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是至尊 爱搜书 我是至尊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云扬苦笑一声:“此番回归玄黄,的确是风光无限,却也难有闲暇,大哥这话说得倒是一点错都没有。”

    旁边,东方浩然,西门翻覆,北宫琉璃连声干咳,故作淡定的脸色不复。

    云扬这句话的话中真意可是让这三位主宰险些就要无地自容了。

    狐皇眼神一瞥,笑道:“三弟面色愁苦,想来是因为风光太盛,遭遇了三大天宫打压?恩,东方他们几个老东西都在这里,又是这般的愁眉苦脸,看来纵使不是他们指使,也是他们的儿子和徒弟们想要干掉你吧?不过以你的脾气,处事风格来说……想必东方他们的儿子徒弟的,被你宰了一部分吧?”

    云扬吃了一惊:“大哥料事如神,虽不中亦不远矣。”

    “这有什么料事如神的,老东西们不动,而你又没死,我的皇血玉佩也没有任何反应……那就是你有惊无险,既然你没有事,那有事的自然便是别人。这连脑子都不用动的,倒是你所说的虽不中亦不远矣,难道你下手多有留情,没有痛下杀手?这可不像你的作风啊!”

    云扬呵呵苦笑,直接转变话题:“听说大哥那边已经开始行动?”

    狐皇哼了一声,道:“什么叫做我已经开始行动……还不是九命猫那个老王八,非要制造出点动静,我能怎么办,难道看他一个人孤身冒险,只能舍命陪君子,呸,是舍命陪傻子才是,现在可倒好,彻底的被动,能拖一时算一时了。”

    狐皇话音未落,画面中已然出现了“傻子”九命猫祖的脸,满脸尽是窘迫,显然这货在这段时间里被狐皇讽刺得不轻,彻底被拿捏住了,尴尬的连连摆手:“三弟,呃……你乍还是狐狸脸呢……”

    云扬登时一脑门的黑线。

    不会说话就交给别人说好吧,你这句话说得我好想揍你……

    东方浩然凑过来:“狐皇,你们那边情况到底怎么样?可有任何需要我们帮忙的地方么?尽管开口!”

    狐皇淡淡笑着的眼眸深深地看了东方浩然一眼,淡淡道:“东方,我们这边再怎么打,也是我们妖族自家之事,与你们人族没有任何关系,就不劳您操心了。”

    东方浩然:“……”

    “千万不要以为,我们造反了,就和你们人类是盟友,那是不存在的事情。而你们人类想要在这件事情上占便宜,也是休想,敌人的敌人未必就是朋友!”

    狐皇淡然道:“纵然现在妖族打的天翻地覆……但是你们人类只要敢在这时候杀过来,那么我们双方一定会在第一时间立即掉转刀剑,齐心合力对付你们,我和九命多半还会冲到第一线上,谁让我们俩都不怕死呢!”

    “所以,不必操心,更加不必多心。”

    狐皇这番话说的硬邦邦的,怼得东方浩然等人齐齐摇头叹息。

    虽然早就预料到狐皇会这么说,却总是抱了万一的指望,但此刻,终究还是难免失望的。

    人心诡异,妖心却与兽心纯粹,亘古如是,不曾移转!

    云扬在一边说道:“大哥,你们的事情我不管,但若是真到了最后关头,你们拼死了是你们的事,也是你们的命,但怎地也要将嫂子和侄儿他们给我送过来。”

    狐皇与猫皇眼神中同时露出一丝暖意;“好!”

    下一刻,狐皇那边单方面切断了通讯。

    云扬看了玉佩一会,又沉思了一会,默然转头:“事情爆发的时间点不好,但总体来说仍旧是好事……只是我们可乘之机并不多罢了。”

    北宫琉璃嘿嘿一笑:“我早说过没希望,他们俩非要试试。”

    东方浩然道:“做了这个尝试也无损失,可以彻底死心,而且此次交流也非是没有收获,起码我们已经确定的知道了,狐皇猫皇是真的造反了,并不是障眼法。”

    他沉吟了一下,道:“我们贸贸然介入的话,反而会让妖族重新回归铁板一块的状态……不介入的话,他们还能自己乱一段时间。既然如此……那我们就来个静观其变。”

    他转头看着云扬:“你有什么打算?可打算以私人身份立场介入此事吗?!”

