差点撞上。

    那人正是穆妍华!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百度搜索 天眼医妃 爱搜书 天眼医妃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天眼医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李尽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尽欢并收藏天眼医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