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乔先生的黑月光 爱搜书 乔先生的黑月光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这天晚上,郑西元没有在医院守夜,而是抓紧时间回了航天城。

    四分之一决赛就是明后两天,他今天晚上必须赶回去。当然,也是因为王雪芽父母过来,不太待见他,他杵在这里人不人狗不狗的,尴尬。

    池月把乔东阳打发回了宾馆,一个人陪着王父王母去了病房。

    第一次来的时候,王雪芽还在睡,这回进去,王雪芽已经醒过来了。

    她的精神状态比昨天看着好很多,但脸颊消瘦,没有血色,深陷下去的眼窝有两个明显的凹痕,嘴唇干裂起皮,憔悴得不成人形。

    病来如山倒,短短两日间,她似乎完成了某种从身到心的蜕变。

    “爸,妈……”

    她轻轻唤一声,王妈妈的眼睛就红了。

    “丫丫,你这傻丫头。”王妈妈坐过去就抱住她,在她耳边轻声说:“妈那天的话,都是白说了。唉!”

    “……”

    王雪芽垂落在床上的手,轻轻抽搐一下,似是情绪的反应,又似乎是无意识的肌肉抽搐——除了池月,并没有人注意到。

    池月还发现,她在尽量控制情绪,这在以前,是根本不可能的。那时候的小乌鸦,想笑就大声笑,想哭,嘴一扁就能掉金豆子,她情绪随性,从无掩藏。

    池月眯起眼睛,突然有点难过。

    像是失去了一个什么重要的东西。

    “对不起,妈。”王雪芽把脑袋搁在王妈妈的肩膀上,抱住她,慢慢笑开,“这也算是因祸得福了。我终于可以如你们所愿,不用再辛苦训练啦。”

    王妈妈嘴唇颤了颤,眼泪就下来了。

    “傻孩子,你怎么这么傻……”

    王父看得心疼,但他是男人,有着比女性更为理性的思考。

    在病房坐了三分钟,哄了女儿和老婆一会儿,他突然望向池月。

    “月月,你把刚才那个事儿,再详细和我说一遍。”

    王雪芽和王妈妈同时看过来,池月接触到王妈妈的视线,弯了弯唇,满脸凝重地说:“叔叔,我们去外面说吧,让小乌鸦和阿姨在这儿清静地说会儿话。”

    王父意识到什么,笑了笑,点点头。

    刚才他们来得匆忙,又惦念王雪芽,池月只是稍稍说了一下自己的疑惑,并没有往深了说。可王父是个聪明的人,她小小的提点,就足够他往深了想。而王母是一个更为通透的人,想到了,还看得更远。知道他要说什么,却不愿意让女儿知晓。

    出了病房,两个人聊了将近十分钟,最后,王父下定论。

    “轮椅这个事,一定有问题。我的女儿我了解,她再傻也不会傻得拿生命开玩笑。”

    池月认可地点点头。

    王父突然又问:“月月,明天有没有时间,陪我去一趟航天城?”

    嗯?

    池月琢磨了两秒,“好。”

    ……

    四分之一决赛在即,节目组生怕出事。

    在失去了王雪芽这个得利选手后,节目组也是焦躁不安,工作量明显增加。

    郑西元回到航天城的时候,已经是深夜。可是,航天城的比赛区和办公区都灯火通明,大家都在忙碌,为明天比赛节目的录播做最后准备。

    王雪芽在训练中受伤,无缘决赛的消息,官方已经在今天上午发布。

    她是个低调的选手,要不是早期遭受过网络暴力,又是池月最好的朋友,并成功挺入八强,可能都不会有人关注。但出了

    这样的事故,但凡关注《星空行者》的观众,都会知道。

    、等等话题,仍是在网上引发了一波热议。

    网友们无不唏嘘,表示同情和遗憾。

    就连曾经骂过她的人,也调过头来同情和安慰。

    少了一个王雪芽,四分之一决赛,就只剩七名选手。

    比赛机制是事先定好的,无法再改。于是,节目组按照赛前的应急预案,从上一期八分之一决赛时淘汰的选手里,将9号种子苗明姣“复活”出来,做“候补”出赛。

    航天城里忙成一团。

    郑西元前脚刚到,张相君后脚就发来消息。

    “王雪芽怎么样了?”

    郑西元看一眼手机,眉头皱了起来,“关你什么事?”

    “关心一下,不行吗?”

    “做好你分内的工作。”

    “我是有点愧疚,早知道她会受这么大的影响,当时我就该编个谎言骗她一下,而不是让她伤心离去……这样虐待自己的身体。”

    郑西元看到微信上的美女头像,突然冷笑。

    特别没劲!

    特别没劲!

    感受糟糕透了!

    他打字很快,十指如飞,“你谎话已经编得够多了,不累?”

    “……?我怎么啦?”

    “以后不要再联系我。公事找我的秘书。”

    信息发出去,郑西元一秒都没有等,直接把张相君拉黑,心里堵着的大石头,似乎更沉——

    把手机揣在兜里,他去了一趟比赛区。

    这里已经拉上警戒线架,禁止入内,只有工作人员在里面检查和清理器械。

    郑西元皱着眉头,走到转椅区,那里有两个工作人员正在检测、清洁,看到郑西元,他们纷纷抬头,笑着招呼。

    “郑总。”

    “嗯。”郑西元看了一眼转椅,眼睛莫名一跳,“怎么还没有弄好,这都几点了?赶紧弄完去休息。工作重要,命更重要。”

    “……”

    两位工作人员莫名其妙。

    郑总这么关心他们的身体,有点受宠若惊。

    “马上就好了。”一个工作人员看他要走,似是想到什么,迟疑片刻跟了过来,小声说:“郑总,转椅的信号采集传输系统,好像出过故障,但我刚刚调试的时候,发现已经恢复了。”

    郑西元眼皮跳了跳,脑子微懵。

    “信号采集传输系统?”

    ……

    乔东阳接到郑西元电话的时候,刚刚睡着。

    昨晚熬了一夜,他困得眼睛都睁不开,摸过电话一看是他,气得恨不得直接掐死。

    “你最好有天大的事!”

    “比天还大的事。”郑西元声音很低,“借一个东阳的多功能转椅技术工程师给我。”

    转椅?

    乔东阳神色一凛,听出弦外之音,从床上坐了起来,“做什么用?”

    “你先别管。”

    乔东阳迟疑:“现在?”

    “现在。”

    哼一声,乔东阳懒洋洋说:“既然你不肯说,那就去找李晋安排人给你。”

    “……”

百度搜索 乔先生的黑月光 爱搜书 乔先生的黑月光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乔先生的黑月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姒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姒锦并收藏乔先生的黑月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