    云扬虽然是人族,但他还是狐皇与猫皇的结拜兄弟,更与这两族上上下下关系匪浅,若是以个人身份立场介入,倒也说得过去,而狐皇猫皇多了云扬助力,实力至少陡增两成,势必会令妖族内斗损耗更多。

    云扬目光闪了闪,道:“人心诡谲,从来不是一句空言,妖族在这个时间段不会相信任何人族,我也没有立场介入,休养生息,提升实力,才是九尊殿现阶段第一要务;而这个过程,最少要持续三年时间,方位的静观其变,才是当前的最佳手段。”

    四位主宰同时对望一眼,道:“也好,我们必定会为你争取到三年时间!”

    “还有一件事。”西门翻覆提醒道:“至尊天阁遴选,明年八月开始;距离现在,还有整整一年时间。这一次遴选,云扬你必须要去。”

    云扬沉默一下,沉声道:“好。”

    ……

    计议已定。

    东方浩然等人迅速离开了九尊殿。

    ……

    坐言起行,东方浩然等人下山之后,没有再做任何停留,直接各自回宫去了。

    而云扬却是在东方浩然等走了之后,再一次接通了狐皇。

    东方浩然等人该知道的都已经知道,剩下的就是不该他们知道的了。

    而东方浩然之所以立即离开,也是自己明白这一点。四位主宰为的乃是人类延续,在妖族混乱的时候落井下石也好,见缝插针也罢,无所不用其极才是应该的。

    他们立即离开,也好让云扬赶紧与狐皇联系,得到真正的消息和有价值的线索。

    只要自己等人还在,哪怕云扬再次与狐皇联系,狐皇也不会说的,皇者魂魄,有这么好欺骗的?

    “大哥,你们那边到底出了什么事?我要听实话。”

    “此事确实是你猫哥冒失了;你知道我们这些在外行走的,为策万,基本都不可能带着灵魂本源体的;而每个人的根本,都存放在一个绝对秘密的地方,时刻培植底蕴,蓄养根基;而那个隐秘地方,当真是只有自己才知道,再好的交情也不敢说破。”

    “你猫哥甫才脱困不久,又承受封天禁法的影响,实力大打折扣,前者若非凤皇留手,未必有几分生机……他既然决意反攻,自然需要尽快融合,免得被有心人抄了后路端了老巢。但是他的这一次融合,虽然功成,却还被发现了,凤皇那家伙,早早在猫族皇城旧址布下许多眼线,猫皇融合之余,自身气息外泄……”

    狐皇对此表示无奈至极。

    “还有,最重要的就是,你侄儿没死之事儿被发现了;而且,整个万妖原开始有谣言兴起,说你侄儿死而复生,苍天不夺其命。才是妖族真正的天命之主……妖皇那边对此尤其忌惮,所以这一次的妖族内乱,还真非只因为你猫哥一个人的事情,虽然名义上,矛头尽都指向他。”

    “不过现在态势还形稳定,狐族经营血魂山这边偌久岁月,不图强攻妖族内地,只求自保,完能够应付,毕竟距离不死不休的决战还有相当的距离,纵然妖皇如何的震怒,其他诸皇却并无当真致吾两死地之心,正因为于此,我们不可能投向人族,永远不可能。”

    狐皇很是云淡风轻。

    云扬皱眉,他将话题引向另一个方向:“那你的意思是不是说……其实你们与我接触的,也只是分身?甚至猫哥被囚禁的,本质上也只是一道分身而已?”

    “话又不能这么说;我们每一个在外行走的都是拥有完整意志,完状态的躯体,但是……身为皇者,怎么可能不留点后手,任谁也是惜命的不是,而且,留下后手,等于随时随地都在修炼……而且是双重修炼……”

    “不过你诧异这点倒也不足为怪,等你到了圣人修为,你自然就会知道个中玄虚,这本就是圣人级数修者的一大特色。”狐皇嘿嘿一笑,柔声道:“我这边最头疼的,却是你那侄儿……现在,他才是龙凤二族最重要的狙杀目标。”

    云扬沉吟了一下,道:“你们有把握护得周吗?”

    狐皇沉默了许久:“他是我的最后底线,若是我保不住他,便是我与妖皇一脉彻底决裂之刻……若是我们尽皆无幸,你到妖族这边来的时候,记得在狐族驻地将你手中这块玉佩炸碎,将皇者精血撒出去,当可找到我为儿子留下的生命本源之血以及一缕魂魄……这都是我刚刚住准备好的。别人纵然有通天本事,也不会找到,而你,却一定可以。”

    他轻声道:“若是真有那一天,之后的一切就真的都要拜托你了。”

    云扬瞬时明了他的意思。

    若是真的保不住,狐皇与猫祖就会孤注一掷,面反攻,引爆妖族内战极端,而真要是大决战的话,面对整个妖族,狐皇与猫祖败亡不过是个时间问题而已,绝无侥幸!

    更是……必死无疑!

    所以刚才那一番话,更多的乃是托孤,将狐太子的后续都托付给了云扬!

    云扬深吸一口气,沉声道;“好。”

    “还有一件事。我秘密建立了一个仓库……就只有人头大小的小小洞穴……那里面,我放置一百枚空间戒指。”

    狐皇声音很低,也很淡漠:“这些……是我给你预备的,若是真的有了万一,我和猫都死了……那就是你的。彼时,我的精血自然会指引你找到。”

    云扬沉默了片刻,低声道:“好。”

    他很明白。

    那些空间戒指,里面必然是庞大到了极点的,足可以震撼整个世界的物资储备。

    狐皇留下这个后手,是预防真的去到了绝路,这些就是狐皇留给狐太子的东山再起的资本。

    既然如此,绝不会少。

    端的用心良苦,爱子情殷!

    但是……到时候,毕竟是由云扬先一步获得;至于云扬获得之后,会不会移交给狐太子,或不会去找狐太子的魂魄让它起死回生,乃至会转交多少……这都是很难说,很值得商榷的事情。

    毕竟,谁也无法保证云扬一定就会怎么做!

    人心诡谲,云扬,不凑巧也是人!

    就算是云扬现在做出什么保证,再说得如何慷慨大气,光明磊落,在未来的现实之前,仍旧难免苍白无力,狐皇若是能够完相信,才是胡说。

    一切的一切,这笔物资到底如何运用,尽在云扬的一念之间。

    嗯,应该是未来那一刻的云扬一念!

    狐皇没有说明白,云扬也没有给任何承诺。

    因为两人都知道,现在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没用。

    就算是云扬现在的心,也难以作数!

    所以狐皇干脆说,那是你的!你怎么用,都是你的事,你自己贪了,是你结拜大哥给你的,不算贪。若是你选择给侄儿用,那是你义气深重,与我今日托付无关。而我更没有用兄弟义气来逼迫你……

    “兄弟保重。”

    狐皇轻声道:“若是没有意外,我们撑下来一年……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云扬目光一闪,道:“我明白了,感激吾兄盛情。”

    “嗯。”

    狐皇的身影二度消失了。

    云扬缓缓站起身来。

    “一年!”

    他喃喃的说着。

    狐皇说的很明白。

    “若是没有意外,一年!”

    但若是有意外呢?

    “一年时间,我能够做点什么呢!?”

    ……

    九尊府,嗯,现在是九尊殿了,开始了水深火热的日子。

    所谓的水深火热,大抵是在萧无意萍踪月浪翻天等人看来吧。

    因为在九尊府的故人眼中,眼前种种,不过是龙腾虎跃热火朝天干劲十足罢了。

    在灵气风暴结束的第一天白天,九尊殿万籁俱寂,所有人都在尽力调解自身所吸纳的天地灵气,可谓安静得很,无一丝动静。

    但不过晚间,就已经有数百人调息完毕,出来对练了,玩命一般的折腾自己,以求尽速适应突然暴涨起来的实力。

    而这数百人,百分百都是原本的九尊府之人,毕竟这种状态老九尊府中人不算太新鲜,相对适应力也就更强,而且针对这种状况的调解,也有各自的法门!

    捉对大战,以尽量火爆的战斗节奏,磨合自身状态,令到自身威能真正意义上的契合自身,可谓是不二法门,无往不利。

    到了第二天,这状态渐渐蔓延,基本上就是员出动,九尊殿方圆万里随处尽是是大汗淋漓龙腾虎跃在战斗场面,那些在切磋,在练功的弟子,一天到晚没有个停歇,有不少孩子,都已经练得虚脱了,躺在地上直抽抽,犹自勉力调动玄气,力图尽速回复状态,再进行下一轮的磨炼。

    旁边还有人在不断地大喝。

    “撑住!”

    “站起来!”

    “坚持住!”

    “别的我不说,谁要是出去闯荡江湖的时候丢了咱们九尊殿的面子,自己明白!”

    “你自己出去,不管到何方,都是代表了九尊殿的脸面!”

    “脸是自己的,面子却是别人给的,大家行道天下,是为九尊殿赚面子,绝不能丢脸!”

    “这脸,绝不是你们这般躺着就能赚到的!”

    “起来!”

    萧无意与浪翻天等新晋高层看得嘴角直抽搐。

    他们自问自家虽然修炼起来也极尽刻苦之能是,但相比较起九尊殿这些弟子来,却是要差了不止一筹的。

    累了就休息,调息玄气,然后调息完成后,还要培养心情,须得等到心情好了再来修炼武技;修炼之道,讲究张弛有道,一张一弛,欲速则不达啊……

    怎地这九尊殿的门下弟子,却是一个个的往死里练,简直就是在揠苗助长,能得长远吗?!

    “这样练下去,真的不会出问题吗?”萧无意拉住凶神恶煞轮值监工的胡小凡。

    胡小凡嘿嘿一笑:“萧师叔容秉,凡俗之地,天地灵气补充不上,难得有足够灵氛时刻滋养肉身,一味精修猛进,自然难免损耗自身底蕴,欲速不达,然而咱们九尊殿,需要有这方面的考量么……您看灵气存在有补充不上的可能么?只要不练死了,怎么都能活过来,我当年就是这么练过来的,自觉根基夯实无比,他们这些小子运道比我还好,现在的灵氛可是比之前九尊府之时还要更甚数筹,哪里会有什么意外?!”

    说完扬长而去,继续监工。

    萧无意两人感觉自己一阵脸红。

    自己居然被一个后辈教训了?

    但是这话说得有道理啊!

    现在九尊殿之内的灵气氛围,几乎随处皆可灵气化液,呼吸吐纳之间,尽都是灵蕴流转,在这样的氛围之下,当真只要不死,什么伤势都能迅速复原,所谓肉身暗伤云云,真正的不存在啊!

    哎,这就是依仗派门便利欺负人,没办法可说啊!

    “九尊府能够崛起到现在,又岂会是没道理的……”萧无意叹口气:“感慨那些又有什么用,咱们现在也是九尊殿的一份子了,自该当再加把劲,要不然被这帮小东西赶上了,那可是连一点点脸面都剩不下……丢人丢到家了。”

    浪翻天连连点头。

    到了第五天,已经有几十位弟子自身修为到了瓶颈,辞别山门,行走江湖历练而去。

    转天,又有数百位弟子踏出山门,到了第十天头上……九尊府足足撒出去一万两千名弟子。第十一天的傍晚时分,最后一批的三千名弟子也都派出去了。

    “撒出去了……”萧无意感慨良久:“九尊殿这哪是在培育弟子,分明就是在养鹰……”

    再过一天,向来极少离开九尊府的钱多多钱大总管,异常稀罕地带着商务弟子,排场盛大的下山而去,前去整合九尊府商路了。

    计灵犀看着钱多多离去,一时间眉头深锁,若有所思。

    身边,顾茶凉看着远去的身影,轻声道:“夫人,钱大总管这一去……若无贵人相助的话,十死无生啊……”

    计灵犀霍然转头:“啊?怎么说?”

    顾茶凉甫一抵达玄黄界不久,就重逢了计灵犀,帮手筹建第九尊府,蛰伏偌久,是故罕有人知道“天算”之名,几乎连云扬都忘却了,这位老哥的最强手段,乃是观人百年祸福之数,若非有此手段,凭什么撰写玄黄各大榜单,始终无人质疑!

    “对于钱大总管来说,四方尽是死路。”顾茶凉叹了口气。

    计灵犀皱皱眉,道:“你再算一次。”

    顾茶凉屈指掐算片刻,诧然道:“嗯,有惊无险,是我大惊小怪了么。”说着露出一个滑稽的笑容。

    计灵犀笑了笑,身子一展,化作了一片白云,往钱多多离去的方向追了过去。

    她在让顾茶凉再算一次的时候,心中已然动念,要赶上去护送一程。

    而顾茶凉再算之际,便由原本的十死无生,转为有惊无险,逢凶化吉,仅止于一念之间,一道变数,已经天差地别,生死逆转。

    一万五千名弟子一下子撒了出去,九尊府剩下的弟子已经不足三千之数。

    而天残十秀之中,除了孔落月轮值看家之外,其他九人更早诸弟子一步奔赴江湖。

    这会,云秀心等最早离开的弟子,早已经是无影无踪,此刻恐怕已经身在数万里之外了……

    ……

    随着九尊殿弟子涉世,玄黄界江湖一下子纷乱了起来,各种挑战,各种切磋,各种对抗,层出不穷,络绎不绝……

    各种最倒霉的莫过于那些名声不好的歪门邪道门派以及门下弟子,无数心术不正之辈亦遭劫难……这一次九尊府几乎是倾巢下山,这些人当然是首当其冲的,第一序列的倒霉者。

    从九尊府周边为起点,几乎就是以一种放射状形态一路绵延过去。

    那完就是近乎势如破竹,蛮不讲理的强势推进;甚至有些门派在被推平了之后,还有好几拨九尊殿弟子再次降临前面的干了事儿,先来后到这句话,在这里可谓是彰显无疑,端的手快有,手慢无,可是手慢的并不知道,前边已经有手快的了……

    如此这般,纵然尚有什么漏网之鱼,也被这一遍一遍的抓没了,抓干净了。

    而在这次九尊殿弟子洗礼江湖过程中,最最倒霉的,却还是钱氏家族。

    九尊府这些弟子人人都知道,钱家乃是本殿钱多多钱大总管的大仇人,两者之间有血海深仇,难以共存,当初钱大总管正是受到这个钱家的迫害,才和掌门师尊一同创立了九尊府。

    必须要为钱师叔报仇!

    必须要为钱师叔出气!

    以至于,但凡有九尊殿弟子碰上的,举凡钱家的商号,商路,商铺,商店,商家……无一幸免,统统倒了血霉,而且还是一而再,再而三,再三再四,再五再六的反复滋扰。

    九尊殿并合了天下商盟的原有力量,势力再度膨胀,在所过之处的每一个城市,都设立了门号;无所不用其极的倾轧钱氏家族的生存空间,那几乎都不是自损八百,伤敌一千,而是自损三千,也要残敌八百。

    你在这城市里面有圣皇坐镇?

    好吧,咱们来一位圣尊,强势碾压!

    什么,这座城市比较大,有上千万人口,钱氏家族在这里布置了两位圣尊坐镇?

    好吧,咱们九尊府来一位圣君碾压过去。

    什么?你要和我们讲理?

    讲个毛线。

    我们就之是正正经经做生意,跟你讲个毛线理?

    怎么,你们要干仗?

    好好好,期待已久了……

    短短一个半月过去,钱氏家族在半个大陆范围内,兵败如山倒。

    九尊殿的那三千没咋地,但钱家的那八百,却是结结实实的伤到了!

    以至于各地的告急文书,雪片一般飞往总部。

    每一封文书里面,都是差不多的意思:大抵就是挺不住了,挨不下去了!

    钱氏家族对此焦头烂额,束手无策。

    九尊殿的行事方针遵循了一个原则:我们只是抢占市场,绝不先动手杀人,更加不会首先动手伤人。

    但九尊殿的生意模式却是建立在不计工本不惜代价的基础上的,强行介入当地的商务;以价格战为先锋,再加上九尊殿本来就得民心,正是物美价廉,销路哪里还会愁……

    钱家每一个商铺都是门可罗雀,自然而然加必然的步了天下商盟后尘。

    价格战到了后期,舆论四起:钱氏家族这个老牌子商贾世家,意在独霸玄黄商务,要将九尊殿逐出商界,更要将云尊大人所属的生意面打压,摆明了要针对大陆英雄啊……

    一时间,民怨沸腾。

    若是其他势力,以钱氏家族的根底,只需还以颜色,同样打舆论战,再辅以一些个手段,足可应付,但是对上九尊殿……却是百般无计!

    九尊殿拥有他们以往对手不具备的优势,民意,民众基础,民心所向!此其一;其二便是,九尊殿乃是新兴,更有云尊名声加成,天然的让民众有种亲切感和归属感。

    而钱家数万年来在商贸方面独霸天下,便是再怎么和善,手上也早已经染满了累累鲜血;这天下间,与钱家有仇怨嫌隙的比比皆是,被钱家挤兑的倾家荡产的商户,更是不计其数。借着这次机会,民怨也是彻底爆发了。

    玄黄界的人们和武者对于这个事,都是同一个态度:特么的你们钱家赚了我们几万年的钱了,你们早就天下第一了,还要为富不仁,为难玄黄英雄,说啥我们也是不信的,反正你打压云尊大人就不对,针对九尊殿就是不行?!

    “钱家说他们吃亏了,被九尊殿打压了,你们信吗?”

    “谁信谁傻逼!”

    “这么多年了谁不知道钱家是什么货色!”

    “可不是,钱家家大业大还能被人欺负?分明是赚不到我们的钱急的吧?”

    “无耻钱家,太无耻了!

    “简直是丧心病狂,令人发指!””

    “退一万步说,他们就算是被九尊殿欺负了,吃了一点点亏,又能如何……那不是应该的么,九尊殿,云尊大人为了玄黄界抛头颅洒热血,出生入死,你就当供给一下大陆功臣不行吗?!”

    “这话说的在理!相比较某家完不知道感恩的货色,我们更愿意让九尊殿赚我们的钱!最起码云尊大人是实实在在的保护了我们……”

    “当年要不是钱家,我能穷成这样?现在钱家被欺负?欺负的好!”

    九尊殿的势力越来越大,如同滚雪球一般的越境而过,强势碾压过去。

    钱家家大业大,虽然短时间内不至于伤筋动骨,但是时间长了,就难说了……

    但钱家始终有数万年深厚的底蕴,这一战,孰胜孰负,谁也不敢断言。

    钱氏家族高层很迅速的就作出决议:“跟他们耗!打价格战!且看谁能耗得过谁!我钱氏家族十几万年底蕴,就不信拼不过九尊殿这个草创不过几年的新兴门派!”

    比钱财比底蕴,钱家有绝对的信心!天下第一财阀,这六个字的含金量,乃是一般世人做梦都不敢想象的!

    九尊殿想要战,那就陪他们战到底,且看是谁先倾家荡产支撑不住!钱氏家族这么多年用这一招不知道击败熬垮了多少对手,九尊殿岂能例外?

    钱家人都是兴致勃勃的准备着,等着看九尊殿支撑不住的那一天!

    于是乎,整个玄黄界范围内,双方势力就此展开了轰轰烈烈的商战对决,如火如荼,方兴未艾。

    与此同时,钱多多一行人变故丛生,无论是走到哪里,总有一群一群的杀手找上门来刺杀,而且你还抓不到活口,所有出手之人都是死士,一见不对就直接自杀,绝无犹疑。

    偶尔有查到身份的,却也与钱氏家族都无关,尽都归属于这个那个的杀手组织……

    而且出动的人手战力越来越是高端。

    所有人都明白,这肯定是钱家的人买凶,但是,却完找不到任何可指控的证据。

    如是几天下来,钱多多身边的护卫,已经有不少受伤了。

    所幸在这个时候,九尊府十大弟子之中的林小柔与白夜行到来,加入护卫队伍,这才暂时稳住了阵脚。然而对方发动的攻击,并不曾因为林小柔与白夜行的到来而终止,反而越来越见凌厉了。

    早有成算的计灵犀虽然始终都有暗中跟随,却未曾出手,当前程度,还不用自己出手,倒要看看对方能够搞出多大的状况。

    当然了,计灵犀也不是什么都没做,一道道命令,在无数次暗杀之余传出,无数暴露归属的杀手组织,因而成为了九尊殿在外游历弟子的清剿对象。

    九尊殿的目的很明显。

    你们不是接受了委托来杀我的人?

    没问题,只要你们有本事扛过我九尊殿的反围剿!

    这股势头,越演越烈。

    ……

    钱家内部。

    钱生金急得嘴上都起了泡:“我觉得这件事情,应该停止了。现在已经不是杀死一个钱多多的问题了……而是家族能够延续下去的问题了;现在无论能否杀掉钱多多都已经于事无补,反而会引起九尊殿的竭力反扑!”

    本来定下了铲除钱多多决定的乃是钱生金,但是现在,从九尊殿出来之后,更多知道九尊殿恐怖底蕴,这种念头早已经彻底消失。

    取而代之的是如何讨好九尊殿,如何让家族存活下去!

    但钱家的老祖宗们组成的长老会却不认同这一点。

    “钱多多乃是彼此对立的症结源头!只要钱多多死了,一切问题都将迎刃而解!”

    “九尊殿之所以与我们死磕,就是因为这个钱多多,只要钱多多死了,没有人会因为一个死人而甘愿付出偌大的代价!”

    “我们要做的是持续的拖下去,耗下去,将九尊殿耗成穷光蛋,同时派人斩杀钱多多,双管齐下,这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方法!”

    “狭路相逢,勇者胜!”

    数万年的自信,钱家人目空一切,他们并没有亲眼看到九尊殿的恐怖,岂能认输?钱家无敌的信念,绝不会那么轻易垮掉。

    钱生金空自急得要得病了,据理力争,但长老会仍然决议不改,纵然钱生金动用了家主权限,仍旧被驳回。

    甚至无数的钱家高层对这位家主产生了强烈的不满。

    一位如此软弱的家主,如何能率领家走下去?

    “家主放心,钱家十万年以降所积累下来的底蕴,冠绝玄黄,哪怕是以本伤人,不计代价,不计后果的败家,也至少能耗上几百年才能耗得干净,玄黄界没有任何势力能够扛得住哪……”

    “莫说九尊府这个草创不久的新兴门派,恐怕就算是四大天宫与我们单拼财力,也是万万比不过!”

    “但我们只要稍退一步,便会一溃千里,兵败如山倒,才是真的完了。”

    “市场,才是钱家的命脉,我们必须要守住!纵使拼个两败俱伤,但我们仍旧有东山再起的余地!”

    钱生金心下无限惆怅。

    话是这么说不错,我何尝不知道我们底蕴深厚,可以耗死当世任何势力。

    但是……

    这九尊殿很不一样,深不可测啊!

    李家,司徒家已经直言不及,无能于抗,我们钱家真的抗衡的了吗?!

    ……

    另一边。

    钱多多然无视自身几乎时刻处于生死危机之中,一路马不停蹄的推动价格战抢占市场,另一方面却又将大笔大笔的钱花出去,大肆制造舆论。

    对于这一战,钱多多同样信心十足。

    钱家虽然号称万年世家,当世财阀,但也得分跟谁比。

    单只是云扬从妖族回来给自己的物资,钱多多认真的估算了一番,确认以自己当前的花钱模式,就算再花上一千年,也未必花得完,更何况还有许多后手,民心所向,尽都是有利自己,此役实在没有失败的理由……

    再僵持一段时间,进一步消耗钱家那边的财力,只需要适时地将九尊殿淘汰下来的兵器放一批出去,与兵器世家李家展开合作;光是这一笔,就能将钱家砸得七荤八素,惨不堪言。

    若是还搞不定钱家,就将丹药放一批出去,再来另一记重锤……

    这一战,势在必行,必定可胜!

    只要胜了,整个天下的商务市场,九尊殿就能独占七成!

    即便有什么损失也是能够弥补回来的!

    “此乃大势之战,一战到底,绝无转圜!”

    钱多多定位很明确。

    自己启动此役的初衷并不是为了报仇,就只是正常的商战,不管和谁打,都是一样!

    只不过这一战,必须要打,还必须要胜!

    ……

    商战,只是商战。

    商业竞争,商业手段各出奇谋,不涉其他。

    这是九尊殿的规矩。

    然而连续几个月下来,钱家人本部尽都在规规矩矩打商战,暗地里却又不知道找了多少杀手,令人齿冷……

    在钱家人看来,只要查无实据,你九尊殿纵然实力强横,也无能如何。

    倒霉的仅止于杀手组织而已。

    事实也诚然如此,无数收银卖命的杀手组织都因为这两家的争斗而倒霉。

    不过是很平常的收钱办事,却是撞得头皮血流,甚至还有后续追剿,

    越来越多的杀手组织叫苦连天,哀嚎不已。

    ……

    杀手组织,被钱氏家族由下而上的找过来,再被九尊府顺藤摸瓜的扫过去;短短的两个月之间,整整七个在玄黄界凶名昭著,屹立偌久的杀手组织在大陆上宣告消失。

    九尊府的人手,天下商盟的人脉,再加上凤鸣门的人力,在整个玄黄大陆上构成了一张硕巨无朋的大网;但凡是杀手出手,就再也无法逃脱。

    除非是实在抓不住活口,只要抓住活口了,就一定能撬开嘴巴,问出其所在组织的名字。

    而组织的名字一旦爆出来,就代表了灭亡来临!

    纵然那些个组织隐藏得再隐秘,也只有落得被揪出来的份儿。

    只要被揪住了尾巴,整个组织就在难逃被覆灭的结局。

    而最最要命的还在于,杀手组织乃是玄黄界正当行当,有生意上门,只要买凶者出得起价钱,付得起代价,自然就要出手!

    而偏偏钱家真的太有钱了,再高的价码也无从遏制其买凶的意愿!你太高价格,好啊,我在你抬得价格上再给你加一倍!我只要看到钱多多死!

    然后……钱多多现在基本隔几天就要统计一下当前收支,确认盈亏如何

    …………

    lt;写了一天,写了一万多。实在是不愿意分章节,就想写完了一起发,没想到一直到了现在……头都快炸了。本章一万字gt;

    :。:

百度搜索 我是至尊 爱搜书 我是至尊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我是至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风凌天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凌天下并收藏我是至尊最新章节